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古魔族之王 > 正文
第十四章 争锋相对
作者:洛星煌  |  字数:4782  |  更新时间:2019-08-24 18:42:13 全文阅读

罗家.....

罗劫刚踏进罗家祖宅,就被罗印春亲自拉去一旁补课划重点,先告知了玄玉宗来者,又分析了来使主要的目的,再暗示了这次罗家不希望发生冲突的态度。将一切厉害告知,罗印春非但没松一口气反而感受到了罗劫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听完罗印春的叙述,罗劫一脸不屑:“嚯?剑仙?洛离?什么绝世天才,玄玉无敌剑仙?本座只知道,妄图称帝至少也得有‘紫阳境’实力,什么时候区区元婴巅峰也可以称帝了?”

罗印春大惊,不说罗劫这口气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到是否会引来祸端,‘紫阳境’?难道是飞升后元婴之上那个境界?不对啊...自己好歹作为罗家族长也是知道一些山上秘密的,比如元婴之上的境界被称之为‘渡婴’,而渡婴则是个极其特殊的境界,可以说渡婴即也是元婴,只是元婴被细分之为两个境界,而渡婴则是最为特殊的分水岭。

传言有天赋异禀者只要到渡婴便可以渡厄飞升,正常则是需要踏入渡婴之后的大境界‘化神’......

如果自己所知无误,那么罗劫所说的‘紫阳境’就是比‘化神’更加高深的境界...这一刻罗印春突然有些惶恐,不知罗劫前世是何境界?听其口气即使对于‘紫阳境’也有种不过如此的感觉...不知不觉和这般恐怖的家伙谋划,当前的罗家别说罗劫口中的‘紫阳境’哪怕是元婴也根本惹不起。

满脸苦涩,罗印春只能硬着头皮试探道:“那...大人希望我等如何?”

罗劫瞟了一样装乖卖傻的罗印春,还怕看不出这老狐狸心里这点小九九?无非是不想掺和、不想死,息事宁人,猥琐发育......

“哼!本座让你去和洛离拼命,你?敢吗?”

“这...还望大人不要开老夫玩笑。”罗印春额头渐汗。

看了一眼神情紧张的罗家老族长,罗劫倍感无趣:“算了!贼~无趣,你那点心思就别来在本座面前讨好卖乖了,我不会让你和罗家难做的。至于‘断空’本座已经抄录好了,记住我们的约定的规则,只准一人修炼!若是打破规则...那么...哼哼。”

拿到刻本后的罗印春喜出望外道:“罗家一定遵守约定!”

刚刚说完又来了一名火急火燎的‘暗螺’在罗印春耳边低声细语,罗劫本未在意,可罗印春听后脸色突变,急忙让这名‘暗螺’当面给罗劫详细重复一遍......

还未听完‘暗螺’的叙述,罗劫就已经疯狂的朝祖宅静休室冲去,留在原地的罗印春满脸更加苦涩自言道:“哎!真是越怕什么,越要来什么。”当即吩咐将消息通知罗家高层后也向静休室赶去。

罗劫一路狂奔,诡异的文字逐渐蔓延至脸上,虽未练气但却有着远超常人的速度,一路上的看见罗劫的罗家仆役就像看到一阵人形狂风般飞速穿梭在廊道之内。

据罗家下人所述,洛离归来后应该进入了元字号第三间静室,罗劫赶到之时室门紧闭。静修室内情景在外完全无法看到,室外东南西北方向插上了四把青铜剑组成口字型围绕房间。

罗劫神情担忧,短暂犹豫,望着四周的青铜剑眼神阴霾:“四象守宫阵?不...不对,有些形似而已,哼!”

说完右手轻轻点触两把剑之间的空间,原本透明的空间却出现如水波般的波纹向四周扩散,之后又逐渐归于平静,皱眉看了了右手手指上的焦黑后,罗劫有些懊恼,若有所思道:“离火?强度至少是元婴...阵眼是...内循环阵么...真是麻烦啊。”

这时罗印春带着一众罗家长老也已经赶到此地,看着元字号房前的罗劫试探洛离设置的禁制一幕,一众平时在岚城位高权重的罗家宿老此刻大气也不敢出,默契之下都选择了相互观望。

瞟了一眼身后的众人,罗劫不再沉默:“老头...看好了,别到时候说本座给你一卷虚假的法术。”

说完双指合拢指向面前的结界,身上的神秘文字颜色有些微微泛红逐渐又爬上侧脸,口中念念有词道:“星宇咒·断空!”

没有发生巨大的爆炸或响动,只有一阵雷电般奇异的撕裂声,而身后的罗家众人已经惊呆,两把青铜剑的中间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四周的光线都被扭曲分解,罗劫一步踏入其中直接便出现在了结界之内。

巨大的裂口逐渐恢复并收缩为原点,若是有人观察仔细就会发现两把青铜剑则显得有些暗淡无光,罗劫原本冷漠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不错!果然是有些天赋。”

罗劫推门而入,留下一脸震撼的罗家宿老在原地瞪眼,如此轻易就破了‘玄玉剑帝’的禁制结界...并且几乎不用念咒就能够施展这种可以撕裂空间的秘术...这一刻不少人已经在心中将罗家与这位‘玄玉无敌’元婴大佬划了个同阶等号。不少人眼神中流露出狂热,有的贪婪,有的恐惧。

这种法术...应该是传说中的宇道秘术。有人露出了渴望之色如果掌握这种法术,那若是飞升之时将有着巨大无比的优势与成功率,罗印春脸色有不快,与罗劫有过约定‘断空’只能一人修炼...而当下...一下子对此打上念头的几乎是整个罗家高层......

......

罗劫刚一踏入静修室就警觉到危机迎面而来,身体本能就做出了最为迅速的反应,一道近乎透明的空气刃擦着自己的右脸飞过,斩断了身后的乔木花座一角。同时几丝银发也被斩落飘散,罗劫眼色微凝,刚才若非自己反应迅速,这一下虽不致命,但必定被砍成麻瓜脸。

看见了正端坐于前闭目调息的中年男人,一股怒气冲上罗劫心头,打人不打脸何况还动刀子。可当注意到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有些焦急的罗烟染后,罗劫又很是心疼,正欲上前探望,一把六尺长剑迎面而来带起一阵锋利的剑息直扫罗劫门面。

即使罗劫反应够快已经迅速后退一步,可还是在右脸被擦出一道浅浅的血痕,剑尖直指罗劫眉心。

菩萨都有三分火气,何况罗劫?连着两次出剑气攻击自己,罗劫可不想等着过三再发飙。不过眼前的家伙是个元婴剑修,以自己目前这具身体的强度......可能还真的打不过。

即便如此罗劫依然眼神凶戾,符文以极快速度爬满左脸,一股巨大的力量充斥全身,并指作剑以迅雷不及耳之势斩在指向自己面门的六尺长剑剑身之上。

乓~~一股即使肉眼都能看见的音波震荡开来,巨大的共振力扩散开来,四周的墙画、花盆瞬间四分五裂。

此时闭目养神的洛离终于睁开了眼,带着些许疑惑道:“是你破了我的‘青铜界’?明明只有凡人的气息,却有至少金丹的肉身强度...你究竟是什么人?”

罗劫丝毫不搭理这位出去能让永州许多门派战战兢兢的大剑仙,自顾走到罗烟染身前看着后者神情痛苦脸色苍白的面容,却又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不禁心疼不已:“傻丫头,我知道原因经过了,可为何要费尽周折去弄来锦绣绫?”

罗烟染苍白的脸色泛起一抹潮红,细语道:“劫哥哥...我...知道我要离开,想离开之前亲手为你做一件...一件衣服。”说完少女羞涩不敢与罗劫对视。

“......”沉默不语的罗劫心中百感交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罗劫当即伸手想要抱走罗烟染,一道比刚才更快更锋利的剑刃斩向自己双手,罗劫双指迅速夹住剑锋。强大的气刃推动罗劫横行数丈之远,停下来的罗劫右手鲜血横溢。

“老匹夫...本欲不与你计较,你真想找死?”

“哼!好大的口气?重瞳?转生者?有什么本事,就让我见识下。”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这时罗烟染挣扎起身横在中间:“剑叔叔!劫...劫哥哥,不要!咳咳咳...”

“哎~痴儿啊!你和你娘亲一模一样。为何要动情...为何...”洛离看着护着罗劫的柔弱少女眼神复杂变化,既有心疼、溺爱又有无奈与怀恋。

“剑叔叔...染儿最喜欢罗劫哥哥了...他是...他是小到大最疼染儿的人。”罗烟染笑得幸福既灿烂。

“你母亲将你交付与我,我便不愿你重蹈她的覆辙!修道之人,情乃无义之物。”

“放屁!书上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罗劫冷不丁来上一句此界名言。

洛离从未有过如此想砍死一个人的冲动,方才三剑都是自己本命仙剑‘朔风’的虚身,若是以实剑出鞘怕是会直接砍死罗劫。奈何罗丫头对这银发小子情根深种,自己若是杀掉罗劫,只怕会恨自己一辈子。现在麻烦的问题是这小子很大可能是个转世老怪,若真是个十四岁出头的愣头青年的话就只能被自己按在地上摩擦。至于为何不惧罗劫转世底蕴,那是因为在此界洛离自信自己几乎无敌,并且剑仙极度好战不惧群战,最爱越阶伐上生死相斗。一人一剑屠宗灭门的事情年轻时还真不少做。

“噗嗤~”罗烟染都被逗笑了。

看着一笑倾城如百花盛开的罗烟染,洛离眼神飘忽,一幕幕旧事印上心头,同样这般的容颜与微笑...沉寂了十多年的记忆重新被翻起,与那记忆中自己一生最为后悔牵挂的人所重叠......

洛离短暂失神后一改锋锐的眼神盯着罗劫质问:“问情?可笑!若是真情所在为何不好好保护她?为何让她中那歹毒之咒?”强大的气势爆发压得四周装饰木具吱吱作响。

面对突如其来的元婴压力,罗劫无言沉默,确实是自己的过错导致罗烟染遇险,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即顶着千斤般重的压力走到罗烟染身旁,抓住少女纤细的柔荑为其把脉。

瞳孔内金色符文旋转,然而罗劫此时的表情只有皱得更深的眉头。

“魂道?咒道?谁做的?谁?”罗劫咬牙质问洛离。

“谁?重要吗?若非我及时赶到,染丫头甚至经被玷污了,现在没时间跟你废话,你能解咒吗?上界来的大仙?”洛离丝毫也不客气道。

“我...若非我记忆被封印!这种雕虫小技...”说道最后罗劫声音越来越低,无奈低头。

“哼!那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上界大仙有高妙道法能让我见识见识,能解开这下界几乎无解的‘附魂咒’。”洛离冷笑。

“......”

“罢了,既然你无招,我带染儿回玄玉,至少玄玉山可以压制诅咒。我不知道你来此界有何目的,也不感兴趣,你若是真对染儿有情,那便找到办法解咒再来玄玉见我。”说完抱上罗烟染,屋外一阵兽吼如惊雷响彻天外。

围绕元字号房间的四把青铜剑凭空消失,在外的罗家众人这才看到有人从屋内出来,只见洛离横抱着罗烟染登上夔牛车厢,不见罗劫出现。就连罗印春心里都猜测怕是罗劫被洛离做掉了.....

夔牛刚要踏焰升空,洛离与其心意相通,根本不用发号施令就能指挥这只强大的妖兽行动。突然一股暴戾、古老的气息震慑得这头老牛双腿不听使唤,巨大的牛眼里满是惊恐。

在场只有与夔牛心意相通的洛离亲身感受到了一部分这种气息,洛离猛然睁眼,难以置信的盯着正从屋内出来的罗劫。只见罗劫面无表情,右眼赤色更加深邃,瞳孔内圆环上密布的诡异文字围绕瞳孔飞速旋转,朝着牛车缓步而来宛如上古神魔般的气势铺天盖地。

洛离甚至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无意间让罗烟染隐隐听到自己喃喃细语道:“这种气息...上古龙族?还是远古妖王转世?”

走到车厢前的罗劫收敛了气势,可怜了老夔牛终于松了一口气,但眼神里看着声旁的银发少年还是流露出惊恐。

“染儿...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不...不怪哥哥,是..是我自己大意...只是...只是不能给哥哥离别的礼物了...”说完有些落寞。

“没关系...在玄玉乖乖等我,很快,很快我就会亲自去接你,到时候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罗劫对着少女温柔一笑罗烟染苍白的脸色也开心起来。

“老头...帮我照顾好她,算本座欠你一个人情。”

“哼!我不需要你的人情,不用你说我也会照顾好染丫头。只是你,若你真的有办法就尽快点。”

“......我需要找回更多的东西,据说‘紫心咒宫’降落在落日谷,整个赤安城周边都应该被被玄玉宗势力控制了吧?”

“‘紫心咒宫’?你说的是青铜仙殿?这...也与你有关?”洛离一瞬间就猜到了许多东西,不过已经不再震惊了,甚至说麻木了...青铜仙殿出世以来,玄玉宗已经折损在上面无数人手,据说这座宫殿至少是真仙级别的仙兵,自古就没有听说有仙人会从上界丢仙器下来的,甚至当时玄玉宗高层一直认为只有傻子才会将自己的仙器丢到下界...原本自己都有计划亲自去探探,奈何这边出了这档子事。

“拿去!这是我的信物,玄玉宗的人只要看见这个便不会阻拦你。哦!差点忘了,设计施咒的是个你们岚城李家的小子,人我锁在地窖里了,我没时间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便驾着夔牛离去,只是这一次没有踏炎浮空,而是像个普通牛车一样正常离去,可以看出老夔牛的牛腿还有点发软。

接住洛离抛来的玉牌,上面只有一个行书所刻的剑字。憋了一眼便随手收起,此时的罗劫肺都快气炸了,无形的杀气即使隔得老远看着的罗家众人也感觉头皮发麻。

“岚城李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