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要当主角 > 第二卷 归云宗
第九十九章 赤凰旧事
作者:今夕无夕兮  |  字数:4081  |  更新时间:2019-10-25 21:34:36 全文阅读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大部分商店已经打烊,街道两旁的居民房陆陆续续点起灯火,为道上提供微弱的光亮。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偶尔走过几个,也都是神色匆匆急着回家。李雪天安静跟在小姑娘身后,不知道将要被带到哪去。

 “要不要趁着天黑逃走呢?这可是大好机会啊!”他心里盘算着。

 “你放心,我没有恶意。”小姑娘知道他有所顾虑,便开口解释道,“我只是路见不平,随手把你救了,用不着那么警惕。”

 是吗?李雪天有些不相信,试探问到:“我现在可以走吗?”

 “当然可以,我不拦你。不过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善罢甘休,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

 李雪天一听觉得有道理,这大晚上的出不了镇子,要是馨妈妈对他贼心不死,那还会有第二个好心人救他出来吗?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客栈,住一晚,明早送你出城。”

 “这么好心呀,莫非真的是遇到乐于助人的江湖侠士了?”李雪天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世上善良的人也还是有不少。

 回到客栈,安顿好李雪天后,小姑娘走进叔叔的房间。

 “叔叔,你觉得我今天做的对吗?”

 “对错在你心里,不必要问别人。”

 “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因为我心里舒坦了!”

 “很好,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安置他?”

 “明早送他出城,之后他生死有命,与我再无关系。”

 “你虽然和你母亲一样心善,性子却要强上不少。”

 听到提起她的母亲,小姑娘眼中流露出悲伤。

 “总有一天,我会让欺骗她的那个人付出代价。”

 “父辈之间的爱恨情仇不是你该管的,记住自己的责任。”中年人提醒到。

 “我知道,我不会忘的。”

 “嗯,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翌日清晨,小姑娘履行承诺将李雪天送出城外。

 “这些银两是给你的盘缠。”小姑娘拿出一袋银子,递给他。

 李雪天接过灵晶,也不矫情推脱:“谢谢姑娘的好意,将来有机会再遇见,我一定还今日的恩情。”

 他并不把这当成施舍,今日落魄接受这份善意,来日发达必是要还的。

 “就算将来没有机会遇见你,我也一定会把你的善意传递给更多人!”

 李雪天挥手作别,踏上北去的道路。

 “小姐,我们花费这么多钱财,会不会太不值当?”

 等李雪天走远后,侍女小荷问到。

 “没有什么值不值当的,这是我对自己的惩罚。”

 “惩罚?”

 “如果我一开始能坚定自己的内心救他,阻止别人给他下药,后面也就不用弄得这么麻烦。今日我为自己的优柔寡断付出一分代价,来日行事就会多一分果决。”

 小荷原本以为小姐年纪小,做这件事情只是一时的善良和冲动,却没想到小姐的心中思考过这么多,这让修为已经达到大修士境的她不由得羞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而我,注定要主宰别人命运的!”

  ……

李雪天付了一些灵晶,搭上一辆去往潘州城的马车。车主是来往陵阳与伏溪之间的小商人,听他说周山郡虽然匪患严重,但潘州城主致力于剿匪,颇有作为,两地之间的官道倒是安全的很。

 见车主健谈,李雪天便与他闲聊起来。

 “话说百年前呀,周山郡还属于赤凰的领地,我们都是赤凰的子民,只是后来遭逢大难,周山郡才落入苍南国手里。”

“还有这么一回事吗,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李雪天从未听人提过这件事情。

“唉~”车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据说是因为当时的小公主与太子之间的争斗,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终害得整个赤凰城沦为一片焦土,同时折损了赤凰大半实力。”

“这场战斗得有多残酷!”

“我是没有亲眼见过的,不过偶尔听人提起,那时候整个南边的天地都燃烧起来,就像太阳落到地上一样。”

 “既然过去百年,赤凰就没有想过夺回周山郡吗?”

 “何尝不想,只是难啊!本来那场战斗谁胜都无所谓,但偏偏两败俱伤,小公主和太子谁也没能活下来,结果却让戚家人捡了便宜。赤凰城如今已是禁忌之处,即使过去百年,那场大战的痕迹依然没有消逝,越靠近中心,火念越大,普通人根本不能承受。”

提起戚家人,车主很是厌恶,在他眼里戚家不过是卖国贼而已,毕竟把周山郡的土地和人民送了出去。

 “关于那场战斗的结局还有另一个说法。”车夫继续讲道,“小公主其实战胜了太子夺得赤凰火念,但她的师傅突然出现,不但没有帮她,反而将火念抢走,甚至亲手杀了她。”

李雪天听到这里有些难受,替小公主感到可悲,被自己亲近的人背叛,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痛苦的吧。

 “后来就流传着一个天魔降世的说法,说什么赤凰命数已经,上天安排天魔来夺走赤凰的气机。不过这都是苍南国那边人的把戏,骗骗无知的人而已,我们还是相信会再出现一个赤凰领主,带领我们重铸辉煌!”

 “对了,你不会是苍南的人吧?”车主突然问李雪天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我只是平常不问世事罢!”李雪天这会可不敢承认。

 “就算是也没关系,总得来说苍南也帮过我们不少忙,至少没有让我们落入鱼人的屠刀之下。”

车夫说着感谢苍南的话,言语中却透露着,他心里一直都还是把自己当成赤凰子民。

“你说的鱼人,是长什么样子的?”李雪天好奇的问道。

 “你没听说过吗?”车主有些诧异,心想这人果真不问世事啊!

李雪天点头,就算听过现在也记不得了。

 “其实我也没亲眼见过,只听说他们人身鱼尾,善御水,而且非常残暴嗜杀,我们东边好多的百姓没能逃过他们的屠刀。”

 说道这里,车主有些哀伤,如果赤凰领主还在的话,他们万不敢这么嚣张。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仇恨……”

 车夫没有再说话,有家无国,有仇不能报,这种感觉又岂是寻常人能体会得到的。

 山路崎岖,李雪天到达潘州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天气总算出来太阳,稍微暖和了些。

进城时所有人都要经过一块检测石,李雪天问车主这是干嘛的,车主告诉他再往北一带四处有瘟疫发生,为了防止传染到城里,每个人入城的人都要经过检测才行,但凡携带传染源的人都是不允许进来的。

 李雪天进城后谢别车主,找一家客栈住下来,好心小姑娘给他的钱不少,足够他流浪些时日。

 他想着,出门在外总得准备些补给,前些日子那种快饿死的感觉可不想再体验一次,反正手中还有些银子,不如先在城里逛逛。

 “老板,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卖肉干的地方吗?”林承请教客栈老板。

 “肉干?小店倒是有,不知道客官要什么肉干?”

 “有那就太好了,你给我准备两斤牛肉干送我房里。”林承也不知道自己银子够不够,“应该不贵吧?”

 “不贵,八钱银子就够了。”

 在客栈用过午饭后,李雪天带着狐狸跑到街上溜达,转悠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正要罢休,却看到一家杂货铺。

他走进杂货铺,里面商品琳琅满目,基本都是不认识的东西,唯一能说出名字的就是几柄挂在墙上的配剑。

 李雪天忍不住取下一把,放在手中摩挲,剑柄上的花纹还有触感很是不错。他想把剑拔出来,看看剑刃有多锋利,无奈不管他使多大劲都拔不出来。

 ……

 “这位客官,剑不是这样硬拔的。”店老板实在看不下去,告诉他剑柄上有机关。

 李雪天一听,有些不好意思,他记忆中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玩意儿。

 “您要是看上这柄剑,八块灵晶卖给您如何?”

 “八块灵晶?那值多少银子呀?”

 “八百……”

 八百,李雪天身上总共都没有这么多银子,只能依依不舍地将剑挂回原处。

 店老板眼儿贼精,看出来李雪天什么都不懂,这种人最好骗,虽然不像有钱的样子,但麻雀再小也是肉。

  您要是觉得配剑太贵,那瞧瞧这折扇如何,上面画的兰草与您的相貌真是绝配!”店老板取出一把看起来非常精美的折扇,展开在李雪天面前,“这画上的颜料可是加入兰草的香汁,您只要轻轻一扇,兰草的香味就会扑面而来,经久不散。最重要的是它不贵,只要二十两银子!”

 “你别听老家伙的,那扇子就是个华而不实的东西,不适合你。”

 说话的是一个少年,正优哉游哉地躺在摇椅上。

 “你个臭小子!老子在做生意,你多什么嘴!”

 “我说爹呀,咱做生意归做生意,但也不能什么人都忽悠,不能什么钱都赚啊!”

 李雪天听到这一句话,瞬间就对少年生出来好感。

 “你看他那样子,饭都吃不饱,还忽悠他买这玩意儿,不是害人嘛!”

 “我是你老子,你还敢教育起我来!”店老板双眼瞪着少年,“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也不学学怎么做生意!人家老张家的孩子比你还小两岁,都已经在外面自己开店了!”

 “我将来是要做大生意的人,这些破烂玩意我才不稀罕卖呢!”

 “你!你也就会耍嘴皮子!”

  ……

 “这个,我……”李雪天看着父子二人吵了起来,有些尴尬,“我只是想买柄剑防身……”

 “防身?”少年有些诧异,说道,“买剑防身你应该去武器铺啊,来杂货店做什么,这些都不是武器,只是装饰而已。”

 “那武器铺该怎样走?”

 “出门右拐直走两条街再左拐,往前两百米就是。”

 “好的,谢谢你!”

 李雪天道谢之后悻悻走开,出门后还能听到店老板的训斥声。

 “好小子,你妨碍老子做生意就算了,还把客人往外赶,今天我不打死你!”

 “老家伙!你今天敢打我,回家我让老妈罚你跪一晚上搓衣板!”

 “……”

 少年没有骗他,照着他说的路线,李雪天很快就找到武器铺。

 “老师傅,您这儿有没有便宜些的武器卖?”

 李雪天走进武器铺,一个老人正在柜台上算账。

 老师傅抬头瞥了一眼他,又继续低着头算账,随意的回答道:“便宜点的,你要多便宜的?”

 “大概几两银子的……”

 这话一说出口,李雪天自己都觉得窘迫。

 “瞧见地上那把黑剑没有,材料本来不错,可惜炼废了,你要是拿出三两银子就捡走吧。”

 三两银子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李雪天走到老师傅指示的那个角落里,捡起躺在地上的黑剑。

 黑剑不宽,三尺长,还挺重的。李雪天拭去剑上的灰尘,才看清剑上到处是坑坑洼洼,剑刃也满是缺口。他用手指敲了敲,貌似还挺结实的,觉得它虽然难看点,但也不错,配得上自己。

“那边有试剑石,你自己去试试。”

 “不用,就它了。”李雪天掏出钱袋,从中数出三两银子递给老师傅,。

 老师傅接过银子,掂量一下,看了一眼李雪天的钱袋,建议道:“你要是愿意把这荷包抵给我,倒是可以给你换一柄好剑。”

 “不用,这钱袋我还要还给人家的。”李雪天拒绝老师傅的建议,摆摆手,“谢谢您啦,老师傅。”

 出门后李雪天总觉得哪里不对,走了几步才发现这黑剑连剑鞘都没有,一直就这样拿在手上未免也太过寒酸,无奈又只能回到武器铺。

 “老师傅,这柄剑的剑鞘呢?”

 “炼成这样,哪还有什么剑鞘,能配上一个剑柄就已经不错了。”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毕竟它就那么随意被丢在角落里,剑鞘啥的确实不需要。

 “剑老弟,看样子你比我还落魄。”

 回到客栈,李雪天问客栈老板要了一块长布,裹在黑剑上。

 “虽然不是很锋利,但锋芒也得收敛一点,暂时就用这块布委屈你一下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