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苍穹之破晓 > 无我浮屠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异鼠听骨
作者:身无白术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1-10-24 15:22:35 全文阅读

不会吧!这么巧?!

鬼婴自觉自己等人没做过亏心事啊,怎么运气这么背。

“出来吧。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炙热的气息,怒火神器,你便是这一代迦怒?”

黑灰攥皮鼠从碎骨王座上站了起来,身上的毛发内束颤抖,发出比鬼婴二人还要清晰的人族语调。

碎骨堆隆隆作响,‘长’出一只只由白骨残片粘合成的裂骨攥皮鼠,一只两只三只,每一只都像虔诚的信徒一样自愿低伏用身体组成台阶将黑灰攥皮鼠从王座上迎到平地。

异鼠。

看到这架势鬼婴立即明白眼前这位绝不是前面那些杂鱼可以比拟的,面对异鼠,他们三人当中恐怕只有迦怒能够对付。

与普通攥皮鼠不同,异鼠的一举一动都富有人的形态,哪怕只是抬抬手也有一种淡然优雅的美感,如果把前者比做下地干活的贫苦奴隶,那么眼前这位就是靠压榨奴隶后舒舒服服享受生活的奴隶主,两者一眼就能看出区别。

“呆会打起来迦怒主攻你从旁协助,千万不要逞能,它跟之前那群小喽啰不一样,莫要大意了。”鬼婴偷偷拉了拉鬼邪的衣角。

“我...好。”鬼邪似有什么话想说,但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恶源?不,你不是,太弱了。”迦怒先是目光一凝,然后眉头舒展,摇了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准备好受死了吗?”

恶源?邪恶的源头?真是奇怪的称呼。鬼婴这样想着。

“我知道我跟那几位大人差距甚大。自然不是迦怒,您的对手,哪怕,您还没有完全掌握神器,也不是区区在下可以阻挡的。”

鬼邪眉头一皱,他能从异鼠身上感觉到浓烈的战意,可奇怪的是他的战斗本能却并未做出反应。

这种感觉就好像看到眼前的人要打他,也知道自己一定会挨打,可脑子里就是感觉吃这一下不会痛一样。

“但是啊。”碎骨堆中散射出无数碎骨,像铠甲一样一点一点拼在异鼠的身上。

“我敢留下来,必然是有阻止您的倚仗。”身着骨甲的异鼠微微躬下身体,骨剑竖摆在前优雅请战,“请多指教。”

鬼邪心里的怒火突然点燃,他隐约有些明白为何战斗本能没有反应了。

因为在他潜意识里,根本不屑与这种空有欲望神似意不似的恶心玩意动手,打赢了也只会脏了他的刀。

“哼!”迦怒闷哼一声,怒火充斥在肌肉当中,膨胀的躯体划过赤红的光,像颗流星一样撞向异鼠。

鬼婴小声嘀咕,“这是什么招式?怒火的另一种用法?竟然可以使肉体在一瞬间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也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其实...”鬼邪这时弱弱地插了一嘴。

“如果没有后遗症的话倒是可以学一手。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教。啊,鬼邪你刚才有说话吗?”鬼婴反应迟了不知道多少拍后突然一脸正色的看着鬼邪。

“其实我已经...”

“啊!不好,它们要围攻迦怒,鬼邪快去帮忙。”

鬼婴打断鬼邪,一脸焦急地盯着场上,这只异鼠果真有点东西,一手剑法耍得与人族无异,接连挡住了迦怒狂风暴雨般猛烈的重击。

如果没有意外出现,迦怒必然可以战而胜之,但随着数十只配合默契的裂骨攥皮鼠加入战斗,局势瞬间倒转。

“我...知道了。”

鬼邪无奈一笑,单刀入场,一击便帮迦怒在裂骨攥皮鼠的合围中撕开了一个破口。

迦怒压力锐减,同鬼邪背对着背,鬼婴见此立即躲进隧道,探出头朝场上观望,只要情况稍有不对她立马点头就跑,绝不犹豫。

异鼠目光始终定落在迦怒身上,鬼邪的加入并未引起它的注意,裂骨攥皮鼠都不需要吩咐,主动拦住了鬼邪。

“小鬼,你是来送死的吗,还不赶紧跑。”迦怒毫不领情。

“你不是问过我因何而怒吗,现在,我要告诉你我的答案!”

话音落地,鬼邪眼角烈焰像飘带一样扬起,身体同迦怒一样鼓了起来,暗刃刀背燃幽暗火焰。

“你这小鬼是什么时候。”迦怒眼底流露欣赏之意,“嘁,答案要对自己说,你这点能耐,可别死了。”

战斗再次打响,迦怒这边尚能应付,鬼邪就没那么轻松了,双手难敌多只裂骨攥皮鼠的合攻,一边打一边后退苦苦招架。

“嗯?”

见异鼠根本没有关注她,鬼婴大大方方站了出来,“鬼邪是什么时候掌握这种技巧的?”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这群像攥皮鼠一样的骨头似乎不是真的生命,嗯...好像有点像...”

“像那个啥来着?那个...腐鼠,对!就是腐鼠。”鬼婴恍然大悟,“如果它们真的和腐鼠共用一种机制,那这些家伙就很好对付了。”

腐鼠身上有个致命弱点,那根赋予其生命的攥皮鼠鼠毛。只要把鼠毛销毁,不管它有多强大的生命力,都会立即‘死亡’,鬼婴明显是看中了这点。

到底在哪呢?鬼婴目不转睛地盯着上蹿下跳的裂骨攥皮鼠,直到双目干涩都没有找到一根毛发。

“哎呀,我真笨,这么明显的弱点攥皮鼠肯定想到了,怎么可能放在外面。一定是藏在它们的身体里面。”

“只是会在哪个部位?”鬼婴仔细观摩裂骨攥皮鼠的动作,如果是致命部位,裂骨攥皮鼠一定会下意识的避开那个位置。

“嗯?”鬼婴看了半天仍旧一脸迷糊,“奇怪,怎么没有呢?难道每只的要害都不一样?应该不会这么谨慎吧?”

鬼婴开始专注于一只裂骨攥皮鼠,果然让她总结出了规律。

这些裂骨攥皮鼠确实在刻意回避某个部位受到伤害,且每只保护的位置都不一样。

“真是狡猾的家伙。”鬼婴露出自信的笑容,开始指挥鬼邪打击裂骨攥皮鼠的弱点。

接连有裂骨攥皮鼠倒下,直到这时异鼠才真正开始正视这个不起眼的‘小不点’。

有点意思。

“跟我战斗还敢分心,很好!”迦怒一拳轰飞异鼠,神色间满是自得。

异鼠单膝跪地,气息起起伏伏,迦怒带给它的压力着实不小,这一拳挨的结结实实。

另一边,鬼邪在鬼婴指导下不断击破裂骨攥皮鼠,对怒火的使用愈发娴熟,实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升,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定能全灭对手,同迦怒对其形成包夹之势。

“污秽该死。”

迦怒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异鼠身上,烈焰羽衣薄如蝉翼轻慢铺下,“就先从你开始。”

“你不会真以为这样我只有这点本事吧?”异鼠目光中闪过一丝狡诈的暗光,以其为中心突然爆开一阵热浪。

“怒火神器。我终于等到了。”

“什么!”怒火突然暴动,排开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将迦怒连带被殃及的鬼婴二人一起震飞出去。

局势一下子逆转了。

“我乃怒耳大人副爪,听骨。”

异鼠听骨身边的空气因为燥热开始变得扭曲,碎骨堆在一阵轰隆声中慢慢塌软,聚成一滩像水一样的骨白液体,粘到听骨身上。

骨液贴紧听骨的身体,固化成甲胄,骨剑,骨盔,骨靴,骨甲等一整套骨器像流水一样顺滑的曲线划过深然暗光,好似为其量身定制的一样。

“真是令人着迷的力量,可惜落在了一群废物手上。”听骨痴迷的看着手里那团不断‘挣扎’的炙热火芒。

迦怒目呲欲裂,他没想到除了恶源竟然还有异鼠能窃取神器的力量。

裂骨攥皮鼠纷纷聚到听骨身边,像朝圣一样跪在它的身后。

“好了,接下来该将怒火神器收回来了。”

听骨从痴迷中清醒,一把将火芒拍到胸口,沸腾的骨水灼烧着它的胸口,身上的甲胄像铁块熔化一样慢慢下坠。

“啊——!”

在一声咆哮后,火芒终于还是被听骨彻底吸收。

“这种感觉...真不错。”听骨舒服的呻吟道,转过头看着跪倒一片的裂骨攥皮鼠,“可惜白白浪费了一身骨甲。”

“就用你们补上好了。”

听骨的声音轻轻落地,裂骨攥皮鼠在一片哀嚎声中熔成一滩液体,用以补全听骨的甲胄。

鬼邪趁着这短暂的工夫将鬼婴安排在一个安全的位置,然后默默的走到迦怒身后,两双眼睛死死盯住听骨的一举一动。

“那么接下来,你们准备好一起上路了吗?”

听骨转过头看着已经完全收敛神器力量的迦怒,骨甲缝隙间迸射出惊人的烈焰,这是窃夺来的怒火神器的力量。

鬼婴手心全是汗水,一是紧张的,二是捂热的,作为没有战斗力的吉祥物,她根本无法影响局势走向。

“该死!”迦怒肌肉膨胀到极致,如果他对神器的掌控力度能在强一点,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鬼邪能明显感觉到神器的力量可以完美压制他的怒火,于是学着迦怒的模样收敛怒火。

暗刃刀上链条叮当作响,两人一鼠久久相持。然后在某个心跳之间,刀光剑影热浪灼息瞬间如绯花般绽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