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苍穹之破晓 > 无我浮屠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宗墓之变
作者:身无白术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1-10-17 14:06:10 全文阅读

“不能就这样走掉,我要回去帮助迦怒。”

  鬼邪突然止步,回首时的面容异常坚定。

  “放心,以迦怒现在的状态除非神话降临,否则谁也奈何不了他。”鬼婴拍了拍胸脯笃定道。

  “我不是担心这个。”鬼邪摇摇头,“怕只怕敌人会拿捏住他的软肋,用他最在乎的族人遗物作饵,然后...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嗯...”鬼婴若有所思,“你所担心的并非没有道理。”

  “那这样的话...”

  ……

  疾风划过脸颊,一道朦胧的光射入瞳孔,水汽混杂在黑暗中连同木刺岩凸同时袭向迦怒。

  迦怒一个恍惚,六只白骨鼠再次被暴怒的重拳轰散了一地。

  愤怒中仍旧保留些许理智的迦怒已经记不得自己将这些杂碎轰杀了多少次,他的脑海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念头,不能破坏族人在这世上唯一的证明。

  “啊——!”迦怒像野兽一样咆哮,浑身冒着火焰朝一身幽绿火芒的绿骨鼠扑了过去。

  一边是红火的像太阳,一边是阴深得像地窟,两种不同的烈焰不断交织缠绕,仿佛热碳遇到了冰雪产生剧烈的反应。

  众怒之火的力量何其强大,区区窃夺而来的渺小火苗根本无法抵挡。煌煌之火照亮整个第三石间,在它即将焚灭污秽之前,迦怒却又一次心软,主动压制住了众怒之火,然后再次被绿骨鼠从手底下溜走。

  “啊——!”迦怒仰天长啸,众怒之火迅速壮大,照这样的趋势下去恐怕还没有解决敌人,他自己就要先被无尽的怒火烧心而亡。

  白骨鼠又聚在了一起,光,暗,水,风,木,土,加上绿骨鼠的火。浮屠族七种天赋具象出的实体尽皆朝迦怒身上袭去。

  然而这一次,在迦怒抵挡之前,一道刀光突然从暗影深处飞斩而出,直接击散了所有的攻势。

  蓄势刀法·合风海!

  鬼邪和鬼婴一前一后面色从容地从隧道里走了出来,两人其实来了有一会,只是一直在观察局势,诚如鬼邪说的那样,情况对迦怒十分不利。

  “迦怒我们...”鬼邪刚想说话,迎接他的确是迦怒无情的怒火冲击。

  “轰——!”火焰同鬼婴二人插肩而过,鬼邪单刀竖于身前呈下劈姿态,是他一刀避开了火焰。

  “迦怒我知道还有一点理智,听我说。你牵制那边浑身冒绿光的,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处理。”鬼婴上前一步说道,见迦怒不再进攻便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

  鬼邪和鬼婴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对不起了,迦怒。鬼邪心想着,上前拦住了六只白骨鼠。

  如果放在之前鬼邪或许只能和这些家伙五五开,但现在嘛,同时对付六个虽然有些吃力,但也不是不能应付。

  ……

  “这...我怕我们会被愤怒的迦怒爆锤。”

  “那你害怕了?”鬼婴笑吟吟地看着鬼邪。

  “先观察一下吧,如果真的只能这样的话,我会出手。”

  “到时候记得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

  ……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鬼邪心一狠,趁着迦怒无暇顾及这边猛然下狠手将六只骨鼠同时打了个稀巴烂,然后把每块骨头都敲碎将藏在里面的从鼠给逼了出来。

  “啊——!”

  还没等鬼邪下死手将这些恶心的家伙一一铲除,他耳边突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惊得鬼邪赶忙回首,只见迦怒一只手抓住绿骨鼠的脑袋在烈火中若隐若现,火焰迎面朝他脸颊扑了过来。

  “鬼邪!”一道黑影从烈火中倒飞出来,鬼婴吓了一跳,拖着一身焦味的鬼邪往隧道深处迅速隐退而去。

  虽然众怒之火连鬼邪的衣服都没烧毁,但鬼婴知道这焦味是来自鬼邪的心。

  绿骨鼠在迦怒手中被失去理智约束的众怒之火一点一点地熔化,尖啸的鸣响伴着悦动的火焰宛如一副立体的地狱绘卷。

  “嘭——!”

  随着骨头爆开的一声闷响,迦怒重重的跪倒在地上,颤抖着身体,怔怔的看着一地的碎骨。

  火焰越烧越旺,一股悲凉始终挥之不去。

  ……

  “鬼邪,你怎么样了。别吓我啊。”

  随着鼻腔里的焦味越来越浓,鬼婴渐渐有些着急了。

  “都怪我。就不该出这种烂主意。我应该阻止你的。你快说句话呀。”

  “咳咳~”

  浓郁的焦味喷吐在鬼婴脸上,她不仅没有嫌弃反而十分高兴。

  “鬼邪,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感觉很好...不用...担心...”

  “你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就很好了!”

  鬼婴找了个拐角将鬼邪放下。

  “没事。”鬼邪扯出一个一点说服力也没有的笑容。

  “我感觉到了。”

  “什么?”

  “刚才被众怒之火烧心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歉意。他们在...咳咳咳...我打碎了...咳咳~”鬼邪激动地咳了两下。

  “好了好了。别说话!”鬼婴着急地舒了舒他的胸口。

  “他们是在这座山里面吗?”

  “嗯。”鬼邪点了点头,“所以我说不用担心,我应该很快就会恢复,而且我对怒火的控制力似乎又变强了。”

  鬼婴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缓了好长一大口气后,鬼邪起身,“继续前进吧,前面不知道还有好长一段路呢。”

  “嗯。”

  鬼婴点了点头然后脸色骤变。

  “轰隆隆——!”地面突然开始剧烈晃动,鬼邪手疾眼快一把将她揽入怀里。

  “怎么回事!”

  “不知道。”待动静平息,鬼邪先拍掉鬼婴身上的粉尘,然后再拍掉自己的。

  “走吧。”

  “好。”

  整备一番后两人继续前进,一路上安静的有些吓人,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第四石间。

  一堆又一堆的烂肉挤满昏暗的石间,空气中浓郁的腥酸味差点没把鬼婴直接送走。

  这里怎么没有从鼠?

  鬼婴脸蛋鼓鼓,目光疑惑地同鬼邪对视了一眼,涨红着脸瞄了瞄隧道。

  鬼邪会意,两人继续上路,然后又是一段冗长幽暗的隧道,一路无惊无险地到达了第五石间。

  “奇怪,那些老鼠呢?”在堆满各类生物白骨的石间中央,鬼婴环视周围,一地凌乱的划痕立即引起了她的注意。

  “看来只有走到尽头才能知道为什么了。”

  “嗯。”鬼邪点了点头,“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等一下迦怒。从鼠诡异手段颇多,再往前走要是打起来,我怕顾及不到你。”

  “迦怒在的话,可以减少很多压力。”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鬼婴陷入沉思。

  ……

  落在鬼婴二人后面,迦怒绕了许久方才抵达第四石间。

  他双目赤红中带着些许清明的盯着周遭,焰火席卷形成熔炉将肉堆全部焚为灰烬。

  站在空旷的石间中央,平静的扫视一圈,迦怒踏上了前往第五石间的路途。

  抵达第五石间,鬼婴二人早已不知去向,迦怒认真的从骨堆中挑出族人的遗骸,并将其归类,摆正,身上的火焰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愈发渺小。

  站在第五石间的隧道前,迦怒身上的火焰若隐若现,理智逐渐压过了众怒。

  “你说迦怒会跟上来吗?。”

  就在这时,鬼婴由远及近的声音从迦怒身边的隧道中传了出来。

  “迦怒!!!”鬼婴一冒头就看到挺直的像颗树一样的迦怒,顿时吓的身形虚晃。

  鬼邪也被吓了一跳,迅速横刀护住鬼婴。

  迦怒一言不发,平静地盯视着二人。

  鬼婴稳住虚散的身体,发现迦怒并没有发起攻击,就知道现在他已经控住了众怒之火。

  “你现在应该不会想杀我们吧。”

  迦怒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鬼婴会意,“情况有些变化,从鼠似乎在往深处汇聚,只有走到尽头或许才能弄明白这一切背后的阴谋。”

  鬼婴指着地上的划痕,“走这里。你应该也想知道为什么吧。”

  迦怒不言,三人继续上路,众怒之火随着他们的脚步终于平息。

  迦怒知道他们已经走到了祖墓的辐射范围,因为只有在这里浮屠族的情绪无法显露。

  不同之前一个石间到一个石间,到这以后的隧道简直就是一个巨型迷宫,到处都有充满误导性的死路。

  “奇怪,为什么这里跟前面完全不一样?”鬼婴疑惑地说道。

  迦怒已经完全清醒,“或许是因为这里离宗墓很近,没有被我族开拓,污秽便把空间利用起来修筑成自己的污巢。”

  “你也是因为这样吗?”鬼婴立即举一反三。

  “在先祖面前必须保持最虔诚的心。所以你收敛住了情绪。”

  迦怒不答,显然是默认了。

  因为尊敬嘛。鬼婴突然有些喜欢这个种族了,纯粹干净有自己的信仰和坚守,哪怕他们所做的一切在她看来是那么愚蠢。

  “继续前进吧。”鬼婴一只手搭在墙壁上,笑着说道。

  又是一段漫长的路程,三人彼此之间再没有交流,突然,鬼婴眼前一亮,是一个冒着光亮的洞口。

  “禁光。”鬼婴小声的朝迦怒说道。

  迦怒收敛照明用的火焰,三个人像做贼一样悄咪咪的摸了上去,耳边吱吱作响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洞口边上,三个脑袋小心翼翼的探了出去,一只黑灰毛发的攥皮鼠也似有所感的朝洞口看来。

  双方目光相对,两边都愣了一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