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魂之翼 > 正文
第一章 余境
作者:扑街仔仔  |  字数:2598  |  更新时间:2019-09-17 21:45:00 全文阅读

弥漫着血腥味的训练场上空气压抑,天空天雷滚滚,雨滴从空中坠落,拍打在训练场中高耸的雕像上。

那是一座凶兽的雕像其模样凶神恶煞,头颅硕大,四肢粗壮,只见其做脚下竟然踩着一只人类头颅,寻常势力怕只敢将其放在被镇压的阴暗之地,而这里居然张扬的耸立在训练场中央,足以说明这里不是善地。

广场上,一名身着褐色背心壮汉手持长鞭,裸露的手臂上疤痕累累,显然久经杀戮,而其手背上一道血色莲花,图案妖艳,血气闪动。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壮汉厉声喝道,“废物,废物,废物!”

壮汉用力甩起手中的长鞭,挥向身前跪倒在地的一名少年,眼神之中毫无怜悯,啪的一声,只见少年后背一道血痕,甚是骇人。

长鞭掀起血液挥洒在雨中,浓烈的血腥味飘散在雨地里,令人作呕。

而少年身材瘦弱,长发披散,见不得其脸庞模样,只是在其手背上也一样纹了一个血色莲花图案。

“中了血莲花,还不能破气你可真是个废物!”壮汉面色阴沉,目光直视少年手背上的血莲花。

自始自终少年没有一声哼叫,对于背上骇人的伤痕仿佛毫无痛觉,若不是见其手指已经深深嵌入泥土中。

啪...啪..

又是数鞭下去周围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郁,那不远处的凶兽雕像也在这雨雾中变得诡异起来,不知是幻觉还是现实,竟然隐隐的觉得那一对巨眸闪动血色,诡异无比。

“你是想死吗?!”少年忽然开口道。

“废物!还会呲牙了?”谁知壮汉并不以为然,手中稍有停顿的长鞭再次挥舞起来,少年瘦弱的后背再次掀起一阵血液。

“嗯?!我在问你话呢!你是想死吗?”忽然伏地许久的少年抬起头来,然后用极其狠毒的眼神质问眼前壮汉。

这时他才注意到少年的模样,脏兮兮的脸庞掩盖不住白嫩的皮肤,五官不算精致,但拼凑在一起也颇为耐看,若是寻常人家一定是个俊俏的孩子。

只是那一对眼眸却是很骇人,血色充斥,后背血痕醒目,血气向空中升腾,仿佛有凶兽在咆哮。

而在这一声声的咆哮声中,少年手背上的血莲也变得耀眼起来,只见图案周围血脉暴凸,四周的血气仿佛也受到吸引。

“这是!...在汲取武力?”壮汉吃惊的看着少年感觉到少年气势在攀升。

难道是因为先前的暴打,激发了血莲花的?此时要破气?

在这武魂大陆,天地之间武力为本源之力,出生之时即为修炼之始,而最初武魂之境分为练气,破气两大初始境界。

练气即为吐纳,降生之初,就是练气之始,只有真正破气的人才是真正的踏上了修炼一道。

啊.....

就在壮汉还在思索究竟是少年为何会突然气势飞涨的时候,噗嗤一声,一只白嫩的手洞穿了其胸膛,鲜血如小泉从后背涌出,雨势渐大,训练场中一片血色。

壮汉瞪大双眼,神色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他缓缓回首看向身后的手掌,白褶的手背上一朵妖艳的莲花仿佛在闪动。

琉璃血莲....

........

三年后

余境站在树顶之上朝远处眺望过去, 第一次离开血迹山这么远执行任务,就连他自己眼中都闪过一抹失神。

“余境走了!”一道粗狂的女声从树下出来。

他寻声望去是一红衣短发的少女,妙曼的身躯经不住那几块布料的包裹,一双洁白的大腿伸出那火红的短裙,煞是惹眼。

此女名为火凤是余境这次外出的伙伴之一,而另一人则是正站在火凤身边的壮汉,名为石木。

不要看这两人一个妖艳娇弱,一个面态憨厚,实则能在血宗的训练中坚持下来的都是狠角色。

余境点点头,一个翻身落到两人身前,只身朝前走去。

“真是够臭屁的,石木,凭什么他能做我们的头?”火凤显然有些气急余境冷淡的态度。

血宗独有的血莲之蛊对火凤据说是极其适应,仅仅在种下血莲花三日便已经破气进入武魂境界,而且在血宗的训练最后的比赛中火凤也是高居第三,心中自然有些傲气,。

血宗独有的蛊毒之术,血莲,传说是开山之祖在九幽之地偶然所得一株血莲,从中悟出一道能强化体魄的蛊毒之术。

而余境竟然没有参加血宗的训练选拔,他们每日奋斗获得修炼资源,这小子居然可以不劳而获,火凤嘴角微撇,心中颇有意见。

“嘿嘿。”石木憨憨一笑,并没有开口附和。

“切,你还真是个不会说话的石头。”火凤不削的冷切一声,一个侧身穿过石木的身边,顺手推向石木的胸口,欲挤开点道路。

轰...

火凤一个闪烁退出五步远,面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余境察觉到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挑衅的味道。

“石木的左手谁都不可以碰!”石木收回拳头,身前一块巨石此时已经粉碎。

这时候余境才注意到,石木的左手竟然缠着紧紧的绷带,然后拉出长长的一根系在脖子下面。

之前石木一直侧披一个麻衣披风都很难察觉,此时忽然出拳余境才注意到这个平时憨厚的大个,竟然如此暴躁不由的有冷汗从脸颊流下。

“嘿,这才像血宗出来的人嘛。”火凤不以为然,话语间瞥了撇余境,仿佛是很看不起余境这个走后门的,继续挑衅道,“来让我见识一下上一届血宗武魂榜第三名的实力。”

说着,火凤面色就冷峻下来,从腰间掏出一把红匕首摆出进攻的姿态,显然,先前的话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挑衅,最重要的是要让余境看清楚谁才是这个队伍最有实力的人。

“住手。”余境开口道。

“哼..”火凤不以为然,右脚微屈,脚掌奋力踏向地面,腰腹扭转一个惊人的角度,高高跃起手中匕首直直的刺向石木。

“石木的左手谁都不可以碰!”

石木仿如无人没有理会余境的话,此时他的眼中只有触碰到自己禁忌的火凤,双眼宛如铜铃,瞪得硕大,燃烧的怒火肉眼可见。

“喝啊!”

只见石木一声大喝,全身肤色暗淡下来,而周身武力涌动起来,面对火凤尖锐的匕首,他竟然直接握紧右拳轰向火凤。

余境见到两人没有丝毫有理会自己的意思,眉头紧皱,想来自己也是第一次出来,居然就是带这两个难缠的怪物,一个目中无人,一个暴怒起来更加目中无人。

他的面色越发寒冷,不知不觉,余境握紧了双手,此时两人已经真正的激怒了他。

两人缠斗许久,灵活的火凤似乎一直在戏耍石木,原本的进攻姿态完全消失不见,只是使用诡异的身法闲游在石木的攻势之中,完全没有一点进攻的意思,并且还时不时看向余境越发冷峻的脸庞,显然她就是要证明她才是这个队伍最强的人。

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激怒余境!

而火凤洋洋得意于戏耍二人之时,嗡的一声,一道身影出现在面前,一只白褶的手慢慢地伸向自己的喉咙,动作在火凤的眼中无比缓慢,但是火凤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躲闪。

额啊..

“我说了,住手!”余境眉毛微挑,眼神中寒芒毕露。

琉璃血莲!..

余境手背上白色莲花仿若活物,白莲妖艳无比,火凤眼中闪过一抹凝重,紧接着火凤发现自己双脚已经离开地面,窒息感袭上脑海。

火凤紧紧的抓住扼住咽喉的手,无力的挣扎着,看着手背上闪动的血色莲花这时火凤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才是这个队伍真正的头。

扑街仔仔
作者的话

新人作品,求支持,求指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