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二卷 挣扎
第六章 营救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652  |  更新时间:2020-02-08 22:58:21 全文阅读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今天打了我一巴掌,我真的差点死在外面了。”胡德一回来就冲进了莫玊的卧室,大声诉苦。

本来快要睡觉已经迷迷糊糊的莫玊就这样被摇了起来,十分无奈的看着胡德,然后伸出手捂住他的嘴。

“你知道我叫什么吗?”莫玊说。

“莫玊啊,怎么了?”胡德有点奇怪。

“那就不要说话,让我睡一会,病人需要休息。”莫玊转过头去,捂住眼睛。

胡德楞了一下,在脑子里想了很久莫玊是啥意思,这让莫玊消停了三分钟。

三分钟后……

“靠!谐音梗也太低端了吧!”胡德又开始大吼大叫。

“你脑子转的可真慢……”莫玊感觉自己很绝望。

“我又不是中国人!”

“求求你出去让我睡会吧!”莫玊开始哀求道。

“可是库里让我告诉你,他已经吧电机和电台弄好了。”胡德突然转移了话题。

他刚刚跟库里打了个小赌,库里说只要胡德跟莫玊说他把电台弄好了莫玊会立马起床,而且精神百倍。胡德不信,所以就赌了一梭子的手枪子弹。

“你早说啊,下次能不能直奔主题?”随后胡德目瞪口呆的看到莫玊嗖的一下站起来,将衣服披到了肩上。

“你不是要睡觉吗?”但胡德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迅速调整状态,开始阴阳怪气。

“还睡个锤子,他们还不知下落呢。”莫玊径直走出了卧室。

胡德看着莫玊的背影不断地啧啧啧。

“可能这就是男人吧。”

……

回到尸潮发生的第二天。

“这是哪啊?”徐楚随着大多数人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在路上的时候他清点过自己的装备,特战匕 首在自己身上,此外还有三个的满仓的弹匣,但是这并不能令他安心,因为他发现自己周围现在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当车子都停下来后,他发现应该是在一座小山里,看位置还不到自然保护区,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搭帐篷,徐楚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其实所谓的大部分,也不过三十余人。

这时候有个人走过来,那人身高一米九五,看体重应该快两百斤,他带着几乎算是命令的口吻道:“小伙子,把你的枪给我。”

徐楚后退半步,皱眉问为什么,从身高来说徐楚与那大汉有不小的差距,徐楚身高只有一米七八,那壮汉高了他近乎一个头,更不用说那满身横肉带来的震慑力了。

壮汉伸出大拇指向身后一指道:“我现在是幸存者里最强壮的,所以由我负责领头,枪这个东西,当然应该放在我这。”

徐楚嗤笑一声,将之前的问题用一个更为挑衅的方式问出:“凭什么?”

那壮汉皱着眉头,有些怒火,但徐楚的手里毕竟还拿着枪,所以强压着脾气,但他刚刚说出因为就被徐楚打断了。

“保卫战的时候见不到你这个孬种的人影,现在想着当大王了?您,配吗?”徐楚将手中的枪上膛,端了起来。

那大汉气笑,但又忌惮这徐楚手中的枪,便又上前了半步,激道:“给脸不要脸是吧?有本事开枪啊,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个营地?这种枪也是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臭虫能用的?”

徐楚算是个很少发脾气的,但也不代表他就会被人骑到脸上欺负。

“走不出营地?就凭你?还是说凭这三十来个老弱病残?”徐楚将枪又抬高了一些,当着那人的面将点射模式切换成了全自动模式。

那大汉凶相毕露,咬呀切齿的笑道:“小子,那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徐楚向后慢慢退了两步,扬了扬手中的枪:“我再说一次,你没这本事。”说完,转身离开。

那大汉正在思考如何在之后的日子折磨徐楚,却发现徐楚将战书刀和一瓶酒给了某个人后,骑上那人的摩托车离开了。

壮汉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招呼自己的狗腿子将他拦下来,但是为时已晚,有人甚至开了几枪,可惜霰弹枪的有效射程太近,只能让徐楚感觉后背有些疼痛,毕竟这短短时间里,他已经开出去了近百米。

在消失于那些人的视野后,徐楚逐渐慢了下来,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与大部队脱节让他根本不知道改何去何从。

……

“你是谁?”主教问道。

“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他反问道。

“当然,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吸引力,我想你也是主的眷顾者。”主教的声音平和而令人舒适。

他笑了。

“你的圣人,不是我的圣人。”

“但他可以是,圣人敞开怀抱接纳每个迷路的孩子。”

他终于转过头来打量主教,过了一会,他缓缓的说道:“你很特别。”

主教温柔的笑了,回答道:“你也是的。”

他将身子也转过来,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圣人能满足我的愿望吗。”

“当然,主会实现每一个真心追随他的人的愿望。”

“你叫……”

“我已不需要名字,我只是天启之下的第一位布道者。”

“听起来像基督耶稣,叫你教皇想来不会有意见吧。”

“随你所愿——你结束了受难,现在,欢迎回家,我的孩子。”

两人的交谈结束了,这时几缕尘沙吹过了两人的身前。回头看去,二人身后的街道早已满目疮痍,似乎有看不见的权能在彼此角力。

只是那力量都丝毫没能接近教皇身边一米处。

而对面的那个叫郁兰德的人,自脖颈之下,已全身浴血。

似乎他们的谈话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轻松写意。

……

小镇的广场上人群涣散,发出令人难受的不协调感,但是令人感觉有些欣慰的是数量已没有那么多。

一只巨大的鲸鱼尸体横在前往浣珠公园的路上,另一只则横在了前往寒林带的路上。

不知道那庞然大物是否还活着,徐楚也不敢大意,他将消音 器拧上,徐徐前进。

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有不少行尸在地下室的门口啊,估计里面有幸存者,我过去看看。”徐楚也不知道自己回来干嘛,但是感觉自己好像确实无处可去,就回来看看他们有没有留下来什么线索。

“如果不行就去莫玊家看看吧,说不定他们回去了。”徐楚心想,尔后又转念想到:“不对,那时候大门被堵根本回不去,这只有三条路,那他们应该去了浣珠湖?”

“不管他,先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再说。”

细微的枪声响起,广场上的行尸一个个的倒下,徐楚十分紧张,不时望向背后,害怕被偷袭。

可能因为藏匿的好的缘故,不多时他便清掉了半个小镇的行尸。

“看来尸潮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留下很少部分的丧尸嘛,为什么呢?”徐楚挨家挨户的搜索是否还有幸存者。

一无所获,徐楚就悄悄的摸回到原先住的房子,不出所料的话里面应该还有许多的物资。

“一把弩,二十发弩箭,收获不错。”原本摆在客厅了的酒水几乎都被打破了。凌乱的环境、加上几只因为没有眼力见而打翻了酒水所以被徐楚杀掉的行尸宣示着这里曾经被袭击过。

徐楚感觉现在自己对杀人刺激已经麻木了,虽然偶尔还会梦到第一个倒在自己面前的那张脸。

但谁不是这样呢?每个人都得迫使自己不去想那些东西,否则迟早会把自己逼疯的。

天色已晚,徐楚将两具尸体拖到外面埋掉,决定今晚在这里睡,顺便好好搜一下剩余的物资。

翌日。

“如果今天发现不了幸存者,我就把这个包背着去找莫玊吧。”徐楚插着腰,看着他昨晚收拾起来的一点东西,不算多,除了那把弩,也就是两杆霰弹枪和不到一百发弹药而已,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压缩饼干之类的了。他再次环顾一下,挠了挠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带上那把链锯。

“如果有幸存者,就带上你。”他对着那把链锯说。

随后他就拿着弩开始清扫另外一部分。

地下室三人组这两天来都在尽力忍者不吃东西不排泄,然后用一个纸壳箱将那坨散发着异味的东西盖住,虽然还会有一些若隐若现的味道,但至少不会熏的崔圣智睡不着觉了,莫罕觉得自己的地位在这段时间直线下降,当然作为异物制造者伊万也理所应当的被崔圣智嫌弃了,所以绝望三人组里崔圣智成为了食物链的顶层。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咱们真的跟他们拼了吧,我这不想在这里死掉。”伊万第三十七次这样说道。

“在这里都分不清白天黑夜了,唉……”崔圣智不想搭理他,一副十分幽怨的样子。

莫罕不敢说话。

徐楚又清扫完了一个房子,打开地下室的门却发现里面是三只行尸,看模样应该是一家人,虽然措手不及,但徐楚还算是有惊无险的用背后的自动步枪将他们杀掉了,徐楚摇着头离开,不想去想象发生在这里的情形。

“你们快过来,好像有枪声。”崔圣智很幸运的没有被毒气弹熏坏脑子,他敏锐的捕捉到了徐楚匆忙开枪的声音,便开始大声的呼救。

“这里有活人!救命啊!听见没有!”伴随着捶门声,三个人一起在地下室快乐的呼救着。

外面的丧尸听见了响声,又开始挠门,但是地下室的门还算坚固,而且通道狭窄,应该外面只有一两只丧尸,所以变异者的收效甚微。

“嗯?那边好像有响声?”徐楚刚从这边的地下室走出来,就看到了剩下的行尸在向崔圣智所在的地下室方向靠拢。

“省事了。”徐楚将弩箭上线,躲在墙后面优哉游哉的一箭射死一个,中途有个行尸发现了他,嘶吼着向他冲了过来,他吓了一跳,赶忙又开了三四枪,将那个丧尸给杀死。

徐楚叹口气,觉得突然看着一个满身烂肉的人突然向自己冲过来还是挺让人难以习惯的。

不一会工夫,徐楚就将其余的丧尸都给解决掉了。

“还真有幸存者。”徐楚站在一楼的地下室通道口对这底下喊道:“出来吧,外面安全了。”因为前车之鉴,他是不想下去了。

“徐楚?!”里面传出来惊喜的声音。

“崔圣智?你脑子坏掉了躲这鬼地方?”徐楚非常惊讶,令他更惊讶的是居然从地下室走出来了三个人,还都是他认识的。

“你们三个……很会玩。”徐楚觉得自己有些词穷,他原本都不觉得这里真的会有脑子缺弦的幸存者,但是没想到真的有,还都是古兰德的精英。

“事情是这样,是莫罕脑子坏掉了,我和伊万是为了救他所以才……”

“救人把自己搭进去,手里还啥都没有……”徐楚摇了摇头表示不能理解。

崔圣智走出来,左右看了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我跟他们走散了,混乱之中跟着镇民的大部队走的,但是那里有条快两米的傻狗想当皇帝。”

“所以你把他崩了?然后夺路而逃?”伊万问。

“我珍贵的子弹怎么用在他那种人渣身上,我弄了个摩托车跑路了。”

“能不能有点血性。”伊万非常失望。

“咱们现在怎么办。”解除危险,莫罕终于好意思说话了。

“我猜他们应该是去浣珠湖了,因为这里只有四条路,考虑到尸潮的时候有一条路被客观堵上了,所以除去我走的那条,就是二选一。”徐楚回答。

“你想问题太简单了,路上还有分叉,他们也有可能在路上的某一条路变道而行,所以实际上的选择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崔圣智边走边吃东西,他饿了很久。走到路上,他指着浣珠湖方向的路道:“那两边都有鲸鱼尸体挡着路,怎么可能从那走呢?”

“我觉得可能使他们跑路比较快。”伊万调侃道。

“不管怎么样先找个人少的地方苟起来吧。”莫罕提议道。

崔圣智对着徐楚摊出手,意思是“你知道到底是谁脑子坏了吧。”

徐楚扶额,拍了拍莫罕的肩膀道:“做人不能太自私,我冒着生命危险来就你们,咱们也不能放弃他们啊。”

“可是天下这么大,想找到难度太高了。”莫罕争辩道。

崔圣智阻止两人继续说下去,问徐楚道:“你想怎么样我没意见,我还欠着羽村和莫玊一条命呢,不过想救人也得先问一下你这还有家伙吗?”

“有,正好够每人一个家伙。”说罢他把弩和箭都交给崔圣智,让他们去之前住的地方。

没想到到了住所,崔圣智看到链锯之后执意要把弩给莫罕,不顾伊万的反对意见硬抗起链锯就跑。

链锯男崔圣智在太阳的光辉下举起链锯在空旷的街道上吼道:“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没想到他还有这么狂野的一面。”徐楚撩起头发惊讶的看着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崔圣智,“对了,爱尔还有你们住的地方还有物资吗?”他突然想到,又转过头问。

“你问我我咋知道,你没去搜吗?”伊万环臂来到徐楚身边与他并排而站。

“那应该就没有了吧,估计他们把东西都带上了。”

“咱们现在到底去哪?”莫罕问道,他觉得这个地方令他心神不宁。

“那边那个玩链锯的!玩够没?走啦!”伊万对着崔圣智喊道。

崔圣智放下链锯应了一声:“咱们去浣珠湖。”

“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去那边吗?”徐楚问道。

“但是那边有吃的还有淡水,我觉得他们只要不是脑子坏掉最后都会去那边的。”

“这年头还敢喝水?”伊万挠头道。

“之前梅尔文说了,现在的水没问题了。”

徐楚点点表示头赞同:“不过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一辆摩托车载不动四个人啊!”

众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