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二卷 挣扎
第五章 教皇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3378  |  更新时间:2020-02-08 23:08:15 全文阅读

阳光有点刺眼,虽然在森林里完全没有影响,但胡德还是带上了自己的金丝眼镜,他拿起尸体上的猎枪,看了下还能用。

“这个鬼地方可真臭。”胡德进到房间里皱了皱眉头捂住鼻子。

腐败的气味就算通过变成碎木的门逸散了一天似乎也没什么缓解,房间里的光线昏暗,窗帘都被拉上了。似乎丧尸更喜欢阴暗的环境。

胡德拉开窗帘,看到躺在房间中心的死鹿,头首分离,但是脑袋上的嘴还在不断的开合。一箭送它归西后库里上前检查,猜测是一开始的枪口就打在了脖子上,尔后可能是剩余的组织无法撑起硕大的头颅所以就这样尸首分离了。

库里检查了一下,站起来说:“成年的公鹿,如果没掉脑袋够我们喝一壶的,肉应该是不能吃了,不过昨天才杀不应该今天就散发出如此重的味道。”

“可能还有这几个吧。”胡德指着房间角落里的一节断手,已经腐烂的可以看出白骨。

库里顺着胡德手指的方向看去,立马端起了枪:“那是人手?小心点,可能还有其他丧尸。”

“诶我有点好奇,你说这丧尸会持续腐烂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岂不是活过一两个月就可以了?”

“不知道,不过马上入冬,就算会可能也得一直努力活到明年夏天才行了。”

“现在的温度不算低,最适合细菌生长,而且我们不就是从夏天一路过来的吗?诶……对啊……我们是从夏天来的,那估计应该是细菌大队没能顺利完成任务。”胡德觉得自己很想抽根烟抒发一下自己的悲愤心情。

“既然如此就更要小心点了,那说明那只手的主人可能还没死。”库里提醒道。

胡德小声嘟囔了一句从生理学的角度上应该算是已经死了。

“似乎也没啥能用的,子弹也不多了。”胡德随便的翻了翻。

库里看着他悠闲地姿态,觉得自己刚刚说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只得再次出言提醒道:“劝你不要这么悠闲像是来度假的样子,那具丧尸会开枪,其他的丧尸若是会埋伏也一点都不奇怪,如果你被咬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胡德背对着库里放下书架上的一本三流小说,笑了一下,满不在意的继续鼓捣着其他东西:“你知道我这叫什么吗?中文里有个词汇就是形容我的,叫做——举重若轻。”随后他转过身做了一个极富有主权宣示意味的展示动作道:“我自己一个人过的时候就是这样。”

“但我猜你没有遇到过会开枪的丧尸。”库里对这个有点油盐不进的小伙子有些不满,但他的养气功夫很不错,从表面上看不出来。

胡德逛完了客厅,就随手打开了卧室的门。

而在他开门的刹那!门后蛰伏不知多久的丧尸就向着胡德冲了过来,库里第一时间反应到了这边,他立刻举起了枪,但是距离太远,若是开枪会把胡德一起撕成碎片。

胡德还是那副慵懒的样子,十分随意的抬起脚顶在那具丧尸的肚子上,轻轻的往外一送,然后上步举弩,一剑射穿了丧尸的眉心。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故作姿态的摸了摸并不存在的帽子还模仿西部牛仔的动作吹了一下弩头。

库里看着,觉得有些哑口无言,因为剧情的发展和他想的差别很大。

胡德吹完弩头,突然努了一下嘴“嗯?感觉这步骤似曾相识?”

库里决定以后都随他去了,虽然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早有准备还是就是单纯的运气好。

在卧室里溜达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东西,便转头去检查后院了。

“有汽油诶,咱们搬回去不?”胡德在后院发现了一桶汽油,不是很满,但是也不少了。他俯下身正研究着自己能不能把东西搬走,这时候这一只鸟从天空俯冲下来,直直的向胡德的后颈插去,听到振翅声,胡德本能的往前一扑并赶忙收腿。那是一只麻雀,它直冲到了地面上,羽毛掉已经了不少,体型却出乎意料的大。

胡德的弩箭还没有上新的箭矢,他只得赶忙从后腰掏出手枪对着那只麻雀连开两枪,却都没有打中。跌落的麻雀调整了一下身形,再一次向着胡德冲来。

“NMD为什么都盯着你胡德少爷身上凑!”胡德放开硕大的弩,就地滚了一圈再次堪堪躲过。

库里从房间内冲出来,他举着枪,看到胡德滑稽的姿势。

“你怎么开枪了?”

“麻雀,有只麻雀想袭击老子。”胡德没敢看库里,一直关注着那只麻雀的动向。他在地上双脚乱蹬一气,再大力的用手撑地这才站了起来,旋即向库里那边跑去,麻雀在天空画了一个弧线,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

“麻雀居然可以飞的这么快?!”库里看着在天空中飞速运动的物体,有些吃惊,顾不得瞄准就赶忙连开三枪,终于将其在空中肢解。

胡德坐在台阶上,虽然不过电光火石的工夫,他的汗就已经流下来了。他大口喘着气,体能消耗在其次,主要原因还是事发突然令他惊魂未定。

库里也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坐在台阶上胡德说:“还举重若轻吗?”

胡德切了一下仰起头看着库里道:“这明显就是从那破丧尸肚子里跑出来的,这属于你们的问题啊,昨天解决今天就没这档子事了。”

库里被噎了一下,决定还是不与他争辩。

……

“小伙子,你们为什么来保护区啊?不是说公园已经封门了吗?”格林来到莫玊的床边,老人精神矍铄,不算如何强壮,但看起来也比一般的年轻人结实些。

莫玊看着老人的脸,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是这样的老先生,外面的疫情已经十分严重了,感染疫情的人会发生一些奇怪的异变,就会变成……丧尸,您能理解吧。”莫玊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除此之外似乎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借口。

格林低头沉默了半晌,笑了一下,抬头望着莫玊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而且他们有的甚至已经会开枪了。”莫玊指了指自己的手臂。

“你疯了吧?”格林眼光开始来回打量着莫玊,考虑他是不是某个自己不知道的逃犯。

“如果您不信,可以去我遇袭的那个屋子看看。”莫玊并不介意,只是以一贯的语速缓缓地说。

老格林低头思索了一下,点点头离开了。

过了一会,莫玊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莫玊靠在窗上,突然觉得在这个时代竟然还有这样与世隔绝的人,信息如此闭塞的确十分令人讶异。

环顾四周,莫玊发现老人的家里几乎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甚至都没有收音机,只有一台座机电话,现在用这东西的人屈指可数。

“每天只有山林,这样的人生多寂寞啊。”莫玊感慨了一下,接着开始打盹。

……

莫玊家别墅区旁边的教堂里

这个教堂不太大,但也不小,宽阔而描有彩绘的穹顶有三层楼高,比穹顶更高的一座钟楼会在每天的准点敲出钟声。

虽然如今信教的人已经远没有过去那么多,而且对信仰的抉择也变得驳杂功利,但这个属于基督教的教堂还是传承着自己的哲学。

教堂里的神父当初选择在这里建设克斯多的教会机构,是因为这里尚未被开发、离市区很远。

这样不方便布道,神父说。

“但是这样一来不论是教会前去传播福音,还是信徒们前来礼拜,都会变得更加虔诚。”那位主教双手合什,如此解释道。

不仅如此,他还将教堂方圆三公里处都设为行道,车马不可过,所有前来参加礼拜的人,都要徒步走过三公里长的路段,才能见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圣人。说来奇怪,这样做之后,来参拜的达官显贵反而络绎不绝,主教也四十余岁时,年纪轻轻便身披红衣。

他一生只有数次离开过克斯多,最后也是葬在了他亲手建立的教堂内,葬在圣人的十字架下,而圣人眼中的柔光亦始终抚慰着他,一百年……两百年……。

在他去世近百年之后,罗马教廷的会议上被批准名前可冠以“圣”字,成为了亚特兰蒂斯疆域上,罗马教廷承认的第一位圣人。

而距今不到二十年前,莫玊家的别墅区用了一些非常规的办法,与教堂比邻而居,还建了公路,使得这片世外之地有了红尘的喧嚣。当时的主教极力反对,这件事甚至引起了教廷的关注,但是在巨大的国际舆论下,别墅还是建了起来,只不过比原计划稍稍偏了一点,距教堂也不过一公里左右。时任主教悲愤交加,以血诅咒开发商后,投海自尽,被教廷追封红衣之名。

“……证明这真言,是了。我必追随着你。阿门。主耶稣阿,我愿你来。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阿门。”跪在地上的人亲吻了十字架,他缓缓抬起头,露出了猩红的眼睛。

“我已听到您的呼唤,吾主。我已看懂了您的预言,阿门。”他最后的向圣人叩拜,随后转身离开。

“我要去布道了。”他喃喃自语,神色安和。

教堂的门被缓缓合上,此一去,却不知将尘封多少岁月。

……

“您怎么来了?”

胡德刚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屋外拿着猎枪的格林,他看着尸体,若有所思。

“我们管他叫老八,他喜欢打猎,人不错……”格林说道。

胡德看了一下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又看了看格林手里的猎枪。

“您别激动啊,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您听我跟你讲。”他有点害怕老爷子突然开枪崩死他,那这就太冤了。

不料格林摆了摆手,将枪背在后面,离开了。

胡德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库里。

库里摆摆手示意不用管,然后就扛起了汽油,并叫胡德把电台给扛回去。

“嗯……劳碌命啊。”生活不易,胡德叹气。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