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二卷 挣扎
第三章 中弹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279  |  更新时间:2020-02-01 22:15:48 全文阅读

湖畔的一处小房屋里,值林人格林过着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不同的是他最近打了一只鹿,今天正在处理,打算做成肉干储存在冬天吃,这个时候的动物都在贴秋膘,肥瘦适中,是最好吃的时节,但对于值林人多久可以打一次猎、打多少,制度上都有着明确的规定,他这次做肉干,是为了圣诞节前后孙子来探望他能吃得上。

为了不影响公园的自然风貌,老人的屋子建在山林中,出了屋子可以俯览到浣珠湖的景色,浣珠湖名字的由来是有余大陆刚刚上浮的时候,在正中发现了一颗巨大的球状矿物,并且考古学家发现在湖的周围发现了人工开凿的痕迹,猜测这可能是古代人铸造用来祭祀神明的祭坛。并且日当正午阳光透过睡眠照射到那颗巨大的圆珠时,它会反射出令人心动神秘的蔚蓝色光芒,要比清澈的湖水更加炫目。

而为了保护这枚巨石,最终国家决定将它运输到首都斯戴玛的国博馆,用一个专门的展厅来展示这枚被称之为海神石的巨大矿物,像这样的矿物,在全国各地共发现了颜色各异的十颗,其中有三颗已经损坏碎裂,在学者们的复原下,最终被一同摆放在博物馆内供世人观赏。根据最新的考证发现,这十颗巨石跟亚特兰蒂斯所供奉的神明十指上所佩戴的戒指是同样的颜色,或许是寓意那位神明在保护着这里吧。

说回到老格林,他在几个月之前被巡林警通知最近最好不要经常出去走动,外面发生了严重的流感,公园已经封闭,如果有外人来到,一定要注意防护并且劝其返回。

格林得到通知后急急忙忙给自己的儿子打了电话,在得知儿子的平安后才勉强放心,但是老人还是反复唠唠叨叨他那个离异跟了妈妈的孙子,说自己这边也联系不上,叮嘱儿子一定要去看看他。格林先生很无奈,只得说前不久刚去看过,健康得能吃下一整头鹿。

“我这也没他们母子俩的联系方式,放心不下啊。”

“放心吧,等今年圣诞疫情控制住了,我们就一起去看你。先不说了,我这有个网络会议,再见。”

“诶……”

这一晃几个月,电话也没再响起来,但好在老伴去世了十几年,精神矍铄的老人也还算是习惯了寂寞。

莫玊和库里跟着那残留的血迹来到了小屋旁,屋子不大,勉强能住进四五人的样子,看到这样的外部陈设,库里算是稍稍心定。

“这好像是值林人的房子,看样子,人不多。”库里微微偏头小声的对莫玊说。

“听说值林人的脾气都挺怪的,他会不会二话不说先给我们一发霰弹?”莫玊调侃了一嘴。

库里笑道那可说不定。

咚咚咚。莫玊上前一步,礼貌的敲了敲门,有个人走了过了,似乎是准备开门。

门响了,格林放下割鹿刀从屋后站起,还没来得及擦手就穿过屋子前来开门,他本以为会是带来补给品的警察,结果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您好,我叫胡德。”门口俊朗的年轻人笑眯眯的,一副温驯的样子。

……

“后退!”库里怒吼一声拽住莫玊的衣领往一旁拉去。

一个巨大的行尸用手中的猎枪将门崩成了碎木。

无法消化的食物几乎将它的肚子涨破,口中仍残留着大块的血迹与碎肉,眼神空洞无物却还不曾停止咀嚼。

“他为什么会开枪?!”莫玊虽然躲过了大部分的子弹,但他的左臂还是被一颗弹丸击中,猩红的血如同毒蛇爬满整条手臂,库里掏出手枪情急之下连开三枪才打到了它的头部。

丧尸轰然倒下,奇怪的是,它的腹部仍在蠕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爬出来。

“能动吗?”库里将莫玊架起,尽量的拖动他往后退。

“东西,东西怎么办。”莫玊看着电台,他刚刚在敲门的时候将它们放在了房门旁的地上。

“到时候再回来取,走!”库里强横的拉着莫玊向远处离开。

……

看到老人双手的血迹,胡德满脸笑容的提起自己的弩,顶在了老人的额头上。

“你,你想干嘛!”格林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稍稍后退了些许,但胡德的弩依然寸步不离。

“我是个值林工,没有钱的,冷静……”不多时,格林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胡德觉得自己笑得有点僵硬了,就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努努嘴道:“血,哪弄的。”

“我在做卤肉干,正在那里处理肉……”格林磕磕巴巴的说。

胡德稍稍往里面看了一眼,又对着格林说道:“把门敞开,慢慢退后。”

然后他就这样宛如杀人魔一般,慢慢的顶着格林的额头,逐渐进入房间,另一只手掏出他的那把定制手枪,警戒着周围。

十几分钟后……

“嗨,误会误会,老爷子您别害怕,我是好人,只是这世道变了,也由不得我警惕一点你说是吧。”胡德又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

“你要是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格林看起来很生气。

“都是误会啊老爷子,我听我跟你讲现在外面真的很危险……啊!”胡德被老人举着猎枪赶了出来。

背着东西,胡德在门外依然尝试着跟老人家交涉,但结果收效甚微。

“给你好酒你都不要,会不会做生意啊。”小路上,胡德嘟嘟囔囔骂骂咧咧了半个钟头。

然后他听见了几点细碎的声响,若不是那边有几只鸟惊慌飞出,他可能都不会注意。

“难道是枪声?”他有点犯难,摸了摸自己上了膛的手枪和弩,还是有点心慌,就将背后背着的猎枪拿了出来填满子弹,做完这一切后,突然觉得自己也算是半个人型自走杀人机器了,便想着去凑凑热闹。又行进了不到半个小时,发现了莫玊和库里。

莫玊的肩膀处被一根衣带紧紧的绑住止血,但是仍有些许的血液从伤口渗出,新的红蛇蜿蜒过已经干涸的岩浆。

“莫玊?”胡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库里听到声响立马掏出了枪指向了胡德的方向,速度快到胡德想做出相同的动作都没有机会。

“自己人。”莫玊抬起右手将库里的手压了下去,他的汗不断地向下滴落,视线也开始有些模糊了起来。

“你怎么了?”胡德一时间没找到放弩的地方,便直接将它扔到地下跑了过去。

“他被枪打中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必须得赶紧取出弹丸缝合伤口,否则他会失血过多的。”

莫玊脸色还不算苍白,但他也感觉自己的力气正在流失,他有些虚弱的抬起头,看到又有了一点胡渣的胡德,心情突然好了不少,他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对胡德说:“还好,没有打到动脉。”

库里皱着眉头道:“我们刚刚一直在运动,你的体温在升高,最乐观估计你也已经失血有五百毫升以上,看你这个样子,如果再不赶紧处理伤口,你可能就会休克甚至死亡。”

莫玊却笑意更甚,哪怕额头的汗水已经将眉睫都打湿了。

“胡德,靠你了,救我……”说完,莫玊松了口气,身体却有些不由自主的向下瘫倒。

胡德想都没想直接一巴掌重重的摔在了莫玊的脸上,“NMD不能睡!”说完他把身上所有的东西往地上一泻,背起莫玊开始狂奔,“那个谁!拿上东西跟上我!前面有一个值林人,说不定能救他。”

库里听完眉头皱的更深道:“值林人,他就是被值林人变的丧尸打伤的。”

“少TM废话,是不是活人你胡德少爷心里会没数?”

莫玊在胡德的背后抬起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叹气道:“你打的好重啊。”

听到这句话胡德用自己的头重重的撞了一下胡德的脑壳道:“那要不我撞死你,苏胧我帮你养?放心肯定给你留个儿子,怎么样。”

“你在想屁吃。”莫玊萎靡的笑了起来。

“那就拜托你大爷的保持清醒。”

虽然胡德经常被维纳斯调侃成“那里不行”的“瘦弱男孩”,但其实那更多的是一种调侃,胡德身材高挑所以看起来比较纤细,但实际上也是身高接近一米九体重八十公斤左右的壮汉,在学校的体侧中也一直是优秀的水平。

但是背起体重同样接近八十公斤的莫玊,他跑了没十分钟,便感觉好像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在丛林中的行进要比在道路上困难的多,即便他们走的是值林人常年踩过的一条小径。

“让我休息一下,别担心,马上就到。”满头大汗的胡德小心翼翼的将莫玊放下,蹲在地上,右手掐着腰。

“我相信你。”莫玊靠在树边看着胡德的样子,有些感动。然后他打算闭目养神一小会,结果胡德冲到他的耳边大吼道保持清醒,他只得有些委屈的睁开眼睛示意自己没睡。

库里在两分钟后来到了两人的身边。

莫玊看着库里说:“能不能告诉他其实我没有这么虚弱,我可以自己走的。”

“不行,你已经有些失血过量了,运动还会加速体循环,我怕你会休克。”库里看着他然后对气喘吁吁的胡德说,“等会我来背他吧,你拿着东西在前面带路。”

胡德抬眼看看库里,眼神里有些不信任。

“你行吗?”

“别担心他,他可是正牌的退役特种兵。”

“我靠,那他刚刚你自己走?”

“我们刚刚可能在被某些东西追,他背着我可能都跑不掉。”

胡德点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然后他站起来问库里道:“你需要休息吗,如果不需要我们现在就出发。”

“可以。”

“东西给我。”

十五分钟后。

“……你……我TM……他们都能进去为什么我不行啊?我好歹背了他半路,至少让我进去喝口水吧?!”胡德蹲在门外,显得十分愤慨。

没有事做,他也知道在门口来回踱步,不时从小窗子往里面看。

……

“孩子啊,你这个情况得把伤口切开才能取出弹丸啊,没有麻醉,你能扛得住吗?”格林看着躺在床上的莫玊,有些担心。

“我怕死,所以应该能扛的住。”莫玊深呼吸着,带着三分笑意七分疲惫。

“呐,大口闷几下。”库里先递给他一壶酒,让他喝了两口,然后拿来两条毛巾,递过去一条。

“咬住。”他又说

说完他将那苦艾酒涂到毛巾上。

“忍住!”他一声暴喝将毛巾摁在了伤口上!

“我……”莫玊疼的几乎坐起,他死死咬住毛巾,那个操字愣是没能说出来。

库里又取出他的多功能刀开始消毒。

“胡德,你进来。”他朝门外喊道,转过头对着老值林工说道:“等会你和那个小伙子,一定要摁住他。”

莫玊的腿被绑起来防止乱蹬,刀已经被消毒完毕,胡德和格林也已严阵以待。

库里深吸一口气,将刀缓缓割下。

躯体仿佛发出垂死的挣扎般开始抗拒,沉闷的吼叫在并不宽阔的房间内不断地回荡。莫玊感觉自己的一口钢牙都要咬碎,他竭尽全力的想保持冷静不作出应激的动作,但身体始终在悲哀的战栗着。

“放松!不要绷紧肌肉,否则弹丸取不出来!”这里没有镊子,库里只能用小刀一点点的将弹丸拨出。

胡德少见的露出了认真的神情,不断的在莫玊耳边重复着撑住之类的话语。

可言语和文字又能有什么力量呢?

徒惹人笑尔。

当库里终于将弹丸拨出,登时鲜血漫溢而出。

“压住止血!”库里向胡德发出命令。

胡德拼尽全力的按压库里要求的部位,只觉得好像力气再大一分莫玊就会骨折。

库里取出急救箱中的喷雾降低莫玊手臂的局部温度,然后取出缝合针,开始缝合。

莫玊的嘶吼声逐渐减小了下来,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其实整个手术的过程不过十几分钟,但紧绷神经的每个人都觉得无比漫长。

“结束了。”胡德轻轻的拍了拍莫玊右手的肩膀。

库里坐在床边,看着脸上不知是否有泪水的、被浸湿的脸,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今天的。”

“谢谢您警长,我欠你一个人情。”莫玊觉得自己应该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抬眼看他,然后终于慢慢的晕睡过去。

库里微微点点头:“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莫玊已经睡了过去,库里站起身发现胡德站在门口,他望着库里,示意借一步说话。于是库里就随胡德来到了室外,室外的天地仍是一如既往的祥和,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已经被时间抹除。

“你们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