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十八章 分别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20-01-29 02:09:42 全文阅读

胡德来到天台,却爬到了屋檐上,双手交叉在脑后躺在那里,看着星空。

莫玊也来天台上坐着,发现了略显深沉的胡德,便对他笑道:“今日好安静,都不像你了。”

“没有人的时候,我一直是这样的。”胡德保持着那个姿势。

“难道不是去找人说话吗?骗鬼呢?”莫玊太了解他了。

“……人生都这么艰难了,配合我深沉一下不行吗?”胡德头拱地撑起自己的上半身,看向莫玊并白了他一眼。

“不过这样的你还确实挺少见的,到底怎么了?”

“惴惴不安。”

“你还会有这种时候,确实是少见。没关系的,安娜现在不会获得那种近似于预知的力量了吗。她既然都没有反对说明这件事说明没太大危险的。”

“她?越来越不正常了。”

“哈哈,感觉有点神棍,但我觉得这是种天赋,只要他能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好,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我讨厌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哈利路亚。”莫玊微笑的调侃。

胡德望着天,沉默了许久,忽而轻声的说:“若你们真的这么决定了,我就得离开了。”

莫玊听到这话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皱起眉头道:“你就这么信任自己的第六感?那天在胡德庄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有啊。”胡德淡然。

“你骗我。”莫玊凝眉。

“信不信由你。”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态度可能就是胡德的本性吧。

“那你能说一下这么做的原因吗?还是说你有自信可以一个人活下去。”

“你救不了所有人,莫玊。只有一个人才最有可能活下去,你以为现在这十五个人,有几个能活到最后?”

“那你干嘛要过来?”

“……我,还有想见的人。”

“那干嘛走?”

“我不想见她死。”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莫玊感觉胡德一定在隐瞒着什么,他愤怒了。

“是你不想知道的东西。何必这么纠结呢?”胡德的声音还是没有出现变化。

莫玊站起来的手狠狠往下狠狠一指:“现在这个世道,任何不知道的信息都可能决定我们的生死。”他很愤怒。

他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惊动楼下的人。苏胧和爱尔跑上来查看情况。

“怎么吵起来了?”苏胧关切道。

“你男朋友‘那两天’来了。”胡德揶揄道。

莫玊脸色并不太好看,转过身来看着两个姑娘,走过去抱了抱苏胧,就离开了。

“发生什么了?”爱尔问道。

“你不想在世界毁灭之前赶紧谈个恋爱吗?要是我的话我会这么做哦。”胡德坏笑道。

“正经点,到底说了什么?”

胡德叹气一声道:“每个人都这么问,有意思没意思?”然后人爱尔再怎么问,他也不肯说话了。

晚上,安娜突然找到爱尔说她觉得搬迁过去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爱尔问她是否又得到了感知,安娜点头。

“你怎么不早一点说。在公投的时候。”爱而有些头疼,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好更改了。

“它是突然出现的……我在清点物品的时候。”安娜歉然道。

“事到如今民意已经产生,也不能再更改了。”爱尔忧心忡忡道。

……

“胡德换到的物资里还有磨刀石,很不错,我本来还怕会把刀给砍钝了。”羽村在守夜的时候兴致勃勃的在给刀保养。

“那磨刀石是用来磨斧头的吧?你这么磨不会出问题吗?”崔圣智问。

“问题总会出一点的,但是有就不错了,哪能那么挑。”羽村小心的磨着刀。磨刀石的目数不同则适配性便大不相同,所以力度和磨的次数变都需要探究,羽村这个玩刀专家也需要小心尝试。

“你觉得我们这次搬家会不会出问题?”崔圣智问。

“我觉得——会。”

“是不是安娜跟你说的?”

“不是,她要是说了她自己为什么赞成,只是我的直觉。”

“听说你们日本武士在练习的时候会专门培养直觉,就像蒙着眼睛有个人拿着竹刀来后面砍你。是不是真的?”崔圣智来了兴趣。

“大概……类似吧,其实我觉得那是用来锻炼身体的感知力的,让人不局限于眼睛来观察敌人。”

“你能做到吗?”

“可以啊……”

“嘿矣!诶?还真能闪过去?”

“幼稚不幼稚……”

……

两天之后,大箱小箱的都装上了货车,十五个人都上了车,不过因为座位不够,莫玊很委屈的蹲在了卡车车厢里很行李在一起。

浩浩汤汤四辆车同时开拔,这样的情况在这个时候算是少见的了。

库里警长非常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给他们分配了三栋房子,都是紧挨着的。

打开门,房间都还算整洁,只是没有打扫,一股淡淡的灰尘味。

地方变得宽敞起来,每个人的幸福指数也就提升了不少。

库里并没有难为情的告诉大家,这里提供水食物和住所并提供保护,但是每个人都需要干活,从事生产或其他的什么,所以他希望听听新来的年轻人们都有哪些能力,他好分配工作。

大家都是古兰德的高材生,大部分人都已经被名校特招了,放在乡下小镇自然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每个人的简历都看得库里眼睛发光。

“你是莫团长的儿子?”库里问莫玊,“我服役的时候曾经差一点就进入了特战队。”

“那您很厉害啊。”莫玊笑道。

库里有些赧颜道:“还不是没进去吗,那年要是多招一个,我就进去了。不过后来进入了地龙特种部队服役。”然后他愣了愣,想到莫玊并不在莫均身边,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他还是试着问道:“莫团长,现在怎么样了?”

莫玊神态自若道:“不知道,他带兵打仗去了,现在通讯也连接不上,不过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

库里心中稍定,又问道:“他怎么不来救你?”

“来过,但是带不了那么多人走,我不想独活,便留下来了。”

库里伸出大拇指称赞莫玊不亏是莫团长的儿子。

后来选定的,莫玊、羽村、欧米茄、伊万、胡德、斯考特、徐楚加入到警备队,崔圣智、安娜、爱尔柏塔、艾米丽、安德鲁去政务厅处理事务,维纳斯作为苏胧的副手去医院,莫罕负责小镇内的监控。

众人没有异议,夜晚,等到东西都搬进去,基本整理好之后。胡德驾驶着自己的跑车离开了。

他还一并带走了一把弩五十发弩箭,一把斧子和一个撬棍,还有几百发的手枪和霰弹枪子弹,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随后在大家都发现这件事之后莫玊向大家公开了两天前他和胡德的谈话内容,众人都很沉默。

但是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日子都很平稳,莫玊没必要再带着队员们离开安全区去外面搜集食物,乡下有农田有牲畜,甚至还有面包,虽然种类不像正常时候那么的多样,但的的确确比在莫玊家的时候要好上了不少,余下了不少的罐头和速食,爱尔说将它们放在车里,并且放一些弹药和枪支,以备不时之需。

在莫玊的建议下,小镇构建出了防御工事,在通往小镇的路口出建起了一座大门,在周围还摆放了沙袋几乎围着小镇一圈,警署里扩编之后二十多个人,也足足干了将近两个月,现在已经是快九月的入秋时节了。

“看着这连绵的沙袋,我感觉我们都要挖空一座山了。”欧米茄说,经过两个月,他感觉自己强壮了不少。

“说实话,我感觉警长是真的信任莫玊,之前那么热的天,妈的从早干到晚,一般人是真的受不了。”斯考特虽然觉得自己不会更黑一些了,但被晒的还是好热。

总算做完可以闲下来了,今天网上有篝火晚会,作为防御工事初步完成的庆功宴。

据库里说,其实他早就想办一个活动,来帮助大家稳定情绪,但那个时候大家都刚刚失去亲人经历动 乱,怕过犹不及,如今两三个月了,终于可以扫一扫大家心里的阴霾了。

那一天,几百个人上街,点燃炭火唱歌跳舞,吃着烧烤和面包,甚至还有啤酒!莫玊拿出一瓶从家里带出来父亲珍藏的白兰地,与一起逃出来的朋友们聚餐,特别邀请了库里警长,警长说不能多喝,就算有防御工事也不能掉以轻心,只是喝了两杯,但在交谈的过程中大家发现库里并不想平时工作中那么严肃认真,反而十分开朗健谈,所以一来一去,就跟大家都成了朋友。

……

一场夏天下了很多场雨,世界的神采越来越黯淡了,可是好像大家依然毫无察觉,虽然那色调失去的不算太多,刚刚入秋的幸存者营地下午的阳光依旧很温暖,就像是老照片的颜色。

莫玊站在小镇最高的地方,负面情绪常常忽然间就窜上心头让他极不安生。

胡德在莫玊家别墅群的山顶,坐在那个富豪的家里,海天一色的场景夹杂着如同流金的残阳,美得让人心弦欲动。他喝着莫玊没能带过去的好酒,看着窗外的景色。

一条长出巨翼的鲸鱼自深渊飞上了天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