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回忆录
梅尔文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19-08-17 14:15:00 全文阅读

我是梅尔文,古兰德,最好的学生。

我在七岁那年出了车祸,医生说我患上了情感缺失的症状,具体症状表现为同理心和情绪波动的丧失,但还保留着道德感,也就是说我不是一个反

社会人格者。

从那时起我对大脑开始变得有兴趣起来,虽然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没必要治好自己。

这样似乎会失去很多的乐趣,父母带我去游乐园,我感觉我与人声鼎沸的场所格格不入,我不懂他们为什么快乐为什么哭闹,父母脸上的笑容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僵硬,因为我始终冷的跟一块冰一样。

我无法体会常人的喜怒哀乐,虽然我的记忆中仍然存在过往的那些记忆,但也逐渐变得无法理解。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强大,也不会因为他们为一些愚蠢的事发笑而感到高人一等,相反,我感觉我有些无助,算不上难过,因为难过和快乐我早就失去看,我天生对所有目力能及的东西感到好奇,所以其实我很渴望体验那种感觉。

真正的体验,而不是应承的做出表情。

是的,我学会逐渐伪装,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冷漠,我尝试用科学来解释行为,并强制性的让自己根据那些行为作出反应,我甚至在看恐怖片的时候还要慢半拍的叫出声,幸好黑色的影厅里没人看得清我面无表情的脸,要不然还真是……挺尴尬的。

但是逐渐的逐渐的,随着年级的增长,周围人的感情变得愈发细腻,我开始疲于应付,最终我还是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怪人。

我开始变得很安静,可能富有逻辑性的东西更加适合我。

后来……陨石坠落下来了,我窜进了实验室,渴望破解它的秘密,所有伟大科学家的天才或研究成果在年轻时就已经初见端倪。

但是我没有标本,我便偷偷的去到海里,发现陨石落下的地方升腾起了无数气泡,就像——泡腾片一样。

我带了海水样本回去,虽然经过提纯等等一系列工序,我仍然无法发现它。

直到那一天。

我并没有发现一种新物质的兴奋,宛如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看着旁边激动的快要跳起来的安德鲁老师,心想可能是该找个地方修一下自己的大脑了。

但是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物质的逐渐膨胀,那些患病者越来越怪异。物质在变化,这是影响他们变化的原因,我尝试研究,却发现那些规则我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甚至能无中生有的生成物质,依托于此来产生新的变化,甚至有的变化彼此克制互相杀戮。

它似乎存在着所有的属性,颠覆了一切的规则。

我只能将其称之为神之伟力,为了证明它已不具备传染性,我喝下了一部分样本,然后我发现,它们变化的比例似乎并非百分之百,我猜测没有变化的那一部分会成为‘解药’,正巧,之前来看我的那三个姑娘有两个晕倒在了楼梯口,已经被感染了,随时有可能会变成丧尸,我偷取了她们的一些血液。

我的猜想极有可能正确,它们发生了不知名的反应。

之后……我喝下了那些血,那一夜我满头大汗,我的骨骼与血肉似乎都在被其啃食,我几次差点晕了过去,但我怀疑我晕过去后就会变成……那种东西,所以我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有一种……冲动,我是一个情感缺失的人,但它依然会让我偶然有情感上的变化,这应该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了。之后我又针对它做了一系列的研究,变成了我在临死前告诉莫玊的那些信息。

之后我坐在实验室内,将所有有用的药品聚合在一起,制造了一场爆炸。

在爆炸结束后,我从废墟中站了起来,很疼,全都是焦黑的烂肉,但是我感觉自己恢复的很快。

我走进丧尸之中,他们不会攻击我,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我可以掌控他们,我可以让他们去攻击特定的目标,或者远离,这有规律可寻,我练习了一会,便非常熟练的掌握了,但这种力量出现的原由,我依然无法理解,无法控制。

我冥冥中觉得,我应该是变成了和丧尸一样的东西,但我可能更高级。

然后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有一个男人来了,他在夏天还穿着一件破烂的风衣,眼中满是鲜红。

他似乎想杀我,我无法抵抗,三拳两脚便被他打倒在地至于吐血,我的力量好像有所提升,但在他的面前完全不够看。

我拼命的操控几具行尸攻击他,似乎他不能操控丧尸,或者说操控能力比我弱,我借机跑掉了。

在宿舍区,我看到了他们逃生用的绳索,想起之前站在实验楼观察的时候他们没有带衣服,我怕他们还会回来,便把它烧掉了。

我也不知道如何做到的,我本是想爬上去把它解开丢下去,我想这样他们就会知道有异样了,但我只是拽了它几下,它便燃烧了起来,我想这就是那些物质给我的超越科学的力量。

怪力乱神的权能。

做完这件事,我休息了一下,回去找那个男人,我以为我可以烧的死他。

但是我错了、落败了,还被他钉在了墙上,我想尽量的拖住他,直到莫玊他们再次回来,我想提醒他们,世界已经变了,有些人已经变成了恶魔的走狗。

所幸他们来的没有太晚,我只是被挂了半个小时,期间我一直在聊天,那个男人保存着一些神志,但我可以感觉得到他在极力克制,也就是说他在逐渐失去这些东西。

莫玊应该是看到那条痕迹,回了头,我也用尽最后力气操纵一只行尸去撞向他们,驱策他们离开。

之后,我就被捏断了脖子,这下应该是彻底死了。

我丧失了情感,但总归是个好人。

“创伤就像是沙砾,而绝望则是由这些沙砾堆砌成的沙丘。”

我并不是感觉到了绝望,我只是在提醒莫玊。

而我的决定,只不过是最优选择罢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