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十章 骑将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082  |  更新时间:2020-01-29 00:33:43 全文阅读

在确定爱尔柏塔担任总指挥后,她宣布暂时休会,因为也到饭点了,所以让大家先去吃饭。自己则坐进书房草拟各方面的负责人。

小商店里是没有蔬菜的,所以一众人只好就着速食凑活了一顿。

崔圣智问安娜他们这一次带回来的食物可以撑多久,安娜的回答是按照当量大致可以吃两天左右。

“我们搬了半个钟头结果只能吃两天?”胡德恰好在旁,听到这话十分愤慨,然后拿起面包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们现在有15个人了,还有不少是彪形大汉。”崔圣智分析道。

“也就三个。”

“但是你要知道在外面来回跑的人能量消耗大吃的也多,而且你看看他们三个,一个都能顶三个我,能吃两天很不错了。”

听完这话,安娜口中的彪形大汉们放下手头的吃食,有点尴尬的样子。

安娜有点不好意思,便摆摆手道:“哎呀没关系,你们要吃饱,还有很多任务需要你们呢,不用省,食物总会有的。”

莫玊正在解决一块巧克力,看到他们在讨论着什么便走过去想凑个热闹。

“还是人多有活力一些,要是一个人在这时环境生活,可能会疯的。”他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所以便随意挑了一个话头。

“淦,我宁愿一个人。”胡德听了这话想骂娘。

“怎么了,突然这么说。”莫玊很奇怪。

崔圣智抿抿嘴:“咱们今天上午拿到的吃食只能撑两天,可能还不到,老这么往外跑太危险了。”

“那咱们自己种一点?”莫玊想到自己家周围很大,完全可以把自己老爹规划的那些景观植被给砍掉。

“中国人的务农情结?听说你们能把任何生存游戏玩成种田游戏。”胡德翻着白眼揶揄道。

“是个办法,但植物的能量太低了,而且要成熟还是季节性的,最最重要的是咱们没人会,没有工具也没有种子。”崔圣智分析了一下还是否定了提案。

莫玊犹不死心道:“我记得胡德家的庄园在乡下,地广人稀,装备还都是现成的,甚至还有猪。”他想起了胡德的爷爷老 胡德那堪称一绝的烤乳猪。

胡德想到了自己家里的血迹:“……不行!”

“为什么?你家比我家大上不少而且还有完备的补给。如果你出来的时候有点‘杂乱’,我们可以先去收拾一下。”莫玊说。崔圣智也看了过来。

胡德的眼神晦暗不明,幸好这时候爱尔走了出来对着大家道:“都吃完了吧?现在接着开会了。”

胡德瞥了莫玊一眼,转身离开了。

“他怎么这么奇怪?”崔圣智疑惑道。

“可能是……他家里人都死在那里了吧,要不然他也未必会过来,你说对吧。”

“天气不算太热,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暴露在空气下也不会发臭,我们还是可以过去的。”崔圣智仿佛突然丧失了感性思考能力。

“不是这个问题……回廊一寸相思地啊,明白不?”

“我是觉得他不像是那种多情长恨类型的人,而且,如果你明白为什么还这么问。”

“我是在试探,我感觉他最近心情挺不错的……唉,有些东西,可能失去了才知道重要吧。”

“就像卫生纸好像一点都不重要,但是一旦要是没有了人可能会发疯。”安娜走到两人身边,对着他们说,“家里的卫生纸也没有了,玊君。”

“你不要学羽村说话好不好,那是日本人的口语用法。”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下午我会尽量多带一些回来的。”

“不,我的意思是你既然都知道他们家的人可能死在了自家庄园里,还这样反复的刺激他,不太好。”

莫玊沉默了一下,点头道:“我也是为了大家的生活环境……这次是我失言了,之后会去跟他道歉的。”

安娜点点头,离开了。

“没想到安娜酱虽然平时看起来挺腼腆的,但却意外的坚持底线呢。”崔圣智感叹道。

“我怎么感觉你说话的方式也开始日系了……不过外柔内刚确实符合儒家思想,怪不得羽村喜欢她。”莫玊说着,向开会的地方走去。

“儒家不是中国的吗……”崔圣智嘟囔一下,脚上却也不慢。

人都到齐了,爱尔便直接开始说了起来。

“下面开始分配工作。圣智,你负责对外行动的策划,还有各项突发情况的分析工作,如果以后需要与其他幸存者集体打交道的话,再兼任外交。”

“哈哈,听起来很忙呢。”崔圣智点点头,笑着回答道。

“苏胧,你负责医护处理。”

“好。”

“安娜,你负责后勤统筹与管理。”

“嗯。”

“伊万,你负责防御工事的设计与施工这一块,要应对可能会出现的丧尸进化的情况。”

“明白。”

“欧米茄你负责汽车修理改装,添加防御工事,防御部件具体如何听伊万的。”

“啊?我不会汽修啊。”

“学!”爱尔好像对这个平日里喜欢跟她死缠烂打的肌肉猛男没什么好感。

“……我努力。”

“必须可以,载具安全关系到我们的性命。莫罕,你负责电路方面的维护与改造。”

“我真不是电工……不过也勉强可以……”后面那句话是被爱尔瞪了一眼之后加上的。

“维纳斯,艾米丽。你们两个负责住宅周围的警戒。”

艾米丽小心翼翼的答应了,维纳斯却对着爱尔说:“我想出外勤。”

全场侧目,大家都没想到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琴房里柔柔弱弱的维纳斯居然想要出外勤。

胡德偷偷竖了个大拇指道:“猛男。”

维纳斯白了他一眼叫他滚蛋,接着说:“这里又没什么人,周围又都是树木,外面还有围墙,警戒这样的工作太无聊了。”

“出外勤可是很危险的。”爱尔提醒道。

“没关系,我学过女子防狼术。”

“那玩意对僵尸可一点都不好使。”胡德总是嬉皮笑脸,完全看不吃刚刚脸色沉混的样子。

“但是可以踢爆你的蛋。”维纳斯挑衅道。

“切,好男不跟女斗——这可是中国的老话。”胡德中国通再次上线了。

爱尔示意他们不要再闹了,看了看手上的名单,对着莫玊道:“那么就莫玊、羽村、胡德、徐楚、斯考特再加一个维纳斯,你们为常务外勤人员。”

胡德做了个唐朝的抱手礼,说了声:“诺!”

莫玊感觉自己简直没眼看,但还是提醒道:“手反了。”

胡德充耳不闻。

“虽然分配完了,但大家也能听的出来,其实很多工作是一个人难以完成的,所以以上的职务其实是每个人的‘第一优先级’,也就是说,在有需要负责的重要任务时,那个方面的负责人需要站出来承担该方面的衣物,并提供专业意见和指导。因为人手不够,当自己手里没有特别重要的工作时,便要去其他人那里帮忙,有什么意见吗?”

“请问我做什么?”安德鲁老师站起来问道。

“会做子弹吗?”胡德抬起头满脸天真地插嘴道。

“……那个应该需要专业设备的,理论倒是不难。”安德鲁思考了一下,很认真地回答道。

“老师,你算是长辈,平时就给我们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吧。”爱尔很客气。

“这不行,现在这个环境有人吃闲饭的话一定会被唾弃的,我可不想那样啊。”安德鲁微笑道,他年纪也不算大,虽然头发稀疏但还是挺秀气的。

“那您就搞点炸药吧。”爱儿见如此,便不再客气了。

安德鲁:“……”

胡德在安德鲁的边上,差点笑出了声。

安德鲁摸了摸自己所剩不多的棕色头发,说:“如果是简单的用化学药品反应爆炸,这个我可以做得到,但是那种军工级别的炸药,这个跟我的专业不对口,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莫玊看了看安德鲁鼻子上的眼睛,微微摇头,只道出不了外勤。

爱尔这下有点犯难,想了一会说:“那就当专职机动人员吧,哪有问题往哪赶。”

安德鲁觉得也只能如此,就点了点头。

人员分配完后,爱尔说每个人的任务会稍后布置下去,示意外勤人员和崔圣智跟着她来到饭厅开作战会议。

胡德双手插兜,喃喃道天天开会之类的词。

一席人围着莫玊家的桌子坐下,要不是桌子是长条状的还真有那么点圆桌骑士的味道。

“莫玊,你来担任现场指挥可以吗?”爱尔问到。

“打丧尸不用指挥官吧……”莫玊微微抬了下眉毛说。

“今天下午你们的任务是找衣服,找枪,找石油。食物的话至少这两天不着急。”

“石油必须要,两辆车马上就没油了。”崔圣智强调。

“这个简单,在路上找两个没爆的车偷一点就行。”莫玊道。

“从车里偷油要工具的,而且现在的车油箱都有隔离网,管子伸不进去了。”胡德说。

“你怎么会懂这个啊……”徐楚感觉莫名其妙。

“呃……这个……小时候,曾偶然了解过一下。”

“老干些恶心人的事,真是浪费了这幅好皮囊。”维纳斯很喜欢挖苦胡德。

爱尔拍拍手道:“能不能别一凑起来就开始家长里短,早点讲完早点散会,胡德你少说点话。”

“我淦!这次的话题跑偏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而且我明明是提出了建设性意见的。”胡德感觉很难受。

“就我们需要的物资来看,都是比较重要的战略资源,所以说你们有可能会对上其他的幸存者。而这样的情况下,我需要一个外勤小队长。”爱尔对莫玊说道。

“让羽村来吧,他很厉害,还是部长有管理经验。”莫玊推辞。

“你不能总想着逃避责任啊,战场是你家的好不好,我这拿刀冲上去不就是送吗。”羽村觉得很头疼,莫玊怎么变得这么畏畏缩缩的了。

“要不然我来。”胡德故作深沉用双手撑住下巴低头沉默了五秒后抬起头目光如电的说。

不得不感叹,他深邃的眼眶、高挺的鼻梁还有那锋锐的嘴唇,正经起来还真是很好看的。

可惜是个变态。

维纳斯呵了一下,对他说:“你来当队长外勤小队一天就报销了。”

“那大家都不愿当,只好让……”爱尔求助似的看向徐楚。

“哈?我不可能的好吧。”徐楚感觉到极大威胁,他觉得这个小队除了他自己他谁也管不动。

“我淦!本猛男毛遂自荐——这也是中国的语谚,你们怎么能视而不见?”

“啧,一句话三个变调还真是辛苦你了。”维纳斯又抓住机会嘲讽了他一波。

“甚至还单压了。”崔圣智揶揄道。

“很有rap天赋。”黑人斯考特似乎蠢蠢欲动想要与之一较高下。

“其实没有语谚这个说法,只是个成语。”莫玊说。

“……又跑偏了!正经点。”爱尔好像有点生气了。“这次的任务就是去拿到这三种东西,由莫玊指挥,不可以拒绝,剩下的具体安排你们听他指挥就好,散会!莫玊你留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待到众人散去,莫玊问。

“苏胧的父母……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爱尔沉默了一下,沉重的说道。

“你们那天不是向父母报了平安?”

“她没有打通。”

“……这种事,她怎么不告诉我。”

“她是坚强的姑娘,其实不只是她,很多人的父母可能都……”爱尔摇摇头。

“那该怎么办?”

“她是你女朋友,你居然问我?”

“这……我也不知道啊。”

“你自己看着办吧!”爱尔似乎有点生气,转身走了,在离开之前,有突然回头道:“等你宽慰好她后告诉我,我好需要她来做其他人心理疏导。”

“这也太残忍了吧?”莫玊皱着眉头。

“如果世界对我们温柔点,我也不想!下午的任务不许搞砸了,你也不许在用借口逃避责任了,一个大老爷们天天偷偷自怨自艾你觉得像你自己吗?就这样,再见。”

莫玊疑惑她是怎么知道,但想到自己手头的事长叹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