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七章 绝望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388  |  更新时间:2020-01-28 23:43:50 全文阅读

“这次你就别去了、别去了!你昨晚喝多了,容易出危险!。”羽村抱着头拎着刀想往外走,莫玊在旁边拉住他使劲的劝。

“没事,不太要紧的。”羽村的语气听着很正常,如果他不是一只手抱着脑袋的话应该会更有说服力。

最终一群人好说歹说,总算是把让他留下来了。

然后年轻力壮的男孩子们聚在一起开始探讨行动计划,胡德一拍脑门说这个行动的代号就叫“画布”,分成两组行动,伊万和他自己,莫玊跟崔圣智。

崔圣智拒绝了这个脑残的计划,并说明变异了的同学有很多,但他们人就四个,所以应该始终保持紧凑队形不能分头行动,胡德想开自己骚粉色跑车的提案也被一并拒绝,理由是,救援应该开容量大的车,因为可能到时候救出来的不止梅尔文一个,还可能有其他的同学,并且莫玊家已经没什么食物了,到时候有空的地方应该第一时间搬上食物,这样一来开跑车实在太不划算。

莫玊露出疑惑的表情说自己家的仓库应该还是满的啊?

“你家除了酒啥都缺。”胡德看上去丝毫没有被四面楚歌的环境影响心情,大笑道。

十分钟后大致确定了最终救援计划,胡德开羽村的桥车,伊万开自己的那台劲霸卡车,在救出梅尔文之后搬空沿路的商店。

莫玊本想给胡德递一把NE87,但是胡德拒绝了,走到自己的车里掏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两把长筒猎枪和四十发十二号通用霰弹枪弹药,还有几盒小口径子弹,应该是他昨天那把装饰的绚丽非凡的手枪用子弹。

“你家的文化传承……这么暴躁?”莫玊看着那黑黝黝的枪管,感觉肯定很带劲。

“其实是我比较暴躁啦~可惜没什么弹药了,因为城市禁枪这玩意也比较难搞。”胡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猎枪,看起来像个牛仔。

“地下黑市搞到的?”崔圣智看了看自己手里口径不到五毫米的NE步枪,越看越觉得这玩意是真的娘炮。

“我爷爷有持枪许可证,因为住乡下,有狩猎资格,本来是不让带出来的,不过现在这情况……是吧,也无所谓了。”

“给我一把。”崔圣智感觉自己应该玩点男人的玩具。

“后坐力很大的,还是给伊万吧。”胡德拒绝了他,只剩崔圣智拿着NE87在风中独自伤心。

几人出发上车,一路上还算通畅,偶有车辆撞在路边,其余的也并不是什么狼烟残照的末世景象,但他们看不到在城市的中心部分,拥有武装力量的警察与特警反而用枪将墙壁扫的千疮百孔,被引爆的车辆和电器熊熊燃烧,沥青得路面上裂纹密布。但是被变异感染的患者实在太多了,他们终究难以抵抗,在上层的授意下,据守要冲,等待支援。

“其实我本来打算这两天不来学校了,结果这倒好,都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了。”莫玊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景物,心情也说不上是好是坏。

“这不就是令人感动的同学情谊吗?不抛弃不放弃,拥有一个小说男主角的气质啊。”胡德似乎永远没个正形,但是很奇怪,每次听他插科打诨确实会让人感觉放松一些。

可能是他也有过认真的时刻吧,所以在他说一件事不认真的时候,别人还是会觉得问题终究不太大。

莫玊从后视镜中看到那辆卡车,崔圣智在跟伊万聊着天。他自嘲的笑笑,说:“不抛弃不放弃吗?可惜并不是这样,我昨天去救崔圣智的时候,羽村听到了活人的声音,可是我没选择救他们。”

“先去救朋友没有错啊,这叫情谊为先、义薄云天,堪比关羽啊。不是我说,你呀,不要什么事都太往心里去,特别是这种时候,得没心没肺一点,要不然会把自己逼疯的。”胡德开始卖弄起了自己的中国知识。

“麻木不仁不是件可以被拿出来称赞的事。”莫玊还是在钻牛角尖。

“你这就显得很矫情了,做了就做了,有啥可后悔的,大不了咱们今天再去救,而且——你也救不了所有人,你还不清楚人力有穷时的道理?没必要愧疚,你们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是这个理了,命不好怨不得别人的。实在不行,这种事以后我来做。”胡德中国通的劝导可以说是非常的厉害了,可能大部分国人也就不过如此。

莫玊看着他绞尽脑汁想词的样子,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但又想到了胡德亲手……便保持着沉默。

实验楼平时去的人就并不多,所以并没有什么感染者。空旷的长廊很幽静,长廊尽头的光因为距离太远而显得并不鲜明。莫玊四人将子弹上膛,逐渐的往上走去。

太过安静,让人感觉十分压抑,有时不知从何处发出的细碎声响都会绷紧他们的神经,一直走到了实验楼的最顶楼(虽然也不过是第四层)的时候,看到了一排用柜子所做的路障,有两个病患被堵在外面。

两声轻微的枪响,它们倒地了,莫玊想到自己已经用光了一个弹夹,有些心疼。

胡德见危机解除,便走到路障前喊梅尔文的名字。

来移动路障的是一个老师,胡德也认识,是个亚特兰蒂斯高校联盟下属学院毕业的一个年轻的博士,还不到三十岁头发已经掉了一半了,姓安德鲁。

安德鲁撇撇头示意他们进来,四人便鱼贯而入。

“你们果然还是会来的。”一走进房间,梅尔文便发话了。

胡德先对着后面说了一句:“我就说他会在这里吧。”然后扬起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问道:“同学情,感动不感动?”

然而梅尔文没有理他,看着他身后的莫玊,微笑道:“你这次的测试为何只考到了第七,陨石让你心烦意乱了吗?”

莫玊点点头,并未避讳。

“那你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吗?”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穿着白色的大褂,双手交叠在小腹前。他不算高,也不算英俊,但只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动作,便有很强大的气场——自信的气场。

莫玊摇头道:“连顶级科学家都不明白,我要怎么去了解?”

梅尔文缓缓踱步,抬起一根,对莫玊说:“在大概一周前,我用学校内的光学显微镜勉强观测到了存在于水中的样本信息,那时我发现他们的活动力已经渐弱了很多,并且体积在不断的膨胀,而它们的基因性状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这代表了什么?”莫玊已然对微观生物学十窍通了九窍,便详细询问道。

梅尔文摊手,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顾自说道:“但是它们已不具备传染力、超流状态,和那种类似于——辐射的能力,就像是一个孩子长成了一个胖子,很多的孔它钻不过去了。”

营救小组的四个人对微观方面都不大了解,只能求知若渴的等着梅尔文接着往下说。

“但是它还在不断的变化,而且是在分化,就像干细胞一样。”

“如果它不具有感染姓,那它的分化就没有意义,这不科学。”崔圣智提出了疑问。

梅尔文点头表示赞同,他说:“没错,的确不科学,但是这个陨石的出现,这种不知道该被怎么划分的物质,它从头开始就不科学”

“你怎么证明他没有传染性?”莫玊对此表示疑虑。

“这样各位绅士,咱们先上车,回去慢慢说?”胡德油腔滑调的提议道。

但梅尔文的下一句话就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枪支。

“因为我把它打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淦,猛男。”胡德往后一缩,虽然看起来很紧张,但还是不忘揶揄一番。

梅尔文双手虚按了一下,表示不用紧张。

“我之前已经用过血液来进行实验,但是它们跟我的血液不起反应,反而还被白细胞消灭了,所以我把它注射到自己的体内进行二次实验,依然并没有什么问题。”

“没事就最好了,咱们赶紧走吧。”胡德长吁口气,接着招呼道。

梅尔文摇摇头道:“你们听我把话说完,我觉得这对你们会是很重要的消息。”

胡德还想插嘴但是被莫玊抬手制止了。

“我通过提纯单位体积内的水,然后,进行计算,得出的结论是在单位体积内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奇异物质进行了膨胀和分化,其余的百分之二十我观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流感症状在几星期前就已经停止感染新患者了,所以我估计,它们也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变异,但是具体是怎样的,我无法猜测。”

“说说重点吧,他们的变异是什么样子的。”莫玊认为梅尔文一定有了一些发现,否则不会在这里絮絮叨叨,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具体如何,我不知道,它们的变化规则我无法理解。但是昨天我在窗台这边看了一下午……你不觉得这些患病了的人十分低能吗?”梅尔文依然没有直说,而是抛出了疑问。

“没错,的确如此,他们只会对人形的物体发动攻击。”莫玊昨天在古兰德七进七出,自然也发现了一些规律。

“没错,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变了……其实不是,在下午你们走后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有所改变。之前这些东西只会见人就咬,咬的位置也相当的随机,而到了七点钟左右,它们就知道如何攻击薄弱部位了,在晚上,一些人打算趁夜色逃出去,但那时候这东西已经开始对声音很敏感了,并且应该一定程度上被增强了嗅觉。”

“它们在进化?”

“目前来看其实更像是返祖。不过按照他们一开始的表现来说还是没错的,算是在进化,不过不是所有,或者说它们的进化速度有快有慢。”

莫玊表情严峻了起来,“这下有麻烦了”。

“它们现在已经可以被叫做丧尸了,我看到很多人的血已经基本凝固,依然在行动。而且,按照这个变异的速度,可能再过两个月你们就能看到在天上飞的鲸鱼了。”

“它还能感染其他生物?”

“不知道,只是不想让你们太难过所以开了一个玩笑。”

“……”

“在实验室隔壁的房间里,有一个女孩,还活着,很正常,你们把她和老师带走吧。”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梅尔文将其打破。

“你不和我们走?”莫玊眉头一皱,不明所以。

“不了,按照我的推算,这种情况是没有机会活下来的,我知道你们来救我的原因……我会很多东西,可以帮你们的忙。”

“为了活下去,没有谁帮谁的忙一说,单独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幸存的。”

“呵……所以我并没有这样的打算。”梅尔文微笑,显示出一种与年纪极不相符的暮气。

“你就这么软弱?”莫玊开始激将。

梅尔文不为所动,但是他来到莫玊的身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如果有一天他们打破了限制器。又有一天,诞生了智慧呢?”然后他退后两步,点点头说:“这都是有可能的,而我并不想面对这样的敌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在学业上,你从未赢过我,这次,也是一样。”

莫玊犹不甘心道:“奇迹都是由人创造的,你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不行?”

“哈哈,就算可以,已死之人也已经看不到了,你无法真正的战胜我;而如果不行的话……依然希望你能创造奇迹,我的朋友,祝福你不会被逐渐累积出来的绝望压垮。”梅尔文恢复到一开始见到他时,双手叠放在小腹前的样子,穿着白色的大褂,戴着眼镜。

其他人离开了这个房间,只剩下他和莫玊两个人,这时候,他的神情终于有了些变化,说起来与这场天灾无关的事。

“莫玊,难道你不会觉得,学会了越多的知识,就会越失落吗?我们为了解决问题而学习,却发现知识本身产生了更多的问题,然后我们重复着这样的工作却永无止境……资源是有尽头的,当科技的发展需要消耗巨量的资源却无法生产达成循环时,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说完,他右手拿手指了指心。

“绝望,是层层的沙粒叠加出的荒漠。”

……

四个人带着那幸存的姑娘和安德鲁老师离开了学校,梅尔文还在实验室里鼓捣着瓶瓶罐罐。

在他们驶出学校后,实验楼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吹飞了路上散落的纸张与落叶。

没有救出梅尔文,莫玊的心情有些压抑,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救出他,还是因为他的遗言。

胡德轻叹口气,赞叹梅尔文是真正的艺术家,并且因为他对莫玊说的最后几句话,应该还是个哲学家。

他们并没有立刻返程,而是打算来到街区之上,毕竟如果只是这样空着手回去,十几个人的午饭就都没有着落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