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六章 胡德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645  |  更新时间:2020-01-28 23:21:11 全文阅读

只见他一个漂亮的回身,直接转进了隔壁的寝室,走廊里游荡的病患们只看见了一团红白黑参差的魅影一闪而逝,还没来得及开始发力,就已经消失了。因为目标瞬间消失,所以他们也没能进入发狂的状态。

转身进入寝室的时候,羽村将身体伏低,将离他最近的一个变异的同班同学斩杀,剩下两个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它们不管从力量还是速度都远不如羽村。

又是故技重施的一记横斩将第二个击杀后,第三个病患已经冲到了羽村的面前,羽村侧身撤步,伸手将门关上,那被感染了的同学因为惯性冲到了门上,羽村起身脚踩桌凳,高高跃起一记跳斩将寝室内整理干净。

“诶?崔圣智和他不是一个寝室的吗,为什么会有三具尸体啊?”羽村看着一地狼藉,挠挠头,“而且徐楚不是三楼的班级吗,为什么寝室挨得这么近。”

他想了一会发现在这学校住了两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不知道的,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自闭。撇撇头决定还是不去想,对着厕所那边喊道:“莫罕,出来吧,收工了。”

莫罕这才走出来,看着在地上难有全尸的同学,嘴唇微微蠕动,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怎么有三具尸体啊……”

好奇怪的关注点。

羽村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猜测可能是来串门的就正好被咬了。

“幸好我拉肚子,咱们现在怎么出去?”

“这些东西好像看到人型的东西就会发狂,要不然我盖着被套蹲着出去试一下?”

“这也太……要是不行呢?”

“那就只好把它们都杀光了。”羽村活动活动手腕,很平静的说。

“……正,你真猛。”今天似乎每个人都会被羽村正震撼到。

一番尝试,发现是行得通的,然后三个人就抓着被单依次而下,看起来并不算瘦的印度裔力气原来并不算小,只有徐楚看起来摇摇欲坠抓不住的样子,不过最后也还算是有惊无险。

等到所有人都坐到了车上,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六月的天虽然黑的不算太早,现在也已经是十分昏沉的了,没人想在黑灯瞎火的时候面对有可能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突然冒出来的病人,所以并未久留,等最后一个人上车就立马开拔返程了。

在古兰德实验楼的顶楼上,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审度着自下午开始的异变,目送着人来人去。

“说实话,比我想象的还是要容易不少,不过各位还是辛苦了。”崔圣智进行着客观的评价和由衷的感谢。

“确实容易,让我感觉都不太真实,如果只是这个水平的情况,估计最多一个月后部队就能把这些东西肃清干净了吧。”羽村虽然是一众人最辛苦的哪一个,但看以来还是赞成崔圣智的说法。

“不止,人口太多了,密集度又比较大,在尽量减少经济损失的情况下光靠小米加步枪解决问题还是要些日子的,毕竟能保住的大厦谁乐意拿导弹轰呢。”如此专业的意见一听就是来自于莫玊的。

“也对,不过问题不太大,只不过阿玊你的会考可能就没戏了。”崔圣智一直很期待莫玊的会考成绩。

等回到了家,门口停着一辆看起来就非常硬汉的卡车,上面涂上了反对民主党的喷漆。

一进门就听见了嘶吼的声音。

是已经被感染了的贝利,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拿绳子结结实实的捆了十圈。

莫玊停下,虽然在知道他名字之后只见过寥寥数面,感情也不算很深,看是看着他现在蓬头垢面、口涎横流的样子,还是难免有些感伤。

阳台上的爱尔柏塔依然是一副享受生活的模样,穿着修身的T恤和热裤,喝着莫均珍藏的威士忌。

她转过头对着房间里脆声道:“亚洲人们回来咯。”

楼下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发现还真是,不由得都笑了。

一米九的伊万大跨步的从别墅内跑出,用眼神询问莫玊。

莫玊反问道:“把他……带进家里来干嘛?要是万一挣脱了,咱们不就全完了。”

伊万听到这显得很绝情的话语,情绪显得有点低落。只说贝利是他的朋友,他下不去手。

羽村看着莫玊,意思是需不需要代劳。

莫玊又转头看了看已经失去神志的贝利,发现他肩膀上有一处极大的伤口,血痂也盖不住,依然有些地方在丝丝的渗血,眼睛下移,已经连他的裤子都浸湿了。

他叹了口气,摇摇头。

“我可以把他带到外面去。”羽村以为莫玊是担心会弄脏自己家的院子,便提议道。

伊万盯着羽村,眼睛里的神色并不明朗。

莫玊没有回答羽村,而是抬头问道在阳台端坐像一个来度假千金一样的爱尔柏塔。

“胡德还活着吗?他现在在哪?”

爱尔柏塔眨眨眼,看起来的确很迷人。

“你可以自己问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到了。”

莫玊点点头,轻声对砍了一天人似乎有点亢奋过度的羽村轻声说:“还是等胡德回来再说吧。”

一行人就进到了莫玊家休息,客厅很深,若是坐在沙发上就没有办法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了,所以大部分时候,贝利还是很安静。

“啊!没想到一瞬间生活就完全改变了!”莫罕辛格跳到沙发上,发出劫后余生的感叹。

“我家里有两个卧室和两个客房,大概能住八个人,四个女生就住在主卧和副卧吧,怎么住你们自己分,然后男生正好四人睡觉四人守夜。”

“等会胡德会回来哦。”爱尔柏塔身姿款款的走下楼梯,笑着提醒道。

“以前没发现她这么骚啊。”崔圣智挠挠头,小声的说。

“没事,今晚我守全夜。”莫玊环着胳膊,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还是我来守吧,你们今天来回跑应该很累。”伊万其实知道,谁是这里最“外围”的一个。

“不用,我也要想些事情,就让我来吧。对了,今天下午你们怎么去市区了?”莫玊突然想到此事,便问了起来。

“这……”

“我来说吧。”黑人斯考特端着几杯水过来分发给众人。“我们今天下午市区看望一下张敬贤的,本来想拉上徐楚一起,但是他没去。”

莫玊看向徐楚,徐楚点点头表示知道此事。

“然后我们就去了,但是在四点左右的时候,那些人突然就发疯了,这些出现反复症状的病人并没有被再度隔离,而且其实各个医院的床位也早就不够了,他就躺在一楼走廊的一个床位上,当时他突然就睁开眼睛,见人就咬,贝利离他最近……混乱中我扛着贝利往外跑,多亏了伊万殿后,要不然估计很难有人活下来。”斯考特神情很低落,还自嘲的笑了一下,“本来还打算等他病好了带我打游戏,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莫玊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过脸对伊万说:“你很勇敢……贝利和敬贤……可惜了。”

伊万勉强的笑笑,没有说话。

“阿郁,你如今也变成那个样子了吗……”莫玊脑海里反复的出现的疑问让他心绪不宁。

不知道什么时候羽村已经不见了,但大家的心情都不算太好,出现一定的孤僻倾向实属正常,总归基本都是没有成年的年轻人,发生这样的事当然需要缓一缓。

半小时之后,一辆粉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莫玊家的门口,高挑的胡德身着黑色小礼服,淡粉色的里衬,三七分的金色头发与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相得益彰,他的嘴角带着王子般高贵而恰到好处的微笑,信步进门……然后被门口绑的结结实实的贝利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莫玊出门迎接,胡德用“你们是脑子出现了疾病吗”的眼神看着莫玊。

莫玊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你的朋友,所以我们想等你回来以后再行决定。”

胡德点点头,掏出手枪,一颗子弹贯穿了贝利的头颅。

众人听到枪声纷纷跑出来,伊万不敢置信的看着胡德。

胡德拿出手帕,擦了擦枪,用标准的俄罗斯语对他说:“没有能力救助的人就应该果断的放弃,把剩下的精力用在帮助那些可以拯救的人,其他人都还想活下去,我也是。”

高大威猛的伊万愣住了,气氛降温了许多,过了一会他一言不发的走了。

莫玊跟胡德站在房子外面简短截说的阐述了一下今晚的安排,胡德表示赞同。

等到事情都大致交代完了,莫玊问他家里的情况怎么样,怎么这么晚还过来。

胡德笑了,笑的很开朗阳光,他理了理自己高定礼服,俯下身对莫玊柔声说。

“很简单,我杀了……我全家。”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进了房子,标志性的坏笑一如往日。

莫玊转过头,觉得这样的胡德,有些陌生。

时间到了九点左右,胡德在看着新闻,似乎首都斯戴玛的情况不算太糟,但是电视里的报道员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有电视节目了,这让胡德有点小难过,他把遥控器一丢,走到了二楼的阳台,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也不知道跟谁说话的问:“‘艺术家’呢?‘艺术家’有没有救出来?”

莫玊洗完漱从卫生间出来,正好听见他的发问,回答道:“我不知道梅尔文在哪,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胡德眉梢一抖,似是非常失望。

“他这几天想不都用想,肯定天天待在实验室,你只要去找他,一定找得到。”

“明天去吧,也不急这一时。”

“丧尸堆里的艺术家听到这话都感动的哭鼻子了。”

然后迎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莫玊打算开口却被胡德抬手制止了,胡德露出了撩妹时才会用的温暖微笑,对着莫玊说。

“阿玊啊,你不用担心我,其实……咱们完全不一样。诶,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不单单是说我们两个,是说我们这些人,可能谁也不曾真的了解过谁。可能有一天……我们都会发现自己身上有某个特性居然是这样的,完全无法跟平常看到的那个自己相匹配。”胡德调整了下姿势,面对着莫玊,从莫玊的角度看上去,他就像是倚着一整个夜空。

“阿玊啊,当失去约束时,人们才能发现真正的自己……”

莫玊不愿苟同,但胡德已经离开了。

他走到阳台钱,贝利的尸体仍然被绑在那,仿佛还活着一样,只是连一丝声响都不会发出了。他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也不管是谁的,只是兀自将陈年的威士忌填满杯子。

苏胧走了过来,看着双目无神的莫玊,有些心疼。

“少喝点,喝多了身体会难过。”她走到男友的身边,轻拍他的背,低声安抚,带着一种东方女子特有的、静美的温柔。

“不喝更难过啊……”莫玊抬起头,看着苏胧精致清雅的脸,泪水毫无防备的开始从眼眶中倾泻,一颗颗一滴滴,十分的鲜明。

苏胧有些慌张,他没有见过这样的莫玊,在她的印象里,莫玊总是优秀而充满朝气的。她有些无措,只好伸手抱住了他。

“你今天怎么了?别担心,还有我呢。”

莫玊感受着苏胧温暖的怀抱,凄楚的笑了,他抬起头看着苏泷的脸,说他今天杀的人,有一半他都认识,甚至熟悉,他们的血都还是红色的,面庞与常人无异,他们倒下的样子也很无助,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他问她,若是以后见到变成了那样的阿郁,他要怎么下得去手,而更有万一有天要面对的是……

那一天晚上,莫玊回忆着过往的生活,流泪了很久。

十点的时候,主卧的门被敲响了,爱尔柏塔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口醉醺醺的莫玊。

爱尔柏塔看了看莫玊,对他说:“你手上的杯子是我的。”

“哇——哦——”这个声音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维纳斯发出的。

莫玊没有置声,只是对着爱尔柏塔认真的说:“爱尔,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

“你可以成为领导者吗。”

“为什么是我?”

“只能是你了。”

“我一个女人,怕是管不住你们这些糙汉,况且,难道你不觉得自己才是最合适的?”

“我做不到,如果有一天要对自己熟悉的面孔兵戈相向,我……,哪怕是就像这样,想一想,对于我都难以承受。”

“那你怎么认为我就会是那样冷血无情的人?”

“我不认为……我只是……请求你的帮助。”

爱尔柏塔笑了,好像有点轻蔑。

莫玊叹了口气,对她说:“我真的很佩服羽村,但我真的做不到那么认真和冷酷。我考虑过让他来做指挥官,但……他可能是我们中最厉害的人了,很多危险的工作都……都需要他来完成,这代表着他会面临更多的危险,团队需要一个稳定的核心,我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希望你能统筹全局。”

听完她笑得更厉害了,“羽村?冷酷?他都快醉死了,躲在健身房的厕所抱着安娜一边喝还一边哭呢。”

“啊?”醉眼朦胧的莫玊有点不敢置信。

“他又不是什么情感道德感缺失的变态,遇到这种事,肯定会造成心理创伤。你也是,只不过需要点时间缓缓而已。”

莫玊突然笑了出来,得知羽村还是个正常人,感觉真好。

“不过我还是需要一个人来负责统筹工作,这件事非你莫属。”

“还是那句话,为什么?”

“因为你是高岭之花,雅利安庭院最英秀的蔷薇。”

“啧啧啧,你这恶心的腔调宛如胡德。”

“阿嚏!”楼下的胡德突然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莫玊讪讪一笑:“那你的决定?”

“……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好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