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四章 变化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385  |  更新时间:2020-01-28 22:38:20 全文阅读

其实对人类来说,最恐怖的向来不是可以预见的灾难。

当某个问题,无法真正地解决,那么剩下的幸存者就人人自危,恐惧就会因为同理心而日益加深。就像这个怪病,总是在正常与瘟患之间反复跳跃,落在其中的人就好像是身不由己的棋子一样,只能承受着执棋者随性而发的恶趣味。

…………

校园安静而祥和,没有人发出过多的声音。

食堂里没人补作业;公园里没人谈情说爱;球场上没人打球;图书馆里没人看书。

但这些地方都有人。

他们在行走,在端坐,在望天,那忧郁的背影与不太协调的身躯就像是一个个正在绞尽脑汁却创作不出来的诗人。

羽村看到熟人,也没有打个招呼,而那人的的眼睛里仿佛也看不到羽村,他的焦点始终在远方,落在了星空更上。

“其他同学呢?为什么校园里全是这样的人?”莫玊看了一会,压低声音发出了疑问,仿佛是害怕惊动了这些病人。他的心里出现了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因为整个校园只有走路的声音,但却丝毫没有……属于人的生气。

“其他人哪敢待在这里,他们漫无目的的乱走。正常人都集中在在寝室里,或者教室里。”羽村同样没有大声说话。

莫玊又观察了一会,发现这些人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倾向,稍稍放心了些,“你胆子挺大,这种情况还敢横穿校园。”

“没有办法,想来想去你家算是最安全的了,我担心事情恶化,所以想……让安娜在你那借宿些日子,我留在这里看看事情的变化。”羽村的脸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但他说的话还是能充分表现出担忧。

莫玊摇头道:“这里简直就跟丧失片的现场一样,留在这里太危险了,跟我们一起走吧,胡德呢?”

“我不能走,你的家里住不下那么多人,我是剑道部的部长,我得对他们的安全负责。胡德的话,好像回家照顾爷爷了。”

“那还好……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要突然一根筋,要真变丧尸了你一个人砍六百个?拿你的练习用木刀?”

“这……”

“别这哪的了,除开我们两个,你的车能做几个人?”

“三个。”

“这情况我不太放心,把咱们几个都送去我家吧。把女眷都先接上,不对,座位不够。”

“挤一挤,四个人也可以。”

“那就行,咱们几个,还有谁有车?”

“只有胡德了,咱们还是分批运吧,你不会开车等会回去之后就直接下来,这样车上能装四五个了。”

“行。”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女生宿舍的楼下,四个女生看起来有些紧张,但也没人表现的特别害怕,六个人往校门口快速行走,羽村在聊天工具里给剩下的几个朋友发了消息。

在离开的过程中,莫玊的眼角好像瞟到一个不太正常的同学被绊倒了,但是他没有在意。

车上,勉勉强强塞下的六个人表情都不太放松,爱尔柏塔想要回家,但是她的家在市中心,人口密度极大,考虑到现在这种情况,莫玊还是劝她这再观察两天,而且现在封城,车上交通不便。爱尔柏塔思考了一会后还是同意了。

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几个人还是先给家里报了平安。

莫玊的家不在市区,而是在靠海边的一座山上,是个别墅群,虽说是别墅“群”,但实际上一座山也只有六幢房子,环境雅致地广人稀,唯一的缺点就是到哪都比较远。

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房子越来越稀疏,树木越来越葱茏,听着车上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心情似乎放松了一些。

“停车!停车!”在莫玊刚觉得心情开始舒缓的时候安娜突然喊了出来,吓得他一哆嗦,羽村也赶紧急刹。一时间车厢内多出了几个碰撞的声音。

莫玊捂着脑袋在副驾驶上回过头问:“怎么了?”

她捂着胸口、失神喃喃自语。

莫玊微微皱眉,悄咪咪的附在羽村耳边问:“她经常这样吗?”

羽村瞪了他一眼,回头安抚自己的女友,过了一会,安娜恢复了正常,给大家道了个歉,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很难受。

待到她心情稳定下来,一行人就接着往莫玊家走。

到家的时候已近四点半,家里还有点菜,安娜是学校烹饪兴趣班的,午饭的工作就交给她了,本来羽村还担心她的身体,但在安娜的坚持下也就随她了。他们打算把其他人接上然后一起吃晚饭,所以羽村并没有下车,而是打算直接离开。

这个时候,莫玊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徐楚打来的。

“怎么了?出事了吗?”

“大事!你们再不过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徐楚的声音焦急但又不敢大声。

“什么情况?”莫玊皱起眉头。

“丧尸片主角啊,我现在被堵在寝室里了。”莫玊在电话里,可以听见异常杂乱的脚步声与尖叫声。

“我现在就过去,你坚持住,其他人也在你那吗?”

砰,突然出现了一个撞门声,似乎有人在外面求救。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寝室里就我一个,我要不要开门?”徐楚已经因为紧张声音出现了些颤抖。

“别开门,别开门!等我过去。”

“带枪!我知道你有!”徐楚那边的撞门声正在愈演愈烈的时候戛然而止。

莫玊转过头叫羽村先不要走,转头冲进了自己的家里。

十分钟后,莫玊背着三把枪和十余个弹夹下来了,往后坐一丢,自己手上拿一把,打开保险坐到了副驾驶上。

羽村看了两眼那把枪开始发动。

“这枪是87?”他问。

莫玊正在快速检查所有枪支,点头回应道:“没错,NE87-3特别战术型步枪,45发备弹,标准配置是4.63mm口径弹药,也可更换枪管兼容其他口径的子弹。”

羽村笑了一下,说:“本来以为是末世求生,没想到是天堂开局。”

莫玊摇头道:“我家里没那多武器的,步枪最多也只有四十个弹夹的量,咱们救完人赶紧跑,而且我老爹本来严令禁止我带枪出门。”

“没事,特别情况特别对待。叔叔不会怪你的。”羽村宽慰道

这时莫玊电话又响了,却是个陌生号码,莫玊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莫玊吗?我是伊万,胡德说让我有什么事就联系你,市里出事了!好多人都疯了,应该是得过病的那些。”

“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救你。”

“不用,我在市区三环附近,车上有人,斯考特和欧米茄都在我这,贝利被张敬贤咬了,我们正在往你家走,行不行?”

“贝利被咬了?出没出现异常?”

“目前没有,但是在流血止不太住……他刚刚突然晕过去了!”

“放弃他!至少跟他保持距离!我现在去学校接其他人,到时在我家碰头。”

“好。”

羽村听着莫玊打完电话,大致也知道了情况,如刀削般英气的脸更显冷峻,眉间被挤出了一个深邃的川字,脚狠狠地踩住油门不断加速,没有说话。

莫玊叹了口气,对他说:“贝利被咬了,现在也神志不清,估计是有感染性的,看来真的要打丧尸了……”

言罢他靠在椅背上,抱着枪,脑子里过着待救人员的清单,突然,呵了一声,变得很沉默。

“阿郁……”

他闭上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睛中多了些血丝,目光来回的胡乱滑动,呼吸的幅度也在逐渐变大,好像想籍此将胸中的燥气排出。

但是没有用,没有可以真正发泄的途径。因为天灾,是人类无法报复的对象。

羽村拿余光看了看他,腾出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别太难过了,说不定郁君……还在睡呢。”这话出口,其实他自己也不相信,只恨自己没办法信马由缰的说出乐观的话语。

莫玊切声,没有回应,只是接着打起了电话。

莫罕辛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还在宿舍的厕所里蹲坑,虽然听见了校园里的喧嚷声心里有点紧张,但也没太当回事。刚打算出去就接到了莫玊的电话,思索了一下决定就地等待救援。

崔圣智独自在一个阶梯教室里背诵文献,接到电话便打开门看了看外面,似乎没有什么人来到这个偏僻的角落,他试着多走了几步,来到拐角的窗户处看到操场上已是尸横遍野。

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一旦开始偶然抽动,过了一会就会爬起,成为怪物的一员。而走过拐角,下几层的楼道里,可以听见零星挪动脚步的声音。

他反身回到教室,拿起电话:“莫玊,我在三号教学楼五楼的阶梯教室,操场上的人太多了,楼道里也有那东西。你们不用管我,去救其他人吧。”

电话的那头莫玊骂了他一句傻逼,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他笑笑,放下手机,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开始尝试把桌子拆下来堵门。

“你都告诉我你在哪我还能不去救你?真是个龟孙儿。”莫玊心想。

“三号教学楼在学校最中心啊……知难而退吧……”崔圣智心道。

车上,已经快到古兰德的莫玊将子弹上了膛,注视着窗外对羽村说:“等会直接撞开拦车杆进学校,咱们先去三号楼救崔圣智,再去宿舍楼救徐楚和莫罕辛格。”

“会不会引起那些患者的注意?”

“管他?老子有枪。”莫玊看着数量惊人的病患,咬牙切齿。

路上,有好几辆载满了人的车与莫玊背道而驰,拦车杆早已被撞开,但是很奇怪,这些得了怪病的人好像并不会去攻击车辆。

羽村开进校园,但是并没有向三号楼开去,而是先向剑道部的场馆行驶,羽村解释道:“我没有用过枪,但是我有两把刀放在道馆里,我们先去取刀。”

莫玊把消音装置拧上,点了点头。

场馆里没有什么人,本来今天下午是有社团活动的,但是剑道部的很多同学都生了病,所以羽村干脆就停摆了,而是借着这个名义去找了莫玊。

一个不太漂亮的甩尾漂移撞到了台阶,车门开了,两个人捂着脑袋下了车。

“手生了……手生了。”羽村讪笑道。

“手生了你还秀。”莫玊摸着头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还不错。他抬手示意羽村原地待命,自己先进去看看,结果发现门是锁的。

羽村掏出钥匙上前来对他说:“场馆不用的时候都是锁的,因为怕丢东西。”言罢他打开了门,一股清凉的风吹了出来,驱散了六月湿热的空气。

莫玊看看天色言道要抓紧时间了,入夜恐有异变。

羽村匆匆跑进道馆,莫玊端着枪没有放松警惕,害怕会转角突然冲出来个什么东西。

五分钟后,羽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把近四尺的太刀,抽刀出鞘寒芒如霜,他又另丢给莫玊一把三尺横刀,奇怪的是这刀没有刀镡,与那把修饰精美的太刀不可同日而语。

莫玊接过唐刀,抽出半鞘,刀体如重墨漆黑、神华内敛,应是锰钢材质。

羽村在握住腰间兵刃时,气势陡然一变,想来这便是平日里沉稳威严的剑道部长的样子了。两人没有过多停留,莫玊将刀背后,依然是端枪而行。

两人向外疾走,羽村同时解释了一下两把刀的来历。

那太刀是羽村家的传家宝,但也不是什么特别有年头的物件,是为了他曾祖父的父亲年轻时突然想学习日本的传统刀法、弘扬武士道精神而做的刀,苦了后人也被老爷子强行要求学习了。在当时日本国内的主流媒体还有不少赞誉的声音,被誉为“武道の生まれ変わり ”也就是“武道的重生”。这刀的传承方式是需要击败上一任拥有者的,羽村在两年前他16岁的时候击败了自己的父亲拿到了这把刀。

而那柄仿唐制的横刀是家族送给他8岁的生日礼物,他解释说小的时候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刀,总觉得刀镡破坏了刀的整体美感显得很浮夸,也对太刀不感兴趣,家里人拗不过所以最终遂了他的心意送了他一把横刀,不过这东西也是太刀的前身,使用方法也差异不大。

后来再大了些才明白刀镡的重要性,也明白了万事万物,还是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就捡起了自己的家传。不过这把横刀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虽然不常用了但还是一直带在身边。

莫玊揶揄道小小年纪就关注美感,当刀客吃亏了,应该去做艺术家。

羽村笑着应承一句,还说他感觉每八年都会发生他人生中的大事。

两人跑出场馆,上了车,准备去救似乎打算放弃自己的崔圣智。

被改为隔离病房的五号楼人数最多,远远望去,还有些穿着白大褂身上染着血迹的医生。

莫玊只能庆幸,他们不需要往那边去。

学校外汽车疯狂鸣笛与呼啸的声音绷紧着每个人的心弦。

临川学长
作者的话

消音qi是敏感词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