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黑沙 > 第一卷 灾变
第一章 辐射
作者:临川学长  |  字数:4300  |  更新时间:2020-01-29 20:07:26 全文阅读

千禧年后,地球逐渐进入了强地壳活动时期,几百年内,在世界范围内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沧海桑田、并非戏言。

美洲板块向东方漂移了十五个经度,与俄罗斯的亚洲板块碰撞形成了一座巍峨的高山.在北大西洋中升起了一个新的大陆,其面积有一千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科学家们在上面发现了有人类曾在此活动过的证据,故而欧洲人很兴奋,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尔后各国政府为了争夺此洲开起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直接导致了许多政府组织的垮台,世界格局被重新规划。

经过多年的战乱,最终,新大陆内独立了亚特兰蒂斯联合政府,变成了一个新的移民国家。而世界人口在战后经历过二十年时间的政策扶持,在全世界范围内成功回升,突破了百亿。

近百年的休养生息,国际组织几乎都名存实亡,世界地图被几大势力所分割。而由战争所产生出的技术与那笔战争财成为了亚特兰蒂斯立国的第一块基石。如今,曾经的海底礁石上,已是平起高楼,草长莺飞。

在接近第三个千禧年时,有一颗巨大的小行星被地球重力捕获,将与地球相撞,天文学家表示,若不采取行动,那么这个体量的小行星将必定引发地球超级火山的爆发,导致文明的灭绝,各国政府合力进行太空拦截,将陨石击碎,随后炸裂成了几万块落入地球,其中大部分在经过大气层时便被燃烧殆尽,其余的落散在了世界各地。其中最大有五十多立方米的,小的不过巴掌大,给人类带来的损失还算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此事尘埃落定之后世界范围内的天文学家与物理学家、化学家们就都躁动了起来,纷纷加入到这颗超级陨石的研究当中,一时间,飞机的航线上坐满了各国的顶级学者。

莫玊关掉电视,感叹了一下最近的新闻全都是关于差点砸到地球天灵盖上的陨星,回头看看客厅里,父亲已经上班了,连早间新闻都没来的急看。他知道海军最近很忙,要打捞落在海里的陨石碎片,可是不知道三栖特战队为什么也这么忙,他父亲一个特种团长也要天天早出晚归泡办公室。

不过也无所谓,跟母亲道了声别,便出发上学了。

高二下半学期开学一月有余,学习任务对尖子班来说不算太困难,每天总还是有个把小时插科打诨的,但不是现在,虽然走读生可以混过早自习,但是只要是扎进了古兰德高中这片知识的海洋你不溺水是没有可能的。

午间吃饭,莫玊正和几个同班同学一起聊天,旁边突然有声音传来。

“高贵的华夏后裔莫玊,午安。”那声音的主人是隔壁班一个叫胡德的金发碧眼小帅哥,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上帝在制造他的时候如果是加了十分的帅气那就绝对又多加了二十分的骚气。

莫玊无奈一笑,回应道:“英俊的雅利安后裔,午安。”

“你们不要天天互舔了好不好,难道我就不配拥有姓名吗?”坐在莫玊旁边,一名叫郁兰德的亚裔青年随口搭茬道。

“是我失礼了,郁郁寡欢的纳兰性德先生,午安。”胡德带着欠揍的笑容致意道。

“莫玊,给他一套军体拳,记住,一定要打脸。”郁兰德从不示弱。

莫玊笑了下,没有接话,转头对胡德问道:“你还知道纳兰?不错啊。选修了中国历史?”

胡德点头,在莫玊的对面坐下,还顺便挤开了一个小美女。

“我还选修了中国古典文学。”

“怎么想到学这个?文言很难理解的。”

胡德耸耸肩,看着莫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郁兰德扒下一口菜,比出中指对着胡德说:“你好骚啊。”

“承让。”胡德笑眯眯的比出中指回敬。

郁兰德骂了句脏话,没再搭理他。

胡德接着对莫玊说:“其实是因为认识了你,所以我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更何况现在的当权者还是华裔,中文也本就是必修,多了解一点,我觉得对以后应该会很有帮助。”

“善。”莫玊拽了句文言。

胡德突然把脸凑过来,很神秘的问:“对了,你和她那事,是不是真的?”

“谁?”莫玊不解。

“苏胧,搞对象?”

“你怎么连方言都会。”

“别扯话题,是不是?”

“咋了?你从哪知道的?”

“我跟你说她才年级三十多名,你应该跟前三的爱尔柏塔谈恋爱才门当户对,你们中国人就讲究这个。虽然她性格比较狂野,但是我相信你能镇得住她。”

“我太爷爷那辈就移民了,我只能算华裔,不过话说你居然会中国方言,你真的是雅利安人吗?”

“我跟你讲正经的呢,何况她爸爸还是州议员。”

“我的乖乖,你怎么比我还上心,而且我记得她好像也是雅利安人种吧,你们不是为了保证血统不通婚吗?”

“淦!那是二战纳粹的狭隘种族主义好不好,再说了我是有四分之一犹太血统的。”

“有什么区别吗,都是金发碧眼,生物学上也是同种吧?”

“咱非得纠结这个问题吗?”

莫玊站起身来,笑着拍拍胡德的肩膀说:“老hu啊,感情这种事呢,不要这么功利。”

“……我姓胡德。”

“好的老hu。”

“去你的。今天下午有假放,打算干点啥?”

“今天下午有个公开的电视讲座,回去看讲座。”

“要不要这么无聊?”

“有关于陨石的研究报告,这么重要的事件,估摸着政治试卷上会出现的。”

“你打算参加下个季度的会考吗?”

“打算。”

“那行,我也去你家,再叫上平时玩的好的那几个。”

知识的海洋古兰德高二每节课一个小时,中午午休到一点,周六下午两点放假,周日回来上晚自习,至于为什么不从中午就开始放假,校方说是因为中午太热。

世界上的所有学校都很奇怪。

下午,莫玊家的别墅中来了十几个同龄人,是被同学们称之为“古兰德学术天团”的年轻人们,莫玊与爱尔柏塔常年盘踞前三的位置龙争虎斗,相爱相杀,关系不错不过火药味这么浓应该是做不成情侣的。

当然这里面的火药味据说大都是来自爱尔这个美丽的雅利安姑娘,她的性格非常强势,凡事都想要拔得头筹。

必修总分常年前三的还有一人是个读书狂魔,准确的说是常年第一,很强的理论学者,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社交的兴趣,所以一般都会泡在实验室搞艺术,不在这个小团体内。

啊?艺术是啥?

爆炸。

这个小团体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除了必修选修之外,每个人也都有自己优于常人的其他方面的专业能力。这个提案最先是由爱尔提出的,她的原话是:“没有特点的人可不配做我的朋友。”

“那胡德为什么也能进来?”莫玊忘记那是谁说的了。

爱尔笑道:“至少他特别帅啊。”

…………

其余来客还有身材高挑时常能挤进前十的雅利安帅哥胡德,没有胡德那么帅但是成绩比他好不少的郁兰德,莫玊的绯闻女友苏胧在众人来之前就已经在他的家里坐着了,爱尔去找她攀谈,她想知道莫玊的女朋友有些什么过人之处。

除此之外还有会十几种乐器的曲艺之星维纳斯;绰号是“King”的健身皇帝欧米茄;善于演讲的韩国交换生崔圣智;莫玊的发小徐楚。还有腼腆的安娜和她的男朋友、学校剑道部的部长羽村正,学校里的田径之神、被誉为高原之鹰的黑人斯考特——是今年才入籍的,因为亚德兰蒂斯并没有高原;最后一个是有印度吠舍血统的电脑专家莫罕辛格。除此之外还有三个莫玊只见过几面不知道名字的同学,是胡德的朋友。经胡德的介绍,莫玊才知道了他们三个分别是:擅长工程学的伊万列夫,游戏达人张敬贤,和喜欢文学写作的贝利。

他过去与新加入的三个同学一一握手,随便聊了几句,便来到了客厅。

莫玊家的房子很大,不包括院子也有一千多平,但是挤着么多人在客厅,也还是有点拥挤。屋子里大部分都是熟人,所以相谈甚欢,爱尔柏塔开始在向苏胧讨教医学,因为苏胧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医师,从小耳濡目染,她对医学比常人厉害许多。而爱尔她是一个什么都想学的人,而且都还学的很快,这点着实让人嫉妒,想来她当初号召成立这个校社团也是因为这个吧。

“没想到你还挺自来熟的,原来没发现啊。”莫玊分给了爱尔一杯酒,随口道。

“我想她应该是在替你把关吧。”真正的不正经自来熟胡德过来对着苏胧抛了个媚眼,然后从莫玊手里抢走了他打算自己喝的酒。

“敢调戏我女朋友小心我打死你……”莫玊有点无奈,胡德从来也没个正形。

用某本名著里的话: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到了下午四点,讲座开始了,众人拿着高脚杯,姿态各异的坐在沙发椅凳上,俨然一副上流社会聚餐的模样。电视中的教授是个发须皆白的白种人,他先讲述了一下本次事件的始末,似乎很详细,但似乎……又不太详细。

“这件事有疑点,”郁兰德靠在沙发边环着臂说,“陨石体积太大了,但是速度却并不快,还是被地球的重力捕获到才开始加速的。”众人看向郁兰德,他们对天文都只是稍有涉猎,远不如满口希洛极限绝对星等的郁兰德这么懂。“照理来说,这么大的星体,刚入太阳系就会被发现,更别说发现它的时候,在陨石正上地方的国家几乎已经能用肉眼看到了。”

“你的意思是?”爱尔柏塔的求知欲总是很足。

“它很像是凭空出现的。”

“这太反科学了,你认识的那个教授怎么说?”莫玊对他是知根知底的。

郁兰德翻了个白眼:“呵,他现在都疯了一样天天参加学术沙龙,自己手底下的正牌学生都找不到他人了,哪有时间理我。”

“我记得……曾经也有小行星跟地球擦肩而过才发现的例子。”崔圣智微微偏了下脑袋,以表疑问。

“体积的差距太大了,不可同日而语。”郁兰德摇摇头道,“这体积在那个时代都拦截不了,就算发现了还是得手拉手肩并肩一块完蛋。”

“听起来很难受。”胡德露出了招牌式的贱笑。

“能砸死你怎么会难受。”爱尔毫不留情面。

这时老教授已经介绍完了前景提要,开始正式讲述最新发现了。

“这种陨石的材料很新奇,在元素周期表上没有一种元素可以对应它。并且,我们在陨石的碎片上检测到了一种全新的辐射,扩散的速度很快,并且已知的所有材料无法隔绝。”

坐在沙发上慵懒的众人有点惊讶,但也没太当回事,只有莫玊,眉头紧锁。

他知道自己老爹加班的原因大概是什么,有一块近顿重的陨石落在了亚特兰蒂斯的西海大陆架深处,这几天父亲天天加班,恐怕是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

“但是目前来看,这种辐射对人体没有任何危害,而且辐射衰变的速度很快,按照现在找到的最大的陨石碎块来看,最多在三个月内,其内的辐射物质就会挥发殆尽,而陨石也会在衰变的过程中变的易碎,逐渐成为粉末的状态,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加紧研究,对人体的影响,还需要更多的观察。”

“看来最新的研究就是如此了,玊,你怎么看?”郁兰德维持着姿势问道。

莫玊看起来并不十分开心,他严肃道:“有一块近吨重的陨石就落在西海,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就还好,若是有所保留……”

“别慌,要玩完也是这帮天天围着陨石跳火把舞的猴子先玩完。”俄国人伊万似乎并不算很在意。

爱尔柏塔眄了他一眼道:“这种寻求心理平衡的方法是缺乏教养的。”

胡德故作姿态的矫情道:“啊!啊~好害怕,我还不想死。”

“你好骚啊。”

说着话的还是郁兰德。

看完了讲座,一众人等出去小聚了一下,能来到古兰德上学的孩子家里都不会太缺钱,所以聚会的地方装潢还挺雅致的,在包厢的窗户里,能看到落日将余晖漫散西海,粼粼波光摇曳着静美的画卷,赏景的人们手中的酒杯便举的慢了一些,怕醉得太快。

经历这个小小的插曲,学生们的日子仍然是繁忙但平静,并没有什么不同,大家也只当是收集了一个备考资料罢了。

临川学长
作者的话

玊:su四声,本意是有瑕疵的玉,或是琢玉之人。莫玊的整体名字理解是不要有瑕疵,单字理解则是应该像玉一样,但是无需纠结于完美无瑕;当然,其实也另有其他内涵,需自行体会。 眄:mian四声,斜眼看。 老hu:是个违禁词,很奇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