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时空灵主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人在林中走,宝从天上来
作者:易川空木  |  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19-09-18 10:26:46 全文阅读

“斩!”树林里,一只幽猴正在树上张望,突然一道灵力剑气擦身而过,吓得它猛然惊窜。

  “哎呀,又歪了。”使出剑气的少年无奈,脚下踏出玄妙的步伐,转眼之间便到了幽猴身前,少年手臂轻挥,一道不输于前的灵力匹练爆射而出,幽猴当场毙命。

  “你康康,一定是这剑不行,这样子不就好多了。”少年感叹。

  空穹:“....”不会用剑就不会用,哪来那么多借口。

  江年把玩着手中的这把长剑,苦笑:“师父,我是不是真的没有用剑的天赋啊?”

  他从江家出来后,便顺着南山沿西北方向走去,按着这个路线经过几个城镇就能到达西关了。

  本来这段路途大部分是在山林之中,有充分的时间磨练技艺,可是江年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还不会任何一件武器!

  他这些日子都是赤手空拳打过来的!

  虽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当一代拳皇也挺不错的,但是江年总觉得这样就离他想象中的画风越来越远了。

  想想全身肌肉,壮硕无比满脸横肉的江年。

  嘶!

  细恐极思啊!

  他江年受不了这委屈!

  所以想起若雨表姐用剑时的潇洒帅气,江年便决定也练剑,做一个从前梦想中的侠客!

  只不过意料之外的是,这剑好像不太好练啊。就连把灵力融入剑中化为锋利的剑气都很难,更别提将剑使得出神入化了!

  空穹看着江年难过的样子,安慰道:“没事的小年子,虽然你剑道学得不太好,但是你贱道已经很强了。”

  “....”

  别以为是谐音字我就没听出来你说的是啥!

  江年还想说些什么,空穹忽然打断道:“两里外有人朝我们这过来了,小心!”

  “打得过吗?”江年问道。

  “至少是名灵尊,你打不过。”

  “哦。”江年一听这话,二话不说立马爬上树梢,空穹会意,给他加上一层空间薄膜。

 这不叫怂,这叫战略性撤退。

  江年在树上屏息凝神,静静等待着。

  果然,不一会儿,一名穿着破烂衣服,壮硕的男子奔了过来,突然走着走着摔了一跤。

  树上缩着的江年:“....”老哥,看清楚,这是平地啊!你是怎么摔一跤的?

  江年第一次对空穹的探测怀疑起来,这特么是个灵尊?

  那男子艰难地用右手撑着爬了起来,江年这才发现,这个人竟然只有一只手,而另外一只则是空空地袖口,只不过袖口处还有漆黑地火烧过地痕迹。

  这次,不用空穹提醒,江年都感受到了男子身上那浓厚地血腥之气。

  就是不知道这血气是他的还是别人的了。

  男子警惕地四处张望着,似乎是在看看周围有没有别人。

  江年心中一紧,赶紧把头在缩回来一点,免得对方察觉到什么。

  好半天,似乎是探查到周围没有人,男子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下来,盘腿坐了下来。

  随后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徒手在不远处挖了个坑,随后从怀里拿出一枚空间戒指埋了进去,然后把土掩上,再拿出一枚印有空间灵阵的玉简激活。

  一道流光闪过,土坑中那枚戒指的气息被完全掩盖,男子做完这一切才完全放松下来,在土坑旁边好好坐着恢复灵力。

  江年默默看着这一系列过程,好吧,他能说什么,就这么巧的吗?

  让我看见这个我都要忍不住下去杀人夺宝了。

  能用得上空间灵阵掩护的宝物啊。

  江年心里咂舌,但内心的理智还是阻止了他这一危险的想法,对方可是灵尊,虽说是个残血,但是江年自己有多少实力他还是有点AC数的。

  不一会儿,男子站起来,望着远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回头把这里的痕迹都给清除干净,而后猛然一踏步,往来时的方向大步离去。

  再过了好半晌,待到空穹排查了危险之后,江年才敢从树上跳下来。

  他看着那个土坑所在的位置,目光复杂,对于这种从天而降的好事,他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抑或是接受呢?

  哎呀,真的是好难选择啊。

  “师父,那个东西那个人有没有留下什么后手之类的东西?”江年望着那个土坑,双眼闪闪发光。

  “我怎么知道?”识海内,空穹一挑眉,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那个灵阵应该是伪息阵,能将所有气息、波动之类的东西全部伪化为与周围相同,即使是他在那里做了手脚我也感应不出来。”

  江年脑中回忆一下伪息阵的效果,发现还真是如此,心中的兴奋顿时就像被泼了一盆凉水。

  空穹轻轻一笑,说道:“你可以去试试,伪息阵掩盖不了太强的攻击后手的,如果那人要真的留着什么,应该也是探查类的东西。”

  江年闻言,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有高涨起来,走到男子放戒指的地方。

  他左手轻轻一握,缩成护腕的玄灵盾顿时复原开来化作一面厚重的盾牌。

  这面盾牌,从江家演武场内斗开始,江年就“忘了”还给蓝奇了,不过上个月江年总算是光明正大的把这面盾牌给赢过来了。

  不得不说,这种能够随身携带而且不阻碍行动的盾牌实在是好用,江年靠着他在这片山林中不知挡过多少次灵兽的攻击了。他对这面盾牌也越发爱惜了起来。

  而这次它被赋予了一个光荣的使命:探雷!

  “师父,伪息阵本身没有攻击性的是吧?”江年再次确认。

  “当然。”空穹答道。

  “那好。”江年点点头,随后只见他一甩手狠狠地把盾牌直接砸到土坑中,自己则退的远远的。

  空穹:“!!!”

  探雷是这样的?!你不要吓我!而且这是你说的爱惜这面盾牌?

  难道不是你拿着盾牌小心翼翼地试探吗?丢盾牌是什么操作?

  空穹感觉自家徒弟的这个动作颠覆了他的三观。

  “砰。”“嗖嗖嗖!”

  盾牌撞上大地放出一阵闷响,随后三道毒箭飞快地射了出来发出急促的破空声。

  “你看,这样子就会安全很多嘛。”江年解释道。

  “受到主人爱惜”的玄灵盾已哭晕在土坑。

  空穹:“....“好吧,这个他无法辩驳。

  刚刚如果江年真的扛着盾牌去试探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中招,毕竟那三枚毒箭是从三个角度射出的,搞不好一个不小心真的被射到了,玄灵盾可不是360度无死角地保护!

  空穹在这里感叹,江年思考的角度却偏了一点。

  ”刚刚我就在这里看着他布置的,没想到也没看到他放了毒箭呐,没想到他一只手也有那么快的手速,“江年突然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想来单身很久了吧。“

  空穹本来想解释说有些苦练技艺的人是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过听到江年后面那句话顿时中断了他的思路。

  单身和手速有什么关系?

  这一边,江年已经从坑里把那枚戒指重新掏了出来,迎着太阳来回端详着。

  ”你在干什么?“空穹好奇地问道。

  ”我就看看这枚戒指,感觉挺漂亮的。“江年答道。

  ”你是不会开是吧?“空穹冷笑。

  江年脸色一囧,真相了。

  他还真没有用过这类东西呢,本身就有识海,所以他身上一直没有空间戒指,所以自然也不会使用。

  ”来来来,我教你,把你的精神力一点一点探进去,慢慢来不要急。“空穹笑道。

  江年依言照做,很快他就掌握了技巧。

  ”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排斥我,这就是那个男子留下来地印记了吧?“江年通过自己的感受一下子就举一反三推出了结论。

  ”那么快就探进去了?“空穹稍稍有些惊讶,随后便道:”没错了,那个是戒指上一个主人留下来的印记,它会排斥除它主人外的所有人,你的精神力不够先退出来吧,要抹去印记需要远高于前主人的精神力才行,你强行冲破的话可能会反噬的。“

  江年闻言点点头,依言退了出来,空穹则是从江年识海探出一股浓厚的精神力,猛然扎入戒指里。

  一道微不足道的嗡鸣后,戒指重归平静,只不过它现在已经换了一个主人了。

  哦豁,师父就是强!

  接下来让我康康这里面都有些啥好东西。

  江年将罪恶的手伸向了戒指空间里。

  然后掏出一个雕刻有精美花纹的小盒子。

  这是啥?江年眨眨眼。

  空穹精神力扫描了一下,道:“这里面装着很重要的东西,你看这盒子四周的纹路,那是灵纹!这就组成了一个灵阵!”

  江年恍然大悟,这么重视,那肯定是个好东西啊。

  “师父你能打开吗?”

  空穹摇摇头,道:“我只能干预精神力方面的东西,要打开这东西要么直接砸烂要么有钥匙。可现在你是打也打不烂,钥匙也没有。”

  江年心里有点小失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看看戒指里还有什么了。

  江年再次朝戒指伸出罪恶的小手。

  没想到却摸了个空。

  ?

  这就没了?

  江年不信,再掏。

  真没了!戒指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江年怒摔戒指,我在这忙活半天你就给我个小盒子?而且我还打不开?!

  好气啊!

  空穹看到这一幕倒是觉着好笑,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正常的,要真的无缘无故捡到个大宝贝才真的是气运滔天啊。

  不过。

  说不定那盒子里真有什么好东西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