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驭梦 > 正文
32.温姓少年
作者:康生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19-10-27 20:03:00 全文阅读

战斗就是这样奇妙,在最开始的凶残杀戮之后所有尚有余力的人一鼓作气残裂着其他人的身躯,所以这场近千人的厮杀以最快的速度过渡到了白热化又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后戛然而止似乎就要落入尾声。

  疲乏的人们没有了更多的气力只是互相掐斗着如同街角最不入流的流氓,等到场中只剩下十数人还能站立的时候,原来的入口处再次被打开然后,进来了数十个穿着银白色盔甲的持戈侍卫,侍卫门一言不发地站在前面排成一排如同一座座银白色的雕像。原本签了生死状挣扎着存活到最后的人们看到进来的兵卫似乎齐齐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那胜利的曙光虽然比想像的来的迟了一些却是终于到来了,但是在第一个走向兵卫的家伙被长戈挑飞的时候停止互相攻击的人群再度陷入了混乱之中,不同于赛程开始之前的歇斯底里的背水一战般的决绝,这个时候留在原地的家伙们陷入了命运多舛的自我感官之中,重新恢复的混乱只是充满了待宰羔羊的绝望意味。

  “他们二十个人是在战场上触犯军法本应处死的兵卫,他们杀掉你们或者你们取代他们,总而言之,活到最后的十五个人就是最后一批的演武参赛者。”

  主席台下首处的中年男子请示过皇帝之后沉声开口,交代大混战的最后要求,听到中年男子说的话,兵卫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散兵游勇仿佛看着一堆尸体。

  那存活下来的十数个散兵游勇之中,有几个人听到声音才慢慢冷静下来,只是神态恍惚的他们在看到周围仿若修罗战场的景象当场吐了出来,剩下的几个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惶恐的人继续惶恐着,冷静的人默默观察着,呕吐的那几个人竟然跪伏下来瘫软着站不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全场内外才注意到跟着那十六个兵卫一同进来的二十个囚徒,凌乱的头发配合宽松而又脏破的囚装让他们不像经过炮火洗礼的士兵反而更像落魄的流浪汉。这个时候似乎并没有体现出那十六个兵卫的作用,很快,当那一柄柄长戈如同犁地一样带走伤残者的性命的时候人们才明白,这些人原来是来“清场”的。

  相比场中神态各异的对质双方,十六名兵士的“犁地”工作进行到场边的时候,一线之隔的不远处,那一堆尸体中间突然发生的“诈尸”和突然出现的那个家伙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是一个不过一米六七的家伙,满脸的血污让人看不到他的面容如何。但是看到这个家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慢慢在原地活动着身体,场中所有人的脸色齐齐变得古怪起来,台上的文臣暗骂狡猾,另一边的武将挑了挑眉头,周围的观众却是咒骂着什么,不远处的参赛人员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十六个啊,你们愿意自杀吗?”

  “……”

  “那就是不愿意了?谈崩了,慢慢接受温家的惩戒吧!”

  “温家?”

  “温家!”

  “嗯?”

  那个海拔相对差劲的小家伙对着兵卫伸了伸手指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尚未经历过变声期的嗓音配合他说出来的内容让人听起来感觉有些想要发笑却笑不出来。但是当似乎是个少年的小家伙提到“温家”的时候,文官武将和皇帝分别做出了不同的反应,那十六个原本面色古井无波专心“犁地”的兵士们纷纷收缩了瞳孔。

  少年看着身体僵直的十六个兵士慢慢挽起衣袖,一副墨青色的纹身出现在少年的手臂上。

  片刻过后,十六个兵卫之中排在队首的那个兵卫摘下头盔单膝跪下然后垂着脑袋开口:

  “攻城队,第七十二分队十六组,组长赖墓向您报告!无以为敬,且以死相抵!”

  “不觉得迟了一些吗?”

  那兵士似乎很久没有说过话,沙哑的声音就像两张砂纸在没有规律地摩擦一般,原本嬉笑的温姓少年听到兵士的话脸色突然变得冰寒起来,在全场观众都在想为什么那兵士会下跪所有选手都在议论温家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温姓少年身形瞬间闪到了兵士的身后。

  “噗噗噗!噗!噗!”

  垂首的兵卫头颅飞起颈间喷出一股暗红色的浆液,半蹲着保持身体平衡的温姓少年喷出了一口赤色的液体,剩下的十五个兵卫却是在温姓少年跃起之前齐齐喷出了一小口有些发黑的浓浆。

  温姓少年依旧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只是血污遮掩下的脸苍白地像一张未曾落笔的宣纸,观看的众人纷纷惊呼,主席台端坐的皇帝微微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一众文臣武将稳如泰山地呆在座位上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原本想要逆天争命的二十多个亡命之徒把少年包围起来,通红的眼睛之中没有丝毫的侥幸和懒散,只是有一种绝地求存的歇斯底里和仿佛敢死队一般的执着。其中看起来是首领身份的家伙流下了眼泪:

  “温家部曲没有怕死的人,您到了这里已经足以告慰我们这些杀才。只是冒昧希望您能给我们,最后的荣耀……”

  “你们还活着,真好。真希望还能一直活着啊……”

  少年没有抬头看那些围在身边的囚徒,只是苦涩地低语着,尽管说着想要活着,却不知为何身上的嘲弄和疲惫掩饰不住。

  “我累了。”

  ……

  “主上,眼睛汇报回来,少爷已经出现在帝都了,而且……赖墓已经暴露被杀。”

  “少卿啊……也是难为他了,可是温家想要活下去就不得不壮士断腕啊。”

  “主上,温家已经上书表明了意图,为什么……”

  “那么,如果是你,你会相信吗?温家最天才的人公然反叛被杀,再诚挚的保证也是苍白无力的。”

  “呃……”

  “怎么欲言又止的?你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

  “少爷似乎已经点亮了影纹……”

  “什么!”

  木质的房屋之中摆放着的林林总总的东西随着那中年威严男子的惊呼晃动起来,躬着身体的管家模样的人物躬地更低了一些却没有再说话。良久,男子似乎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带来的巨大震撼重新坐了下来,沉吟片刻才对着管家吩咐道:

  “策划改天,护送少爷出帝都。”

  “只是这样一来,温家对帝都的掌控会虚弱到一个可怕的地步,那……”

  “立刻实施。”

  中年男子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一时间声音都变得有些无力,管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默默退了出去。

  “温博涛,时至今日你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一如既往地功利至上。”

  “臣夜刃!你来做什么!我温家可没有招惹你们!”

  “十凤给我说,那个孩子已经醒了,本来听说你在帝都有点小势力,可是现在看来已经晚了一些。”

  “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走开,赶紧走啊!”

  “好歹我们同是神恩一脉,这么绝情真的好吗?”

  “哼!你们臣家和申家狼狈为奸……”

  “哦……”

  “哼!”

  臣夜刃挑了挑眉毛不温不火地看着温博涛没有继续说话,温博涛口中尚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转而变作一声冷哼,臣夜刃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又接着开口:

  “我说,温博涛啊,都老大不小的了,你说这又是何必呢?”

  “你如果敢把梦魁之术公之于众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一双儿子儿媳因为你这个老家伙遭了……”

  看起来有些老态龙钟的臣夜刃自顾自地走到另一边找了把椅子坐下来,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脸上覆着一张白纸的傀儡出现在温博涛的身后轻轻扼住了温博涛的脖子,温博涛梗着脖子说不出话来只好斜眼恶毒地看着白发苍苍的臣夜刃。

  “老朽因为这点破事一夜白发,怎么,你是想要和我感同身受吗?”

  “……”

  “我臣夜刃只有那一个儿子,但是好好坏坏还留下几个争气的孙辈,你说,如果他们都来到这里能不能把这天变上一变!”

  温博涛眼中的恶毒变成了震惊和错愕,那张儒雅不复的脸上的表情变得精彩无比。

  ……

  “呃啊……”

  温姓少年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向了那二十名囚徒,其中不难看出他们的畏惧和狂热,温姓少年轻叹一声:

  “咱们走不了了,可惜了,不败!!”

  随着少年一声并不嘹亮的咆哮,那二十个人仿佛终于得到了解脱一般纷纷跪下来亲吻着温姓少年身前的土地,他看着那跪着的二十道身影眨眼间没有了声息几欲癫狂。

  来不及感伤,哪怕知道这些人是温家最忠诚最可爱的狂热信徒,他也只能给他们荣耀……和死亡。温姓少年嘴角的嘲讽更加浓厚,他转过身歪着头对皇帝喊道:

  “喂喂喂,生死场已经结束了,正菜可以开始了吧?”

  “好。”

  当所有人都觉得温姓少年会因为他胆大妄为的举动招来杀身之祸的时候却发现高台的皇帝竟然微笑着应了一声,正午时分终于姗姗来迟,太阳错开浮云照下阳光,那道阳光倾泻在温姓少年的身上多了些朦胧,少年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好生雪白。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