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乱世妖邪 > 第一卷 重生之谜
第二章 化犬
作者:模拟机  |  字数:4235  |  更新时间:2019-08-02 19:11:54 全文阅读

燕江流实在无法相信眼前的黄狗就是自己,可一动,水中的黄狗也在动!低头一看,一双狗爪子撑着身体,再一回头,就见到了一根指头粗的狗尾巴在风中摇晃。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证实着这个可怕的猜测!

“不、不会吧?!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燕江流急的大吼,而嘴里却传出了狗吠之声,就连声音也完全变成了狗!

“难不成……是那群围攻我人搞的鬼?!可我未听说有把人变成狗的法术……等等……变成?”

燕江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自己先前的确是葬身在了控星盘之下,肉身连同帝兵一齐被击成了粉末。既然确信自己死过,而且肉体也已经没了,那就不该是“变成”狗,而是……重生?

自己在先前的确有几招保命底牌,但也仅仅只能用作逃跑而已,根本没有能让人重生大神通。再说,哪怕重生为一个凡人,尚且还能有一丝转机,为什么偏偏变成了畜生?!

“到底是什么让我变成这模样的?!”

燕江流实在想不通。

“哈!找到了!我刚才就说听到了狗叫,果然有只狗在喝水,咱兄弟两好久没开荤了,把这狗抓来打打牙祭!”

燕江流回头一看,有两个邋遢的乞丐正盯着自己,不断咽着口水。

对啊,自己现在的模样在人们眼中只是一条野狗罢了。

一想到这,燕江流不禁怒火中烧,转过身,露出了锐利的獠牙,死死瞪着乞丐。

哪怕老子就是变成了狗!也不是你们这些下三滥可以欺负的!

“哟呵,还敢呲牙呢!”

“兄弟,小心点,被咬了可就划不来了。”

“怕什么,不就是一条狗吗?”乞丐从地上捡了根手臂粗的树枝,阴笑着,一步步靠近了燕江流。

“把你狗头打烂!”

乞丐猛地跳起来,冲着燕江流头上砸去!

早有准备的燕江流闪身一避,树枝擦着皮毛砸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乞丐的侧身露出了大空档,燕江流立马扑过去,张嘴一咬——

“啊!!这只疯狗!快给我撒开!”

乞丐慌了,拼命捶打着燕江流,可后者就像是铁了心一般,怎么也不松开丝毫,很快,乞丐的腰上渗出血来。

“兄弟莫慌!我来了!”

另一个乞丐见状,又抄起一根树枝,疾步来到了他们面前,抬手一挥——咚!

树枝准确地砸在了侧身。燕江流眼前一黑,不自觉松了嘴,整个人……不,整条狗都横飞出去,跌落河流之中。

湍急的河流被血染红,燕江流沉没在水中,眼前逐渐模糊。

刺骨的冰冷不断让意识陷入浑浊,恍惚之中,燕江流梦到了一些往事。

那是正值相思花盛开的时节,因陷入瓶颈而烦躁不堪的燕江流决定外出散散心。一边思索如何突破瓶颈,一边闲逛。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开满相思花的地方。那里,漫天粉红缭乱了眼,在无数花开的飘絮中,一个人在起舞着。

她的舞步很轻盈,仅是点到了花朵之后便移开,似不愿踩死这娇柔的相思花一般。燕江流的思路被打断,他的目光锁在了舞动的身影上,意识也随之融入了这片花海。

时间仿佛定在了这一瞬间,她舞着,他看着,眼里泛了迷离。

良久,她似乎是跳累了,莲步停在了相思花之上,却没将花朵压下去,就好像落在上面的是一层纱。美眸轻眨,她的视线转向了燕江流,两双眼睛对视起来。

“好看吗?”

“恩。”

燕江流点点头,她的眼里似有漩涡,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进去。

她笑了笑,倾城的容颜让这满地的相思花也黯淡了。那是燕江流生平头一次见到如此绝美的笑脸。

她转身,似要离开了此地,燕江流连忙道:

“敢问姑娘芳名!”

她回过头来,轻启红唇:

“秦心。”

这便是两人的相遇。

每每回忆,燕江流总是出神,可如今,只剩花落任凭凉风瑟。早在自己炸毁了天机星后,就注定两人要背道而驰。

人世多无奈,离合又悲欢。

燕江流的意识慢慢变得清明,再醒来时,自己躺在了河滩上,头和背不时传来阵阵剧痛,不断撕扯刚恢复的神志。

燕江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拖着身子一步步走着,现在又该去哪呢?

既已重生,又为何作狗?枉我勇猛一世,生前即为人雄,死后也应为鬼杰!却不料是天意还是人迫,居然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这比直接死了还更要屈辱!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燕江流用尽力气嚎叫着,犬吠传开了百米以外。末了,他低下头,心如死灰。

不甘心又如何?自己现在这样又能做什么?一只狗能想到的最好结局,也不过是被人收养,看家护院,然后在摇尾乞怜中度过一生……呵。

血顺着湿润的皮毛滴落在地上,燕江流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却还是一步步走着,虽生而为犬,但魂依然是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魔头,那份自以为是的尊严在告诫他,不能停下。

不知不觉,燕江流又走回了城镇,最终,眼前一黑,倒在了街道旁。

雨开始下,来往的行人抱着头折返回家,无人理睬这条重伤的狗,行人来往的街道很快就空无一人。雨水落在了燕江流的毛发上,混着伤口渗出来的血,侵染了一片殷红。

雨水落在了地上,发出很有节奏的声音,然而,这节奏并没有保持太久,就被一阵脚步声打乱了,一柄油纸伞的出现,让雨水滑落的痕迹悄然改变。

只见伞下站着一个女孩。女孩很美,精致的五官仿佛画中跳脱出来的人物,尤其那弯弯的黛眉之下,像是镶嵌着两颗宝石一样的眼眸,细一看去,这眼里似有说不清的灵动。

女孩撑着伞,径直来到了燕江流跟前,喃喃道:

“竟被丢弃在这,没有主人吗?”

女孩伸出手,在燕江流的颈部试探了一番,道:“还有救。”

说完,女孩竟也不显脏,直接抱起了燕江流,滴落的血水染红了她的裙摆。

“我们回家吧。”

……

燕江流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漆漆的狗脸。他的跟前居然卧着一条大狼狗!

大狼狗一见他醒来,嘴里汪汪汪地叫道:“兄弟,你醒了啊。”

燕江流一翻白眼,“谁他娘的跟你是兄弟!不对,我为什么听得懂你说的话?!”

“为什么听不懂?咱不都是狗吗?”大狼狗瞅着他,一副新奇的模样,似乎对这个新来的成员很感兴趣。

“狗?”

燕江流这才回想起糟糕的事实,没错,自己在经历死亡后,不知为何重生成了狗。

燕江流试着动了动身子,有些不方便,好像被什么缠住了一样,还有一股草药的苦香身上散发出来。撇过头才看到,身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缠了布条,多半是在昏迷时被人救了吧。

打量四周,自己身在一个木头搭建的狗窝里,有两只碗摞在了狗窝前,看起来是给自己和这条大狼狗准备的。

“兄弟,饿了没,主人从昨天把你带回来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你扛得住吗?要不我把藏着的骨头给你啃啃?”

被一只狗关心,着实有种笑不出来的滑稽,虽是好心,但燕江流实在不愿真的变成狗一样,于是就拒绝了。

“对了,这是什么地方?”

大狼狗道:“这里?这里是主人家啊。”

“不,我是想问,这个城镇是叫什么名字?”

燕江流想通过地名了解自己身在何处,但估计一只狗知道的肯定不多,于是就往小了问。

“城镇?什么城镇?我只知道这里是主人家。”

大狼狗一副坚定的模样。

燕江流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也是犯浑,居然想从狗身上了解什么,真是的,难道变成狗后,我的智力也下降了?

正当燕江流自我怀疑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大黑!”

一听到这声音,大狼狗哧溜一下站起来,兴奋道:“主人在叫我!”

说完,大狼狗就冲了出去。燕江流慢腾腾的站起来,想看看这好心救了自己的是什么人。刚一出狗窝,就见大狼狗蹲在一袭雪白的长裙前摇着尾巴,一只纤白的玉手在温柔地抚摸它的脑袋。

“大黑,有没有乖乖的?”

燕江流抬头望去,不禁有些错愕,救了自己的,竟是个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妙龄少女。她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灵动的美感。

见燕江流走出狗窝,女孩笑道:“你醒了啊,身上的伤好点没?”

“好些了。”

燕江流下意识的回答她,但话一出口,就变成了犬吠,让人难受。

女孩又笑了笑,似乎听懂了他的回答一样。她走过来,蹲在了燕江流面前,一股好闻的香味窜进了鼻子里。

“恩……看你一身黄黄的,以后就叫你大黄吧。大黄,你可要好好看家。”

说着,女孩伸手要去摸燕江流的狗头,但后者脖子一歪,躲开了。尽管面前的这个姑娘救了自己,但并不代表自己就愿意被当成狗了!

“呵呵,看来还是有些不熟呢,不过没关系,我不会因为这个就把你丢掉的,你就安安心心待在家里吧,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女孩笑吟吟地道。

对此,燕江流也不想说什么,作为狗来说,被人收养的确是最好的归宿。

呵,真是可笑。

燕江流不知是在说女孩,还是在说自己的命运。

“雪儿,你怎么又跑到这来逗狗了。”

听闻此声,燕江流和女孩一齐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壮汉相貌无奇,光头大胡子,从面相上看应该有五十多岁了。

见到这壮汉,女孩叫道:“爹,你怎么来了?”

“还敢说我,你不在石室里待着练功,还跑出来逗狗玩,再过半年可就是天游派下山挑选弟子的时候了,还不知道紧张!”壮汉没好气地道。

“可是……待着石室里练功好无聊的。”女孩委屈地道。

“唉,你啊,总是这样。也该为自己好好考虑下了,咱们迟家这百年来就出了你这么个好苗子,就指望着你能光宗耀祖呢。”

“呜……明明兄长也有灵根的,为什么不让他修炼呢?”

灵根?燕江流一振,侧耳聆听他们的对话。

“你大哥虽然也有灵根,但不如你的纯粹,就算勉强修行也不过是事倍功半,而且将来也会止步在一个浅短境界无法寸进。比起他,你要更适合一些。你的灵根可是罕见的木灵根,如此绝良的资质,只需你再稍微努力些,进那天游派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虽是这么说,可女孩还是苦着脸,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见状,壮汉继续劝道:“我的好女儿,从到大爹事事都惯着你,但只有这件事,你就听爹的吧,你看,这是爹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百灵草,服下它,能让你的对天地元力的感应更加灵敏,也能更快的踏入炼气期。”

见父亲费了这么大心血,当女儿的自然也不能驳了他的心意。女孩只好接过百灵草,道:“好吧好吧,我去练功就是了。”

两人离开了这里。

“原来如此,看不出来这小妮子竟有罕见的木灵根,有这种的天资的人可是各种势力抢着要啊。”

灵根是判定一个人是否拥有修真资格的标准,每个人都有灵根,只是纯度不一,也决定了此人的天资。灵根天生就会沾染着红尘念,这会抑郁灵根的纯度,使其无法感应天地大道,境界越是提升,影响就越是巨大,最终会止步在某个地方。

不过事无绝对,红尘念是可以被清洗掉的,燕江流曾经的资质也不算好,但在一些天材地宝的洗礼下也有了问鼎帝境的可能性,这暂且不论。

红尘念使得灵根分为了三六九等。而有些人注定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在万众生灵中,偶尔也有些许人的灵根发生了异变,使得拥有了天地万物的性质。譬如女孩的木灵根,这种灵根修成的法力带有一种神奇的活力,并天生就可与灵花仙草产生共鸣,轻而易举就能寻到珍贵药材,甚至还能用自身法力催化万物生长,修复损伤。

除了木灵根外,还有极具破坏性的火、雷、冰灵根等等,每种灵根的能力都不相同。然而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些灵根孕育的法力有多强,而是这种变异灵根……可以进化!

“罢了,这些都与我无关了。”燕江流叹了口气。

模拟机
作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推荐,拜托读者老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