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破军临之凡界卷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见孤焰,起于瞑川 2
作者:宋青主  |  字数:2966  |  更新时间:2020-03-17 22:42:37 全文阅读

曹恒立不多话,指挥昆仑奴和易心柳在“灰城”的西北方设置起一个隐匿阵。这个阵法和伊如缨的天台、东北高山顶的炮台形成犄角之势,很快就彻底将诸人隐藏了起来。

胡旺财忽然抽了抽鼻子,说:“怎么?何罗也出来了?”

雪沾衣眨了眨棕绿色的大眼睛:“没有啊...你闻到了老鱼婆的鱼腥味啦?”她对那妖妖乔乔的女人始终都看不顺眼。

胡旺财又困惑地翕张了一下鼻翼:“....怎么这么像?奇怪...”

易心柳说:“她体内有一段带锐刺的链条还没消解干净,伤还没有好全呢,出不来的。”

“我看她就是装病!”雪沾衣愤愤地说,不能和大家并肩作战的老鱼算什么好鸟?

紫休不参与这类讨论,双眼紧紧盯着前方。他惊愕地发现,被烈火宗的灵石炮轰破的城墙部位,已被那些大蜘蛛在很短的时间内修补完毕。“这什么妖物,这等厉害?...”他口中喃喃,眼中的紫光不断旋转变化,试图探察城内更远的情况。

龙临心中忽生警兆,他深知胡旺财嗅觉发达异常,就像紫息目力超常一样,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自从经历了斩情海的重生,他的神识也比从前强悍敏锐了近千倍,天地元气最细微的变化也能够感知分明,他确实也感应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波动,向他飞速掠近。

这是水的味道,纯粹而淡漠,又似乎包罗万象,有亿万水族的复杂而渺远的气息;这气息之中,隐约蛰伏着一道冰冷的杀意。

龙临不假思索释出一个火属性单层灵力罩,将自己和龙宝护在其内。只听到“噗”的一声触响,轻微如孩子吹灭灯花,灵力罩罩面有一点微凹,就像开了一朵精巧的针眼大的霜花,随即消失。

伊如缨发现自己的天台西侧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力罩,散发着可怖的朱雀火炎力,罩中空无一人,显得分外诡异。“竟然有炼虚境大能压阵!”她顿时敛去轻慢之色,向灵力罩方向行了一礼。

“什么古怪东西撞上来了?”龙宝紧张地捏着驭紫鞭传音问。

龙临微微摇头,也传音,“此人的隐身术竟然恐怖如斯?”

“你觉得他就是周醒河?”龙宝瞪大眼睛努力搜索,一无所获。 突然,对面那灰烟弥漫的阵墙上,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孔洞像水面的鱼泡般密集的地出现,紧接着遮天蔽日的冥影人飞了出来,密密麻麻的蝙蝠般的肉翅将湛湛青天一分为二,就像突然扯出一幅巨大的黑布,“暗夜”急速蔓延,欲覆盖白昼;无数黑压压的魔兵也随即杀出。他们手中的兵器五花八门,最多的是一种两三尺长的黑色石棒,制作粗糙,只是坚硬沉重而已,就像低劣仿制版的黑戮梃。

大战爆发。

那些气息波动的隐匿阵法处,发出密如飞蝗的火属性箭枝,将越逼越近的“夜幕”射出无数孔洞,露出一块块蓝色瓷片般的天穹,中箭的冥影人纷纷飘落,在空中燃烧,弥漫着难忍的恶臭;其余的急速敛翅,缩身为一颗颗被坚逾金铁的钩爪遮挡和包裹的小圆球,犹如一场默然无声的大小均一的陨石雨,向那一片隐匿阵法以更快的速度冲坠而去。

掠过“双龙神教”的隐匿阵的冥影人大部分被雪沾衣的木精之火烧死,其余或者被昆仑奴的流霞弓射杀,或者被一红一蓝两道飞剑击杀。正是莫氏姐妹的“孤焰”和“兼鱼”。这两道飞剑气息很弱,合并一起却又有一种奇异的强韧和灵动,威力大增,可能是因为莫绛珠和莫绿玦是双生姐妹,心意相通之故。龙临感受到东北方烈火宗的位置有几道颇为强大的神识正在留意这两道飞剑。

龙临一直在捕捉的那缕若有若无、忽远忽近的水意,蓦然完全消失。他眉心微蹙,还没有来得及再行追索,一场大得不可思议的暴雨毫无征兆地落下来,那道水意也溶于其间,再难分辨。

修士们当然不害怕雨水,附着在箭粗箭杆上的火属性微型阵法也不会被雨水熄灭,然而终究走不出五行生克的天道之理,火行箭的威势很快被狂暴的雨水压制了一小部分。

都说“狂风不竞日,暴雨不终朝”,但这场大雨给人的感觉是,它可以这样永无止境地下下去。雨气中带着淡淡的腥咸和苦涩,仿佛来自汪洋大海。

魔兵潮水般卷过地面,和冥影人的“陨石雨”渐渐接近,貌似很快可以汇合在一起。魔人身躯强悍,箭矢对他们的杀伤力明显弱于对冥影人。

噗...噗...噗...

一些古怪的割裂声响起,暴雨中魔兵的洪流中部突然断开,从高处俯瞰,犹如一条巨大的湿巾被隐形巨手猛然揪起,绞拧得变形,不断喷溅的血浆连暴雨都来不及稀释,瞬间模糊了所有人的视野;满是积雨的地面渐成汪洋,水面上绽开了一朵数十丈大小的颤动不止的紫红色“睡莲”。

那些消失的魔兵身体就像被无数看不见的高低纵横的线条切割成数不清的碎块。形状规整、切面光滑的肉块向高处弹飞和下坠时又被重复切割,直至碎成细末。

冲在前面的魔兵扭头回望,脸上骇异和悲愤的神情表明眼前的一切再度刷新了他们对人族“狡诈又卑劣”的认知。一些紧随其后靠近这个隐形绞杀阵的魔兵来不及缩回手或脚,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脚掌或者膝盖突然崩裂成许多碎块,脱离自己的身体。他们在暴雨中凄厉地惨嚎,瘫倒在赭红色的浑浊的血河中。

血河蜿蜒流淌,越来越宽,越流越长,像一匹被扯出很多裂口的红布,污浊不堪。

龙临龙宝都没有很在意,只是略瞥了一眼。曹恒立发出一声克制的惊呼,这当然是他的老宗门——天阵宗——的手笔。他向龙临传音解析了这个叫“软红十丈”的杀阵的基本原理,大意就是并非天阵宗有虐杀的恶趣味,而是这个阵法的要点在于对多重空间叠加的精妙计算和运用,也是最经济、最节省阵法材料的一种杀阵布设。

“软红十丈...”龙临喃喃了一句,觉得这名号才真有几分恶趣味。他看向暴雨中变得朦胧的云台,那个大红绡衫的身影,伊如缨,依旧掌托莲花,静默而立,凝神看着对面的灰色城池。她的身周有一层淡淡红光,将雨水隔绝在数寸之外。

暴雨中看不清轮廓的高墙上出现了一个浑圆的黑点。黑点在灰烟和雨雾中如同落入一盏浊茶中的一滴墨汁,渐渐洇开,变大。轰隆声在稠厚的雨雾中迟缓地传出,好似有一条墨龙有些艰难地穿破灰暗滞重的积雨云,探出它的头角来。

又是一群魔兵,只是相比之前的魔人,他们显得甲胄整齐,黑色的护甲覆盖了身躯要害处,裸露着胳膊和小腿;从面容长相看,他们应该来自嗜肉魔宗和歌魔宗。领头的魔人身躯高大,赤手空拳,骑在一头黑色的大象上,也是同样的黑甲,只是多了十二层项圈。大象高达一丈,遍身黑毛,连一对狰狞的长牙也是乌黑的,在雨水中闪着微冷的蓝光。

“王法!”龙临和龙宝惊诧地对视一眼。暌隔多年,这个嗜肉魔国的大将军境界更有提升,从气息上感知,应该接近人族的化神境巅峰;他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右边的魔角不知被什么削去了一小段,右脸也有类似刀砍的斫伤...龙临发现他的身后没有曾经熟悉的面孔:玛雅殿下,阿拉金姑娘...心里微微一沉,涌起一些复杂莫名的意绪。

黑象迈出身后的城池后,以极快的速度轰隆隆地往前奔,雨中的大地犹如中空,被它强悍有力的四肢踏出擂击巨鼓般的震响。

王法指着云台上的伊如缨怒喝:“贱妇!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声如奔雷,震得紫息等人耳膜嗡嗡作响。昆仑奴兴奋地捏紧手中的斩魔刀和流霞弓:“这魔头好厉害!”

伊如缨冷冷一笑,语音清如寒露:“如你所愿!”掌中的红莲离手,幻化为千万片犹如血刃的莲瓣,带着层层叠叠的深红浅绯的虚影,撕破无边雨幕,向王法冲去。等闲灵器灵宝的虚影都在身后,而这红莲的虚影却在前方;交错的虚影自成空间,在天地间演化成繁密恐怖的绞杀轮,翻滚之际,将挡在王法的黑象前的雨幕绞碎成白茫茫的一片,似乎将天地剜了一个窟窿。无数被凌迟的雨滴被莲瓣瓣尖不断笔直地送出,洞穿了大片在王法身后左右的魔兵。

他们像被许多镰刀同时收割的湿重的稻杆,纷纷倒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