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破军临之凡界卷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归来的“诛仙赤”
作者:宋青主  |  字数:2980  |  更新时间:2019-10-04 20:06:39 全文阅读

返回阴阳宗后,发现他们离开后的那段日子并没有其他修士进入过的残留气息。这个宗派范围实在太大,不然为安全起见,还是得构筑一个临时性的大阵才好。

易心柳把矿道里的李砺接了出来。这次他只是咳嗽了两声,就哗哗地吐出一大堆的神化晶来,足有两尺高,外层石皮都已经消融干净,莹莹生辉,把龙宝开心得合不拢嘴。

听李砺说他把下面矿道的小蚁妖们都组织起来找矿挖矿了,不然单靠他一个就这几天功夫挖不了这么多。还有部分粗矿石留在洞中,集中在一处,专门安排了三个蚁妖看守。龙宝对他的“敬业爱岗”极为满意,大大地褒奖了一番,给了他一堆蓝魔石。

李砺眼睛一亮,也不推辞客套,就认认真真地一把接一把地吃起来。李多寿也算是看到了他的价值,不再反感他给多少吃多少、半点都不留的“实在”劲儿。

管库猴子袁白见到龙临龙宝回来,急忙从库房搬出两把晶石椅子,让他们坐下,然后他和胡旺财---一对时刻准备着竞争上岗的马屁精---分别给龙临扇着风,给龙宝捶着背。

龙临坐在椅子上,将那堆神化晶晶片虚托到身前数尺之高,用朱雀火将它们熔融,再以玄冰冰意冷却后,挥掌将它们切成两寸长一寸宽一寸厚、大小一致的晶砖,居然有三十六块,龙宝拿起一块翻来覆去地看,爱不释手,喜得浑身发痒,忙命胡旺财给自己背上捏两把。

昆仑奴一回小世界就去找嘲风。龙临见他们在神望湖对岸缓缓行走,昆仑奴神色沮丧,嘲风不知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忽然,雪沾衣大喊大叫着跑过来,小手指着小世界的天,“不好了!大爸爸小爸爸,天破了!”

大家惊奇地抬眼一看,小世界的天幕上出现了一个外绿内红的光晕,一闪一闪的,像多了一只妖异的眼睛;光晕渐渐扩大,又骤然缩小,凝聚成一只清晰可见的碧幽幽的凤凰,绿羽翩然,向龙临的位置飞来,口中衔着一颗朝阳般灿烂通红的珠子...

诛仙赤!

龙临愕然伸手,接它接在掌心:毛菊花的诛仙赤。不知是否因为迢迢数千万里的飞行,重新化为碧玉凤簪的诛仙赤通体滚烫,散发着难以置信的热力,似乎体内封印着正剧烈沸腾的火山岩浆;龙临和龙宝的各一道神识藏匿在凤体内,这就是小世界容许它进入的原因。

这两道神识是毛菊花临去龙渊大陆,龙临龙宝打入这支凤簪中的,以防万一有意外,可以用作“定位”。没想到这支簪子竟然能够横贯大瀛海,从龙渊大陆飞到凤岐大陆,准确无误地找到小世界。

“菊花出事了!”龙宝惊跳起来,大声嚷嚷。

“老崔!...老曹!...大铲!...一腿!....旺财!...昆仑!...”小世界里弥漫着龙宝声嘶力竭的呼喊。他再也顾不上什么神化晶,急吼吼地让易心柳安排了数千名蚁妖随李砺回矿道,每个领队蚁妖配给了防御性的上品灵宝和其他必需品,留下了一堆李砺爱吃的黑魔石、蓝魔石和少量的紫魔石,略作吩咐,就性急火燎地准备离开凤岐大陆。

因为路途太过遥远,急速飞行极耗法力,小世界里唯一的破空燕又被毛菊花乘坐走了,龙宝变身为本体---一条近四十丈的金黄色神龙,让龙临乘坐着,腾起无数紫云,顷刻间已经飞出数千里。

眼看就要飞离大量皇朝时,龙宝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微微发亮的小圆点,这个圆点迅捷无比地逼近,带着隆隆的清雷般的嘶响,“那是什么?”刚问了一句,发现那个圆点其实是个虚空通道的开口,急忙控制住身形以免一头扎进去。

“二姐!”站立在龙宝的龙脊上的龙临向遽然出现的白色身影招呼。

柳近漪一袭宫装,似乎连更换衣服都来不及,脸上不无惶惑,“三弟四弟,将欲何往?”她对龙宝的神龙真身明显并不意外。

龙临简略地说明了情由。柳近漪似乎有些将信将疑,待听说是诛仙赤报讯后,她释然说:“诛仙赤原本是神界赏赐给南宫紫凰仙君的坐骑:绿弋凤。后被魔神击杀,南宫紫皇取了它的凤珠,炼制成仙器‘诛仙赤’。”

“原来如此。”龙临点头,忍不住好奇问一句:“南宫紫凰是否已经陨落?”

柳近漪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听说他们打算先去龙渊大陆的仙药门,柳近漪双臂微微一翻,就已经托着圣女意缺儿沉睡模样的身躯,“还请两位弟弟把缺儿带到仙药门,恳请陈老爷子施治!缺儿的储物戒中,有给陈老爷子的诊治费。”

也不管龙临龙宝答不答应,就将意缺儿平推到龙临身前,龙临无奈地接着了。

不等二人开口,柳近漪又说,“我已经给她用了冰魄,若需施以针刀,她不会觉得疼痛...”语音怆然,眼圈也微微一红,似乎又要落泪。只见她伸指一弹,一点冰寒落入龙临眉心,遁入识海:是揭开和覆回意缺儿脸上的面纱的咒语和指法。

龙临有些讶异地看了看手臂上的意缺儿,发现她的皮肤确实有淡淡的霜意,但明显肌肉柔软,关节自如,和被寻常冰雪冻得通体僵硬的感觉截然不同。龙临本想问她为何不亲自登门求治,但又不欲磨蹭下去,就将意缺儿收入小世界,向她拱手道别。

龙宝却并没有急着飞离。突然对柳近漪大声说:“二姐,等我们返回凤岐,我一定要见到小皇帝莫多拉!无论如何,你也要护他周全!”

柳近漪似乎大吃一惊,眼中射出两道惊怒的亮芒,但随即敛去;龙临也不懂龙宝为何突然提及小皇帝,而且警告之意明显,但龙宝并不等柳近漪有什么回话,一闪龙尾,涌起金鳞万点,龙身已经在千里之外。

龙临忍不住给龙宝传音:“龙宝,你那话是何意?”

在云间穿行的龙宝默了默,回答:“我也不说不清,反正,看到冰魄柱子里的那个死孩子,我就想到了那个叫‘礼天隆运定统建极英睿神武钦文孝德至仁开元宏功大量皇朝高皇帝’的小皇帝。他的真名叫‘莫多拉’。”

他的眼前好像又出现了那张痛哭的小脸,那双满是泪水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某种无法言说的恐惧。

“你在怀疑什么?”龙临问。他认为小皇帝毕竟只是世俗权力的象征,柳近漪似乎没必要去为难他;若真有什么歹意,一个没什么修炼根骨的小孩子应该也感觉不到什么。

龙宝微微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好...总之,我们那个老二,哼,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好人。这就是龙宝对那个才貌无伦、境界高深的结拜姐姐柳近漪的基本界定。

此后再无阻隔,一路畅通,终于飞出苍苍茫茫的凤岐大陆,进入大瀛海海域。数十天夜以继日的飞行令龙宝疲惫不堪,于是降落在一个荒凉小岛上恢复和调息。龙临把自己亲自炼制的蕴灵丹掏出一把来给龙宝。这批丹药无论取材用料和手法火候都讲究之极,出丹量一向很低,龙临都是留给龙宝一个人吃的。

龙宝接过手一看,这批新制蕴灵丹比以前的又更胜一筹,离开丹瓶的丹丸宝光流转,通身弥散着七彩丹雾,如虹似霓,纷纷缕缕缭绕不绝,隐隐形成游龙状,清凉醇和的异香直沁识海...不禁大赞一声“好东西!”忍不住一口吞下,然后坐着施法催化。

看着沧海茫茫,想起云水曦殒命于此,两个人都不禁怅然出神。龙宝感慨“也不知云水寒那老棺材瓤子...”一语未了,“轰隆”一声巨震伴着巨响,屁股下的小岛竟然如狂风中的小船一样猛烈摇摆起来,远处一条方圆约近万里的青灰色“水龙”自海面拔起,直冲长空;几乎同时,天黑如墨,一棵倒挂巨树形的亮紫色劫雷顷刻延展着数不清的燃烧着天火的电弧“分枝”,猎猎作响,与水龙在高空对撞。

水与火在空中交换着澎湃至极的能量,被瞬间蒸发的海水翻滚成无数云团,将天与水衔接在一起,混沌难分。海中不知多少生灵瞬间被碾压、震杀为粉末,将那横贯万里之阔的大水柱染成淡红,血腥气弥漫天地间。

“卧槽!什么情况?”龙宝惊跳起来。

“像是有人破境渡劫了。”龙临凝神远眺,“看这阵势,应该是...云水寒吧。”

“云水寒?那老棺材瓤子不是被你打伤还抽取了虚空冰火焰了吗?”龙宝气愤地嚷嚷,“这么快又破境了?这就炼虚境了?靠,这...还有天理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