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破军临之凡界卷 > 正文
第一章 凡人小孩
作者:宋青主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19-08-02 16:09:41 全文阅读

龙渊大陆南,大楚国暗黑山脉某处山脚,一片混乱灵气波动峻烈,十多个穿着紧身黑衣的人对峙着五个浑身浴血的青衣人,慢慢逼近;青衣人背对山壁,小心地环成一个半圆,护着一个似乎只有七八岁的男孩。黑衣人貌似投鼠忌器,并不动用法器,只是用兵刃袭杀,数十息之间又有一个青衣人长声惨呼,双腿齐断,滚落一边。黑衣人领头的山羊胡子淡定地冷笑一声道:“尔等燃烧精元,已是强驽之末,何必苦苦抵抗?把孩子抛过来,我自会给尔等一个痛快!”

为首的青衣人只有十七八岁,肩上有三朵银色云朵,已经被血染成红色,他嘶声怒吼:“老贼!我盘龙谷与你们有何冤仇,竟然灭我满门!我死了也要拉你们垫背!…….”

山羊胡子嘿嘿一笑:”小子说笑了!尔等即可刻神魂俱灭,拉蝼蚁垫背也是力有不逮了……”

一语未尽突然一道弧形金光爆闪,仿佛雷电撕裂虚空而来,刺得诸人顿时失明,一睁眼,看到不远山石上多了一对青年男女,并身而立,男子一抖衣袖,金光隐没袖中。男子二十七八岁,身着蓝衫,面目温和,气息凝重,就像凡间饱读诗书的书生;女子则醒目得多,二十五六岁许,长着一张精致的心形脸,眉如远山,目澄秋水,浓黑的秀发挽着一个朝云近香髻,光洁的前额上方有一个清晰如描画的美人尖,髻上插着一支碧绿的凤形玉簪,凤口含着一颗小指头大的殷红珠子,灵韵流动,显然是上品法器,此外别无装饰。令众人失神的是她穿着一袭雪白的衣袍,非丝非罗非麻,无风自飘;唯有衣领和腰带上用嫩绿、浅碧、深翠、暗绿等诸色丝线绣着繁复玄奥的符纹,定睛看竟然隐隐流转不定,变幻莫测,犹如昭节烂漫万物化生,草木蓊蔚气象万千……神衣!众人心中轰然一响,闪过这两个字。

女子美目流盼,对男子说:“咦,那孩子怎么是个凡人?”

山羊胡子一瞥之下,竟然看不出对方修为境界,心底大骇,他一向负责宗门外围事物,走南闯北历练丰富,不是个莽撞的人,见对方好奇,慌忙拱手道:“前辈,我等奉宗门之名,带这个孩子回去,望前辈放行!”

男子微笑道,“你一个筑基二期的带这么多人围杀几个炼气八九期的小辈就为了这个凡人孩子么?”

山羊胡子尴尬未答,领头青衣人向男子单膝下跪施礼:“晚辈盘龙谷洛丹峰见过前辈!”他浑身是伤,心脉已断,略一松懈,连话都说不出第二句来。男子点点头:“土性单灵根!可惜了!”

突然他身后的孩子奔向青年男女,哭喊“神仙大哥哥救命呀!”他涕泪纵横,满身尘泥污血,却并未受伤,伸臂扑向那个女子,小手攥住女子的裙角,又喊“仙女姐姐救命呀!仙女姐姐这么美,一定是个好人,快救救我哥哥!呜呜呜…..”

只要是女人,无论凡仙妖神莫不乐意被人称颂年轻美貌,那女子自然也不例外,闻言大悦,一伸玉掌就将孩子拂在身后,和男子说:“雍哥,这事怕是有些古怪,得好好拷问那个老头。”

那个叫雍哥的男子一伸手就攥住了男童手腕,面露讶色:”真的是个凡人……不对!”男童没有灵根,完全不能修炼,是凡体无疑,但是脉象奇异而宏大,仿佛有千万条怒龙被神索紧紧缚住,咆哮挣扎麟甲翕张,似有裂天灭世之威,气息着实可怖;但男童皮肤光洁,毫无异状,又令人难解。

男子和蔼地面对山羊胡子说:“在下灵犀宗宗主李雍。这孩子我要带走。”山羊胡知道此事不能善了,灵犀宗的名号他也略有所闻,是龙渊大陆极北之地的大宗,与大楚国相距十万多里,中间隔着幽籍恶地,这对男女闲庭信步般地穿行到此地,实在不是他能够比拼的存在。山羊胡眼中闪现绝望之色,大呼”动手“,登时诸般法器凌空,呼啸而至,同时准备捏碎遁符逃离。白衫女子微微一笑,抽下玉簪注入灵力,往虚空一抛,登时化为一只碧绿的凤凰,口中红光大盛,红光外围还有一圈诡异的绿色荧光。红光将十几号黑衣人困住。山羊胡只哀嚎了一声 “诛仙赤”,便和其他黑衣人一样急剧缩小,如同被抛入三昧真火炼制的丹炉,几息后就滚成十几粒大小不一的黑色珠子,噼啪作响,崩为灰烬;令男童极度惊骇的是他的五个堂兄和师兄在绿色荧光附近,突然全身精气流逝,化为黄色砂粒状,随风陨灭,好像海边沙土堆砌的人像,被狂风巨浪瞬间击溃。

男童心如刀割,大放悲声。

他只哭了数声,便止泣哀求李雍去盘龙谷救他父母。他磕磕巴巴地述说了昨晚突然遭到近百名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的攻击的事,他还没明白这事的前因后果,只知道他们见人就杀,都是冲他来的;他的父母替他挡住了几个最狠厉的,突然打开了一个子母阵,把他和两个堂兄和三个师兄抛了出来。但是他们没逃多久就被山羊胡子他们追上。……李雍略一沉吟,有了计较,盘龙谷并不远,他觉得去看看无妨。

男童说:我叫洛青崖。李雍笑着一点头:“好名字。”男童突然感觉凌空飞起,风声大作,刮得脸生痛,不到半柱香时间他们就到了盘龙谷。

盘龙谷的防护大阵已被强行打开,但并没有溃散,只是东南角出现了一个破口。李雍颇为意外地说:“云妹你看,这大阵真是不寻常!”女子也很惊异,在他们眼中,南部灵气稀薄,历来是蛮荒之地,修真的水平也很低,但这个大阵的格局却很神异,不像这类小宗派的手笔。

进入谷中,遍地血腥,断肢残尸脑浆随处可见;房舍均已倒塌,有几处甚至碎成齑粉,可以想见当时打斗的惨烈。洛青崖满面凄惶,四下寻觅,终于在一段残垣下找到了自己的母亲,断了一臂,头颅也被劈去小半部分,看上去已经气绝多时。洛青崖连滚带爬地扑过去,心胆俱裂,发疯一样地摇动她冰凉的尸体:“娘亲!娘亲!你不能死啊娘亲!…….”

李雍放出神识感受了一下,谷中已经毫无生机波动的痕迹。他微一皱眉,挥掌让青崖母亲的尸身微微坐起,然后手掌抵在她后背,输入魂力,在洛青崖震惊的注视中两三息后她就睁开了眼睛,神色迷惘,叫云妹的女子对她说,“大姐,我们途中遇到你的孩子,救了他。你能否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洛青崖母亲微微点头致谢,用低弱的声音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道他们想劫走孩子……十年前,我生下一个男孩,叫洛青崖,分娩当晚,突然谷中电闪雷鸣,无数紫色和金色的雷电劈开了防护光幕,一声开天裂地的霹雳后所有人失去了意识。我和青崖的父亲同时醒来,看到一个穿白色宫装的冷峻女子站在我们面前,告诉我们她是龙女,被天神追杀,受了重伤不得已要把孩子寄养我处,换走我的孩子青崖,十六年后再互换……我们自然万分不舍,苦苦哀求,坦言修行低微,难以保得龙子周全……但是龙女大怒,挥掌将我们的纯金熏炉齐齐斩去半边,说,少废话!这事若有一字泄露,我就杀你们满门!若我的孩子有不测,我就把你们的孩子慢慢碾成粉末!……”

她喘了口气,眼中流露出无限恐惧。李雍夫妇大为意外,眼前的凡人小孩是龙女之子,这实在匪夷所思。李雍继续注入魂力,让她把话说完,”她用了三天时间给我们重新布置了防护大阵,给我们留下了几十万上品晶石和修炼心法玉碟。但是她告诉我们,她的孩子不能修炼,也不允许我们让他修炼;八年后她会回来察看,但是今年已经第十年了,她始终没有回来过。她虽然受了伤,脸色惨白,但是很可怕,浑身的气息都可以杀人。在她走后,谷中的人才慢慢苏醒,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直在想,她是否早已伤重不治,陨灭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到底在哪里? ”

她的血肉模糊的近乎狰狞的残脸转向惊魂不定泪眼模糊的男童,眼中没有慈爱和怜惜,只有伤痛,惶恐,哀求:“孩子,你要活着,等你见到了你的娘亲,求你告诉她,我们尽力了,实在……没有办法,对不起…..请你娘亲念在我们这十年对你的尽心照顾,善待我的孩子……他叫洛青崖,你娘亲没有给你取名字……”

李雍叹了口气,松开手掌。洛青崖的母亲登时气息全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