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超感医生 > 正文
105、顿生杀机
作者:魔高三丈  |  字数:1983  |  更新时间:2019-09-26 20:14:36 全文阅读

既然他无法判断古森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也只能测血压、观察眼皮呼吸脉搏,听诊器听到的又是爵士鼓点,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突然间,又是一个意外发生了!

古森昊突然间头顶开始冒汗,不光是冒汗,雾气在短时间内突然聚集,就好像谁在他脑袋边上放了一股蒸汽那样。

章文锦吓坏了,他立即感觉到自己闯祸了,但是谁都无法解释这是什么情况,一旦古森昊死了,谁知道旁边的任英姿也开始异常,她的血压指标、脉搏指标全都失控了。

这是两条人命的大案子啊!

章文锦暗暗叫苦,他怎么就赶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看起来,这是在劫难逃的厄运了,他脑子里居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现在的事情,只有张洁一个人知道,如果将她灭了口,也就是天知地知的事情了。

他灵机一动,缓和了一下气氛:“小张,千万别急,我知道自己没做什么,所以不应该发生什么,你这样,走到那边去,帮我把古森昊压在胸口的左手抽出来,放平在他身体旁边。”

张洁迟疑地不敢动:“我?我会不会让他雪上加霜啊?”

“你简直是胡闹,你是不是护士?起码的医学常识你都没有?你抽出他的手,可能造成危害吗?快。”章文锦训斥了她几句,然后靠近古森昊身体另一侧,张洁这才蹲下,用力翻动他的身体,握住了他的右手腕。

这时,章文锦手里紧握住了血压仪,这个盒子足以将张洁打晕了,问题是,如果他用这个动手,马上就会留下痕迹的。

人,一旦动了杀机,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狠心了。

章文锦放松了血压仪,右手成拳,准备给张洁致命的一击!

一个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血压已经超标,呼吸急促,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好的装态。

一个躺在地上,人事不省,而这个人居然是刚刚在用自己的意识救助床上的病人,可是现在他却昏迷不醒。

还有一个护士,正焦急地观察着地上的年轻医生,她浑然不知在自己的背后将会发生什么。

而,就在她的背后,一个男人正在蓄力待发,他举起了右手,手微微地发抖着,如果这一刻突然有个人进来,他保准不知道这个男人准备干什么,因为他只是举起手,但如果他看的真切,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手紧握成拳,而且大拇指还从食指与中指之间传出去半寸,这意味着什么?

章文锦是杰出的消化科医生,不是因为他的手术水平有多高,他厉害之处就在于他仅通过病人外在的表现,通过按压腹部观察病人的反应,以及观察口舌颜色,闻口气,便能准确诊断出病人的症状。

所以,他的准确性最厉害,手却微微发抖中。

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就像之前的示意,他不是一个容易失去理智的人,此刻居然大动杀心,而且杀机越来越盛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旦陷入了魔障,自己很难拔出来。

突然间,张洁的手一松,她将古森昊的手抽出来之后,发现古森昊的身体动了一下,其实,最明显的是他的脑袋动了一下。

“院长,他、他动了一下。”

章文锦如梦初醒,被人从魔障中喊了回来,他沙哑着嗓子问道:“什么情况?”

“他、他的脑袋动了一下。”

没错,古森昊刚才的脑袋的确动了一下,表面上看,他不过是动了一下,实则,他刚才发生了一起毕生最奇妙的变化。

他颅内那一块不小的血栓,居然被压力暴涨的血液生生冲开了。

这果然是一个奇遇,在血管里,血液居然会形成那样的阻塞,可是他撞了一下行程的血栓愣是把一根动脉血管撑大了,虽然还勉强能流动,但基本上那一处脑组织也不起作用,所以他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那之后,古森昊突然发现他能猜到别人在想什么,他还以为自己都是胡想的,事实上,那只是他没有特别留意而已。

这会儿,心脏狂跳欧,血液的流速飞快,不断地往头里冲,而回流的量越来越少,全都集中在脑袋里,将一个平常很正常的脑袋生生撑出来,变成个大头娃娃。

他其实只剩下两条路了,一条是血管撑不住,血液渗透出来,大脑里充斥着血液,很快就会导致生理死亡。

还有一条,就是血液将那块血栓冲开,血液正常流动循环,渐渐恢复正常。

可是,偏偏他头一个被冲开的血管,居然是那一处平常不产生记忆的脑部。

古森昊如果还有听觉,一听会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脑袋里发出的声音一定会很大的。

那一下,其实不是他真的动了,而是他那一块血栓被冲开了,脑袋里的血压迅速在下降,回流速度加快了,他的全身又处于恢复状态了。

凭空之中,他差点哈哈大笑起来,幸好他此刻并不能管理自己的声带,因为,脑电波再度与外溢的意识磁场连接上,如果是一个听觉灵敏的人,甚至可以听到病房里突然出现极其轻微的噼啪声。

灵魂回到了躯体,他也不敢托大了,立即回到了自己的体内。

谁都不知道,其实张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把古森昊的左手从胸口抽出来,而此刻他的身体趴在地上,这样一来,胸口的玄铁牌再度与皮肤发生重重的触碰,玄铁牌发威了。

古森昊的身体动了一下,他发现自己一切都完好,而且已经听到了张洁叫唤的声音了。

他尽可能压低声音,怕惊吓到了别人:“张姐,我没事。”

章文锦的手几乎要麻痹了,他激动到无法形容,此刻,他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他太兴奋了,没的说,没有害死人,这个人活了,他便没闯祸。

当一个人放弃了邪念,你知道得有多高兴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