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超感医生 > 正文
62、又被人盯上
作者:魔高三丈  |  字数:1980  |  更新时间:2019-09-02 20:30:05 全文阅读

他估摸着这会儿林岚应该离开了,趁人不注意,他应该以最快的速度进病房,与任英姿的意识场再进行一次交流,只要查出一点端倪来,加上林岚和那两个人联系的事实,他回头就能对他们的行为展开进一步调查。

事情完全会有转机。

现在就是抢时间争速度,谁说一个大学才毕业的年轻医生就没有能力掀翻这些自以为有点地位的家伙们?

他计算了一下,自己冲进病房,有可能何红梅在,也可能不在,但是他进去后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就唤醒她的意识,他只需要30分钟,就能和任英姿完成交流,知道昨天晚上又发生的事情,以及她可能听到林岚的说话,以及何红梅有可能干的坏事。

知道这一切后,他马上就可以根据情况对用药等情况进行调查,到时候就不是凭空捏造了。

空口无凭的,他指摘谁的错?只有拿到了真凭实据才行。

任英姿不能就这么被人害了,她还那么年轻,又是自己手上第一个重要的病人,他决不能放弃她。

在这个世界上,古森昊认定自己只与三个人有灵魂的交流,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奶奶江小姐,第二位的是那个不知所踪的意识磁场,第三位,便是任英姿了。

在自己的生命中,任英姿是如此的重要,他怎么可以放弃她?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必进入病房,如果那个何红梅阻挠,他反而会遇到麻烦,连和任英姿交流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甚至会被保安驱逐出医院。

他可没有超远距离漂移的本事,至少现在还没有尝试过。万一意识出去了,没办法回去,那可怎么好?

就这么定了,他先到病房外面站着,探测一下,再做决定。

总不见得马上就会有人过来赶走他吧。

他很快就来到了特护病房外面,往对面的墙面一靠,伸手往胸口摸去。

这一摸不要紧,他突然就一阵虚汗出来了。

坏了,胸口那枚玄铁牌呢?

坏了坏了,到哪里去了?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把那东西丢在什么地方呀。

脑子里迅速就乱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正在他慌乱之时,突然间,好像被什么触碰了一下,他吃了一惊,只有他知道这不是被什么显形的物质碰撞的触觉,而是意识被另外一个磁场碰撞的感觉。

对方好像有些着急:“是古医生吗?”

没想到,没有玄铁牌,他照样能接触到别的“灵魂”,一听到是这么称呼的,就是任英姿。

他立即收敛慌乱的情绪,端正站立,感觉愈发清晰了起来。

“是我,你是任英姿。”

“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两天了。”

“你还能知道是两天,你自己感觉怎么样?”

“古医生,我按照你教我的办法,但是我每天都在退步,我召唤的细胞,一直在被一种药物弄得沉静下去,我越来越难了,古医生,你赶紧救救我。”

“你别怕,我这不是来了吗?英姿,你发现了什么?昨晚上是不是你妈妈又来了?”

“是的,她呆了很长时间。”

“她做了什么?”

“她找来另外一个人,是个男的,让这个房间里的女的出去了。”

“那你知道她让那个男的干了什么?”

“我、我没办法知道,我没有接触过他。”

古森昊明白了,任英姿是因为死亡的缘故,所以她的意识磁场曾经离开过躯体,虽然后来她被救活了,但是意识磁场已经知道了出入的途径,但是她只能感知到她熟悉的人的信息,所以她知道林岚打了电话,却不知道另外一个特级陪护名叫何红梅,也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同时,她更不可能知道林岚找来的别人会在病房里做什么。

正聊着,何红梅从病房里出来,不知道打算去干什么,手里拿着一个包,她一推门出来,大吃一惊。

对面站着毕恭毕敬的男生,她马上就认出来这是上回进来过的那个帅气男医生,他站在那里像个卫兵一样,这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间想起来了,刚才老板娘交待的是什么意思,老板娘说,有个小医生在窥探她女儿,绝对不能允许这个人进来。而之前,就是她把这个医生进来的事情报告给了老板娘,这才造成了今天老板娘去找医院里谈话。

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隐约中,她能明白这个年轻小医生是为了帮任英姿而来,可是她不能帮他,因为老板娘是她的雇主要求她无条件服从的,如果老板娘对她稍有不满意,她的报酬就会大打折扣。

何红梅是来自一家私立的医护服务公司的雇员,这个服务机构专门提供高端服务,有点像高端月嫂那样,她每天的服务收费是500元,公司支付给她一半,也就是说,为任英姿这个单子,何红梅每天都能收入250元,另外,那个出钱的严老板还单独交待她,只要老板娘没有投诉她,服务期结束后,他会支付给她一万元现金作为奖励,而且,就在前天白天,已经打给她两千了。

正是那一天,眼前这个帅气的小医生进了病房,她那天稍微有点发花痴了(这是她自己骂自己的话),这么帅气的男生不太看得到,在上申这种大城市,长得帅气的男生不少,但是个头这么高的帅哥非常少了。

可是,现在她非但不能他表示出好感,还要马上排斥这个人,因为老板娘刚交待过,就是他,绝对不能让他靠近,不光如此,她已经要求医院里马上开除这个医生了。

一旦被开除了,他就不受医院的约束,谁都不能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站在那里,好像还在默念着什么,肯定不是在跟谁讲话。

何红梅想上前,却发现对方很有可能都没有看到自己,她赶紧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这才掏出了电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