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十者录 > 正文
第二章 仙道大赏
作者:麒麟西瓜子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20-04-19 17:39:36 全文阅读

  盛德明殿一处瓦檐、米袍道人飘零而至,悬空画符咒,持金刚圈。

  “来者,可是无矩道人?”

  功德碑下,宽敞无比的白翊湖空地,四平八稳站有一人,言语客气。

  此人非羽客装扮,瞧见剑士一般,身背一柄巨型棠溪剑,乃唐家北苑三少,属博取名望之流。

  剑士历经三次圣门仙道大赏,后被人熟知,与南林剑派的三叔齐名,并称南三叔北唐少。

  此届圣门仙道大赏,三少可谓信心满满,胸有成竹,稳扎稳打的他自诩能过十强。

  自此,有了两场比试。

  第一场对阵自称无果大师的张小宝,人如其名,无果而终。

  第二场对垒便是这位米袍道人,无矩道人子逍遥、好忘戒、稳做大赏二十强,曾勇夺过三甲。

  按米袍道人现有的段位,三少若能胜了他,便可顺利晋级。

  不过,这武道乾坤的二十强并非实至名归,除巅机者,破机者不参赛外,就连圣门的编制也是双袖清风,事不关自。

  如此说来,堪称诸子时代二等大事不过是个海选武散人的把戏。

  但值得庆幸,一甲能破例在圣老面前修行,倒也收获匪浅,不虚此行,何况能名扬天下!

  “晚辈斗胆与道友一论武道高低,请不吝赐教。”

  三少作揖,谦卑之意。

  “妙哉,妙哉,号称天下第一剑的棠溪剑!贫道也想见识、见识。”

  无矩道人佛尘挥洒,伸出金刚圈,道:“剑仙,请出招!”

  山九申寨的大当家离开众生后,不知不觉来到乾坤预选,碍于皮肤黝黑、满脸络腮、沿路基本没人搭理。

  此刻,他身在场众人群,一脸严肃,全神贯注盯望比武场上的二人。

  三少率先出招,口念咒文,双指并拢,后背巨形棠溪剑腾空飞起,一柄剑锋凌厉的精钢巨剑激荡无数透明剑气,一一向无矩道人袭去。

  “好强的剑气,不亏入选级的。”

  场众纷纷拍手叫绝。

  大当家不屑道:“算不得剑气,风流,并无杀伤力可言。”

  话语未断,投来诸多不满。

  不满之中,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破口大骂,摆手道明,“剑气何等高明,一个粗人懂什么?”

  爱凑热闹的人士,最喜帮腔,“就是......就是......一个人粗人懂什么?”

  大当家面无表情,不予争执,循回比武场,聚精会神来。

  相貌粗野的大当家,被人误解,常理之事。

  然而世事如棋,一位年轻的羽士如见缝插针,特意挤过人群,一步一步向他挪近。

  礼道:“壮士,气度不凡。”

  大当家不予理睬。

  羽士颜笑问:“小弟眼拙,为何认定三少的剑气实为风流?”

  大当家撇了一眼,羽士言语诚恳,不见敌意。

  按理而言武道之事,大当家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然而他并非欢喜,此番而来但求过手,不怕有敌意,就怕没敌意。

  大当家道:“台上的兄台法门独特,借着一股外力推动,行风视为剑气?吾辈武道之人衡练筋骨,欲周身之气,千锤百炼,方达无形剑气。风流?虚有图表,不堪一击,花哨不实用。再则剑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大当家闻想刚才数落之人,顺便改了口,“死有余辜......”

  羽士立马笑逐颜开,“壮士,高姓大名?”

  “大当家,铁屠痕。”

  “原来是大兄,失敬,失敬!”

  “失敬?”

  羽士自介,“大兄的武道定是了得!在下一剑仙笑般若。”

  “笑般若?未闻!”

  大当家并不喜欢这种文绉绉说辞,字少多用,不费口舌。

  他再观羽士,丝毫没兴趣,眼下只容得比武场。

  笑般若左右思量,抿嘴咧笑,“大兄所言有理,小弟愚钝。不过剑气嘛?小弟略知剑法一二,附着剑锋之上就属剑气,按理说,三少的也算剑气。”思量再道:“大兄对剑法颇有独特见解,不知可否赏脸去别处小聚,喝几杯,也好我讨教一二。”

  “……”

  大当家自知拳法与掌法,对于剑法......一窍不通,刚才所言纯属胡说八道。

  “......”

  循回比武场,三少御剑携千道剑气直击米袍道人,无矩随手一击,打散。

  正如铁屠痕方才所言,千道剑气不堪一击,毫无杀伤力。

  三少见状,御剑改为持剑,左右相交,以中穿一剑刺向金刚圈。

  闻听“哐”的一声,无矩的金刚圈不翼而飞。

  瞬时,三少贴身伏地,续左手持剑转而右手持剑,画了个圆弧,棠溪剑贴着地面斜向上掠过。

  这招来势汹汹,无矩棘手扣住来剑,手现八卦印,悬浮掌心。

  “剑仙留心,此招贫道自创——碧波二仪玄天掌。”

  语闭,无矩慢旋掌心,八卦印随即一同旋转。

  三少甚惊,急忙脱手,强大的气劲欲把他整个胳膊拧下,无奈之下......丢开棠溪剑,巨剑如弦箭一样,弹飞了出去。

  剑仙连退几步,不待站稳,无矩急手向他胸口打去,玄天两掌。

  中了两掌,剑仙双膝着地,手捂胸口,痛苦不堪。

  霎时,有股强劲的气劲从左掌冲出,空地一声巨响。

  三少一脸凝重,向前跨上一步,道:“道友,再比过。”

  “哎......贫道险胜。咱们只论武道切磋,无需拼得性命。”

  深知无矩道人手下留情,三少也不好不依不饶。

  欲言又止......无奈接受。

  二人身后,无存在感的骨瘦伶仃男人吆喝:“无矩道人,入选二十强!”

  这时,无矩佛尘大摆,道:“贫道弃权。”

  ......

  围观一片哗然,突来惊语,瞠目结舌,连败阵的三少也是着想不白。

  无矩解释道:“贫道向来不规矩,名额让于你了。此番喜茶,道道兴。”

  无矩拂尘一挥,浮空飘去。

  这时,场下大当家向笑般若恭恭敬敬作揖道:“大当家见兄台一见如故,说是喝酒,义不容辞。”瞥见远去的三少,续道:“我欲会天下武者,这酒,打完再喝。”

  不等笑般若反应,大当家一脚踏上比武场,喝道:“在下大当家铁屠痕,衡练十相拳、云开掌,台下哪位英雄上来赐教?”

  络腮汉子环视庸庸众生。

  “铁屠痕?没听过呀?”

  “十相拳?莫非智门十拳?”

  “瞎说,怎会是骺卿大人?”

  “骺卿?谁敢上?”

  议论倒是热闹,却无人上台,哪怕许久,更久,依然如此。

  大当家颇感无趣,望眼笑般若,羽士那般笑颜绵绵,一脸无害。

  良久,终见一位青袍瘦道人纵身一跃,上了比武场。

  “老道,青山沟点阵子,领教英雄高招。”瘦道人袖口抽出一把细剑,道:“阁下请出剑。”

  大当家横眉一皱,“大当家不用剑,双手与你过招!”

  老道大为讥笑,“阁下不是用剑好手?方才语出惊人,一语成谶。难不成我不配阁下出剑?”

  大当家心中不悦,哪知随口一言,留人惦记,祸从口出令他不耐烦。

  “少说废话,出剑便是!”

  老道赫然大笑,指手中细剑道:“贫道使得行云流水三式,阁下小心了。”

  话音未落,扑面而来三道拳影,快如闪电的横拳对准点阵子脑门,不过几寸。

  “阁下......武道了得!在下佩服......”

  点阵子提剑,仓皇下台。

  哈哈……

  哈哈……

  围观不禁捧腹大笑。

  “十拳骺卿!十拳骺卿!这下有好戏看了。”

  显而易见,大当家没过瘾,环顾场下拥众,不满怒吼,“还有哪位英雄上台赐教?

  台下蓦然安静,无人应答,无人上台,像唱完戏的戏台一般,曲尽人散。

  不知过了多久,人群中那位英俊羽士踏了两小步,来到比武场。

  作揖有礼,“铁兄”

  大当家回礼,“笑兄”

  二人面对面,彬彬有礼。

  铁屠痕一脸茫然,前者率先解释,“大兄,咱们还有酒未喝,不如比划比划,比完,喝个痛快。”

  羽士如此豪爽,正合前者意,心中甚喜。

  所谓同道人,不行同道事,天理难容。

  “笑兄如此盛情,大当家当仁不让。”

  铁屠痕握拳起手。

  “大兄且慢,比划点到即止,不可伤了和气。”

  大当家默然点头。

  笑般若又道:“大兄擅长拳脚,咱们拳脚上论真章!”

  “好!”

  原本,大当家心想:“我善通拳掌,要与笑兄比剑,那可不妙。这倒好了,拳脚相争,好个分寸。”

  “不过我向来只出全力......”

  这时,大当家心有余悸。

  “也罢,输给笑兄又无妨!”

  “那我先来!”

  笑般若擎起双掌,画半圆起招架势。大当家不甘示弱,握起双拳,一手拳影飞扑。

  十相拳衡练外家拳,先修拳法后修内道,分十重,一重一拳影,十重十虎之力,卓实霸道凶猛。

  大当家对笑般若仅用一重十相拳,方才三重十相拳,点阵子便落荒而逃,算得上留手之招。

  笑般若见飞来拳影,化掌变指,指尖射出一线剑气。

  大当家不觉意外,知笑般若用剑高手,剑气使得一板一眼,威力出格。

  与笑兄过招?还需留手之理?

  铁屠痕首聚双拳,六道拳影忽明忽暗,气吞山河之力如万虎扑杀,十相拳六重境界“森罗六相”。

  森罗六象蕴含六道拳影,沿路飞向笑般若,空气不时传来噼啪声响。

  羽士面招,只见比武场的琉璃地面顿时裂出三道笔直丘壑,延三个方向行去。

  其中一道正对大当家,见状,大当家急收招回退,线痕骤停。

  笑般若抱拳灿笑,“大兄,拳脚论不得输赢,看酒道如何?”

  大当家默而不语,负手后摆,扬长而去。

  笑般若颜笑,紧随其后,二人便悄无声息离开了。

  围观人群传来阵阵嘘声。

  “打了一半,不打了,真没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