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衍仙尊 > 正文
第一章 萧不凡
作者:秦长歌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2019-08-02 12:32:46 全文阅读

殷朝末年,天下大乱。

  天子昏庸无道,朝堂奸臣辈出,四方揭竿而起。就在饿殍遍野之际,皇帝老儿仍在深宫大院中发出“何不是肉糜”的梦呓。

  剑南道,川南道,陇南道三路节度使会军一处,以“清君侧”之名北上,大军轰轰烈烈,沿途招降各路叛军,仅三个月便攻陷京郊一带。

  天子痛下“罪己诏”,却没保住头顶的皇冠。由剑南道节度使提议,拥立其第四子即位,改年号“会宁”。其后大力整肃朝堂,战乱遂归于平静。

  战争虽然结束,国家却处于百废待兴之际。因战乱流离失所的百姓得不到补偿,每日食不果腹,哀鸿遍野。

  萧家村是清河镇下属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村中有八成村民姓“萧”,因此而得名。

  这里原本有百余户人家,虽说不上富裕却也能自给自足。

  战事初起,青壮的汉子纷纷被抓了壮丁,还有一些离开村庄避祸,只留下几十户老弱病残苟延残喘。

  萧不凡大抵在众人心中属于“弱”者一类。

  他面容清秀,七八尺的身材算不得矮,却因营养不良变得瘦骨嶙峋,宽大的儒服穿在身上显得不伦不类。

  十六七的年纪风华正茂,却身子孱弱,拿不动刀舞不得枪。便是来村中征兵的军侯,见其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也满脸嫌弃。正应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

  三个月前,萧不凡还是清河镇里备受尊崇的举子。他无需劳作便能从官府定期领取“贡米”,虽然数量不算很多,但勉强够年迈的老娘和自己两兄弟食用。

  至于老爹,早就在几年前因病不愈,撒手人寰。

  如今官府败落,知县老爷为叛军所杀,“贡米”无处领取,生活一下子变得窘迫起来。

  好在幼弟在镇子里的药铺做长工收入尚可,可以维持一阵,但长久下去不是办法。

  叛乱初定,正是各路牛鬼蛇神现身之时。各路帮会如雨后春笋般复兴,吸纳闲散人士壮大自身。

  萧不凡站在一处深宅大院前,望着朱红色的气派大门,心中再三思量,极不情愿地握紧门环敲了下去。

  “铛,铛,铛。”

  没过多久,“吱吱呀呀”的开门声大作,露出一条缝隙。从缝隙中钻出一个身材魁梧的青袍汉子,谨慎地盯着他,问道:“你找谁?”

  萧不凡抱拳,文邹邹道:“小可萧不凡,应钱帮主之约而来。”

  青袍汉子打量了他几眼:“等着,我去通禀。”

  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朱红大门四敞大开,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在众人拥簇中从院落走出,老远望见萧不凡,高声道:“萧老弟,等煞钱某也!”

  此人名叫钱南篆,音讳“钱难赚”,偏偏他身价巨富,短短十几年时间笼络钱财无数。

  别看他相貌憨厚,实则是手段毒辣的青龙帮帮主,门客弟子不计其数,高手能人辈出。

  钱南篆苦于帮中一众糙汉,无人能替他分忧管理数百人的青龙帮。因此对饱学之士青眼相加,很是尊重。

  一番打听后,他不知在何处听得萧不凡的名讳,无论见闻学识俱是出类拔萃。

  钱南篆多次亲自前往家中邀请,却被其婉言谢绝。无非是嫌弃他满身铜臭,声名狼藉。

  本以为二人有缘无分,哪知萧不凡竟主动寻上门来。

  钱南篆挽着萧不凡的手臂,热情地将他迎入正厅。几经对答,当即决定将其聘为账房,主管帮内钱粮,每月纹银二两。

  这个年代,二两银钱已是极高的报酬,寻常三口之家一年到头也攒不下十两银子。

  “以后我青龙帮一切用度,便仰仗萧先生。”钱南篆笑吟吟道。

  萧不凡颔首道:“东家放心,在下定不辱使命。”

  他婉拒钱南篆备下的宴席,扭捏地预支了当月的俸禄,买些米面和猪肉,租了一辆大车赶回萧家村。

  待回到家时天色已晚。

  萧母问粮食从何而来。他没有提及青龙帮之事,只道在镇子寻了好差事预支了薪水。

  翌日清早,萧不凡换上一身得体衣袍,徒步向青龙帮驻地走去。

  青龙帮驻地在清河镇最繁华的地段,对外展露的身份是一家商行,离萧家村有一段距离,他不得不提前动身。

  “以后有了钱便在清河镇买一处房产,将老娘和幼弟接过来,也方便一些。”萧不凡暗道。

  半个时辰后他赶到青龙帮,经过一番盘查,账房身份终于确定下来,日后出入无需这般繁琐。

  账房在青龙帮驻地拥有独立的办公小院,名唤竹林居。只是这里既无竹也无林,耐人寻味。

  竹林居环境清幽,只有一位年迈的老账房在此居住。他的身旁摞着一堆高高的账本,正眉头紧锁笔耕不辍。

  若不是萧不凡眼力过人,险些将他忽略过去。

  听到脚步声,老账房推了推耳角的金丝眼镜,疑惑道:“后生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或许是劳牍许久,点滴清水未沾,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萧不凡忙道:“晚辈萧不凡,是钱员外新聘的账房。”

  “原来如此。”老账房眼神低垂,神色有些落寞。他站起身,将萧不凡带到了前堂。

  “岁月不饶人,坐上片刻便觉得腰酸背痛。”老账房感慨道:“这几日你便跟在老夫身边,学习处理账务。”

  萧不凡应声称是。他天资聪颖,很快便学会如何做账。甚至能举一反三,从账务中找出各种漏洞和谬误,极大避免了钱粮的浪费。

  老账房评价很高,钱南篆也对他满意。

  待能熟悉账务时,老账房悄然离去,临行前只有萧不凡一人送别。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到这里罢。”他接过行囊,望着身后的清河镇,两行浊泪缓缓流淌:“人老多情。在此半生有余,就这样离去,还真是有些不舍。”

  老账房解开包裹,翻出一本青色书卷。书卷上满是皱褶,边角处已被翻得发白,显然是其心爱之物。

  “老夫身无长物,临别之际便以此书相赠,权当一片心意。”老者道,“若有闲隙,可静心一阅,定会另有收获。”

  萧不凡珍而重之收起书卷,对着老账房离去的身影遥遥作揖:“前路漫漫,望君珍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