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武唐第一佞臣 > 婺州攻略
第一章 醉生梦死回大唐
作者:宝珠道长  |  字数:5020  |  更新时间:2019-10-31 07:15:55 全文阅读

酒是穿肠的毒药,色是刮骨的钢刀,财是惹祸的根苗,气是狼烟火炮!

酒色财气为四害,危害程度“酒”排第一。多少英雄好汉,栽在这个字上,远有诗仙李太白,近有武侠大师古龙。特别是现代社会,酒精中毒、酒后驾驶,滋生无数人间惨剧,称得上惨绝人寰。

据有关部门调查,致死率最高,就是交通事故和酒。最近七朝古都汴京,也出了倒霉蛋,喝酒喝死的。名字叫武康,汴梁体育学院毕业生,专业是体育教育。

毕业后回开封县老家,希望成为体育老师,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学校不是随时招聘。可靠消息称,师资力量招聘会,将在半年后举行。

不能在家吃干饭,于是找铁哥们二柱,求他给介绍兼职。两人室友兼损友,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二柱当仁不让。恰好有份工作,汴梁酒厂老板,急聘男秘书两名。

秘书这个职业,无论男女,都有特殊作用。所谓男秘书,就是帮老板挡酒,也和武康的嗜好对口儿。于是重回汴京,初试喝半瓶茅台,复试抽一瓶二锅头,便正式入职了。

入职第一天,被老板派了出去,公费进修三个月,地点就在汴梁,喝酒人才培训基地。培训结束后,整个人脱胎换骨,酒桌上大放异彩。深得老板青睐,两个月不到,升职为秘书长。

最近鸿运当头,好事接踵而至。首先老家的开发,终于落到实处,拆迁补偿款倒账。家里的房屋,鸭棚和田地,得几百万大洋,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其次,县里招贤纳士提前开启。他以第一名成绩,成为光荣人民教师,被分配到本村小学,暂时教三年级语文。体育老师教语文,虽然有点儿坑,但混个事业单位编制,也挺振奋人心。

最后摆脱备胎身份,屌丝成功逆袭,即将和皎月女神领证。大学期间,苦追四年,苦尽甘来,修成正果。女神够意思,买一送一,肚里带着小的,让他一步到位,组建三口之家。

办完入职手续,重新回到汴京,递交离职申请。酒厂规定,三天旷工等同离职,毕竟同事三个月,好聚好散吧。老板痛失左膀右臂,便组织最后聚餐,同事们推杯换盏。曲终人散时,除了武康清醒,基本酩酊大醉。

人逢喜事千杯少,武康没喝尽兴,约二柱去唱歌。哥俩又喝又唱,尽情发泄情绪,熬到凌晨三点。包厢临近结束,武康唱响本命曲,河北民歌小调《小白菜》。两三岁没了娘呀,越唱心越凉,越凉越喝酒。不知喝了多少,直到满地酒瓶,直接不省人事。

意识逐渐恢复,发现铁索加身,手腕捆着长绳。两个人牵着他,走在黄土路上,四周漆黑一片。两人衣着复古,一个穿黑袍,戴黑色高帽;一个穿白袍,戴白色高帽。

看不清他们的脸,却惊出一身冷汗,难道是黑白无常...脑门嗡嗡响,差点尿裤子。剧烈挣扎,发现五花大绑;凄厉叫嚷,发现嘴贴封条。一时束手无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忽听奇怪铃声,白袍从腰带里上,掏出大哥大接通。摁免提似的,听的一清二楚,有个陆姓判官,喜宴提前开始。白袍挂断电话,哥俩确定眼神,握拳竖起大拇指。

拳面相碰,拇指对点,猥琐笑容,爬上鬼脸。互相点头,再次确定,白袍转身,面露杀机。手中黑色哭丧棒,电光火石之间,砸在他天灵盖上。

武康再度昏厥,行凶者煞白的脸,吐到胸口的长舌,深深嵌入脑海。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渐渐恢复,眼皮却有千斤重。无论如何努力,就是睁不开眼,果断放弃了。

脑袋阵阵胀痛,各种奇怪画面,如幻灯片闪过脑海。古香古色的房间,古董般的八仙桌,四古装大汉开怀畅饮。背对武康坐的,是个彪形大汉,膀大腰圆健壮无比。身穿粗布衣,脚蹬千层底靸鞋,貌似江湖人士。

东、北、西三人,青色圆领长袍,桌上放着横刀。听他们对话,不是抓人就是审讯,应该是捕快或衙役。武康喜欢温瑞安的《四大名捕》,深入研究过捕快。没有影视剧里的光鲜,都是下等可怜虫,是没编制的吏员。

薪水少的可怜,甚至没有薪水,只能巧立名目,敲诈勒索百姓。在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称呼,且都不好听。特别是唐朝,直接称之不良人,赤裸裸的歧视。被良民戳脊梁骨,三年不能参加科举,讨媳妇都成问题。

画面继续播放,四人酒到酣处,开始猜拳行酒令:哥俩好,二红喜,四季财什么的。武康驰骋酒桌,是深谙其道的老油条,知道猜拳玩法。边念口诀,边出指诀,若两人指决相加,正好是你念的口诀,那么你赢了,对方喝酒。

这里也有规矩,出一个以上的手指,一定要出大拇指,指向对方以示尊敬。除了出四指、五指,尽量不出小手指,也是对酒友的尊敬。

喝光坛中酒,招呼酒博士过来,收拾残羹剩饭。抬上干净方桌,摆上骰子赌具,摇骰子赌大小。背对武康那位,手气貌似很好,大小通杀、大杀特杀,铜钱越赢越多。

热火朝天之际,酒楼外传来吵闹,房门被粗暴推开。一个麻衣中年,气冲冲闯进来,恶狠狠抓汉子肩膀:“该死的逆子,快跟我回去。”

汉子神经恍惚,以为有人抢钱,蒲扇左手捂钱。甩掉抓肩膀的手,右手伸脖子后,抓住老汉衣领。暴喝一声,青筋暴起,以肩膀为支点,标准的过肩摔,把老汉摔赌桌上。

桌子没散架,老汉倒血霉,后背砸桌面,摔个七荤八素。后背砸碎赌碗,估计被瓷片划伤,疼的呶呶直叫。大汉不依不饶,手指老汉鼻子,醉醺醺破口骂:“敢抢康爷的钱,吃了熊心豹子胆,打死你个老匹...二哥?”

画面暂时定格,武康幸灾乐祸,这个倒霉催的,把他爹给打了。老汉称他为“逆子”,他称老汉为“二哥”,这些古人是唐朝的。因为只有唐朝的“哥”,既能称呼父亲,又能称呼兄长。

画面继续,惹祸的汉子,吓的抱头鼠窜。醉酒加惊慌,脑门直接撞门框,彻底昏死过去。幻灯片断开,武康大脑空白,约莫十多分钟,新的画面出现。

看起来非常喜感,汉子被脱光膀子,吊在歪脖柳树上。俩中年也光膀子,手拿柳条鞭,个个咬牙切齿,抽的他哭爹喊娘。吃瓜群众古来皆有,衣衫褴褛百姓围观,不时有人八卦,猜测吊打康娃子的原因。

武康心知肚明,事情被人捂住了,古人很注重“孝”。殴打父母是重罪,在古代特别是唐代,殴打父母谓属“十恶”。这要传了出去,肯定满城风雨,康娃子要斩首弃市,还会开棺鞭尸。

虽然被捂住,名声也会坏,毕竟被吊打,定犯了大事。惹老父生大气,那就是不孝行为,会被唾沫淹死。人人戳你脊梁骨,甚至当面骂,沦为过街老鼠。

武康也很气愤,还不如直接报官,让官府收拾这孙子。从自己记事起,娘就撒手人寰,老爹一把屎一把尿,既当爹又当妈的。自己最痛恨的,就是不孝。

大汉昏死,被群众放下,撂独轮车上,被中年推回家。两女人车边哭泣,一大一小是母女。小姑娘哭成花猫,妇人一手扯女儿,一手捂嘴哭。应该是倒霉蛋的妻女,为你真心流泪的,除了至亲也没谁。

武康不禁唏嘘,看清倒霉蛋的脸,刹那瞠目结舌。最近和女神扯证,有各种自拍照,经常照镜子臭美。看倒霉蛋的脸,比镜子还清晰,一点反光没有,和自己一模一样。

那张脸彻底消失,钻心的疼袭来,浑身犹如凌迟。特别上半身,肩膀和胸膛,撕裂般的疼。情况不对啊,之前和二柱喝酒,接着不省人事,耍酒疯被揍了?

这不可能,俺酒品很好,喝醉就睡,从不耍酒疯。再次尝试睁眼,见到模糊人影,看身材是女人,皎月女神吗?眼皮扑闪,视线恢复,看着朦胧人影,眉头微皱起。不是皎月女神,追求四年的女神,闭眼都能认出来。

感官完全恢复,看清女人容貌,不施粉黛如出水芙蓉,柳眉藏着几分担忧,别有一番风味。几年备胎生涯,觉的对待美女,要展示最美笑容,干咳两声吟诗:“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美女怎么称呼?”

美女柳眉微蹙,疑惑问道:“大郎说什么?阿娘听不懂。听村正说,今年是永徽三年...大郎该喝药了。”

什么玩意儿,永徽三年?我的妈呀!气血攻心,眼前一黑,又昏厥了。算上被白无常揍晕,应该是第三次,意识还有一丝清明,又是各种画面闪过。

熟悉又陌生的画面,搞的他浑浑噩噩,很快心如死灰。被黑白无常坑了,灵魂丢在永徽三年,也就是公元六五二年,总裁是唐高宗李治。距离他那个年代,一千三百多年,被强行穿越了。

不知过了多久,心神终于平静,首先想到父亲。那张熟悉的老人脸,刚过五十白头,饱经风霜的沟壑,堪比花甲老人。小时候非常皮,被老爹追着打,被追的满村跑。

心术不正的二婶,给他出谋划策,说挨打不要跑,唱那首小白菜。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自然听之信之,果然唱歌不挨打,美的他找不到北。直到那夜被尿憋醒,听父亲被窝里抽泣。

从那以后再不唱歌,长大后更懊恼,想到这就自抽耳光。爷俩相依为命,直到他长大成人。很多邻居给老爹提媒,都是带拖油瓶的寡妇,老爹都婉言谢绝...

武康知道原因,不想给儿子找后娘。此刻如释重负,自己才是拖油瓶,死亡解脱了父亲。他才五十一,完全可以靠拆迁款,重新开始生活。找个阿姨过日子,生个一男半女。辛苦付出半辈子,接下来的人生,也该为自己而活。

其实早有离开想法,想不到如此彻底,这样也不错。给老爹祈祷,送上衷心祝福,考虑眼前摊子。被夺舍的可怜虫,不仅同名同姓的,遭遇也如出一辙。今年十七,早年丧母,被父亲拉扯大。

十岁武父续弦,和隔壁村小寡妇,搭伙过了日子。就是刚才那个,喊他吃药的妇人,带到武家一双儿女。女儿娇娇七岁,儿子狗剩三岁,还在流鼻涕玩泥巴。

她称得上贤妻良母,打理武家井井有条,唯一心病就是武康。有娘生没娘养,沾染不少恶习,懒散酗酒爱赌博,打架斗殴好勇斗狠。总之一句话,好事找不到,坏事离不了。

去年和县衙差人勾搭,更加肆无忌惮,十里八村臭名远播。过年就十八了,还没媒婆说亲,同龄人的孩子,都能喊他爹了。夫妻俩心急如焚,求爷爷告奶奶,还是定不了亲。没人家会愿意,把闺女送武家,那是往火坑里推。

两口子无计可施,只能更加辛劳,管理十几亩地,给大户人家打零工。忙活大半年,攒够六百钱罚金,将来交给官府。有款坑人的法律,男子超过十八不成亲,每年罚钱六百文。

大唐从战乱中建立,为了恢复人口,李二颁下法令。十二岁可以结婚,十八岁不结婚,每年罚六百开元通宝,一直罚到二十岁。倘若再不结婚,官媒送寡妇过来。说起来很搞笑,我讨不到媳妇,已经够可怜啦,您老还要罚钱,要不要这么坑?

省吃俭用攒的罚金,藏在卧室床板下,哪知家贼难防,被武康偷走了。他跑到县城,找那三个狐朋狗友,美滋滋消费去了。武小妹通风报信,武老爹暴跳如雷,带着叔伯去抓人,才有了后面的事。

不省人事的原主,被同族叔伯五花大绑,从县城押回武家村。二话不说,吊村头柳树上,一顿噼里啪啦。原主直接昏死。撂牛车拉回家,当天夜里一命呜呼。

本来壮如蛮牛,老爹曾是府兵,从小教他练武,皮肉苦不算什么。可原主烂醉如泥,在酒楼脑袋撞门,颅内有了积血。又是头下脚上吊着,积血跑脑子里,彻底没救了。阴差阳错,被醉死鬼武康,占据这具身体。

理清来龙去脉,一时哭笑不得。酒精中毒猝死,起死回生该笑;原主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只是普通家庭,还是臭名昭著,值得嚎啕大哭。纠结俩小时,暗自一声叹,既来之则安之吧。

艰难睁开眼,卧室漆黑一片,继母已经离去。闻到浓浓汤药味,忍着疼爬起身,瞪双眼抽鼻子。小心翼翼摸到床边,端起柜子上的药碗,一口下去满嘴苦。

强忍着咽下去,从嘴里苦到心里。小时候喝药,最喜欢吃糖衣胶囊,吃苦药片时,老爹会准备大白兔奶糖。现在的老爹嘛,估计拿不出大白兔,甚至拿不出糖。默念良药苦口,捏鼻子灌下去,把眼泪苦了出来。

驱赶心中苦楚,品味口中酸楚,规划将来的路。要在唐朝混下去,可以身无分文,必须是良家子。可以不大名鼎鼎,绝不能臭名远扬,可惜自己臭大街了。浪子回头洗心革面,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艰难。

就像明星舒齐曾说,付出更大的努力,只为穿上曾经脱掉的衣服。想要改头换面,挽回自己的名声,必须付数倍的努力。武康打定主意,要改变名誉,先从孝顺父母做起。人只要有孝心,别人就看得起你,就能融入武家村,从而融入大唐。

小心翼翼躺板床上,倒吸冷气强忍疼痛,叔伯还算有良心,没往后背抽鞭子。等适应疼痛,缓缓闭上眼,冥想穿越家前辈的套路,该怎样安身立命。

虽然专业是体育教育,最大的业余兴趣,就是研究历史。皎月女神是历史系,为了虏获芳心,恶补历史知识。最喜欢研究唐朝,最喜欢的历史人物,是女皇武则天。她是皎月女神的偶像,自然是我的偶像。

永徽是唐高宗李治,初登大宝的年号,也是颇具盛名的“永徽之治”。李九二十二岁登基,今年二十五,比我大七岁。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可谓惊天大泣鬼神,在永徽元年李二忌日,去感业寺进香,私会老相好武媚娘。

永徽二年孝服满时,不顾长孙无忌劝阻,接武媚娘入宫。今年封她二品昭仪,迫于朝臣的压力,尚未正式登记。武大姐重回皇宫,以后迈入人生巅峰,此为第一级台阶。

想到这乐出声,同样都姓武,差别咋就那么大嘞?自嘲干笑几声,开始研究空间,按照原主的记忆,这里是武家村,归雉山县管辖。雉山县归睦州管,睦州隶属江南道。按现在来说,应该是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