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通天图鉴 > 洞仙歌
第一章 红尘算命
作者:水风轻  |  字数:2888  |  更新时间:2019-09-12 23:41:24 全文阅读

临江仙-开篇语

  一入仙途深似海,

  百年倏忽一刹。

  此身何故寄天涯。

  今朝无定雪,

  明日鬼城花。

  生死无关天下事,

  剑光荡尽浮华。

  狂歌痛饮醉烟霞。

  仙魔难两立,

  佛道本一家。

   ……

  “上雷下泽,归妹之卦,恭喜呀恭喜,看来姑娘你好事将近了。”

  神州中部,宁州城,自古便为世间大邑。

  城池宏大,大小街道星罗棋布,高阁危楼比比皆是,乃闻名天下的繁华之地。

  城依方位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坊区。

  南坊为富豪大贾汇集之所,披绣著锦,富贵豪奢。

  北坊背靠幕岚山,山高峰险,云蒸霞蔚,正是宁州城修真世家秦家所在,山下高墙大院,幽深神秘,普通凡人难得一近。

  东坊商铺云集,林林总总不下数百家,南北客商往来频繁,仙凡杂处,各类珍宝灵材应有尽有,令人瞠目结舌。

  城西多为平民聚居之地,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多江湖术士摆摊贩售灵丹仙药,偶有落魄的修士叫卖法器灵材,端是热闹非凡。

  此刻,城西龙门大街尽头,紧靠墙边,有个不起眼的卦摊。

  青布铺地,中有三枚铜钱,次第散落。

  卦摊里侧有老少二人,老者身材高大,须发半白,头挽道髻,面容清瘦却满带笑容,看去颇有几分仙气。

其后斜着一杆斑竹,因年深日久,已呈灰黄之色。杆头竖绑着一块布幡,上书“趋吉避凶”四个大字,龙飞凤舞,意态疏狂。

  老人身侧蹲着一少年,眉目清秀,看去甚是机灵,此刻正百无聊赖地望着摊前一位满脸虔诚,约双十年华的肥胖女子,似乎这种场景见得太多,早已见怪不怪。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君子以永终知敝”。

  老人伸出手,轻轻捏起地上的铜钱,边继续说道:

  “姑娘今日来问老夫可算是找对人了,这神州大地还没有我天随子算不到的事,卦上说缘由天定,只待其时,你将有一份好姻缘,将来定是百子千孙,人丁兴旺啊”。

  “真的,我能嫁出去啦,太好了,多谢仙长,我要赶紧回去告诉我爹去。”

  说罢自钱袋里摸出三个铜板,轻轻地放在卦摊上,转身小跑往城内而去。

  “今日你又骗到三人了,可怜的世人啊,居然相信你这个老骗子的话,归妹之卦,明明是所托非人,乃下下之卦,你却说是美满姻缘”。

  眼着女子远去的背景,少年站起身来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说道。

  “什么老骗子,你这小子从来就不懂得尊老敬贤,老夫上问天机,下断前程,从来算无遗策,这神州大地谁不知道我的大名,再说这归妹,虽说有诸多困扰,亦可得善终,如何不好。世事艰难啊,又有多少人郁郁一生,抱憾而殁,能得善终者十之一二而已”。

  老人怪叫着,同时伸手收起青布,顺便将刚得的卦钱放进钱袋里,紧紧地系在腰上。

  “得得得,就你这得性,骗骗无知妇孺就成了,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不过你这天随子的道号倒是挺贴切,靠天吃饭,一切随缘,咱们啊,也就在这风尘中打打滚罢了。话说回来,你这么厉害,怎么不算算我们什么时候能赚到钱啊,省得我跟着你到处算卦,风餐露宿的,吃也吃不饱,睡也睡不好”。

  少年站起身,直了直腰,怠懒地说道,望向老人的眼神满是鄙夷。

  老人自顾自地收拾东西,似乎对小孩的态度习以为常。

  半晌又道“你小子也就知道吃啊睡的,不学无术,没听过‘察见渊鱼者不祥’吗,再说算人不算己,给自己占卜乃是违天之举,要折损阳寿的,命由天定,该是你的自然会来,不可强求”。

  “既是违天之举,你帮别人算命不也一样是窥探天机吗,还一日三卦,就不怕短命啊?”

  小孩抬起竹竿,揶揄道。

  “那可不一样,大凡前来算命者,多郁结于心,惑而不解,我为他们指点迷津,拨云见日,乃行善积德之举。

就如适才这女子,人丑家贫,已然很是不幸,我稍加指点,便可令她不失所望,虽说命由天定,但运在人为,祸福相依,否极尚可泰来,只要一念尚存,说不定哪天好姻缘真的就来咯。”

  沉吟片刻,老人忽而轻叹道:“卜之道,不问天意,在测人心啊!”

  说完眼光一收,悠悠地望着远方天幕,眼里神光不再,看上去竟是无尽的深沉,仿佛已经洞穿这个世间一般。

  少年没理会老人的异样,抬起竹竿迈步便走。

  老人摇了摇头,亦跟了上去,不久便消散在来往的人流之中,唯留那竹竿上的布幡在人流中时隐时现,甚是显眼。

  顺着龙门大街东行约百丈,便是城西有名的桂花巷,空气中的花香味隐约可闻。

  巷子尽处则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小院,院门刻四字古篆,正是云来客栈,取客似云来之意。

  闻着渐次浓郁的桂花香味,一老一小相继进得院门,脚步未定,便听得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苏迈,今日回来这么早啊?”

  少年收好竹竿,迎向柜台前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嬉笑道:

“老头子今儿运气不错,早早就卜完三卦,提前收工了。”

  男子哈哈一笑,道:“老神仙仙法高深,算无遗策,在这宁州城里原是大大有名,只是立了这一日三卦的规矩,不然一天到晚怕也算不完咯。”

  “哈哈,还是童掌柜懂得老夫,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

  一阵笑声传来,正是那算命老者飘然而入,嘴里还说着知音难遇,当浮一大白之类。

  三人一番说笑,气氛甚浓。

  客栈掌柜姓童名山,是远来客栈第二代掌柜,二十年前乃是客栈的伙计,当时还是耿老三掌柜。

  那年冬天,老掌柜突发急病,全身冰冷,肌肉萎缩,不到半月光景,已然如风中秋叶,命悬一线。

  恰逢天随子途经宁州城,前来投宿,得此消息,便为其占得一卦,说老掌柜乃积善之家,阳寿未尽,命当百年。

  乃指点其至城东找到一位游方郎中,得一奇方,照方医之。

  也不知是耿掌柜命不该绝还是天随子果真卜算神准,不出一月,耿掌柜竟恢复如初,且精气更胜从前。

  于是对天随子奉若神明,就差立长生牌位日夜供奉。

  这天随子一时高兴,竟又在客栈住了半月有余。

  每日除了固定在西门口摆摊算命,就是和耿老三喝酒助兴。

  期间见童山机灵老实,便顺手做了回月老,撮合其给耿掌柜做了个上门女婿。

  耿老三也是粗豪之人,颇有几分江湖习气,平素也对童山颇为看重,于是就顺水推舟,玉成了好事。

  其后五年,耿掌柜便将云来客栈交给童山,自己外出云游去了。

  十年前,天随子偶经宁州城,来这云来客栈寻友叙旧,身边带了个约摸四五岁的男童,童掌柜再见恩人,自然一番殷勤留客。

  后才得知十年来天随子云游天下,并在南雁山下遇到一个独身孩童。

  询问之下,知其父母死于山火,家中亦无亲人,怜其孤苦,一时不忍,又占得一卦,说是二人甚有缘分,遂收养之。

  村野乡民多不识字,孩童只有小名,故随其俗家苏姓,乃赐一单字为迈,呼其苏迈。

  此后便携之四处流浪,以算卦为生,闲时教其认字读书,生活清苦,倒也乐得自在。

  近年来经不住童掌柜的跪拜苦求,天随子每年均带着小苏迈在远来客栈小住数日,照例摆摊算卦,一日三卦,一次三钱,尽三三之数。

  这回二人已停留五日,按惯例明天该当离开。

  童掌柜心有不舍,多年来却也知晓天随子秉性,倏然而来,飘然而去,从不知其所往,亦不知其所归。

  于是当晚便由童掌柜亲自下厨,做了几样精致小菜,一壶宁州城特有的醉忘仙酒,三人宾主尽欢。

  待到酒终人散时,已是三更时分,一弯新月孤悬中天,几处寒星隐现,夜幕深沉,显得格外的清冷幽寂。

  老少二人已回房歇息,童掌柜犹自扶着小院的栏杆,醉意朦胧。

  仰望着这一片清辉,自言自语道:“月有阴晴圆缺,老神仙游戏风尘,每年能得一见,已是难得的机缘,希望来年尚有相见之时”,一双醉眼,隐有别离之戚。

  次日一早,二人果然并未如平日般外出摆摊,而是早早收拾好包袱,准备辞行。

  童掌柜也早已备好了干粮早点,和往常一样,亲自送至西城门,目送二人身影消失,方才不舍地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