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问策 > 第一卷 春秋起苍梧
第十二章 虎刺营兵锋初现
作者:一墨凡尘  |  字数:4331  |  更新时间:2019-08-18 22:44:26 全文阅读

舒州城,城楼上已经换成了黑色的百越旗,这座位于稽水上游的重镇,是郢都的东部屏障,舒州城被百越军占领,等于郢都完全暴露在了百越军的攻击之下。舒州城到郢都的三百里间,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百越军随时都会兵临城下。

舒州城西面城楼上,一位百越将军按剑而立,他的身边没有随从,周边的城卫也没有来打扰他。从这里向东望去,山势连绵,水路纵横,据此三百里外,就是郢都,那里是他出生并且成长的地方,二十多年间,那里的高楼林园,大街小巷,留下了太多的回忆,有他的,有他和家人的,也有他和他的,以及和她的。

如今,那个当年和他一起玩遍郢都大街小巷的伙伴,已经深居在那座广大的宫殿中,手握着荆国的命运。而昔年的那个她,已经在那次事件中,永远的离开了,不但离开了他,同样也离开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三年的逃亡生活,五年的卧薪尝胆,时间过去八年了,他终于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这一次,他是来为八年前的那次事件讨个说法。本就修长的身影,被夕阳一照,身影拉得更长。

“我热爱的荆国,司马长卿又回来了。”屹立城墙的将军喃喃地道。

荆文王这次会见大臣,没有在云梦阁,而是在举行朝会的渚宫。

渚宫朝堂,气氛异常紧张,百越举倾国之力进攻荆国,荆国东边屏障夏州郡和海阳郡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全部落入百越军之手,而这之前竟然毫无征兆。

太师谢观神情自若地站在左边首位,令尹昭阳则站在右边首位,脸上的神情略有些急促。

满朝的大臣们,大多都低头垂目,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大将军景松,神情淡漠,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

“如今百越军已经占领舒州城,据报,百越的另一路大军在上大夫范少伯的率领下,沿着大江西进,已经兵临夏州城,我郢都已经危在旦夕。”王位上的荆文王说到这里,他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盯着台下众臣,继续开口说道:“南边,九黎族攻破丽水城之后,已经率军北进,直奔苍梧郡,南疆的百蛮部落都在蠢蠢欲动。”

景松突然双手抱拳,对荆文王说:“王上,景松愿率军东进阻挡百越军。”

未等荆文王开口,令尹昭阳却先开口说道:“大将军身负国都守城重任,不宜领兵出征,臣推举屈豪将军担任东进大军的统率。”

令尹昭阳的话一出,文武百官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议事堂中之前的那股压抑人的氛围被打破。

荆国荆国四大家族,唯有昭氏一族不问沙场,专事朝堂,因此荆国令尹大多都是昭氏一族担任。

昭阳举荐的屈豪将军,便是出身荆国另一军事世家屈氏一族,目前是荆国右军统领。

“屈豪愿往。”一名高大壮实的青年将军出列大声喊道。

屈豪除了威武的形象在荆国独树一帜外,战场冲锋陷阵的锐气也是锐不可挡,在荆军中赫赫有名。

谢观看了一眼王座上的荆王,微微一笑,说道:“屈将军神勇威武,是我荆军中的一员悍将,可为我进攻百越大军的先锋。”

谢观一番话,让在场的众臣都安静下来,作为荆国太师,荆王近臣,他的话有时候就等同荆王的话。

王坐上的荆文王心里突然有一种无力感,当初灭了天月国后,本来雄心勃勃谋划北上中原,为此还做了诸多准备,一夜之间,形势却突转急下,已经面临亡国之危了。

一上午的紧急朝会,最终荆王不得不面对现实,放弃了救援海阳、夏州两郡的计划,而是收缩兵力,在郢都以及郢都城外布置两道防线。同时紧急调集已经北上的大军迅速南下,解郢都之危。

云梦阁中,除了荆王外,谢观、景松、昭阳三位文武重臣都在。散了紧急朝会后,荆文王又将这三位众臣叫到了云梦阁中。

荆王依旧面对着那张巨大的地图,没有做声,深情却有些凝重。

“虎贲军能否消灭那支闯入南郡的九黎军?”荆王突然问道。

“往上放心,景虎和景兰分别率军前往南郡,有我虎贲军在,定能保南境安稳。”景松说道。

昭阳随意地看了一眼景松,没有做声。

一声叹息从荆王口中发出,他看了一眼谢观,然后说道:“本王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百越和九黎分别从南郡和夏州郡同时入侵,好像是事先密谋好了的。”

“百越与我大荆世代血仇,常有攻取之心,加上当年司马长卿去了百越后,这些年,百越军厉兵秣马,战力不容小觑。不过,小小的九黎族,竟然隐藏了这么一支强悍的大军,却是让人始料不及。”谢观一手捋须思索道。

“有什么不对吗?”景松看着平时遇到任何事都风轻云淡的谢观,此时脸上竟然透露出一丝忧虑。

荆王也转过身来看着谢观,谢观指着南疆地图说道:“南疆这些年,大小部落都尊天月国为盟主,自天月国被我大荆灭国以后,南疆各部落为了政权,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想不到这九黎族却没有参与到其中,而是率军北上,与百越同一时间对我大荆发动了进攻,其目的应该就是想拖住我驻守西部的虎贲军,使得我虎贲军无暇东顾。”

荆文王一把抽出架上的宝剑,站在那副巨幅的神州疆域图前,怒目含威,沉声道:“来吧,我大荆男儿的血真热着呢!”

苍梧山南麓的一处小村庄,此时正是晌午时分,村子里的人家都冒着炊烟,鸡鸣狗吠声不时传来,村子的南面是一条大溪,北面是一片山坡,山坡上长满了荆国南部常见的松树,黑压压的一片,一直延绵到苍梧大山。

此时,山坡上的林子里,一队手持弓弩,腰佩长剑的士兵潜伏其中,这群士兵身披的都是特制皮甲,便于活动,防御力又强。

一名容色绝丽,却透着英气的女将军,蹲在一棵大松树旁,左手握着一把宝剑,双眼正盯着不远处的村子,正是景家虎刺营首领景家女将军景兰。

远处一人弓着腰,快速朝景兰奔来,那人身材瘦弱,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是伍长蒙尘,他快速来到景兰身边,蹲下后轻声说道:“将军,村子里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景兰微微一点头,双眼仍然盯着村口,问道:“你能确定蚩离率领的那支九黎军会进入村子?”

“不确定。”蒙尘随口应道。

而后看到景兰瞬间转头看向他,他忙补充道:“不过,据之前的观察,这群蛮兵一路逢村必定会烧杀一通,这个村子算是这一带富裕的了,我想那群蛮兵肯定不会放过的。”

景兰盯了一会蒙尘,蒙尘被那双美丽却眼光锐利的眼睛盯得发虚,只听见景兰说道:“你就在这里跟着我。”

蒙尘下意识地回应一声:诺。

晌午的太阳直射着大地,使得大地想要燃烧起来似的,林子中没有一丝风,闷热得一切像是静止了一般。

潜伏在林子里的士兵,如一群静等猎物上门的老猎手,都一动不动,仿佛与身边的杂草树木融为一体,不散发出一丝气息。

终于,村口传来马蹄声,一群队形松散的蛮兵直奔村子而来,蛮兵个个身披兽皮,裸露在外的皮肤成古铜色,个个生得粗壮有力,手中时清一色的弯刀。

队伍最前面的那人,身披铠甲,手持一根长戟,胯下骑的竟然是一只斑斓猛虎。这人生的异常壮硕,个头比其他人大出许多,他是这支九黎军的首领蚩离。

这一群蛮兵大约二千人左右。

蒙尘看着那群大摇大摆的九黎军,心里顿时有些紧张,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当初在云梦大山中看到的那一幕,天月国国主率领的那队士兵遭遇荆军埋伏,全军覆没,那位国主也自刎而死。这时他第一次上战场面对敌军,虽然在之前的训练中经历过生死,但面对上千的敌军,这还是头一次。

身边的景兰像是感觉到了蒙尘的紧张心里,转头看了他一眼,蒙尘像是被人发现心中隐藏的秘密一样,破天荒那张嫩脸红了红。

景兰伸出右手,周围潜伏的虎刺营士兵都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弩瞄准村子,那些弩上面都不是平常的弩箭,而是一支支一头缠了布条沁过火油弩箭。

当那群九黎军呐喊着全部冲入村子后,景兰右手向前一挥,那些已经被点燃的弩箭瞬间飞向村子,空中一支支托着长长火尾的弩箭,如一条条活的火蛇向村子窜去。

提前安排过的村子,瞬间就燃起了滔天的大火,把那些毫无防备的九黎士兵吞噬,先前亢奋的呐喊声都变作了痛苦的哀嚎声。

虎刺军射出几轮火弩箭后,瞬间都以伍为单位散开,如矫捷的猎人扑向村子中的猎物。

蒙尘手握噬月剑如一匹矫捷的豹子,快速朝村子奔去,后面跟着都是他们那一伍的士兵。

经过短暂的慌乱,没有被大火波及的九黎士兵开始朝村子南边以及村口逃亡,蒙尘见状,左手一挥,率先朝村口快速奔去,速度之快,使得后面的士兵无法跟上。

当他那一伍的士兵赶到村口时,地上已经躺下了十几名九黎族士兵的尸体,蒙尘依旧在持剑厮杀,由于九黎兵被突其而来的大火吓得惊慌失措,乱了心神,加之突然出现的荆军,不知道有多少荆军在这里埋伏,一时只顾着逃命,乱不成军了。

越来越多的九黎士兵逃到村口,许多人被大火烧伤,没有烧伤的也被熏得满脸漆黑,狼狈不堪。

蒙尘一伍五人,持剑挡在村口,不少九黎士兵已经命丧剑下,正当蒙尘他们结阵阻挡九黎士兵逃亡时,一声惊天虎吼响起,九黎军的首领蚩离骑着那头猛虎逃至村口,后面跟着一队九黎兵,而景兰正率领虎刺营的士兵从三面绞杀,不时有弩箭刺穿九黎兵的头颅。

结阵厮杀的蒙尘,见蚩离骑着猛虎快速撞来,一咬牙,腾起一脚蹬翻旁边的一名九黎兵,借着那一脚之力,整个人朝虎背上的蚩离撞去,在空中双手握剑,狠狠地劈向蚩离,蚩离不亏是久经战阵且身手不凡的九黎军首领,看着持剑劈来的蒙尘,一挥手中的长戟,挡住了蒙尘用力一劈,但身体却被蒙尘的一撞之力,脱离了虎背,朝后摔去,落入慌乱的九黎士兵中。

蒙尘也被蚩离的那一击夹带坐下猛虎奔势的巨力,给击飞了,落在两丈外的地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经蒙尘的舍命阻挡,不但让他那一伍的士兵躲过了蚩离的长戟,而且也使得蚩离摔落了虎背,那只斑斓猛虎被后面赶来的虎刺营士兵,射瞎了双眼,变得狂暴,却被虎刺营的另一名伍长景平一记飞剑,斩了虎头。

近两千的九黎军,被大火烧死的,慌乱中被虎刺营的弩箭射杀的,不计其数,逃到村口围在蚩离身边的已经不足三百人,而且都带着伤,神情慌乱。

虎刺营从三面围了上来,还有近两百把弓弩对准着九黎兵。景兰看了一眼在士兵搀扶下站立起来的蒙尘,然后又转头看着场中的蚩离,神色冷漠,无悲无喜。

场中的蚩离自知今日已是无法逃脱了,手中长戟朝地上用力一插,入地三分,对着虎刺营的士兵哈哈一笑,竟然依旧威风凛凛,没有一丝胆怯。

蚩离周边本已慌乱不堪的九黎兵,在蚩离的笑声中冷静下来,渐渐形成攻击队形,仇恨的双眼紧盯着虎刺营士兵。

景兰长剑向前一挥,无数黑色的弩箭如狂蜂一般飞向九黎士兵,三轮齐射后,场中只剩下十几名九黎兵围在蚩离身边,大多数都中了弩箭,强撑着不倒,蚩离粗壮的手臂上也中了一剑。

景兰伸手向后一招,虎刺营士兵都收起了手中的弓弩,抽出腰间长剑。

虎刺营首领景兰身影一闪,持剑飘向场中,速度之快,竟然让大多数人看不真切,当大家看清楚景兰的身影时,九黎军首领蚩离的头颅,正好从他的脖子上掉落下来,滚进九黎兵的尸体堆中。

虎刺营士兵都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首领景兰出手,都被景兰这一手快如闪电,凛冽至极的一剑给惊呆了,连平时颇为自负的景平和司马文彦都被景兰的这一剑所折服。

至此,虎刺营全营的士兵才收起了对景兰的轻视之心,心甘情愿的拜倒在景兰的石榴裙下。

九黎军的尸体是村子里的村民帮着掩埋的,这一战,是虎刺营成营的第一战,可谓是大获全胜,以死十六人,轻伤一百二十八人,无一人重伤的代价,全歼九黎兵近两千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