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符文之光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崔法利议会
作者:Reid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19-09-26 14:50:11 全文阅读

广阔的宫殿底层,风格严肃的装饰花纹,霍伦跟着斯维因来到宫殿内,斯维因摆手退去周遭的人,霍伦和斯维因在一个小会议室停下。

“你确定就是在这吗?”霍伦冷清的声音质询斯维因。

“有何不妥?”斯维因神色严肃,红色的手臂发出极微弱的暗光。

“我只是觉得,我的出场那么盛大,若是我们的谈话被某根玫瑰刺探听到,就会十分尴尬了,您怎么看?大统领。”

斯维因的面容看不出任何喜怒,只见红色的手臂在两人上方召唤出红色的乌鸦之眼,黑红色的魔法结界随即出现,“这下还有什么担忧?”斯维因冷静的说道。

“当然,毕竟有些事情,就算被某个亡界的人知道,也没什么关系。”霍伦顿了顿语调,闭上了眼睛,片刻后,略带气愤和无奈的睁开了眼,“诺克萨斯在走向灭亡!”

斯维因闻言,眼角不自然的跳动,又飞快恢复了常色,“言辞的威逼和自诩聪明可没什么用。”

“你国家内有黑色玫瑰的阴影和猩红秘社的威胁,如今诺克萨斯东征西伐,军队都已经疲乏溃散,日益羸弱;诺克萨斯往日的成功是因为什么?”

斯维因的目色阴沉,霍伦对此毫不回避,直言不讳,“不过是时机!”

霍伦随即平复情绪,接着说道,“在艾欧尼亚的觉醒之前,沙漠皇帝苏醒前,弗雷尔卓德分崩离析之时,德玛西亚还没万众一心时,诺克萨斯的铁蹄创造了神话,可是那些文明和国家都没被毁灭!”

“你想说什么。”斯维因不耐烦的询问道。

“这片土地的魔法已经苏醒了,也唤醒了一些别的东西,诺克萨斯已经无力再攻占什么领土,水满则溢,诺克萨斯的光辉要到头了。”

“你想要什么,和我唇齿如此之多,说说你的要求吧,不如直接到你有什么良策救国的地方。”斯维因的语气略带嘲讽,眼神犀利冷漠,让霍伦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乐芙兰要杀我,可我从死神那里逃了出来,在天空重塑这副躯体,也逃脱了恶魔的诅咒,就是那个你知道的恶魔,我可以和你一起为了这个国家的生存做出贡献,但我要权力。”

“你要进入崔法利议会?”斯维因的神色复杂,令霍伦捉摸不透。

“只要你说服德莱厄斯,这就没什么不行的,况且他们兄弟对你的忠臣不是一件很好的筹码吗?”

“我为何要答应你?”

“这个嘛……因为力量。”霍伦面露阴霾,目光看向窗外,斯维因同样转头,只见一个巨大的红色羊角冲向不朽堡垒附近的一处山脉,沿途的士兵和人群全都吓得惊慌失措,羊角击向山脉,瞬间整座山脉都被夷为平地。

“算是帮助开土工人的一个忙,不过下一次岩浆之力会冲向那里,我可就不知道了?”

“你加入后的打算是什么?”

“让诺克萨斯可以在魔力环绕的世界可以生存,让即使斯维因不存在了,诺克萨斯依旧能够繁荣强盛。”

“成交,下周一的崔法利议会,你直接参加,你的身份和加入便代表议会的制衡,民众和德莱厄斯我会有说辞的。”

“感谢。”霍伦语毕,瞬间便瞬移到了结界外,然后离开,回到了乔娜的家中,霍伦看到乔娜一脸紧张,乔娜看到霍伦的样子吃了一惊。

“你怎么了?”乔娜即刻翻了一间布衣给霍伦,霍伦换上,笑道,“没什么,不小心从天上掉下来了,顺便加入崔法利议会。”

“什么!?你还加入崔法利议会,那你岂不是诺克萨斯的掌权者之一了。”

“是的。”

“那你有什么计划,或者想要什么?“

“乔娜,我的存在方式有别于你们,我……那些东西对我没什么意义,但我必须告诉你,摩夫是乐芙兰的人,他背刺的我,你一定要小心。”

“好吧,他也一直没回来。”

“你似乎并不吃惊?”

“不是和你说过,女人的直觉,之前告诉你你不在意。”

“还有一个事情……”

“什么?”

“你给我的钱,好像烧掉了……”

乔娜翻了个白眼,无奈和霍伦一起吃晚餐,算是庆贺他的进展,心里却隐隐担心。两人较为沉默的吃完了晚餐,离开了餐厅,霍伦挥手告别乔娜,“我要去见乐芙兰,你快回去吧,一定要小心点,要是有什么本领不强的人跟踪被你发现,你就随便处置就是了。“

霍伦的手心幻化出蓝色冰珠递给乔娜,“小心,乔娜。“然后大步走向之前和乐芙兰会面的地方。

远远的霍伦便看到那间屋子的大门敞开,等着霍伦的入内。屋内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和空旷的餐桌。

“看来我今天是被欢迎进来的不欢迎的客人。”霍伦自嘲的说着,然后坐在了椅子上。身穿紫色华服的乐芙兰在空气中如同幻影般出现。

“你的到访着实出乎意料。“乐芙兰的声音带着滑稽的幽默感,却让霍伦一点都不想笑。”

“不如考虑把不速之客解决掉,还是我该说……久等了?”

“若是前者有用,此刻我也不会在这。”

“对于我作为崔法利议会一员的身份,你有什么想法或者说建议?”

“对我只有好处不是吗?”乐芙兰的声音带着独有的性感磁性,眼神更是妩媚。

霍伦无奈一笑,若是霍伦打算和乐芙兰作对,崔法利议会本来就有德莱厄斯和斯维因一伙,霍伦的一票反对终究还是多此一举;唯一的可能变化便是帮乐芙兰制衡议会!

想必斯维因同意的原因,还有听到霍伦说,乐芙兰要刺杀自己的因素在。如此种种,霍伦还是无奈苦笑的看着这个鬼魅一样的女子。

“我没兴趣知道你和斯维因之间有什么勾勾曲曲的事情,但是我们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做有共同利益的敌人。”

“你和斯维因的目的有何区别?”

“他是为了这个国家,可我是为了符文之地,这个回答你可满意?”

“都城腹地的陨落,山脉的爆裂,我又怎么敢不满意?”

“你很狡猾,乐芙兰。”

“你也一样,不是吗?欢迎加入这个国家的黑水,有些东西本就是强者手中的游戏,你有这个能力。”

“不知道乔娜你可满意?”

“恕瑞玛的魔力十分有用,你的眼光很好。”

“对那个枯井很有用?”

乐芙兰的身影渐渐透明,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霍伦的手中出现黄色的幻影铁链直击乐芙兰的假象,透明消失的阴影瞬间恢复,“我还有一句话,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我也实在不喜欢被人背刺。”

随着霍伦手心幻影铁链的消失,乐芙兰的假身倒地消失,霍伦走出门外,面色冷峻。

霍伦看都不看门后,周身出现蓝色的光圈,通过曲境折跃直接来到崔先生的宅子。

“崔先生,霍伦来访。”霍伦站在宅中的一楼,大半身体都处在房屋的阴影中,窗外的残阳已经渐渐收起了它的余晖,落日之后便是夜晚。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一些仆人在霍伦四周围绕,崔先生从楼梯上走下,霍伦手心立刻飞出一把利刃刺穿崔的大腿,只见伤口的鲜血诡异的覆盖凝聚然后伤口恢复如初。

“不如找个地方谈谈吧,弗拉基米尔,关于这个国家,关于……猩红秘社。”

崔的嘴角露出了弧度,然后伸手屏退众人,转身上楼,霍伦跟上很快便和弗拉基米尔来到了楼顶的一个房间。进门便看到了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油画,一个男子和女子跳舞的油画,显得十分的……诡异。

崔的眼神看着油画,双眼变为血红,霍伦知道这是他提取记忆的方式,随后弗拉基米尔邀请霍伦落座。

“不知道霍伦先生的到访有何事?”

“准确的说,是崔法利议会的霍伦。”霍伦死死看着弗拉基米尔,片刻后,弗拉基米尔发出了狂笑。

“那么崔法利议会的霍伦有何指教?”

“黑色玫瑰的时代已经经过了太多岁月和春秋,你不想书写猩红秘社的时代吗?”

“我倒是更加好奇不朽堡垒旁的山脉和都城腹地的巨坑。”

“权力的获得总归不能只靠嘴皮子不是吗?”霍伦云淡风轻的说着这番话,弗拉基米尔的神色略显复杂。

“你想做什么?”

“只要你愿意,猩红秘社完全可以成为帝国核心脉络的一个团体,一个和崔法利议会紧密相连的团体,而不是从黑色玫瑰的残羹剩饭中去捞取。”

“意思是猩红秘社为你效劳?”

“彼此都有益处不是吗?”

“只要有等价的价值,自然可以考虑。”

“很好,和你的交谈非常愉快,再会,弗拉基米尔。”

霍伦的脚底传出蓝色的光晕,片刻后霍伦便回到了乔娜家,霍伦走路虽然还略有不稳,却并没有了之前的呕吐,看来星辰之火的锻造还是对霍伦魔力的提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