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择圣纪 > 第五卷:名震江湖
第二百二十八章:魔宗秘典《黑煞决》
作者:懂个啥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20-03-03 19:12:56 全文阅读

在场的人虽然武道低微,可都能看出来叶择始终处于下风,对于鉴知的判断不禁有些怀疑。杨雨欣却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先前叶大人为这位老哥卜算过,说他这趟镖平安顺利,若是他卜卦精准的话,岂不是证明这位老哥不会出任何差池?”

说话间,杨雨欣向鉴知瞄了一眼,她知道鉴知师承玄妙门,既然鉴知这么说了,可见他认为叶择卜算的没有任何差错。鉴知微笑着点了点头,虽说他不懂西卦门三枚铜钱的卦象,可卜卦之道皆是窥探天机,天道展现形式虽然不同,他依然能感知到叶择当时的卦象没有丝毫凶险。

远处的夏云文已经从困阵中走出,散落在周边的长针全部飞到了他的身边,长针宛如有了生命一般针尖朝上一字排开,随后将夏云文团团围住,最后向外微微倾斜,在黑色真气的加持下宛如一朵盛开着的花儿。

“黑女花!”

夏云文动了,带着残影向叶择扑来,编织成花瓣的长针闪着耀眼的寒光,微微一动,原本盛开的花儿更加绽放,目的不是为了争艳,而是要将叶择一口吞下。叶择长舒了一口气,身上的紫色真气瞬间隐藏在体表,随后迎面冲了上去,看似简单的一拳却将周边的空间急剧地压缩着,最先触碰到叶择拳头的花瓣瞬间没了生机,十几根长针也失去了控制散落开来。

“果然是魔宗功法!”夏云文冷声叫道,随后原本盛开的花儿快速收缩,上百跟长针竟然在眨眼间没了踪影。夏云文的右手呈爪状抓向叶择的拳头,手心间的黑色真气已经浓郁到了极致,如同一个要将一切吞噬的黑洞一般。黑洞也确实吞噬了叶择的拳头,叶择的脸上却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

虽然看不清叶择那被黑色真气遮挡的拳头和手腕,但夏云文注意到叶择的手臂转动了一下,紧接着,棋盘虚影出现在叶择的身后,一股强烈的冲击力从他的右手掌心传来,这冲击力直接冲向了他的肩膀。与此同时,夏云文的手臂表面响起了轻微的炸裂, 这炸裂连绵不绝直接传到了他的肩膀,随后一道黑白交融的光芒在紫色真气的包裹下洞穿了他的肩膀射向了天际,天空原本密集的乌云竟被这光芒打开了缺口。

“啊——”夏云文大声一叫,不是惨叫而是咆哮!只见夏云文不顾皮开肉绽的手臂,用右手硬生生抓住了叶择的手腕,与此同时,三根长针竟然从夏云文的皮肉中冲出,一字相连,带着森然的黑气钻进了叶择的手臂。

叶择目光一冷,一记手刀压缩着周边的空间斩向了夏云文的手腕,这等威势必然要将手腕斩断,夏云文连忙松手倒飞向空中。而叶择也在夏云文松手的第一时间一掌打在了自己中针的手臂上,进入手臂的长针被叶择的真气强行逼了出来,只是叶择能清晰感觉到他的右手迟钝了不少。这长针虽然在他的手臂中只停留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没想到竟然起到了不小的破坏。

在看站在空中的夏云文,他可比叶择惨多了,整个右臂仿佛已经没了生机,自然地垂落着,满头的冷汗足以证明他已经疼痛到了极点。

夏云文恶狠狠地盯着叶择,怒吼道:“卑鄙!堂堂正道人士,手段竟然如此阴狠。你这招‘一指黑白断阴阳’可是击败少林开心的成名招式,竟然隐藏在我魔宗功法之中偷袭,不觉得羞耻吗?”

叶择只是轻蔑一笑,与夏云文彻底废了的手臂相比,这轮交锋他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随后整个人拖着紫色的焰尾冲向了空中。没了右臂的夏云文近身肉搏自然落了下风,交手几招之后夏云文吃了叶择一掌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从空中掉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叶择乘胜追击,可刚接近夏云文后叶择一惊,双脚对空一踩,强行向另一次翻转,而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已经被一抹黑光笼罩,黑光是从夏云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压抑。

夏云文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黑光所到之处一切事物都没了生机,路边春季萌生的嫩草瞬间枯黄随后消散,就连那空中的细雨都没了踪迹。叶择眉头紧皱,警惕地观察着完全变了个样子的夏云文。

夏云文缓缓将左手放在了血淋淋的右肩之上,随后竟直接将自己的手臂生生扯了下来,伤口之处流出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那种黑色的血液给人一种几乎窒息的感觉。客栈那边一些不通武道之人在见到那黑血后直接跪倒在地猛烈地喘息着,还好鉴知在看到黑血的第一时间便用真气护住了身边的杨雨欣。

杨雨欣虽然无碍,可身子却在止不住地颤抖着,她轻声问道:“这还是人吗?”

鉴知微微摇头,“可以说不是了。他修习的应该是魔宗当年最强功法之一的黑煞决,这门功法本就诡异,据说练到极致人体内的血液都会化为黑色,而这血液可比任何毒药都要致命。”

“那他已经修炼到极致了?”有人不禁问道。

“非也!他先前的血液还是红色的,此刻的黑血应该是黑煞决中某种暂时提高实力的秘法,血液虽然看似黑色而且有着死气,但决然没有胜过剧毒的功效。”嘴上这样说,可鉴知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是临时提升的实力,只怕也已经到了贯通境后期乃至巅峰,叶择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想到这里,鉴知已经开始怀疑叶择的卜卦之道到底靠不靠谱了,他现在只希望这位传说中天赋绝世的紫杀星能创造奇迹了。

危险,十分危险!这是叶择此刻的感受,他深吸了一口气,身后的棋盘虚影闪着耀眼的紫光,正欲主动出击的他忽然一愣,原本在他视野中的夏云文竟然不见了。紧接着,背后便传来了一阵剧痛,叶择喷着鲜血在地上翻滚了十几圈才停下。

刚一站起来,夏云文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面紫色真气凝聚的棋盘瞬间出现在叶择的胸口,恰好挡住了夏云文染着黑血的一掌。

轰!

叶择又一次被震飞,这次倒是平稳地站住了,整个人却剧烈地喘息着,带着一丝期待的目光看向了那边的夏云文。此刻的夏云文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好奇地看了看手掌,叶择能看到夏云文的手掌上出现了一片网格形状的伤痕,心中总算有了一丝安慰。

“好厉害的功法,防御的同时竟然还会反击!”夏云文的声音阴冷到了极点,完全不像是一个活人能有的语气,“凭借这等功法,你确实会成为魔宗将来的大敌,今天你必须死!”

夏云文再次袭来,不过这次没有任何隐藏,直接从正面冲了过来。叶择心中的疑惑也解决了,这种状态下的夏云文催动的并不是真气,所以他才感知不到夏云文的行踪。

近身之后又是一掌,叶择依旧以棋盘形状的真气抵挡,炸裂刚响夏云文便消失了,后退几步的叶择连忙催动出真气棋盘朝一边格挡。虽然感知不到夏云文的踪迹,好在天空下着细雨,凭借听觉也是一个方法。

又一次对轰后夏云文再次换位置进攻,叶择的大骂一声“疯子”,这真气棋盘乃是他自创功法中唯一的防御手段,自然是经过无数的琢磨和试验才完成的,在旁人看来他这真气棋盘的反击能力如同挠痒,可叶择自信它的反击之势绝对和接受攻击的威势不相上下。

况且,夏云文手上越来越多的伤痕已经说明了一切,可夏云文似乎完全不知道疼痛,依旧不停歇地轰击着叶择,而叶择的真气棋盘也一次比一次黯淡,脸色也因为真气消耗过度开始没了血色。

夏云文忽然停了,他扭头看向了自己缓缓抬起的左手,此刻的左手如同死物一般挂在他的手腕上,“筋骨都被震碎了,你这功法确实厉害。”这句话让叶择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眼前的人绝对疯的,尽管他的秘术让他不知道痛感,可见到自己的手掌废了怎么会毫无动容呢?

逃?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叶择打消了,瞥了眼那边客栈门外的看客,莫说杨雨欣在其中,即便是一群与他无关的路人,他也不可能选择逃跑的。叶择的这一瞥第一时间便被鉴知捕捉到了,他能从叶择的眼中读出无奈的感觉,显然叶择已经想逃了,但是因为不想连累这边的人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鉴知的手缓缓塞到了怀中,握住了封禁叶择卦象的镇命符袋,他忽然有了不小的好奇心,好想打开镇命符袋推算一下叶择的运势。因为在他的认知中,颠覆天下的紫杀星是绝对不可能在乎寻常人的生命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