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择圣纪 > 第一卷:小城大事
第二章:家有小儿众人宠
作者:懂个啥  |  字数:2625  |  更新时间:2019-07-31 11:10:14 全文阅读

寒风飘雪,叶家大宅内一个八岁的孩童正抱着装满火炭的暖炉在棋盘前紧皱眉头,棋盘的对面是挂着一字胡的叶明宇。和孩童相比,叶明宇的前额上已经挤出了川字,他不时瞥一眼全神贯注的孩童,白色棋子已经被他揉捏得掉了颜色。

棋盘旁还站了一位年龄十六七岁的绿杉女子,衣服的布料虽算的上连州府上好的品质,可脸上的胭脂和这绿杉倒是有些不相配了。女子名叫绿莺,是叶家夫人聂文竹从官道上一帮马匪的手中救来的,只因当时女子穿了一身绿杉长相和身姿也如莺歌般乖巧,聂文竹便给她起了这个名字。

自打叶家小少爷叶择出世后绿莺便成了他的贴身丫鬟,因为年龄最接近,叶择打小便喜欢和绿莺玩闹,久而久之倒有些像叶家的大小姐了。绿莺之所以得宠更在于她懂得察言观色,叶明宇刚给她使了个眼色她便从一旁的火炉上端起一杯茶水。

“小少爷,喝点茶。”

听到绿莺的声音后叶择的目光马上从棋盘上挪开,眯着眼抬起了头,张开了嘴巴。绿莺会心一笑,一只手扶住叶择的后脑,另一只手将茶水缓缓喂入他的嘴里。

曾经叱咤江湖的叶明宇在看到绿莺的茶杯挡住叶择的视野后左手对空一抓翻转了半周,那棋盘的棋子如同有生命一般快速移动,原本已是死局的白棋转眼间出现了好几处生的可能。

刚享受了贴身丫鬟伺候的叶择还没乐够便冷下了脸,棋子发生变化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想他起初学棋时总会被叶明宇杀得片甲不留,可那时候这棋子未曾有过变化啊?这诡异的事情应该就是从他七岁时开始的,只要稍不留神,原本的杀局就会自动变化。叶择也想过应该是他父亲叶明宇做的怪,所以近来他就算眼睛离开了棋盘也会留意父亲的举动,若是之前还有些大意,这次他可确定父亲没有动过。

想着想着叶择的手便托住了下巴,将中指放在齿间不自觉地咬了几下。

“小少爷!”绿莺嘟着嘴叫了一声,叶择赶忙将手指拿了出来,可还是逃不掉绿莺的数落,“都说了多少次了,想事情的时候不要把手指放嘴里,您前些日子患的热病就和你这习惯脱不了关系。”

叶择傻笑了两声,盯着绿莺细嫩的手指说:“那我以后想事情的时候咬着绿莺姐姐的手指可好?”

绿莺将双手藏在背后,委屈地看向叶明宇道:“老爷,您看小少爷,人还没长大就开始调戏小姑娘了。我还好,若是和沐晨少爷外出时在街上咬了别家姑娘的手指可还行?”

叶明宇微微一笑,心中想起了夫人聂文竹近日说的话。眼瞧着叶择一天天长大,虽说未曾遇到过紫杀星带来的灾劫,可不习文学武终究是个麻烦。不学武还好,三弟家的沐晨自幼便展现出了在剑道上的天赋,日后必然是七大豪侠级别的人物,有他护着叶择想来无人能伤他一毫。可这不习文的弊端就愈发的明显了,不习文自然不会懂得礼德贤淑,你若是直接令行禁止他一个孩子必然会问之根本,这哪家老师才能讲通呢?

“叶择若是看上哪家姑娘那是她祖上的福气,想咬她手指抢来便是,我还真不知道连州府有不想进叶家大门的姑娘。”说话人的声音凌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伴随的还有叮叮当当的铁器碰撞声。

叶明宇父子同时面露喜色,只见叶择直接从座椅上跳起,丢掉手中的小暖炉便向亭子外的雪中跑去。能说出如此狂妄言辞的人也只有在连州府官级远超当地知府的驻防大将军彦天邪了,今日的他穿了一身泛着红色的铠甲,腰间别着一把快要触地的长刀。见叶择跑来,他伸开双手将叶择抱起,脸上露出了世人从未见过的笑容。

任由彦天邪的碎胡茬在自己的脸上剐蹭,叶择笑得极其开心,待两人亲近完后叶择学着绿莺噘嘴的样子抱怨道:“二爹你可好久没来了!”

见几片雪花落在了叶择的鼻尖便冻得他哆嗦了一阵,彦天邪眼中闪过一丝怜惜,随即他的周身散发出微弱的气流,漫天的雪花还未触碰叶择稚嫩的皮肤变化作了水汽。

“回来了!”见到冷面将军如此温馨的一幕,叶明宇心中添了不少暖意。他这两位弟弟都知道叶择的命数,所以自打叶择出生那天便视他为亲生骨肉,两人更是用心教导自己的子女,不求他们未来能成就一番大业,只望能保叶择一生安定。

“恩。”彦天邪依旧抱着叶择,跟在他身后的副将已经不止一次暗叹他抱叶择的时长早已超过了对他的亲女儿,比如这次平匪患,他在外征战二十多日后回来的第一件事竟是来看这位惹人欢喜的侄儿。“是大周余孽自成的马匪,若不是大雪封山我定能三日将其全数斩杀。”

“二爹我想吃二娘做的绿豆糕。”叶择可不在乎彦天邪口中的打打杀杀,他确实有些想念这位什么都会答应他的二爹,但更想的还是二娘手中那让他忍不住流口水的绿豆糕,以及……那位红袍姐姐。

“哈哈哈!二爹这就带你去吃,想必你梦茹姐姐早就惦记你了,今日正好让你们见见。”说罢,彦天邪向叶明宇笑了笑便抱着叶择离去了。

绿莺赌气地跺了跺脚,然后抱着叶择留下的暖炉离开了亭子,路上小声嘀咕道:“哼!什么绿豆糕,还不是想见你的红衣姐姐!”

绿莺虽然远去,可已是贯通之境的叶明宇怎会听不到她的抱怨。随意扎着头发的聂文竹踏着白雪走进了亭子,换上一壶新茶后她坐在了叶择的位置,瞥了眼绿莺远去的方向道:“叶择虽然不习文学武,但这女人缘儿倒是可以,看他现在这模样将来定然是个俊俏公子,三妻四妾的应该不成问题。”

叶明宇白眼一翻,阴阳怪气地说:“也不知是谁当初口口声声说男人就该只娶一房妻室,现在到自己儿子身上说变就变了。”话音一落叶明宇心中就有了悔意,聂文竹那比空中雪花还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想你那位枫落山上的红颜知己了?”

“哪能呢?”叶明宇谄笑道,见聂文竹此刻正盯着棋盘,叶明宇大手一挥将棋子挪回了原位,苦笑道,“这紫杀星果然是旷世奇才,年仅八岁棋艺已经远胜于我,若是能学武的话,怕是武圣山上的山主都要换人了。”

男儿有志在四方,在这般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中谁不想坐上武圣孙不灭的位置。作为小女人的聂文竹虽然会武但却对这天下第一着实没有兴趣,她面露愁色,哀怨道:“这些年虽不让他习文学武,但音律作画上我可是给他请了最好的先生,你偏偏让他学下棋,现在又胜不过他,还是再去学音律作画吧!”

“那音律作画都是些讨女子欢心的玩意儿,你真的想让叶择娶上十几个老婆不成?”叶明宇自然明白为人母的苦心,可他退隐之前也算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子真的做一个花瓶呢?众所周知大夏皇帝夏云武痴迷对弈,这黑与白的游戏自然在大夏盛行,若是叶择能冲上国手的位置,也算是一番事业了。

聂文竹小女人般地缩在椅子上,眸子中闪动着泪光,“当初给儿子起名叶择就是想让他遵循本心选择自己所爱。我不管,这音律和作画必须要学,他就算娶了全连州府的女子我也举双手支持。”

亭子外飘雪依旧,亭子内看着难得摆出小女人姿态的聂文竹,叶明宇只能笑笑点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