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沧海龙腾录 > 第三卷 十里春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无耻勾当
作者:泼猴别闹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19-11-18 20:59:47 全文阅读

一块巨大屏风上雕刻着七条腾飞的龙,这七条龙颜色各异,乃是用七种美玉雕琢而成。龙鳞龙须纤毫毕现,龙首更是神态威猛。

屏风后坐着一个满头银发,满脸皱纹的老者,他一身黑色长袍,胸口处用红线绣着一个骷髅的标记。

屏风外站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这三人乃是当今鬼相门的股肱之臣,站在左侧的是一个长髯垂胸的老者,面色青郁,右侧的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脸色苍白,手里握着一柄折扇。当中立着的女子身穿淡绿色长衫,约莫二十岁年纪,肤如凝脂,容貌秀丽。

那屏风后老者捻着胡须道:“我们入主中原的计划似乎并太顺利。”三人闻言,齐声道:“是属下之罪,请门主责罚。”那老者冷笑道:“事已至此,你们认为老夫再责罚你们有用么?”三人齐声道:“请门主训示。”

那老者又道:“老夫年事已高,这门主之位迟早要落在你们三人身上。中原武林六大门派乃是本门宿敌,应当尽快铲除。”说着他话锋一转,又道:“白丫头,你接替的是你奶奶的位子,她在这个位子时,似乎没你这么不堪吧。”

那女子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脸色涨红跪下道:“门主教训的是,是萱儿无能,辜负了奶奶的期望,也辜负了门主的重托。”那老者厉声道:“我问你,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失败?”那女子道:“回门主,皆因一个人阻挠。”

那老者道:“是什么人?难不成是君临渊?”白若萱道:“不是,是浪剑门的萧云帆。”那老者沉吟道:“浪剑门,听着十分耳熟。”白若萱顿了一顿道:“属下已经查明,浪剑门掌门谢天琊已死,这个萧云帆是他的徒弟。”

那老者的手指轻轻地在椅子的扶手上敲打,淡淡道:“这萧云帆有何能耐能三翻四次破坏本门大计?”白若萱道:“萧云帆本身的武功可跻身中原一流高手之位,此人机智无双,卫无忧与计千云便是败在他的手上。

属下一直疑惑,玄女宫一战,按理而言这个萧云帆深受重创,可此人非但没有死,反而武功大进。所以属下怀疑有人暗中助他。”那老者眼角抽搐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我们鬼相门有中原武林的卧底?”

白若萱道:“属下也只是猜测,并无真凭实据。”那老者沉思片刻,长叹了一声道:“好,即使如此,我便再给你一次机会。这次由你亲自出手对付萧云帆。叶护法,张护法你二人留在门中,哪也不许去。白丫头,这下你可放心了?”

白若萱秀眉一挑,大声道:“属下一定不辜负门主的期望。”那老者道:“记住,这次你若是失败了,老夫绝不轻饶。”白若萱道:“是,属下一定将萧云帆生擒。”

官道之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一个瓜子脸女子掀开车帘,手里拿着一只青色的竹筒道:“主人,你赶车累了,喝些水吧。”萧云帆勒住马缰,接过那竹筒,喝了一大口,用衣袖擦了擦的嘴角笑道:“你们两个小丫头本来不必跟着我的。”

那女子道:“主人,我二人是大祭司他老人家赐给你的,要服侍你一生一世。”萧云帆道:“如今大祭司都死了,你们不必再守他的承诺。我这次要回紫玉山,路途遥远。你们这一路上免不了要吃苦的。”

这女子摇头道:“吃苦对于我和落月来说没什么,只要主人不敢我们走。”说着她眼中泪花闪动,萧云帆心一软道:“你们还是别主人长主人短的叫我,不然我浑身都不自在。这样吧我以后叫你们妹子,你二人叫我萧大哥就好。”那女子道:“奴婢不敢。”

萧云帆板起面孔道:“你们若是不叫,那就别跟着我。”听云低声道:“萧大哥。”萧云帆道:“嗯,这样才好。”说着他吹了一下口哨,两匹马便撒开四蹄,向前奔去,带起一片烟尘。

又走了三十里,萧云帆来到一座大镇上,在一家客栈投了宿。入夜时分,萧云帆在床上坐着。他心想:“卿妹你到底在哪里啊?萧云帆你一向自负聪明,这次为何找不出丝毫的线索?”

转念又想:“那位前辈不让我与卿妹相见是何缘故?难道说当日我中了蚩尤魔血的毒,卿妹答应了那位前辈的要求,她才不和我相见的?这位前辈待我也算不错,想必他不会为难卿妹的。我萧云帆生性好动,又爱管闲事。

这位前辈知道我这性子改不了,三翻四次劝我回头也是爱惜我的性命。然而人活一世,若不能按自己心意活,又有什么意思?假若我和卿妹在一起,她会不会也劝我收敛性子呢?也许不会,她是最懂我的。

师父的遗愿我很快就能达成,可是之后我又该去哪?去找卿妹,可是人海茫茫,当真不易。对了,当日徐元泰说朝廷似乎没有重新翻案的意思,冯家的案子多半已成铁案。卿妹是怕连累我才走的?

若是有机会见到皇帝老儿,一定要和他论道论道。要让皇帝认错,又谈何容易?以前听师父说过,皇帝老儿杀人不眨眼,就算他知道是错的,想必他也不会认账。”

他正在沉思之际,忽然听到屋顶瓦片的响动声。萧云帆知道是有人在屋顶,当下抓起长剑,穿好衣衫走出房门。他敲了敲隔壁二女的房间,听云心道:“这么晚了,他有什么事呢?”,她披上衣衫点亮油灯慢慢走到门边。

萧云帆道:“听云妹子,打扰你们休息,真的对不住。”听云道:“萧大哥有事?”说着去拉门栓。萧云帆道:“你不用开门,我有几句话对你说。”听云道:“嗯。萧大哥你说,我听着。”萧云帆道:“你们好好呆在客栈哪儿也别去,我要出去办些事,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

听云疑心道:“萧大哥要丢下我们?”萧云帆道:“好妹子,我萧云帆岂会说话不算数。我真的有要事办,你们就放心吧。”说着他回到自己房中,推开窗格,纵身跃出。

此时万籁俱寂,月光幽幽地洒在青石板街道上。萧云帆提气一纵,翻上屋顶。方才听屋顶的脚步声是向东而去,他便向东而行。忽然,他目光瞧见不远处一块瓦片露出淡黄色亮光,心想:“多半来人是在此处下去的。”

他屏住呼吸,向那瓦片靠近。屋内坐着三个男子,一个是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身穿夜行衣站着,另外两人坐着。一个是衣衫褴褛乞丐模样的老者,另一个是个驼背。萧云帆向下望去,那络腮胡的男子一脸悲愤道:“此番请二位兄长前来,是想请二位助拳。”

那驼背道:“嗯,马兄弟坐下来说。”马姓男子坐下,一拳砸在桌上,气呼呼道:“此事说来也怪我那妹子,都是我将她宠坏了。本来家丑不可外扬,可如今小弟要请二位哥哥助拳,这事我就必须得给你们两位交个底。”

马姓男子脸色十分难堪,他终于鼓起勇气道:“我那妹子今年二十七,是个未出阁的老姑娘。小弟我平日里喜欢拈花惹草,我这妹子好男色。本来我二人谁也管不着谁,可是她这一死,我这做哥哥若不报仇,倒显得薄情寡义。”

那老乞丐道:“马兄弟,你待我二人不薄,有什么话你只管吩咐就是。”马姓男子道:“我那妹子前些天,硬是拉着一个秀才圆房。事后还是我把那秀才料理了。谁曾想这事让银十三知道了,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竟然将我妹子杀死,还将的尸身拔的一丝不挂放在我马家庄门口。

哎,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就算要杀我那妹子,也轮不到旁人。这银十三实在欺人太甚,所以小弟想请二位哥哥助拳。”

那驼背听到银十三三个字,脸色一变道:“若是旁人我们兄弟还能帮你,这银十三……”马姓男子不悦道:“银十三怎么了?他也不是一个脑袋两条腿,有什么好怕的。”

那驼背摇头道:“兄弟有所不知,你没听人说过‘金豹银狼玉狮子’,这银狼银十三可是大有来头。他的成名绝技‘天狼七杀’更是威震武林。要取他的性命谈何容易?”马姓男子握着拳头,额上青筋暴起道:“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那驼背谄谄道:“这个忙我可帮不了。”马姓男子道:“何老哥你怎么说?你丐帮的势力遍布整个江湖,要对付一个银十三岂非易如反掌?”那老乞丐吸了吸鼻子道:“这个嘛……”马姓男子焦躁起来道:“你老哥哥说句痛快话,别这个那个的。”

老乞丐眯起眼来缓缓道:“要对付银十三总得师出有名,况且此人不曾得罪丐帮,我们要与他为难实在说不过去。”马姓男子冷笑道:“看来二位是不打算帮我了。”驼背红着脸看着老乞丐。

那老乞丐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要你兄弟花点银子你肯不肯?”马姓男子道:“银子马某人有的是,不知何老哥要多少才肯帮我?”老乞丐伸出五根黝黑的指头,马姓男子道:“五千两。”

老乞丐道:“银十三的命起码要五万两。”马姓男子低头沉吟片刻道:“好,五万两就五万两,只要丐帮出手要银十三的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