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流浪花语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作者:静博雅  |  字数:5450  |  更新时间:2019-10-07 09:13:50 全文阅读

第六十六章

聂韵美穿着一身纯白黑边的时尚连衣裙,来到了咖啡馆,赵志远忙介绍道:“这是聂韵美,这是我老婆何千惠。”聂韵美看了看她,故意说道:“这不是那一个呀,志远,原来你换了一个。”赵志远刚要作色怒斥她,何千惠轻轻一摆手,赵志远立刻闭上嘴站在到她身后,何千惠说道:“你真漂亮,真是我见犹怜,请坐。”然后她对赵志远说道:“你去吧,我和聂美女聊一会。”赵志远忙低头说道:“我就在门口,有事喊我。”何千惠笑着给他抛了个媚眼,赵志远忙俯身轻轻亲了她一下,转身走出咖啡馆。

何千惠问道:“聂美女喝点什么?”聂韵美被她的气场压住了,加上刚才赵志远的亲热举动,让她低下了头,说道:“一杯冰咖啡。”何千惠招招手,让服务生上了一杯冰咖啡,然后讲道:“我听志远说聂小姐年轻有为,美貌与才华并存,今天一见面果然名不虚传。”聂韵美的直觉告诉她,今天遇到了一个棘手的对手,她立刻直起腰版,说道:“谢谢。”然后她再次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何千惠,带着一种意外的口气问道:“你是怎么和赵志远谈上的?”

何千惠笑着喝了一口纯净水,说道:“志远说你是一家大型商贸公司的老总,我觉得你应该心思缜密才对,怎么可以问出这样浅薄的问题,你没调查过吗?”聂韵美听完确实感到惭愧,公司的事,家里的事太多,她没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这边,总觉得这边简单,有些轻敌了。不过聂韵美也是叱咤商场的风云女子,她很快就恢复常态了,笑道:“这点事,没必要浪费精力,想来我的事赵志远全部向你坦白了。”

何千惠说道:“是呀,他觉得内疚,用了好长时间诉说你们的前情过往,以及你现在的处境。”聂韵美心里暗自震颤了一下,问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明说吧,我还是希望他过来帮我,至于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何千惠认真地看着她,说道:“你觉得我会同意吗?聂小姐,聂总经理,你总不至于那么单纯吧,这怎么可能!”

聂韵美喝了一小口咖啡,问道:“我和赵志远是同学,就算是老同学帮忙还不可以吗?姐姐不会那么小气吧?”何千惠脸上闪过一丝怜悯,说道:“金钱固然重要,在很多人眼里,比什么都重要,要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在拼了命的挣钱,但是你想过吗,在这世界上,金钱不是唯一重要的,友情亲情爱情,这些是金钱买不来的,你同意吗?”聂韵美的神态有了嘲讽的意思,觉得何千惠也不过如此,她说道:“部分同意,那是因为你给的金钱不够,如果你给的足够,亲情爱情,是可以买到的。”

何千惠呵呵笑了,说道:“既然能买到,那你何必要离婚,要转移财产。”这话如同一把锐利的尖刀插在了聂韵美的软肋上。她的脸色瞬间变白了。何千惠冷冷地看着她,说道:“感情出了问题,应该在感情上多反思,多沟通,你这么用心的转移资产,绝不仅仅是感情破裂的事,恐怕是你早有所图,我想提醒你,你这么做对方会怎么看,怎么想,怎么做,即便你老公是个绣花大枕头,但是你的公公婆婆身为高干,他们的心思那可是深不可测。”聂韵美抱起胳膊,冷笑一声,说道:“那又怎么样,我既然敢这样做,就不会怕他们。”

何千惠一看就猜到,聂韵美肯定抓到了他们的把柄。于是她说道:“是,在短期内,他们拿你没什么办法,但是天长日久,他们就会翻过点来,以他们的经验和阅历,你还能对付了他们吗?你常和政界的人物打交道,他们心狠手辣的程度,你是知道的,应该比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狠上百倍都不止!”聂韵美听完脸上的冷汗都出来,虽然她没说话,但是她知道何千惠说的一点都不假。

何千惠继续冷着脸说道:“我也知道,你找到了新的靠山,但是你想过没有,官场上的人,他们说的话,做的承诺能靠得住吗?在他们眼里只有利益,而你所给的,只有物质上的,但是官场上的升迁,权力的诱惑要比金钱大得多,多很多!这是你给不了的!”聂韵美压制住心中的慌乱,一侧脸,微蹙着眉头,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直在背后调查我,不然你们知道的也太多了吧?”何千惠知道她这种人不会轻易屈服,于是从身边的挎包里,拿出一摞资料,放在桌上,推给她,说道:“这大约是十分之一,聂小姐恕我直言,你太不会保护自己了。”

聂韵美慌乱地翻看着,何千惠乘机说道:“你只是和赵志远有了情感上的一点瓜葛,我也只是让你俩分开,就这么点小要求,所以就稍微调查了一下,你想想,那一帮跟你利益纠缠不清的人,会做什么,他们现在还没动手,不要以为他们不敢,我觉得是他们认为时机还不成熟,证据还不够充分,一旦他们出手,一定会用雷霆万击的手法,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对这些人来讲,连罪不及家人的基本概念都没有,聂小姐,到那时你可绝非是你自己人财两空的事,恐怕连你的家人也保不住,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对吗?!”

聂韵美现在有些六神无主了,看着何千惠的肚子,慌张的问道:“那我该怎么办?我的孩子呢?那也是志远的孩子。”何千惠冷笑一声,说道:“孩子的事,你不用考虑,如果做了亲子鉴定,确定是志远的孩子,那我养!免得一个孩子寂寞,正好两个孩子作个伴。”聂韵美急忙起身,过来挎着何千惠的胳膊,说道:“姐姐果然厉害,孩子我是绝对不会送给任何人的,哪怕纵有千难万险!我也决不放弃!姐姐心思缜密,满腹韬略,怪不得赵志远处处跟姐姐学,恳求姐姐务必为我想个办法,我发誓绝不敢再找姐姐任何麻烦,姐姐放心,只要度过这个难关,聂韵美日后必有厚报!”

何千惠表现得极为淡然,说道:“我想你准备的后路肯定不止一条,我送你十个字,希望你用心体会:海阔凭鱼跃,外邦宜开拓。”说完她用明亮的眼睛,看着聂韵美。聂韵美小声重复着:“海阔凭鱼跃,外邦宜开拓。”重复了几遍,她就明白了,用力点头,站立起来,对着何千惠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谢谢姐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赵志远站在门外面,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忽然看到聂韵美满脸通红的夺门而出,快步离去,连正眼都没看他,赵志远大惊,急忙跑进去,看到何千惠安然的坐在那里,他才放下心来,柔声问道:“怎么样?她怎么说?”何千惠慢慢起身,意味深长地说道:“不用再考虑她了,都过去了。哎,男人啊,你在情感这方面,既对不起梁慎萍又对不起我,希望你今后不要再有负于我,就可以了。”赵志远忙说道:“老婆我发誓,不用等来生,今生今世,我就做牛做马报答你。”何千惠摇摇头,说道:“怀孕期间,真的不能想太多悲伤的事,也不可以生很大的气,否则都会影响胎儿的健康成长,可我就偏偏遇到这么多事,还不能置身事外,这可真是老天在作弄我啊。”

何千惠走出门外,拉着赵志远的手,笑道:“这个季节太阳还是很不错的,志远,我们慢慢走走吧。”赵志远说道:“我就怕你晒着,要不我去车里拿把遮阳伞吧。”何千惠摇摇头,说道:“不用,一会就上车了,我们走不了几步。”

没过多长时间,聂韵美全家移民海外,走的很突然,当然财产转移的也很干净。赵志远是在过了很长时间才得到这个消息的。他向何千惠汇报了此事,问道:“听说他们是协议离婚,你是怎么劝的聂韵美,我很奇怪,她怎么就听你的了。”何千惠叹息道:“因为利益,我劝她用最安全的方式离开,她还算聪明听进去了。你搜集了很多信息,但是没有认真深入分析,聂韵美一起手,就干这么大的买卖,除了有背景,有资本,最主要的,她还需要一个导师,就是所谓的人脉资源,你想这么复杂的大型设备,没有相当的专业知识,她再精明也做不起来,我早就料想她一定是在政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这个领域的专家,出于利益关系,他们背后联手,聂韵美才能做得起来,否则单依靠她怎么可能?!有钱有势的人比她多了去了,即便她再有智慧,但是没有专业知识也白搭!而且这个人的能量不容小窥,连聂韵美的公婆都不放在眼里。不过花无百日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闹矛盾,不过可以料想聂韵美是最弱势的一方,这次她能全身而退,也是她的幸运。”赵志远听完才完全放下心来,他是压根都不想再提及这段荒唐的经历了。

在一个天高清远,云淡风轻的中午赵志远去了火车站,在出站口接上了赵明伟,父子二人相对而笑,在赵志远往车里放行李的时候,赵明伟迫不及待地问道:“千惠还没生啊?预产期是哪天?”赵志远说道:“预产期是大前天,不过大夫说了,前后差半个月都属于正常现象。”赵明伟乐呵呵的点着头,说道:“既然大夫都说了,那咱们不着急。”

赵志远用手当扇子在鼻子边上扇着,问道:“爸,你几天没洗澡了?这身上的味啊!”赵明伟不好意思的说道:“四五天吧,味道很大吗?”赵志远把他推上车,说道:“不开空调了,开窗户吧,你这身上不光有汗臭味,还有酒糟味,烟油子味,幸亏千惠在公司,你呀,到家别歇了,赶紧洗澡,万一再熏着肚子里的孩子,那可麻烦了。”赵明伟的老脸都有些红了,笑道:“好好,到家就洗。”刚一进家门,贺娟就笑着迎上来,递给赵明伟一杯茶,接过儿子手里的行李,她也对着丈夫说道:“你这身上都什么味啊,真难闻。”赵志远更有理了,说道:“爸,我现在不陪你了,要回公司,你记着赶紧洗澡!妈,想着别让我爸在家抽烟!”

晚上赵志远何千惠回到家,那老两口早就做好饭等着他俩了,赵明伟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衣服全换了,在他泡澡的时候,还奇怪呢,贺娟从哪给他准备了这么多衣服,贺娟给他搓着背说道:“都是志远从网上买的,他和千惠极少去商店,都是在网上买东西。”赵明伟的那身旧衣服也让贺娟当做垃圾扔了出去,赵明伟笑道:“你现在也像城里人了,这么爱干净。”贺娟笑道:“不是爱干净,是他们的地方太小,这些东西没地方放,只能扔,我也心疼着呢。”

何千惠知道老公公来贺娟是最高兴的,她看到贺娟端坐在餐桌边,紧挨着赵明伟,双手扣着茶杯,尽管脸上都是笑容,但是眉宇之间却流露着一股淡淡的忧愁,赵明伟则是满脸笑容的坐在那,盯着桌上的菜肴,一言不发。赵志远盛着饭大声问道:“爸,你没抽烟吧?”赵明伟赶忙说道:“没没,真没有。”何千惠忙打了赵志远一下,说道:“你干嘛,怎么和爸爸说话呢。”赵明伟笑道:“没事,我真没抽,不信问你妈。”贺娟犹犹豫豫地问道:“千惠啊,你们还有套小房子是吧?”赵志远在旁边说道:“是啊。有什么事?”

贺娟明显又犹豫了一会,才说道:“你看看我和你爸能不能住到小房子里,在这儿怕影响你俩休息。”赵志远说道:“那套房租出去了,我们这房贷压力这么大,那房租也能多少贴补点呀,不是你们怎么就影响我俩休息了。”赵志远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问道:“怎么啦?”贺娟刚要说话,被赵明伟拦住了,说道:“是这么回事,现在土地确权了,咱家的果园和养鸭场可以流转了,千惠这不是马上要生了嘛,我们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就想着在这常住一会儿,你妈说了你们的生活习惯,我担心咱们住一块不方便,想着和你妈搬出去住。”

何千惠惊喜的看着老两口,问道:“真的,爸妈你俩能常住啊?”赵明伟他俩猜不透何千惠想要什么想干什么,赵明伟小声说道:“要是觉得我们在这不合适,等伺候完月子,我们也能回去。”赵志远哈哈大笑,说道:“爸,你误会了,千惠的意思是希望你俩在这常住。”贺娟也忍不住打了赵明伟一下。

何千惠笑道:“爸,你只要不在家抽烟就行,我没别的要求。”赵志远在旁边说道:“坚决赞成,爸,你怎么还没戒烟,我都说你几回了,你怎么老不听啊。”赵明伟的脸红了红,说道:“我努力,这真不好戒,我先试着少抽点。”何千惠点点头,说道:“爸,我们确实存在着还贷的压力,你和我妈还是住这吧,你看我妈和我们相处的挺好的,我觉得没事。”赵明伟看看贺娟,说道:“要是孩子不嫌弃,这样也行。”赵志远忙说道:“我就嫌你抽烟。”赵明伟喝道:“你闭嘴!”

晚上贺娟打着伞陪着赵明伟下楼出去散步,抽烟。何千惠感叹道:“真是少年夫妻老来伴,看看你妈这高兴劲,我估计啊,他老两口这样就能安心住下来了,那老房子,你和房客他们签了多长时间?”赵志远说道:“没签时间,他们就在那住吧,又没欠过房租。”何千惠点点头,说道:“等他们搬走了,你就别出租了,让你爸妈过去住,确实在一起住时间长了,容易闹矛盾,公公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刚说到这,何千惠突然抱起肚子,连声喊着:“疼疼。”一抹下身,还有羊水出来了,赵志远大惊,连忙先扶住她,又给贺娟打了电话,贺娟急忙跑上楼,说道:“快快,快生了,赶紧去医院。”说完就让赵明伟进屋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她早就准备好了住院的物品,这时的何千惠疼得满头是汗,龇牙咧嘴的叫唤着,刚上车何千惠便发出凄厉惨烈的叫声,吓得赵志远的手抖得几乎把不住方向盘,到了医院,直接进了待产室,好在何千惠一直定点这个医院,按期来做产检,医院有她完备的资料,医生迅速询问了状况,查阅了资料,快速检查完,然后叮嘱他俩现在正在开骨缝,随时可能生产,让他们做好准备。

何千惠是初产妇,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清晨时分,随着宫缩的不断加剧,下体才开始见红,孩子也有露头的迹象,医院的大夫和护士早已准备好了,急忙把她推进产房,把赵志远撵了出来,赵志远为了陪伴千惠,一宿没睡头发凌乱,有气无力的走出来,赵明伟夫妇慌忙迎上来,询问情况,赵志远说了刚进产房,那夫妻二人看到儿子萎靡不振精疲力竭的样子,心疼起来,说道:“你去吃饭吧,我们在这等着就行,没事,生孩子都这样,你看看周围,大家不都这样嘛,你去吧。”

赵志远确实感到疲惫不堪,精力耗尽且饥饿难耐,他先问父母吃了没有,然后自己去了旁边的早餐店,吃完饭他试着精神了不少,急忙往医院走,到了医院门口,看到赵明伟傻呵呵的站在楼前,看到他也是傻傻的笑着,赵志远忙赶上前问道:“爸,你怎么啦?”赵明伟露着大白牙喜道:“是个儿子,六斤六两,真带劲!你先进去看看吧,我在这儿再乐一会。”赵志远高兴地跳起来,在空中猛的挥了一下拳头,跑到楼上去了。此时的他无暇多想,将和亲爱的妻子共同庆祝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全书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