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攻仙 > 第一卷:生当做人杰
第1章:人生何易
作者:同袍相依  |  字数:2999  |  更新时间:2019-08-16 20:20:36 全文阅读

从牢狱中走出去的那一霎那,何易那浑浊了数年的眼眸终于有了一丝清明。

自苟且偷生被送进死牢的那一刻,他从未想过还能活着出来。

这一刻,他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即便是阳光灼热刺眼,却仍旧直视着蔚蓝的天空,细心的梳理着散乱的头发,良久。

......

与何易一起被放出来的囚犯,大约在百人左右,释放原因尚且不知。

往好处想,或许是有人出了大价钱,买些囚犯去做奴隶,往坏处想,两军对阵,让囚犯去充当炮灰,也是有可能的。

反正,没什么好事就对了…

如今仙者当道,世俗凡人不过刍狗,何况一些死囚。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何易被身后的狱卒向前推了一把,踉踉跄跄地向前跌了几步,脚掌在覆了一层薄薄雪霜的青砖路上留下了几道凌乱的污迹。

他忍不住回头望向风雪中高大可怖的崖台大狱,青黑色崖字的牌匾下,是如黑色的蚁群般鱼贯而出的死囚们。

一阵推搡过后,七八辆巨型马车缓缓被拉了过来,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肉香味,那些车辆停在一众囚犯面前,军官用刀挑开了盖在上面的油布,车上果然堆满了油腻的兽肉。

紧接着,何易听到了无数吞咽口水的声音。

何易自己也没忍住,吞了好几口口水,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

“你们!”

军官的头领大喝一声,一鞭子抽在一条烤熟的兽腿上,油星四溅。

“都给我放开了吃!放开了喝!吃完了都给我上战场去!要是死了,那是英烈!要是活着,那就自由!但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敢逃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那军官说罢,取下背后的大剑,那是经由“仙人”的法术加持过的法器,威力绝伦,剑刃之上闪烁着灼灼火光,重重往地上一砸,便轰隆隆地砸出一个大坑来,碎石四溅。

“切,说那么多废话,最后还不得给我们喂饱?”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俺们等着吃肉呢!”

“......”

这样的举动,无疑遭到了众多死囚的白眼。

此时能站在这里的人,无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在入狱之前,过的基本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自然不会惧怕威胁。

至于去战场上做炮灰,这些人也并不反对,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几率能够活下来,但起码算条活路不是?总比关死在监狱里要好得多。

那军官见自己的震慑无果,却也不生气,残忍的笑了笑,然后大手一挥——“吃!”

得到军官的允许,一个接一个的囚犯状若疯狂地扑向那辆装有兽肉的马车,野蛮的撕扯吞噬,如同饥饿的兽群。

待一顿饱餐过后,士卒们便押送着囚犯出了城,直线向北行驶。

这一走,就是十多天。

极北之地苦且寒,穿过几座小镇之后,就只剩下无尽荒野雪山。

随着继续的深入,那些军官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而囚犯们脸上,则是充满了茫然。

这种地方,会有战场吗?

荒山雪岭,冰冷刺骨,这样毫无生机的地方,也不知道到底会有怎样的敌人?

溃败的旧国反抗军?血腥而又强大的蛮族?又或者是冰原雪怪?

没人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但自这一刻起,所有人的命运,便已经被安排好了,他们需要做的,就只有按照军官手里的地图上所标示的路线,一路向前。

这百余名囚犯,被军官们分成了十余队,三名士卒看守一队,排成一条长龙徒步行走在茫茫雪间。

过了不久,雪地上起了大风,一众囚犯受不了风雪的侵蚀,开始大规模的抱怨起来,更有甚者,直接无视了军官的命令,拦下一辆载满肉食的马车,抢夺食物,差点变成暴动。

天气似乎真的越来越冷,领头的军官也没办法,只好由着囚犯们的性子,下令原地扎营,准备过夜。

大雪飞至,盈盈洒洒,加上天高云厚,有一股压抑与壮烈的感觉。

若是换做以前的何易,面对如此景色,定然会兴致勃发,高吟一首《雪中行》以助兴,可今时今日,只是步履蹒珊,毫无生气。

“好冷…”

越往北方,这冷气越是凌厉,十几天走下来,就连何易都觉得十分痛苦难熬。

他紧裹着身上的薄衫,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的人,该劈柴的劈柴,该生火的生火,自己却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将一口热气呼出,吹在手心,短暂的温热后是一片冰冷的白霜。

何易怔怔的看着,很是无奈的将那白霜抖掉,意兴阑珊。

一朝成名,余罪千秋。

从当初的一呼万应,到如今的阶下死囚,何易已经经历过人生最大的起与落,此情此景,让他的内心宛如一潭死水,再不起波澜。

“人生何来易?甘未至,是因为苦还没尝够。吾儿莫要灰心,活着才能有希望,多想,多做…”入狱之前,父亲曾对他说过这样一段话,而后慷慨赴死。

何易当初为之愤慨,也为自己的苟且偷生感到羞愧,现在才渐渐明白,有时候活着,要比死去更需要勇气。

他伸手入怀,取出一条挂有黑、红二色珠子的项坠,摊在手心静静的凝视着。

这,是父亲留给他最后的遗物。

“无论如何,要活着,多想,多做。”

何易明白,无论如何,要活着。

然后多想,多做…

......

“小子!去砍些柴火,给大家伙暖暖身子。都在忙,就你一个人偷懒,这似乎说不过去吧?”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何易的思绪。

何易微微抬头,用空洞无神的目光看了那人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

这个人,是他们十人小队的“大哥”。

最开始的时候,小队里只有两名囚犯这样称呼他,可是慢慢的就成了这个十人小队的大哥。

因为这三人是一个团体,剩余几人是分散的,而这些人里又没有其他团体可以选择,所以,相互融合是必然的趋势。

因为弱者总是会被强者融合吞并。

虽然,何易并不这么认为。

“嘿?你这家伙是哑巴还是聋子?听不到大哥说话?赶紧起来干活!”另外两个跟班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何易,对何易这种无视的态度很是不满。

既然做了“大哥”,那享受大哥的待遇也是理所应当,招呼手下干活,自己乐享其成,这才是一个“大哥”应有的待遇。

而且从一开始,这几人都认定何易是最好欺负的一个。

因为何易总走在队伍最后,不喜与人为伴,甚至孤僻到从不与人交谈,时常低着头不敢与人对视…

这样的人,九成九是个软蛋。

“他人生火,他人自取暖,我不生火,不取暖便是了。”何易正低头想着心事,忽被打扰,连忙将那条项坠重新收起,而后颇为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他原本就对这三个颐指气使的家伙没什么好感,自然不会给予脸色。

听到何易如此说,那“大哥”的脸色当场就冷了下来。

“兄弟,这里晚上可是冷的很,说不定还有吃人的野兽出没,不老实听话,要是让野兽咬伤或者咬死,可别喊冤!”其中一人出言威胁道。

“所以呢?”何易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那人一眼。

与何易的眼神短暂接触后,那人心里咯噔一下,却是首先避开何易的目光,把脸转到了一旁,心里隐隐有些发毛。

那种眼神太古怪了,无波无澜,无情无绪。

那双完全失了焦距的眸子,看着你,却又不像是在看着你。

怎么说呢,就像个死人,在看着另外一个死人...

“所以,你现在去砍柴生火,给我们大哥伺候舒服了,可保你一夜平安。”另外一个人见自己的同伴有些异样,便接过了话茬。

何易皱着眉头想了想,拒绝道:“不去。”

他倒不怕得罪这帮亡命徒,这周围有十数名军官巡守,谁敢公然滋事,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况且,这荒山野岭中充满了未知与危险,还有着未知的“敌人”存在,贸然生火?那只会更快的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让自己死的更快。

何易之所以一直低着头,便是在思考入夜后应该如何藏身。

多想,多做,活着…父之教,不敢忘。

“小子,别不识抬举!”那位大哥听何易拒绝的干脆,差点就发作了,两名跟班将大哥的表情看在眼里,便要出手将何易拿下。

只是刚往前走了一步,便被那大哥拦下了。

“现在不要动手,若引起了骚乱,只怕那些军官不会罢休。”那大哥低声说道,用手指指了指何易的脑袋,阴沉的看了他一眼,便带着两名跟班离去了。

何易若有所思的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从背后抽出士卒派发的匕首,一刀一刀的将一根短木削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