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大年除夕夜(二)
作者:淇洵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20-02-24 09:00:02 全文阅读

偌大的临安城,除夕夜这天,因为守岁,所以全城解除了宵禁。已经入夜,整座临安城里却还是灯火通明,这里大街坊巷纵横交叉,商品繁多,珠玉珍异及花果时新、海鲜、野味、奇器,天下所无者,悉集于此,而清河坊市西坊(羊坝头)、官巷口、众安桥则是夜市儿的四个集中点,酒楼歌馆和瓦子分布甚密,从清河坊到众安桥大街以及两侧坊巷,所有商店都再次活跃起来,十里长街,灯烛辉煌,人流如潮,摩肩接踵。从容往来的人群增多,自然巡逻的士兵也有所增多。

一行四人早已换好之前准备的汉族便服,避免私自出游太过招摇。心月狐无法幻化人身,就只好将便服赠予完颜洛,惹得心月狐好一阵的发脾气。完颜洛身穿上心月狐那身仙气十足的衣服,虽然有些大,但显得整个人换了另一种感觉,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决明子一袭青色长衫,头戴儒巾帽,手执踏雪寻梅折扇,却有一番浪荡公子的潇洒倜傥。阿秋习惯一副武人塑身衣裤打扮,轻手利脚干净利落。决心子穿着一身裘衣东张西望,活脱脱一副地主家的傻儿子模样,看什么都稀奇,咧着大嘴嘿嘿笑着。

人群涌动,为避免被冲散,决明子为众人腰间,束上同心铃铛,鸽蛋大小的铜铃用红绳穿系,同心铃铛相互之间皆有感应,内有同心鸳鸯虫两对儿,平时同心鸳鸯虫便会附在铃铛中休眠,若虫与虫之间距离一丈开外左右,同心鸳鸯虫便会从休眠中醒来,在铜铃之中乱撞,发出声响,并且相互之间能够感应到彼此的位置。

阿秋与决心子哪里见过临安城这般的繁华,追着前面几个手中握着糖葫芦的孩子,看变戏法的去了。完颜洛兴奋得小脸通红,如此阴凉的天气却也感觉不到丝毫寒冷,扯过路边一只糖人儿,直接塞入口中,刚准备走,那卖糖人的老汉出言拦道:“姑娘还没给钱呢?”

完颜洛出门何时自己付过银钱,看着缓步走来的决明子,完颜洛指着决明子说道:“朝他要。”便开快步跑开了。

老汉随即拦住决明子的去路,满脸堆笑道:“公子真是仪表堂堂,与方才那位貌若天仙的小姐,真是郎才女貌,一共五文钱,谢谢!”

决明子见完颜洛手中的糖人便明白了,从怀中摸出一锭碎银子,拿起了两个糖人说道:“不用找了。”便朝着完颜洛追去。一个糖人塞进自己口中,一个糖人拿在手里,供心月狐从怀中探出头舔食。决明子哪里是那种伺候别人的主,对着完颜洛说道:“我说公主大小姐,你是不是把我当跟班儿的了?”

完颜洛呲牙一笑“嘿嘿”:“没有,拿你当哥哥。”

决明子对此身份是受用:“你再叫一声。”

完颜洛果然识时务的连叫了几声:“哥哥,哥哥,哥哥……”

直叫的决明子眉眼眉开眼笑,被需要也是一种满足:“想吃啥,想买啥,今儿随便挑,哥都给你办了。”

话未等说完,完颜洛便跑到了一家小笼包子摊儿上用力闻嗅着笼屉中散发出的香味儿,朝着决明子,指着笼屉喊道:“我要吃这个。”

决明子快步上前,大袖一挥,掏出银两:“买!”

完颜洛看好了几个布艺玩偶,决明子:“买!”

完颜洛看好了几条丝巾手帕,决明子:“买!”

完颜洛看好了几盒胭脂水粉,决明子:“买!”

完颜洛看好了几件便衣女装,决明子:“买!”

………………

不多时,跟在完颜洛身后的决明子乾坤袖中已经塞得满满的,决明子出言阻拦道:“祖宗,我管您叫哥,您老人家先歇会儿成吗?这花点钱是小事儿,师兄在乾坤袖里都快装不下了。”

完颜洛轻挑眉毛拉着决明子的手嗲声嗲气撒娇道:“哥哥……哥哥……”

叫的决明子浑身酥麻,心月狐在决明子怀中气的又抓又挠,疼的决明子这才收住心神,不至于心猿意马。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前面好像出事了”,决明子与完颜洛腰间的同心铃铛开始剧烈摇晃,决明子感觉不妙,拉起完颜洛顺着同心铃铛指引的方向快步走去。

穿过人群,见决心子与阿秋正在与人争吵,完颜洛正要上前,决明子示意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情况再说。阿秋眼角余光已经看到决明子到场,心中稍安,摸进怀中,握起双刀的手松了开来。决心子胀的脸红脖子粗的,对着一家水饺摊的夫妇说道:“我二人只吃你那三盘水饺,你这里明明写着一盘十文钱,却为何收我二人四十文钱?”

水饺摊的妇人高声叫喊:“大家都来评评理,这位穿着得体的公子,明明吃了我四盘水饺的量,却只付三盘水饺的钱,这是何道理?”用手指着桌上的四个空盘子,围观的众人看着桌子上的空盘子,纷纷议论道:“对呀对呀,桌上明明四个空盘,那就应该给四盘水饺的钱。”

决心子指着桌子上多出来的空盘子解释道:“这个盘子是我要结账之时,老板娘自己从后厨拿过来放在桌子上的。”

那妇人听罢声调又有些放高:“你那意思是我这店讹你不成?一盘水饺成本不过几文钱,只不过费些功夫罢了,没想到你这种穿着之人竟也能赖账,算了算了,大过年的权当积德行善,你也就给三盘的钱吧!”

决心子气得直跺脚,围观的人群开始起哄,“不就一盘水饺的钱吗?”“至于吗?”“这是哪家地主的傻儿子,这般不讲道理。”“十文钱都不舍得,如今这风气是怎么了?”“临安皇城脚下竟然也有这种白吃白喝之徒,真是可恶。”

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听决心子的解释,正当决心子想要上前再度理论,邻桌一名风度翩翩的青年公子,带着一名八九岁左右年纪的女童,放下碗筷,掩面擦嘴后,朝着决心子与那妇人走来。那翩翩公子拱手说道:“此等纠纷,也好辨别,诸位可否听在下一言。”

那妇人一脸的不屑:“你谁呀?你少管闲事。”

翩翩公子温文尔雅也不恼怒,从怀中掏出一枚带有“孝”字的令牌,在场所有人便不再质疑,开始议论纷纷,“这人是宫里的人,长得还挺俊朗不知道是不是个太监,嘿嘿。”“那令牌看着可不是太监能有的,别是什么朝中大员吧。”

翩翩公子将令牌收入怀中,只有亮出了身份自己说出来的话才有分量,手中折扇甩开,轻轻摇晃了几下说道:“方才这位小兄弟用餐之时,我们正在邻桌用餐,这邻桌究竟上了几盘水饺,想必不会有谁注意,不过诸位且看。”翩翩公子将桌上,决心子说他只吃的三个空盘子拿起,侧过便有水饺的汤汁顺着盘子流淌,汤汁几近透明,难以令人察觉,而多出来的那一只盘子却空空如也,十分干净。翩翩公子继续说道:“以这位公子与小姐的衣着气度,吃盘水饺也不至于将盘子舔得如此干净吧。”

围观的众人纷纷恍然大悟,议论声起“就是,就是,谁家吃水饺还喝盘子里的汤汁啊?”“要喝饺子汤也是单独再盛一碗。”“这地主家的傻儿子还差他那盘水饺钱了?”“奸商,十足的奸商。”

那妇人此时脸色通红,拿起桌上的空盘子,羞愧的朝着后厨跑去,人群中有人起哄的喊道:“奸商不要脸,以后再也不来他家吃饭了。”

渐渐的人群便也散开,决心子拱手上前说道:“多谢这位公子解围,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日后也好报答。”

决明子从那翩翩公子的言谈吐纳,便觉察到此人定是道门中人,并未上前答话,那翩翩公子出言笑道:“这位兄台言重了,此等小事何足挂齿,有缘你我日后自会相见。”抱起一旁的女童消失在人群之中。

完颜洛注视那公子消失的身影望得出神,决心子见到决明子与完颜洛,埋怨道:“你们怎么才来啊?”

决明子笑道:“早来了,只是你不曾看到。”

“早来了,那你不帮我,害得我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都快和人家打起来了。”

“那不不是还没动手呢吗?要动手我就上了,在说你为了十文钱,大打出手不至于吧?”

“这不是钱的事儿,我凭什么多给他那一盘的钱。”决心子从怀中掏出三十文钱放在桌上。

决明子笑道:“师兄,这红尘炼心感觉如何?”

决心子一脸委屈:“再不想下山了,这世间的人太过于复杂,看不懂,猜不透,以我这悟性还是安心在宗门修行,操持着内务堂的事来的踏实。”

决明子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样:“这就叫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也。”

决心子在修行的路上对决明子是完全没有质疑的,入门比决明子早,修为自己如今仍是玄气,距离青气尚有一段距离,就更别提紫气,地仙位次了。决心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将今日之事以及决明子的话暗自记下,留作日后慢慢揣摩,就在一旁反复嘟囔着:“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