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青灵毒蛇
作者:淇洵  |  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20-02-22 09:00:02 全文阅读

“不过什么?”女校尉一脸的疑问。

看到女校尉那双诚挚的眼神,决明子将本想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换了一种询问的方式:“你为什么要拜师学艺?”按照他一贯嚣张跋扈的性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哪里会去在乎别人的感受,而此时他却不知为何,说不出口,毕竟自己也是要为人师表的嘛。

女校尉直视着决明子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并未退缩,也并未闪躲,斩钉截铁的说道:“拜师学艺,只为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这个答案是多年来,决明子在这上清宗唯一听到与众不同的答案。上清宗收授门徒最重德行操守,相信以此为念之人,心性再坏也不会坏到哪去,况且此前,这女校尉对于守护仙草的态度,对待手下士兵的态度,决明子综合断定,此人人品不会差,不算违背门规,“你叫什么名字?”决明子出言问道。

“阿秋!”女校尉认真的答道。

决明子听到后,皱起了眉毛,继续追问:“阿叔?没有姓氏吗?还是你们天山天池宫的人都没有姓氏?”

女校尉神色有些黯然,摇了摇头:“我是阿娘捡来的,阿娘说那个时节,在天山之外应当是秋天,所以取名叫阿秋。”

决明子轻叹一声:“这起名字也太随意了点儿吧!”心念到:自己也是师傅捡来的,只有师傅给起的道号,也不知道自己的姓氏,自己和她还真是同病相怜。想想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便也释然。一脸笑意的说道:“我叫决明子,你日后拜我为师,就叫决秋子如何?”

女校尉皱着眉头,直摇头:“这决秋子也太难听了吧,还不如阿秋来得好,毕竟是阿娘给取的。”

决明子眨了眨眼睛:“好吧。”决秋子的确不好听,自己起名字果然得师傅真传,并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毕竟自己的名字跟一味中药的名字是一样的。

决明子带着阿秋将自己住的上清殿,天璇子的内务堂,天玑子的幽冥峰,天权子的执法堂,玉衡子的点金堂,开阳子的飞来峰以及瑶光子的妙医峰,挨个走了一遍。神气的在众人面前展示着自己收授的外门弟子,全然不顾其他人看向他那鄙夷的目光。

阿秋跟在决明子身后,有些难为情地出言问道:“决明子,我怎么感觉那些人似乎很讨厌你。”

决明子一脸正色,一板一眼的说道:“以后叫我师傅,哪里有徒弟直呼师傅道号,成何体统。”

阿秋低头说道:“知道了师傅。”

决明子显然对这个称呼很是受用,一脸满足的笑意:“阿秋,你听没听说过王者孤独?”

阿秋点了点头,决明子立即拧了一个响指道,:“那就对了,所以他们讨厌我是正常的。”

阿秋一脸的质疑:“那师傅你是这上清宗最厉害的了?”

决明子摇头:“我不是,我师傅才是。”

阿秋立时变了脸色:“那我拜他,不拜你。”

决明子惊讶道:“那怎么行。”

“你又不是最厉害的?”

“我早晚都会是。”……

心月狐口中叼了一只包裹,来到上清殿,将包裹放到二人面前说道:“这是我为她准备的一些衣物,穿上试试,看合不合身。”

阿秋甚是惊讶:“你竟然会说人话?”

心月狐眯眼笑道:“你倒是真会说话,怎么天山天池宫中没有异兽?”

阿秋有些失落道:“有是有,但我们护卫队在天池宫都属于下等人,根本没有机会与那些修行中人和异兽接触。”

决明子听到下等人三个字,眉毛一立:“何为下等人?”

阿秋细心的解释道:“天山天池宫共有八大长老,天山十二刀主,他们的嫡系传人皆为上等人,像我们这样的均为下等人。”

决明子刚要插言,被心月狐出言拦住:“人家天山天池宫的事儿,你那么激动作甚?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也实属正常,不然为何有人生来便是富贵人家之命,有人生来却是乞丐?你不也是,生来便是掌教关门弟子,嘴里含着金钥匙。”

决明子唾之以鼻:“都是有血有肉的生灵,何来高低之分?”

心月狐见决明子又自己钻进牛角尖之中,忙出言劝道:“师兄你想歪了,这个与生灵地位高低没有关系。是关于血脉的问题。”

决明子还是第一次听说关于血脉的话题,正准备继续追问,被破门而入的完颜洛打断,只见完颜洛掐着双腰,单手点指决明子怒骂道:“好你个药罐子臭道士,究竟对我的点点做了什么?”双眼通红,看样子已经哭了很久。

决明子一头雾水,自从将那觜火猴交与瑶光子师叔之后,自己就再未曾见过,何来对它做过什么,见决明子的迟疑,完颜洛继续说道:“自我苏醒,拜入妙医峰门下以来,与点点重逢之后,它为何总是刻意躲着我,好似对我万般惧怕,当日是你借走的点点,说,你对它做了什么?”

决明子朝着心月狐投去询问的目光,心月狐摇了摇头,决明子眼珠一转似乎明白了完颜洛的真正用意,出言试探说道:“完颜洛,你是不是在妙医峰挨欺负了,才找一个这样的借口来见我?”

听着决明子一语中的,完颜洛终于忍不住了,憋得许久的泪水止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阿秋上前将完颜洛引领进殿中坐下,找来毛巾,为完颜洛擦拭眼泪。完颜洛这一哭,决明子立时心神不宁,一旁的心月狐冷眼看着决明子,决明子感觉后背阵阵发凉,心月狐吟冷冷的说道:“师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决明子缓缓的别过头看着心月狐,道:“没……没……没有啊。”

完颜洛又一声大嚎,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哇……她们欺负我,我赢了还要罚我,哇……哇……父王……母后……洛儿要回家……”

决明子万般无奈,只好出言问道:“谁欺负你了,怎么欺负你的,你倒是说啊!”

完颜洛听到询问,便渐渐止住了啼哭,变成了抽泣:“就是那个叫万花狸的师姐。”

听到万花狸的名字,决明子与心月狐立时来了精神,宗门修行多年,万花狸总是与他们作对,心月狐关切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个臭婊子怎么欺负你了?跟师姐说,师姐替你做主。”果然女性不论是人或者还是动物,永远都是最善变的,上一刻的水火不容,这一刻的鼎力相助。一句话另决明子莫名其妙的看着心月狐,心月狐一副鄙视的目光:“看什么看?你没听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

决明子心道:这下有好戏看了。狐狸本身就是形容的两种动物,狐与狸,虽然外形有些酷似,但本质还是有很大区别,自古便是天生的仇敌,并未因何恩怨,只是天性使然而已。

完颜洛见有人肯替她出头,这便来找决明子的目的。决明子是她在上清宗唯一熟悉的人,若不是心中过于委屈,实在没有了办法,她也不会前来求助。“心月狐师姐,午课结束之时,师傅留题,千层藏红花配青灵蛇毒,为患有眼疾之人服下,何以保全那人性命,并且治好眼疾,那万花狸师姐非要与我比试,还出言嘲讽与我。我写出一剂良方之后,她却还在那儿冥思苦想,等我交予师傅过目,师傅也说此方最为迅速,但为何师傅还要以戒尺打我,令我闭门反省一日。”完颜洛委屈的说道。

心月狐并没有如约参加午课,所以并不知晓这一段内情,心月狐问道:“你是如何做的?”

完颜洛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取清灵蛇胆烘干研磨,配以晨露外敷眼疾之处,蛻蛇皮捣碎,与千层藏红花根入药,便可解毒。”

心月狐歪头苦思一番之后说道:“法子的确是效果最快的法子,可是你为何不以龙肝草代替青灵蛇胆,蒲地甘莲花加上千牛香果代替蛇皮?”

完颜洛撅起小嘴:“三公师傅曾告诉过我,解毒救人之时,当就地取材,切不可舍近求远,应当机立断,不可错过最佳救治时间。”

心月狐出言问道:“那按照你的方法的确是救人了,那只青灵蛇也被你害死了。”

“那青灵蛇不过是牲畜而已,况且它还以蛇毒害人了呀?”完颜洛有些急了,辩解的语调不注意的再提高。

心月狐嘴角轻蔑一笑:“那你也害死了它。”

完颜洛涨红的脸,又待出言辩解着,奈何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时间变的有这样语塞。

心月狐本想着借完颜洛的事情为借口去找万花狸的茬,但对于完颜洛的态度大感气愤,瞥了一眼完颜洛再不与之搭理,便出了门去。阿秋紧跟着追了出去。

决明子看着完颜洛不禁摇头苦笑:“你知不知道整座庙妙医峰除了你全都是异类?”

完颜洛的摇了摇头,身上不禁升起一层冷汗,感觉自己周围拥有着成千上百双眼睛,虎视眈眈注视着自己。

决明子想了半天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完颜洛:“既然你现在知道了,那首先你就要学会怎么与它们相处,这个我教不了你,我在上清宗除了心月狐,跟谁相处的都不是很好。”看着在那嘟着嘴的完颜洛满脸的不高兴,决明子从乾坤袖中取出一块麦芽糖来:“这个给你,吃了它心情会好很多。”

完颜洛一见麦芽糖,眼中一亮,立刻喜笑颜开蹦蹦跳跳跑开了,决明子也快步出了上清殿追赶心月狐与阿秋的步伐。

淇洵
作者的话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