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掌门闭关
作者:淇洵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0-02-21 13:40:26 全文阅读

天玑子凝眉紧锁,出言说道:“我记得家父曾经讲过,这也是上清宗古老的传说,当年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之时,所斩白蛇乃是白帝,白帝转世为王莽,王莽篡汉的时候,天庭为镇压一只上古洪荒大妖,天降两界山,与之一同下凡的便是这二十八星宿,转世为云城二十八将,保后汉主刘秀夺得江山。以此推断的话,天下大乱是不是可以和这朝代更迭,妖兽横行作乱有关系?”

玉衡子出言说道:“老三,这里的人论起来,谁也没有你家在这上清宗的年头久,你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那按照你这么说,与二十八星宿下凡的那可就不只是二十八星宿这么简单了?”

天玑子答道:“我听到的也只是传说而已,并没有具体史料记载,正所谓天机难测,不过总归是有踪迹可寻,此次走访玉清宗,倒是发现天府子也在暗中搜罗这二十八星宿的下落。这玉清宗也没有平时印象中的那么简单。”

开阳子说道:“那玉清宗对此事极其重视,不然也不会一路追杀我到宗门。”

瑶光子若有所思:“上清、玉清都已出手,不知那隐居避世的太清会有何动作?”

天枢子苦思良久,终于起身说道:“玉衡子由你继续使用星辰大六壬,推算星宿降世临凡的方位。开阳子随时候命出发,玉衡子这面一有任何消息,你便携门下弟子,记住一定要挑选门中品德兼备之人,前去星宿认主,这星宿若是落入歹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瑶光子继续追查这星宿之间的联系,为何心月狐失去记忆,却有修为,氐土貂、虚日鼠,觜火猴却未开启灵智,以及角木蛟的蛟毒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天玑子运起幽冥鬼术,密切探查监视玉清、太清,看看他们对二十八星宿有任何动作。天璇子暂代掌门之位,处理门宗门事务。”

摇光子听到天枢子将事情交代的井井有条,一脸关切的问道:“大师兄,你又要闭关吗?”天枢子轻轻地点了点头。瑶光子继续追问道:“这次又要闭关多久?”天枢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的说了一句:“老七,不必担忧,师兄心里有数。”

众人纷纷领了差事,便离开了上清殿,天枢子轻咳一声,说道:“出来吧!”

躲在上清祖师神像背后的决明子,从布帘后拱了出来,呲牙笑道:“师傅,您早就发现我了是吧!”

天枢子嘴角微微扬起:“你这闭息功法都是为师教的,瞒得了你师叔他们,还能瞒得过为师?说吧,你又想作甚?”

决明子一脸贱嘻嘻的笑道:“嘿嘿,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的法眼,师傅我想下山去游历,也想收个徒弟当师傅,过完年我都十五岁了,是大人了。”

天枢子一捋自己的长胡须笑道:“哈哈哈……决儿都成大人了,决儿都想要当师傅了,哈哈哈……有志气,为师像你这般大小,还终日饱读四书五经,一心只为求取功名,直道是这功名亦不过是过眼烟云,好好好……为师答应你,不过你只可教人招式武学,不可传人上清宗门道法,收为外门弟子即可,切不可坏了上清宗的规矩,天权子不在,还没人能管得了你了?至于这下山游历的事儿,眼近年关,过完年再说吧,你现在初入紫气,根基不稳,道心不定,不可急于求成,为师即将闭关……”

话未等说完,决明子早已听得不耐烦的跑开了,出了大殿的决明子直奔望天涯,施展起风遁术一跃而上,心月狐站在崖顶,看着决明子问道:“大师伯同意了吗?”

决明子有些沮丧:“收徒只能是外门弟子,还不能传授道法,下山游历的事儿别想了,师傅不同意,说是等他出关之后再说。”说罢双手垫于脑后躺在草地上。

心月狐趴在决明子的身边出言安慰道:“好啦!师兄,我知道你是想要下山为我寻找那剩下的一只星宿解毒疗伤,助我恢复修为,幻化人身,先前说你与那完颜洛,也全是气话,不必当真,别不高兴了啊,你看看那山下,你那便宜徒弟已经快到玄都紫府的大门了,先把眼巴前儿的事儿解决了吧!”

决明子一翻身将脸侧过一边,耍起了小孩子脾气。心月狐能够体会的到,当时那名女校尉要拜他为师之时,决明子内心之中的那种满足感,十多年在上清宗门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个骄横跋扈的公子哥而已,虽然深受上清七子的宠爱,但是又有谁能体会到他内心中的孤独,那种迫切想要证明自己的感觉,心月狐用绒毛搔着决明子的痒痒,决明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月狐立刻变大了身形恢复到本体大小,将决明子咁在嘴中,甩到后背上,朝着玄都紫府的仙门冲去。

女校尉已经狼狈不堪,很显然这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艰难的爬上了仙门的台阶,朝着看门的道士有气无力地出言问道:“这里可是上清宗?”

看门的道士,急忙上前查看,回应道:“正是。”

女校尉从怀中摸出那枚木牌,递交到那名看门的道士手上,这已经用去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趴在台阶上便晕厥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女校尉被阵阵饭菜香味唤醒,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和一只大大的酒糟鼻子,下意识挥拳便朝面前人打去,面前之人也未料到她会暴起攻击,一拳正中人中穴,鼻血顺着鼻孔流淌了下来,女校尉扯过被子掩住全身,警惕的环顾四周,厉声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那面前之人正是天璇子,此时正仰着头,避免鼻血流淌下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姑娘莫怕这里是上清宗,我叫天璇子,现在是掌教。”

推门而入的决明子出言纠正道:“是暂代掌教,我看二师叔是想当掌门想疯了吧,你等师傅出关,我不告诉他才怪。”

天璇子看到来人是决明子,出言笑道:“你们聊,你们聊,道爷先去妙医峰,给这小妮子抓些补药,稍后便回,姑娘好生休息。”说罢便夺门而出。

决明子看着面前的女校尉说道:“你昏迷了两天两夜,先吃点儿东西吧。”

女校尉的目光压根儿就没离开过桌上的饭菜,终于等到决明子发话,一跃而起,抄起碗筷便吃了起来,决明子为其倒上一杯清茶,坐在旁边说道:“慢点吃,慢点吃,没人给跟你抢,二师叔你别看他平时不着调,但是做菜的手艺还是不错的。”看着面前的女校尉,三下五除二便将桌上的一盆米饭,吃了个精光。决明子有些后悔把她招到上清宗来了。这饭量明显没吃饱,已经达到了寻常五名道士的饭量,要知道这上清宗每日的伙食供给,都是有明文规定的,如若未得到师傅许可,若是招人上山住个一年半载,饿也饿死了。决明子纵使万般无奈,此时也无法再将人轰走,自那天山到这大罗山当有千里之遥,她虽性情刚烈,但毕竟是一个女子,难免会有一些恻隐之心。

决明子出言问道:“你确定你想好拜我为师了?”女校尉点了点头,决明子继续问道:“护卫队那边的事儿都处理好了吗?”女校尉点了点头,决明子也点了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当师傅,没什么经验,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二人便在这屋中尴尬的沉默坐了半晌。决明子终于出言问道:“那要不我带你四处转转吧?”女校尉兴奋的点了点头,二人一前一后便出了房门,女校尉被这世外桃源的仙境所折服,与终年积雪的天山不同,她贪婪的呼吸着这里每一丝的温暖,空中往来的金雕、鸾鸟、仙鹤……四周充斥着的鸟语花香,每一处都令她感觉如此沉醉。决明子一副“至于吗”的表情看着女校尉。轻咳两声,这才将女校尉从无限的憧憬中拉回了现实。

决明子出言说道:“这破地方,呆的够够的了,你却是那般享受?”

女校尉出言否定道:“这里很好,这里很美,仿若仙境。人若是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都会觉得很平常。”

决明子面无表情觉得女校尉说的还挺有道理,他初到天山天池宫的时候,也深深被冰雪连天的一派银白色的景象所吸引:“不用仿若,这里就是仙境。就算是仙境那又如何?各种规矩,各种的束缚,各种的条条框框绑着你,做那笼中金丝雀又有何意义?”

女校尉看的已经目不暇接,出言答到却也不舍得错过眼前的风景:“能学到高深武学,别说做那笼中金丝雀,即便是做那过街老鼠又当如何?”

决明子听到女校尉的答话,学着天枢子的语气和做派道:“好样的,有志气,为师向你这般年岁,为师……为师……哎呀……哎呀呀,不学了,我学不来,既然你想学高深武学,那我便教你,不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