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齐星宿平大乱
作者:淇洵  |  字数:3261  |  更新时间:2020-02-20 09:00:01 全文阅读

万花狸指着决明子朝着瑶光子说道:“师傅,我就说这小子是来搅局的,容师傅恩准,万花狸好生教训他一番。”

瑶光子见到这万华狸气得小脸儿通红,不怒反笑:“狸儿息怒,决儿身法师承你开阳子师伯,试问这上清宗上下谁人身法能拼得过他?你若想教训你师弟,你也得先追的上他才行。”

万花狸依旧不依不饶:“师傅,你看他都跑到家门口嚣张来了!”

瑶光子神色严肃了起来:“狸儿,你怎可有如此成见?我上清七子虽各承峰堂一脉,但也终归都是这上清宗弟子,只是各个峰堂所涉猎的领域不同罢了,万万不可有里外之分。”

众弟子听后纷纷拱手施礼,道:“徒儿受教。”

决明子可是各个峰堂混惯了,这整座大罗山上清宗,看他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他要是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自己都不知哭死多少个来回。见瑶光子也无心再回答他的问题,拉着心月狐穿过人群,朝二师叔天璇子的内务堂寻找吃食去了。

午时三刻,上清殿前集结了门内所有未外出的弟子,瑶光子授徒也不算什么大事儿,简单的仪式流程走完,焚香昭告三清祖师,授以法印即可。

决明子站在殿下听到身边几个师兄弟议论,“你看这丫头长得当真是水灵!”

“好看,真好看!”

“不像是汉族人是吧?”

“听说是金国的公主。”

“不会吧?公主出家当道士?”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年北魏皇帝还出家当和尚呢!”

“你就瞎说,老子要是能当皇帝给老子掌教老子都不换。”

决明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出言问道:“敢问几位师兄是哪个峰堂的?”

“你谁呀?关你鸟事?”其中一名一脸络腮胡子的道士吼道。

决明子甚是吃惊,在这上清宗竟然还有人不认得他决明子,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楚,你是问,我是谁吗?”决明子做势边撸胳膊挽袖子上前。

路过的决心子听见几人声势,便闻讯赶来,出言问道:“这授徒仪式还没完,你们在这吵什么?也不怕师伯师叔们听见。”

那几人见来人是决心子便毕恭毕敬的稽首施礼,道:“就见过决心子的师叔。”

决心子连连摆手示意众人,将手放下,将声音压低。他眼角余光已经看到自己师傅天璇子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张望。

决明子听到那几人称呼决心子为师叔,更是惊讶,出言问道:“你什么时候成师叔了?他们是谁的徒弟?”

决心子使劲的朝着决明子使眼色,示意他压低声音,众人这才纷纷站好,规规矩矩的观礼授徒仪式。决心子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根本没有看到嘴唇在动:“决明子,你别闹啊,免得师傅再罚我,刚才究竟所为何事?吵什么呢?”

心月狐从决明子怀中探出了小脑袋插了一句:“决心子师兄,只是方才那几人出言不逊,实属道心不稳,我们只是想出言提点一下而已。”

决心子瞥了一眼心月狐,心念道:都钻进这臭小子怀里了。不禁心中醋意横生,出言说道:“我刚刚分明看到决明子要动手。”

决明子也学着决心子说话的方式,用牙缝往外挤字:“你还没告诉我他们师傅是谁。”

决心子顾左右而言他:“人是我们内务堂的,有什么你就冲我来。”

旁边的几人听到二人对话,这才明白来人身份,刚进宗门便听说这上清宗的有尊瘟神叫决明子,今儿真是点背,怎么真叫自己给碰上,心中叫苦不迭。

上清殿上的完颜洛对瑶光子施以三拜九叩大礼之后,殿下众弟子千百人齐稽首呼道:“福生无量天尊。”

完颜洛也对众人还以她道门生涯的第一个稽首礼:“无量天尊。”仪式完毕,上清殿中门人纷纷退去。

决明子拉着决心子朝着完颜洛走去,决明子出言讥讽道:“够牛的呀,我当年拜的,可是上清宗掌教,也没你这么大排场,上清宗上下,都得跟这儿陪着。”

完颜洛此时换上一身黑色道袍,犹如一株出水芙蓉,煞是美艳:“我当是谁?真是冤家路窄,长这么大就出过两次远门,还都能遇上你这个药罐子道士,哟,没想到啊,你还是个紫气修为!”

决明子忙接话道:“药罐子骂谁?”

完颜洛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药罐子骂你。”说罢,发现不对,立时准备纠正,却已经话从口出。

决明子一脸的不屑:“说你是药罐子也不冤,早先听说瑶光子师叔收了一位昏迷不醒难以医治的姑娘,想必就是你吧,我与小师妹去天山天池宫寻的安魂定神的仙草,也是给你服用了吧?”

完颜洛眼中精光一现,问道:“天山雪莲,九转神灵芝,寒魄扶魂草,都是你弄来的?”

听完完颜洛的问话,决明子右手搭在决心子的肩上,一把将其揽住,转身朝前走去,挥了挥手说道:“不用谢,权当还你觜火猴的人情,从此咱们两不相欠。”

她自幼便与行地七公中的三公乌林答泰修习巫医之术,那三株仙草是何其珍贵,获取是何等的困难他自然知晓。完颜洛看着决明子顶着正午阳光,远去的身影,心头不禁萌生起一股阳光般的暖意。

只不过决明子压根儿就不知道天山天池宫寻仙草,是给完颜洛的,只是当作履行一次宗门派发的任务而已。一路上决心子呼吸急促面红耳赤,决明子问道:“决心子,你没事儿吧?”

决心子一脸的春心荡漾:“小师妹我看,我是没有机会了,那完颜洛看着也着实不错,嘿嘿!”

心月狐从决明子的怀中探出头说道:“大哥,我还在呢,能不能避讳我一点?”

决心子忙出言解释:“啊,你在啊,不好意思啊!”

气的心月狐白了决心子一眼。心月狐窜到决明子的肩上,尾巴勾住决明子的脖子说道:“说,你是不是也看好那个完颜洛了?就她长的好看是不是?”

一句话问的决明子甚是诧异,结结巴巴说道:“谁……谁说的?”

心月狐语气变得有些阴冷:“你结巴个什么啊你?”

“我……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看你脸都红了,还说没有?”

“脸红,那不是意味着年终岁尾,天气转冷,冻的吗?”

“大罗山有灵气屏障,四季如春,哪里来的天寒地冻?”

“这个……嗯……”

“你看我就说吧,你就是看上她了,哼,她是不是比我长的好看?”

“小师妹我没有,我真没有……”

“怎么没有?你见她时我都感觉到你心跳加速了。”

“那是因……那是因为最近练功气息不稳!”

“骗子,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理你了。”心月狐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冲着决明子面前的街上跃起,飞奔而去。

决明子看着远去的心月狐一脸的无奈,一旁的决心子朝着决明子使劲儿使着眼色,决明子看着决心子的眼睛:“决心子,今天你的眼睛是怎么了?”

决心子急的上前推了决明子一把:“哎呀,我的傻师弟啊,愣着干啥快去追呀?”

决明子一脸疑惑:“追什么?”

决心子听到急的原地直跺脚,接二连三推了决明子两三下:“追小师妹啊,你看你这人,给人惹生气了还不赶紧去追?”

“要去你去,我不去!”决明子一脸的气恼。

“我去好使吗?这人是你惹的,又不是我,再说了小师妹心里有的是你,想见的也是你,又不是我。”决心子苦口婆心。

“我又没错,我干嘛要去?”决明子作势转身要走。

“你看你,又上来倔脾气了,快去吧,我的祖宗哟,你忘了上次,小师妹生气,好悬没把后山给踏平了,再被关进诫妖阁里怎么办?”决明子听到后忙施展起“风遁术”朝着心月狐奔去的方向追去。

上清殿中,玉衡子手中把玩着那虚日鼠,显然虚日鼠已经认主玉衡子。天璇子在一旁笑道:“老五,你也不怕得鼠疫。”

玉衡子半倚靠在椅子上打着哈欠:“本座堂堂地仙修为,还怕个鼠疫?笑话。再说你见过哪个星宿还自带瘟疫?”

天璇子朝着虚日鼠丢过几颗下酒的花生,虚日鼠一把接住,两三下,便将花生外壳拨去,食其中的果仁。天璇子见状忙拍手叫好,大感有趣:“哎呦,这挺好玩儿的,这哪里像个星宿大神的样子。”

玉衡子接着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我刚见到它时,我也这么认为,但事实证明它是。”

开阳子将氐土貂放了出来,氐土貂与虚日鼠见面,二者全身毛发乍起,作出进攻的姿态,惊得开阳子立刻将氐土貂收了回去。为了氐土貂,他吃尽了苦头,长久的相处感情颇深,生怕氐土貂受到任何伤害。

瑶光子对着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天枢子开口问道:“大师兄,祖师对这二十八星宿一事,可还有其它谕旨?”

这三清道门唯有掌教一人拥有与祖师沟通的权利,天枢子摇头道只有一句:“齐星宿,平大乱,再无其。,为此,我也苦苦难以参透,齐星宿,怎么齐?平大乱,怎么平?”

众人听罢纷纷低头苦思,这二者之间究竟有何联系?天璇子一贯作风就是能动嘴,尽量不动手,能动手尽量不动脑,灌了一口酒说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是不是先了解了解这二十八星宿下凡的事儿,天庭你不是有熟人吗?能否打听打听?”

天枢子忙挥手拒绝:“此等泄露天机之事,怎好给人家添麻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