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妙医峰封门大会
作者:淇洵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20-02-19 09:00:01 全文阅读

天府子的所有注意力均在七杀子身上,哪里有人会大得过他,忙上前开口道:“本打算将尸首藏于极寒之处,得以保全,未曾打算变其为僵尸,这僵尸属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一种,不可遁入轮回,修行也难有大的成就。他自己不知得的什么机缘,吸足了聚阴之气后变化成了黑僵,早些时日以畜生家禽血喂之,他也在不断进化,进入飞尸形态后,不是人血也已经无法满足,好在不多,每天只需二两,这宗门上下倒还供得上。”

天矶子面色凝重:“杨兄,此法可谓不是长久之计,上清宗门下有一分支名唤阁皂派,此门派虽小,却已养尸驭尸的法术最为精妙,不妨前去一试。”

天府子接过天矶子写给阁皂派掌门的字条,暗自将阁皂派的方位记在心里后,开口谢道:“魏兄,杨某人这真是呈了你天大的人情。”

天矶子起身,稽首施礼:“福生无量天尊,三清本就同气连枝,天矶子这就是回返宗门复命,天宽地广,日后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天府子稽首还礼道:“福生无量天尊,这是自然,一路好走。”二人就此话别,顿时生出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决明子搂着心月狐坐在院子正中望向天际,心月狐一脸疑惑的问道:“师兄可有心事,为何感觉师兄阴晴不定?”

决明子看的出神,随口回答道:“自你我二人,在那收服角木蛟开始,波澜不惊的生活便泛起涟漪,都说这二十八星宿可左右天下大势,究竟如何左右,怎样左右,却无从知晓,心儿你也是这二十八星宿中一员,你可知这其中原因?”

心月狐舔着自己的前爪,听到决明子的疑问,扬起小小的狐狸脑袋摇了摇头道:“对于曾经在天庭的记忆很多都已经缺失,支离破碎的,不过师兄是我降世临凡所见到的第一个人。”

决明子用力的回忆着当年初次见面的情形,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印象,那时的决明子尚在襁褓之中,心月狐充斥着他整个世界,自他记事以来,便终日与这只小狐狸为伴。

不多时天心兰叩响了院门开口说道:“决明子师弟也在,心月狐师妹,师傅他老人家让我叫你过去。”上清宗异属一类门徒皆由瑶光子一人负责教导,法号均由俗家姓名而来,多属于外门弟子,这天心兰本体就是一株君子兰花。

决明子见到来人是天心兰,疾步上前:“原来是天心兰师姐,多年闭关,终于出关了,看样修为精进不少,怎么样?现在是什么修为?”

天心兰看起来一脸冰冷的看了决明子一眼,也不答话,便转身,在这整个上清宗,决明子的人缘当真是臭到了极点。

心月狐看着决明子一脸关切的眼神,从怀中跳出,正落在决明子的脚背上,疼的决明子嗷嗷直叫,心月狐扬起脖子一脸神气的朝外走去。“徒儿心月狐拜见师傅。”心月狐毕恭毕敬的站在瑶光子面前,决明子噘着嘴,还在为刚才的事气恼。

瑶光子低头侧目:“决明子此乃我金光洞家务事,你来凑什么热闹?天心兰你如何传旨的啊?”

未等天心兰答话诀明指上前拱手说道:“瑶光子师叔跟我又何必见外呢,是吧?”决明子站在妙医峰一众弟子堆中显得甚是突兀,天心兰白了厚脸皮的决明子朝着瑶光子稽首施礼,道:“福生无量天尊,师傅小师妹以道。妙医峰弟子八十人聚齐。”

瑶光子点了点头,示意天心兰退下,坐在正殿之上的瑶光子俯视这殿中的一众弟子,各个生龙活虎,表情甚是欣慰,瞥了一眼最末位的心月狐以及身边的决明子,瑶光子面露笑意,也不再追究。心念着:这两个娃儿当真是形影不离,伤势好了这才几天,又凑合到一块儿去,真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又不知会闯出什么祸端。

决明子见瑶光子,眼神正注视着自己,朝着阳光子做了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便又低下头去。妙医峰封门大会是本门有要事相商的会议,一般其他蜂堂的弟子是不可以参加的,奈何这决明子受到太多宠溺,瑶光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瑶光子整理衣冠,缓缓从坐榻上站起身,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座妙医峰的正殿大厅:“今日,我要妙医峰封门大会,是要向大家宣布为师新收授一名关门弟子,此女名唤完颜洛,金国女真人氏,以咱这庙一峰的规矩道号为师看就免了吧,完颜洛这名字听起来也不错。”

决明子听到完颜洛三个字之时,又想起当日在汴梁城见到的那名戏弄自己的女孩,万花狸拱手问道:“师傅为何要收关门弟子,可是师傅已参悟大道?”

瑶光子想了想,对于门下弟子也不想隐瞒:“关上门自家人,为师也不打算瞒你们,收授此徒,门中弟子暗合九九八十一数,这也是为师命中有此一劫,若渡此劫,便可齐了九尾,成为天狐,反之便会从你们八十一人之中选出下一任瑶光子。”

众弟子听到瑶光子如此云淡风轻的将此等万劫不复的劫难讲明,纷纷大吃一惊,齐齐跪倒在地:“师傅三思,师傅三思!”

瑶光子这妙医峰门下均是山精野怪类的修士,这山精野怪修行之路是何其坎坷,相信不会有比他们更加清楚的了,较之人类修行不同的是,人类晋升仙班位次需要加以渡劫天雷来淬炼本体及神魂,而山精野怪在遭受渡劫天雷淬炼之外,还要承受五行劫数,除却体内妖气才可证位,这五行劫数恐怖就恐怖在其不确定性,究竟是五行中哪一属性,在何时何地发生,令人防不胜防。瑶光子在经历地仙修为之前的五行劫数,便是西海战役之时遭受的土劫,之后回返宗门,在众师兄的帮助下,诱发渡劫天雷步入地仙境界,若是再向更深层次的位次晋升,五行劫数也会随之变得更加恐怖。瑶光子挥手示意,命众弟子莫要挂怀,说道:“此举为师,三思后而行,尔等无需多言,天心兰听令。”

天心兰拱手答道:“在!”

“速去为完颜洛办理各项入门事宜,午时三刻上清殿行拜师礼。”瑶光子的威严止住了殿中众弟子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决明子用手捅了捅面前的心月狐:“心儿,你师傅这是唱的哪出啊?”

心月狐摇了摇小脑袋表示不知,决明子又问道:“据我所知,妙医峰可从来没有人类修道的!”

心月狐皱了皱眉头:“说的也是,我想师傅她老人家定然有她老人家的道理吧。”

决明子又继续问道:“齐九尾成为天狐很厉害吗?”

心月狐生怕被师傅听见二人在窃窃私语,压低的嗓音说道:“狐族传说每千年才会修炼出一条尾巴,每一条尾巴就是一条命,渡劫失败便会丢了一条尾巴,从古至今能齐了九尾之狐,可堪比金仙的存在,满天下不过两人而已。”

决明子扒拉着手指头算着,一条尾巴一千年,六条尾巴六千年,惊讶道:“心儿,你都六千岁了。”

心月狐见状忙用尾巴堵住决明子的嘴:“你小声点儿,降世临凡之前的事儿都不记得了,反正我只知道你多大,我现在就多大。”

二人的声音有些过于大,惹得前排的师兄师姐们纷纷回头看向二人,瑶光子也看向了二人,出言问道:“你俩在那儿嘀咕什么呢?”

心月狐羞臊的狐脸儿通红,决明子被心月狐尾巴堵住口鼻,脸憋的通红,心月狐甩尾,将决明子松开,决明子这才喘了一口气:“哎呀,憋死我了。”看到众人齐齐看向自己的目光,此等情形对于他这个在上清宗作威作福之人早已司空见惯,并未感觉不妥,反而十分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决明子也不扭扭捏捏,索性大大方方将心中疑问脱口而出:“瑶光子师叔,这完颜洛可是那觜火猴的宿主,金国九公主完颜洛?”

瑶光子点头答道:“正是!”

决明子又出言问道:“为何这妙医峰从未收授人类弟子,今日却因她而破例?”

言语问得甚是轻巧,平日里决明子与瑶光子说话随意惯了,万花狸在一旁插嘴道:“好你个决明子平日里嚣张跋扈,今日却到我妙医峰撒野,对我师傅如此无理,看招。”手中甩出那百枚银针刺向决明子。

心月狐心念一动,变大了一条尾巴,尽数为决明子将百枚银针挡下,说道:“师姐有话好说干嘛动粗,师父她老人家还没发话,你这是着急接任师傅的位置了吗?”

万花狸听罢脸胀得通红,气直跺脚,指着心月狐:“小师妹,你就护着臭小子吧,早晚你得死在他手里。”

天心兰与其他师兄妹上前安抚万花狸,这才消了气,瑶光子见状也不气恼,这心月狐与决明子凑到一起,果然是惹是生非的一把好手,一个挑事,一个在一旁煽风点火,这日后真要是修为大成行走于世间,那恐怕这天下距离大乱也就不远了。瑶光子出言说道:“决儿,入得紫气修为当戒骄戒躁,万事不可急,上清宗似你这般修为不下百人,方才听你言语,你似乎对完颜洛有所成见,不妨说来听听?”

决明子用力的回忆,他似乎在记忆中仿佛除了汴梁之外,还见到过完颜洛的样子,但不论如何就是想不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但就是感觉完颜洛有问题。

淇洵
作者的话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