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幽冥咒
作者:淇洵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20-02-18 09:00:02 全文阅读

天矶子真可谓佩服的天府子五体投地,重磅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的砸向自己,“宗门追杀令”顾名思义,由其所属宗门掌门发布的追杀令,天下间,凡是此宗门中人,尽数对其追杀,不死不休,若无天大的罪名,一般不会动用此令。天矶子问道:“杨兄莫怪,贫道问上一句,你们本是同宗同门,何以用宗门追杀令解决问题,是不是有点儿... ...”

天府子大袖一挥,背过身去:“残害同门,叛离宗门者,其罪当诛。”

天矶子出言安抚道:“杨兄息怒,杨兄息怒,若是这其中另有隐情,那岂不是便宜了那从中作梗的歹人?神魂抹杀,可否询问过鬼差?”

天府子点头答道:“贫道已经招请黑白无常二位鬼差,但并未有何线索。”

天矶子拿起一块绿豆糕,吃完后说道:“黑白无常只管勾魂拘魂,不过区区地仙修为,有甚能耐?”说罢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天府子这才想起已过午膳时分,直拍脑门儿考虑不周,指示道童前去准备,天矶子也不见外,开口说道:“杨兄,贫道修习鬼术多年,如今已有小成,对于神魂的研究颇深,虽说神魂也随之陨灭,倘若尸首保全,贫道亦可令杨兄见到七杀子临死前的一幕。”

天府子有些犯难:“魏兄道法高玄,贫道也不瞒你,七杀子尸首如你所料,的确得以保全,不过... ...嗯... ...已经... ...”天矶子一脸洗耳恭听的模样,天府子一脸的无奈,掐印指决口中念念有词:“赫赫阳阳,日出东方,遇咒有死,遇咒有亡,吾奉北帝,立斩不详,一切鬼怪,皆在吾榜,何物敢当,水不能溺,火不能侵,三界之内,唯你独强,七杀子速速现身。”一头红毛飞尸,自地板上破洞而出,站在二人面前,天府子一脸尴尬,道门正统养尸十足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天矶子又是一副惊讶的神情:“你居然将七杀子练成了飞尸?怪不得贫道观你玉清宗气数有异,你门中之人各个萎靡,你别告诉我你用他们的血来喂养它?”

天府子万般犹豫,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既然事已至此,贫道就交了你这个朋友,贫道将此事与魏兄讲明,免得魏兄存疑,但魏兄定要为贫道保守秘密。”

天矶子重重点头:“那是自然。”

天府子想起了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的我才二十出头,刚入紫气,便迫不及待的下山游历,行至开封府,在那万花楼中偶遇一名倾国倾城之女子,名唤李诗诗。这李师师才貌双绝,天府子,风流倜傥,不久二人便两情相悦私定终身。天府子回返宗门,准备筹集银两为心爱之人赎身。确时逢玉清宗掌教证位飞升,自己接替掌教之位,教中长老知悉此事后极力反对,刚刚上位自己也没有可靠的势力支持,便将此事搁置。那李师师日思夜盼,终日不见郎君归来,正值宋国徽宗皇帝,垂涎其美色已久,一番死缠烂打的追求,心灰意冷的李师师便从了徽宗皇帝。之后,大辽反宋,徽宗被掳,李师师与之走散,下落不明,后来贫道便用天辰大六壬,才勉强算出李师师的大致方位,不过她已产下一子,身为人母,此子便是七杀,不养儿,你怎知那颗牵肠挂肚的心。”

天矶子轻叹一声“唉”:“未曾想杨兄竟有如此一番经历。”话到此时酒菜都已备好,看着天府子,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着酒,天矶子说道:“杨兄看得起我魏某人,与我推心置腹,那贫道与你讲讲我的经历。”从怀中摸出那只青玉龙凤簪,饮尽一杯酒说道:“杨兄有所不知,贫道虽未为人父,但却为人子,也懂得其中感情之深,当年父亲为参加西海灭龙族一役,抛下我与母亲,母亲便终日守在皇庭冠,等待父亲归来,这一守就是三十年,后来我因修行不当,走火入魔丢了性命,是父亲肉身入得九幽地府,将我魂魄寻回,耗尽毕生修为,才保全了我的性命,继承了天矶子衣钵,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去见娘亲,因为我怕娘亲知道父亲的死讯... ...”

天府子放下酒杯:“可是你还活着呀,我本不该活着,一命抵一命,如若今日有那以命换命之法,我愿以吾之命换取吾儿一生。”

“哎,我说老杨你确定这孩子是你的吗?不是那徽宗皇帝的?你这绿帽子戴的厉害,怎么看着七杀子跟你一点儿也不像?”

“去一边去,瞎说,我儿子我能认错吗?那睡觉的姿势跟我一模一样,你为啥不去见你娘?”

“等待父亲归来,如今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我怕这最后一个希望都给她打灭了的话,我可真就是父母双亡了!”

“你呀,就是自私。”

“你不自私,人都死了,还要炼成僵尸留在身边。”

二人均想起一起往事心情低沉,几壶酒下肚便徒增了些许醉意。天矶子运用体内灵气,驱散了体内些许的酒气,说着:“办正事儿,可不能喝醉,杨兄,念你一片爱子心切,今日贫道便用九幽回转术来还你一个真相。”言罢天矶子将燃起的三炷香,在七杀子头顶百会穴插上一柱,两旁太阳穴分别各插上一柱。

天府子见此情形,也使用灵气将酒意逼走,不敢造次,天矶子画写幽冥符一道,掐印指决,口中念念有词:“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五行之祖,六甲之精,兵随日战,时随令行。”将符咒径直打七杀子额头,符咒焚化后,七杀子浑身开始抽搐,头上的三炷香燃起的烟雾也未飘散,形成了一道四四方方的烟幕。只见那烟幕上依稀呈现出几个画面的片段,随着空中落下一道巨龙一般的渡劫天雷,击中一名少年开始,七杀子在天梁子、天相子二人的搀扶之下向外前行,天相子说道:“若是掌教师兄知道咱们未能将氐土貂寻回,那可如何是好?”天梁子打了一个冷战:“那老变态多恶心的事儿都能干出来。”天相子一脸紧张:“那... ...那咱们还回去吗?”七杀子强打起精神:“无妨,我去与掌门师兄解释,定然不会怪罪于我们。”天梁子一脸不屑:“那是你,不怪罪你天经地义,怪罪我们也是天经地义。”然后画面断了,天矶子口中再度念念有词,夜幕中出现七杀子面目狰狞,浑身青筋暴起,痛苦的哀嚎着,天梁子与天相子在一旁运起灵气为其缓解疼痛,直至最后七杀子七窍流血而死。

天府子细回忆:“难不成真是错怪了天梁子与天相子?凶手另有其人?”

天矶子打了一个饱嗝说道:“不知方才杨兄是否注意到,七杀子在七窍流血的一瞬间,面前似乎有一黑影闪过。”

天府子闭目努力回忆:“魏兄,可否再观一遍?”

天矶子摇了摇头:“此法乃是烧去逝者本命金元,只可一次,不然这七杀子连僵尸都没得做。”

天府子闻听之后默默点头,便开始用心回忆,方才见到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片段,爆燃睁开双眼,天府子看清七杀子临终前,见到的那个黑影究竟是谁?天府子稽首施礼:“福生无量天尊,魏兄大恩大德,玉清忠没齿难忘。”

天矶子一脸轻松的样子:“此等小事何足挂齿,可是这断手?”

天府子这才明白了天矶子放在桌子上天梁子那只被斩去手掌:“那只怪他学艺不精,贫道以掌教之位保证,他天梁子不敢再去找决明子麻烦了。”

天矶子又笑道:“杨兄会错意了,你那天梁子伤我宗门掌教关门弟子,心脉受损,恐有性命之忧,此番前来不是登门致歉,你可晓得?”

天府子皱着眉头:“手都被你们砍下来了,你们不是登门致歉,难道兴师问罪不成?”

天矶子笑道:“杨兄果然聪明,要知道天梁子即便是断其一手,却不会伤及性命,决明子若不是抢救及时,恐怕早已经曝尸荒野了,两个地仙修为对战紫气修为,哪里能够讨得什么好果子吃吗?”

天府子即便再长袖善舞,此时也只能无言以对。天矶子继续说道:“若日后寻得了天梁子,此等恩怨还需他二人解决,外人不予插手如何?”

天府子算是明白了,这上清宗明着以上山送手的名义,实则就是兴师问罪,为门人决明子,出气。传闻这决明子备受掌教天枢子宠溺,如今一见果不其然,按理说那天枢子如此地道门泰斗,怎会有如此行径属实,令人费解。

天矶子见天府子只是苦思也不答话,只好出言说道:“你不吱声,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天府子刚要接话,便被天机子岔开了话题,天矶子仔细端详着七杀子问道:“杨兄你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他变成飞尸的,而且还是红毛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