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问责玉清
作者:淇洵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20-02-17 09:00:01 全文阅读

决明子出言嘲笑道:“你哪里有点儿修道之人的模样,亏你还为堂堂七尺男儿,终日做一些杂役的活计,我现在都已入紫气修为,你青气修为还没到吧!”

决心子轻声叹息:“哎,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有你那等资质,虽说虚长你几岁,可惜悟性却大不如你,宗门能收留于我,在此即便是做个杂役,我也心满意足了。”

决明子撇着嘴看着决心子:“你瞅你那点儿出息,天权子师叔证位飞升之后,那执法堂的位置可是一直有所空缺,定然会在我决字辈中筛选一人补位。”

决心子微微皱眉:“你这都在哪里听来的消息?”

决明子一脸的不置可否:“你看,我能骗你吗?不然为了宗门派遣的任务,我这小命差点就不保了。”

决心子看了眼决明子的胸口,眨了眨眼睛:“这宗门内,决字辈紫气修为不下百人,就算轮也轮不到我一个玄气修为的头上吧。”

决明子轻挑眉毛说道:“那可说不准,我师傅不也说了吗?有教无类,最重品行,以你的品行,晋升上清七子,有何难的?”二人边走边谈,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心月狐的住所。决明子将决心子手中午膳接过,笑道:“谢谢决心子师兄为师妹送饭。”言罢端着午膳,朝屋中走去,决心子这才反应过来,怂恿他进执法堂是假,让自己为他端饭是真,气的决心子原地直跺脚。决明子朝着决心子做了一个鬼脸,便朝着住所跑去,决心子没有进入心月狐住所法阵的许可,只好在门外干生气。

“心儿,日上三竿了,该起床啦!”决明子入得正屋,将手中托盘放在桌子上,拿起桌上的茶壶对嘴便饮,一路上与决心子费了太多口舌,甚是口渴。

从正屋外一只背上毛色发金发亮,有一尺大小的小狐狸蹦蹦跳跳窜到决明子的面前,口吐人言说道:“师兄你可算来看我了,这几天我师父都不让我出门。”

决明子瞪大眼睛将含在口中的茶水又咽了下去,噎得直翻白眼:“小师妹,你......你能说话了?”

心月狐原地转了一圈,将自己娇小的身形展现在决明子面前:“对啊,五师伯将虚日鼠带了回来,身上的毒虽说还有余存,但也恢复了一些法力,只是不能幻化人身,没有双手,故而无法掐印指决画符施法而已。”

决明子喜上眉梢,将面前的心月狐抱起,轻轻抚摸着它的绒毛:“莫急莫急,如今能说话已是天大的喜事了,角木蛟的毒,哪里那般好解?可是师妹,你的毛色为何变得金光灿灿?”

心月狐趴在决明子怀中甚是舒坦,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说道:“当日背负你一路狂奔,师兄体内鲜血沾染毛发之上回返宗门,心儿沐浴过后,便发现洁白如雪的皮毛,沾染血迹的地方均变成了金色,不知为何?”

决明子也感新奇,看着自己的双手皮肉之下,肉眼可见的血管中流淌的血液:“毛色被染之后可有何神异之处?”心月狐默默的摇了摇头,决明子一脸的失望:“那你师傅怎么说?”

心月狐答道:“师傅也未曾见过此等情形,或许是因为虚日鼠与角木蛟的毒素相抵消而产生的变异,与师兄的血并无关系,也说不一定。”

决明子细细品味也不无道理,如若自己的血可以将白色染成金色,那为什么受伤出血的时候却是红色,想着想着,觉得算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如今对于他来说最大的事是如何能将师妹给治好。拽过桌上的托盘,便开始为心月狐喂起饭来:“还是变小点儿好,那么大的体型甚是浪费粮食,日后哪里有婆家敢要你。”

“哼,没人要,我就赖着你,吃你一辈子!”

“你不嫌我做的东西不好吃了?”

“没有啊,挺好的呀,师妹又不是那挑食之人!”

“你不是,我是。”

天矶子踏上玉清宗的山门,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以修习“上清鬼术”著称的天矶子对于灵魂上的感知要异于常人,“鬼术”乃是九幽地府修行的法门,在上一任天矶子修行宗门术法瓶颈之时,偶然间得到了九幽地府的修行法门,加以上清玄门道法,取长补短,万般改良之后,才成就了如今这代天矶子的威名。天矶子环顾着仙门四周,竟然丝毫没有发现玄门浩然正气的影子,仿佛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给抽走了,明明一处洞天福地,却并没有仙门该有的样子,玉清宗的门徒个个情绪萎靡,也不似上清宗那群生龙活虎的弟子的模样。

门人引领,踏入玉清正殿,天矶子整理衣冠,在三清祖师神像前焚香献礼。而后与一旁站立多时的天府子,稽首施礼道:“福生无量天尊,上清宗天矶子见过玉清宗掌教。”三清掌教之职,不论修为高低,年岁大小,凡见到之人礼数上必定高出一个品级,当以礼相待。

天府子立即稽首还礼,道:“福生无量天尊,天府子有理。”便将天矶子请入偏殿看茶,几名道童将茶水点心准备好之后,便掩门退下。

天矶子出言笑道:“这世人皆传言,玉清宗坐拥昆仑,财大气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天矶子留心观察了这屋内的一一陈列,做工用料讲究至极,坐着的椅子便是有冬暖夏凉的奇达木打造而成,这奇达木产自东海蓬莱仙岛。那东海蓬莱仙岛是为天地间散仙修行居住之所,奇达木在那些性情古怪的散仙看守下,真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无形中便彰显出玉清宗在蓬莱仙岛庞大的势力以及与东海之间的关系。

天府子示意天矶子请用茶,开口笑道:“魏兄言重了,这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对于仙门中人来说未免太过俗气,我这玉清宗亦不过是占了昆仑山的便宜,这昆仑山乃是万山之主,物产自然丰富。”

天矶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天府子打交道了,总体上来说天府子给他留下的印象还不错,为人温文尔雅,做事面面俱到,聪明之人与聪明之人相接触,才会做到一点就透,不必将话说的太过明白。天矶子一脸羡慕道:“杨兄所言极是,大罗山怎可与昆仑山相提并论,不过,身外之物虽过于俗气,修行中人总是要吃饭的。”

天府子哪里听不出天矶子的言外之意:“数日前贵教掌教天枢子师伯以千里传音于贫道,但具体事项如何,还请魏兄明示。”

天矶子见天府子不再客套,直奔主题,这也省去了不少麻烦,将乾坤袖中那只断手掏出,放到天府子面前问道:“杨兄,这只手你可认得?”

天府子一眼便看到了那只手手上无名指断了一半的指甲,露出的皮肉已经结痂成茧,这断去的半截指甲,便是他当年从天梁子手上砍下来的,天府子出言说道:“看着有些像贫道二师弟天梁子之手。”

天矶子点头答道:“不错,正是。”而后将决明子口中所描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在天福子面前叙述一遍。

天府子的口中,牙齿相互咬合“吱吱嘎嘎”,缓缓坐下阴狠的眼神稍纵即逝:“本门内亦有变故,魏兄有所不知,当时七杀子,自上清宗回返途中便气绝身亡。”

说的口干舌燥的天矶子,刚准备送入口中一口茶水,听到天府子的话后尽数喷了出去:“啥?”

天府子继续一字一句的说道:“不仅如此,而且神魂也被人抹杀。”

端着酒杯的天矶子,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天府子:“怎么会?当日斗法之时,贫道也在场旁观,七杀子,虽身负重伤,但也不至于重伤致死。”

天府子轻叹一口气:“唉... ...这七杀子乃是贫道一手带大的,他拥有如何手段,贫道怎会不知?当日斗法,天枢子掌教传音于我,赠予七杀子补气丹药,并给予充足时间,令其调息炼化,天梁子与天相子却一口咬定那枚丹药有毒。”天府子话到此处,戛然而止,注视着天矶子的反应。天矶子示意他继续往下说,并没有加以插言评论,天府子继续道:“七杀子的尸首表明的确是身中剧毒而死,此图究竟为何物?至今尚未查明,至于神魂如何被抹杀,何人抹杀?至今还是迷雾重重。那天梁子、天相子,二人的口供对不上,尽数将责任推给上清宗,如今以叛教者论处。”

天矶子按照时间推算,七杀子身陨前后,正是上清宗天权子师兄晋升天仙位冠礼之时,这玉清宗也派人前去观礼,却丝毫未提及此事,这天府子城府深的太过于令人恐惧,看着天府子注视自己的双眼,很显然,天府子对于上清宗也是有所怀疑的,天矶子也不闪避:“那凶手如今是否查明?”

天府子摇了摇头道:“如今天梁子与天相子下落不明,若是追查真相,却也断了线索,贫道已对此二人下了宗门追杀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