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破身
作者:淇洵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0-02-08 09:00:01 全文阅读

李清照此时已经泣不成声,十年了,终于可以再见自己儿子一面了,十年间他上过多少江湖术士的当,打着玄门道法旗号只为骗取钱财,却没有一人可以真正通灵。十年间她从一位风华绝代的词宗,沦落成如今的酒鬼与赌徒,这十年的辛酸与苦楚又会有谁能懂。

此时的李清照千言万语却再也说不出话来,轻轻将小天师揽进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生怕将小天师弄疼。

小天师伸手抚摸着李清照,已经几乎斑白的鬓角,以及那满是皱纹的脸,想起当年的娘亲,是那般的美丽动人,如今十年的时间便已经变得人老珠黄:“娘亲,您老了。”

李清照强忍着泪水听到自己儿子的一句娘亲,重重回答一句:“哎,为娘老咯!”在场众人无不为之动容,纷纷生起恻隐之心,未等李清照再度开口说话,只见面前的小天师身子一软,便又恢复了之前醉酒昏睡的模样。李清照急忙将小天师,问道依旧在一旁贪杯的黄小闹:“这是为何?”黄小闹此时已经泛起醉意酒劲上头,他自己便喝去翠亭楼百花酿三大坛,每一坛净重三斤:“时辰到了,你儿子走了。”李清照急切问道:“为何如此短暂?”黄小闹显然被问得有些不耐烦道:“能不能让人家消停喝点酒,时辰到了那便走了呗,你是多与他团聚片刻,还是想错过他投胎转世的良辰时机?知足罢,临走之前还能见上一面,也是造化使然。”说话的神态和语气与平时判若两人。

李清照依旧不死心,继续追问道:“吾儿投胎去往何处?”

黄小闹眼神有些迷离,与风尘三姐妹再度干尽碗中之酒后,三姐妹齐齐昏倒在酒桌之上,黄小闹不禁“呵呵”直笑,用手指着小天师道:“这你得问他,他会...”话未说完便向后一仰,栽倒在地。

霜尘从内厅缓步走来,与李清照深施一礼道:“学生有礼。”

李清照此时脑中乱作一团,哪里还有心思理睬他人。霜尘见李清照也不答话,双手挽起指花施展法术,将众人送入床榻之上,便起身出了门。

次日天光大亮,小天师与黄小闹,头痛欲裂,勉强从床榻上爬起,李清照已经坐在厅中,独自饮茶,小天师踉跄下床,有些头重脚轻,险些栽倒在地,李清照作势要扶,小天师挥挥手示意无碍,抄起桌上的茶壶也不用杯子,直接对着壶嘴仰头灌了起来,喝的甚是痛快。

黄小闹见状也感觉异常口干舌燥,趴在躺床榻上也不起身,呻吟道:“大禹,你给我留点。”

李清照满脸笑盈盈的,又从厅外端来一壶茶水送到了黄小闹的面前,黄小闹万分感激,立马起身,大口喝起茶来。

李清照慈祥的看着二人:“两个臭小子,以后可别这么喝酒了,多伤身体!”

黄小闹将手中茶壶递到李清照手中说道:“哪里是我要喝,还不是那风掌柜硬要灌我。”

李清照将茶壶放在桌上,一脸质疑道:“她要灌你,你就喝啊?你这小娃看着娇小标致,这酒量却还大得惊人,那风尘与雪尘、雨尘三姐妹均被你喝的不省人事,今早若不是我前来叩门,你们还不定谁先醒了。”

小天师听到此话一脸惊愕,环顾屋中只有的那一张床,忙出言问道:“昨晚,我们几人……怎么睡的?”

李清照轻挑眉毛,单手点指床榻:“你两兄弟艳福当真不浅,鼎鼎大名的翠庭楼四大花魁,多少达官显贵,富贾巨商,想要一亲芳泽,都未能如愿,你们倒好,一宿睡了三个!”

说罢,脸上强忍着笑意。

小天师如同遭受五雷轰顶,自从记事起来,自己从未与女子共卧而眠,就连过多的接触都不曾有过。一时变得语塞,不知该如何是好。

黄小闹却仰天哀嚎起来:“完了,完了,完了,如若破身,日后还可以讨封成人,修炼成仙,完了,完了,完了,二大爷知道的话,得打死我,完了,完了,完了。”一边叫嚷一边在屋子里来回兜着圈圈,活脱脱一副黄鼠狼的模样。

小天师气急败坏道:“你快闭嘴吧你,还嫌不够乱吗?”小天师此时,满脑子的纲常伦理、仁义道德。

李清照实在忍不住终于“哈哈”大笑起来:“两个未经人事的小娃子,二位大可放心,你们五人均烂醉如泥,什么都未曾发生,何来破身一说?”

小天师与黄小闹急步上前,一把拉住李清照的手道:“李大娘,此话当真?”

李清照抚摸着二人的头:“傻孩子,你们的娘没告诉过你们这关于男女合欢之事吗?”

一句话问的二人神情瞬间暗淡下来,小天师低头说道:“我都不知道我娘是谁,我爹整日只知闭关修炼,直至证位飞升,我父子二人都未曾见上一面。”

李清照一脸疑惑:“这是为何?天下间哪有会有如此狠心的父母?”

小天师犹豫再三,与李清照也算是患难与共,最终还是决定将实话说出来:“李大娘,实不相瞒,我也不是什么玉清宗天同子,化名只是为防患于未然,我乃是龙虎山正一派掌教座下弟子张继禹,龙虎山掌教是我叔父,也是他一手将我带大。每每问起叔父,关于娘亲的话题,他若是闭口不答,便是催促我继续练功,至于娘亲究竟是何人,龙虎山上下也从未有人告诉过我。”

黄小闹轻叹一口气说道:“哎,同是天涯天涯沦落人哪,李大娘我也不叫胡小吵,我叫黄天仇、黄小闹,五大仙家黄门黄二大爷的亲侄子,出生之时父母双亡,那应该是三百年前的事儿了,那时我还未开启灵智,二大爷却从未告诉过我父母的死因,与大禹不同的是,二大爷从不赞成我修炼,只希望我简简单单的活下去,我有时心血来潮偷着练两下而已。”

李清照听罢两个孩子的诉说,眼中的慈爱变成了满满的疼爱,没有爹娘的孩子其中苦楚她又怎会不知,一把将两个孩子揽入怀中道:“好娃儿,日后若是不嫌弃李大娘,中间的大字便去了吧,你们都是好孩子!”

小天师与黄小闹不知为何浑身如碰触闪电一般,酥酥麻麻,在李清照怀中享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好像回到了家一样,抱着自己的娘亲。这一路北上所受的被欺骗、被欺负、挨饿受冻,种种之类的委屈,倾刻间涌上心头,二人鼻孔泛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齐声喊道:“李娘!”

李清照思子心切,心中所有的母爱倾刻间汹涌泛滥,重重地答道:“哎!大禹、小闹,我的好儿子!”

母子三人一起抱头痛哭,哭着哭着,黄小闹突然想起昨夜通灵招魂仪式自己言语甚是无理,忙跪下请罪:“李娘,孩儿不孝,昨夜酒醉,言语不善,冲撞了娘亲,还望娘亲恕罪。”

李清照扶起黄小闹:“这天下间哪有做娘的怪罪孩子的道理,闹儿不必挂怀,快起来!”

小天师一脸疑问,昨夜招魂若不是她醉得不省人事,也无法将魂魄附于他身,黄小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小天师一一讲明,小天师这才恍然大悟。昨日的记忆,仅仅只停留在霜尘那副掩面的轻纱之上,其他一概不知,用力捏捏了太阳穴,甚是疼痛,酒后失忆不知自己是天性使然,还是一种疾病。

李清照示意二人就坐,这才娓娓道来:“我本是宋国徽宗时期,礼部员外侍郎李格非之女,母亲是状元王拱宸的孙女,与当时的相国赵挺之子,赵明诚成亲。夫君字德甫是有名的金石大家。我夫妻二人恩爱有加,他谱曲,我作词,不问这朝中世事,那日子真可谓只羡鸳鸯不羡仙,膝下育有一子名唤赵威。高宗即位之后,因其无后,便在朝中寻访拥有皇亲血统之人,不知是我那公公赵挺从中作梗,我那娃儿竟然被验出有那皇室血统,便被招入宫中,与他一同入宫的,那时共七人,各种筛选过后,只剩吾儿与如今的孝宗皇帝赵昚,最终角逐太子之位,也不知在宫中究竟发生何事,得来的却是吾儿的死讯,呜……呜。”李清照掩面,老泪纵横,继续哭喊道:“吾儿的尸首,至今我这当娘的都未曾见过,也不能令其入土为安。唉……香娃儿,娘对不起你呀,呜……呜……”

黄小闹听罢李清照言语,怒斥道:“肯定是那孝宗皇帝赵昚搞的鬼,不然他如何做上皇帝的宝座?你说对不?”眼神看向了小天师。

小天师只是默而不语,用手抚摸着李清照的后背,以他对赵昚的了解,赵昚不像是那种阴险狡诈之人,但是这已经涉及到皇权之争,谁又能说得准呢?在绝对的利益诱惑面前,人心到底能有多么的恐怖,谁也不知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