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宴请众人
作者:淇洵  |  字数:3118  |  更新时间:2020-02-07 09:00:01 全文阅读

小天师施展起“逐月影”变换站位,瞬间挡在黄小闹的身边,风掌柜身边却无一人敢上前。不多时,黄小闹擦去嘴边的鲜血,赞叹道:“这蓝冠银甲鸡不愧是天地异种,果然不同凡物,不仅可以增进修为,而且甚是美味啊…”

小天师看着满嘴鲜血的黄小闹,一脸的嫌弃:“看着都让人恶心,你还那么享受!”

黄小闹瞥了一眼小天师道:“此乃山精野怪之天性,就如你人类食五谷杂粮一般。换句话问你,倘若让你食一坨新鲜的牛粪,告知你,食之后,便可遁入紫气修为,你食与不食?”

小天师不假思索直接回答道:“那是自然!”话从口出之后,突然想到一头老黄牛翘起尾巴拉出一坨新鲜的牛粪,不仅冒着热气,四周还翩翩起舞着数只苍蝇,一下子干呕了起来,急忙摆手:“不吃,不吃,不吃,要吃你吃,我宁愿一辈子不入紫气,也不做此等下作之事!”黄小闹听罢,只是婵婵的笑着,并不与之接话。

大公鸡此时,却昂首挺胸游走到黄小闹的身边,以一名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蓝冠银甲鸡的尸体之上,引颈长鸣。

已经停止奔逃的众人见到此情此景,很明显胜负已分,风掌柜却不依不饶的来到幽王的身边埋怨道:“若不是胡小吵,趁蓝冠银甲机不慎摔倒,前去喝血,这场赌局胜负还不一定。”

云王摇着手中的折扇缓步来到幽王的身边说道:“此言差矣!那蓝冠银甲鸡最终倒下,已是油尽灯枯,公鸡身形娇小与之搏斗,究竟谁胜谁负,想必幽王定会秉公处理!”

幽王看了眼身边的风掌柜,硬生生地将心中怒火压制下去,说道:“云王言之有理,此轮当判定天同子方获胜!”其余十四名州主也跟着附和道。

云王听到似乎很是满意,不在于众人交集,转身率领着部下等人扬长而去。

幽王看着云王远的身影,拉过一旁的风掌柜单独叙话:“因何失手?”

风掌柜表情甚是惧怕:“都是那两个小子从中闹的!”

幽王一脸严肃道:“杀!”

风掌柜双手抱拳答道:“遵命,王爷!”

幽王低声继续说道:“这云王乃是北辽王的贴身嫡系,此人一日不除,本王寝食难安!”

风掌柜默默的点了点头,幽王披风一抖,便引领着其他位州主,朝着门外走去。幽王已经明示对小天师及黄小闹二人下令处死。风掌柜也显得大有风度,心念道:何必跟两个死人一般计较。便在众人面前高声宣布,这第三轮天同子方胜出,三局两胜,翠亭楼将李清照卖身契,输于天同子、胡小吵二人,并奉上白银三百两。

风掌柜出言笑道:“此番赌局,为翠亭楼创收两万两白银。近几日与那李家夫人相处也生出了感情,不如由我翠亭楼四大花魁作陪,摆上上等酒席一桌,一来为李家夫人饯行,二来为这翠亭楼创收,感谢二位小哥如何?”

小天师与黄小闹都知道这四大花魁使的是梵天魔音,定是西域佛门之人无疑,黄小闹既然拥有破那魔音之法,二人年轻气盛,何足为惧,未加思索、商量,相互交换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用意,相较于四大花魁的美色,却不及风掌柜安排的上等酒席来的更具有诱惑力。

见二人却是因为美食而满口答应,风掌柜笑容在脸上都有一些扭曲,引领着三人前去二楼牡丹厅,牡丹厅可是这翠亭楼里最大最为豪华的用餐雅间。

风掌柜吩咐雨尘、雪尘二人先行招待小天师等人,自己亲自到厨房安排酒水菜品,斟酌再三,还是没有在菜品酒水中下药,小天师与黄小闹二人绝非凡人,如若察觉,那再想将二人置于死地,可就难办了。凭着他们姐妹几人的酒量,若是喝不醉那两个小毛孩子,传扬出去岂不是叫外人贻笑大方?

酒席不多时便已上桌,足足三十二道菜,各式各样,较之二人之前芙蓉厅吃的那桌,高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风掌柜尾随着再度送酒的下人进入牡丹厅中,见小天师黄小闹与雨尘、雪尘二人已经算是熟络,相谈甚欢。小天师喝的已经醉眼朦胧,霜晨却依旧掩着一张面纱,坐在内厅之中,闭目养神,也不与之搭话。

李清照早已端起一壶酒,自斟自饮起来,情绪显然很是低落,黄小闹开口问道:“姐姐,那霜尘姐姐为何要以面纱示人?”

四大花魁除风尘掌柜平日里操持翠亭楼大小事务外,其余人等极少露面,这名义上虽为四大花魁,但能得到她们相信之人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平日里多是躲在屋中练功,鲜有与外人接触的机会。今日与这小天师、黄小闹二人攀谈,了解了许多的奇闻异事,感觉好生新鲜,话也比平时多了许多。

雨尘开口笑道:“二姐曾发下重誓,掀下她面纱之人,定当以身相许!”

雪尘接话道:“就是,就是,这都二十大几的人了,终日在这翠亭楼中,何时才能觅得如意郎君?”

黄小闹继续问道:“看你们三姐妹的长相,那霜尘姐姐的面容定然也是倾国倾城!”

雨尘掩嘴偷笑:“小哥真会说话,二姐可是众姐妹之中姿色最甚之人。”看着黄小闹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欣喜。

雪尘看着小天师,接话道:“那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小哥掀了二姐的面纱,做我们二姐夫如何?”

一句话说的小天师双脸通红,眼神都有些闪躲,心中直默念佳宁的名字,下定决心,不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佳宁,与黄小闹共同举杯:“感谢姐姐们的热情款待。”一杯酒下肚,小天师面色就变得更加红润起来。

风掌柜见状与雨尘、雪尘使了一个眼色后,道:“两位小哥果真是青年才俊,不知这位胡老弟师承何处?”

黄小闹正张嘴去咬食那只鸡腿,听到风掌柜问话,灵机一动,嘴中含含糊糊的答道:“青丘!”

这青丘山的大名纵使不是修行之人,那这普天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青丘山胡三太爷,乃是禹王之妻涂山氏的胞弟,又是封神之战的一大功臣,这胡小吵又姓胡,想到这里,风掌柜不禁有些大惊失色,倘若这胡小吵,是青丘山胡三太爷直系亲属,天同子又是玉清宗真传弟子,真是对这二人痛下杀手,当真走漏了风声,失了翠亭楼事小,丢了四姐妹的性命事大。幽王下了一道命令,倒是拍拍屁股走人了,怎会去在意他人的死活与否?想到这里庆幸自己没有在酒菜中下药,端起一碗酒与小天师黄小闹对饮起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天师已经趴在酒桌子上不省人事,李清照以及风尘三姐妹也有些醉了,只有黄小闹一人打着饱嗝,看上去并没有醉意,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清照踉跄坐到黄小闹的身边:“小兄弟,可否施展通灵之术,让大娘见见我那死去多年的儿子?”

黄小闹推了几把趴在桌子上的小天师,见他已经醉的毫无反应,看到李清照那乞求的眼神便也没有再推辞,再要来李清照儿子的生辰八字,灌了一口桌上的酒站起身,便开始手舞足蹈的唱跳起来,嘴里唱着的不是咒语却像是更像是一种歌谣。

黄小闹吟唱道:“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喜鹊老鸦奔大树,家雀鳖股奔房檐,大路短了星河亮,小屋断了行路难,十家到有九户锁,还剩一家门没关,芝麻开花节节高,谷子开花压弯腰,茄字开花头朝下,苞米开花一嘟噜毛,我看老仙儿嘤嘤吵吵好像来到了?老仙家呀,你要来了我知道,不要吵来不要闹,威风有啊杀气多,威风杀气少带着,屋子小噶拉多,磕者碰着了不得,碰到君子还好办,碰到小人配口舌,通天教主上边坐,金花教主陪伴着,一请胡啊,二请黄,三请蛇蟒四请狸狼,五请豆蔻六请阎王,鼓要打鞭子听,首先请请胡家兵,胡老太爷子上边坐,胡老太奶陪伴着,胡老爷子快发令,把胡家大兵调齐整,胡天霸胡天青,胡天黑又胡天红,胡家大兵请完毕,然后请请黄家兵,黄老太爷子上边坐,黄老太奶陪伴着,黄老爷子快发令,把黄家大兵调齐整,黄天霸,黄天青,黄天黑黑黄天红大报马,二灵通,个个山头把信通,老仙家啊,出古洞啊离深山,抓把黄沙把洞门蒙,阴天架云走,晴天旋风旋,架云走旋风旋,来去不用一带烟,说明老仙你的道行全了啊,你要走啊我不拦,霸王槽头把马牵,先解缰绳后背鞍,老仙家扬鞭打吗要回山啊,李清照之子赵威、香娃儿还不速速现身!”

来回折腾了将近两炷香的时间。轻轻拍打在已经昏睡过去的小天使额头之上三下,赵威香娃儿速速醒来,小天师立即睁开了双眼,站直了身体,环顾四周,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那般陌生,小天使的眼神最终停留在李清照的身上,一时间泪如雨下,急忙两步冲上前,跪倒在李清照的脚下:“娘亲,孩儿不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