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作者:淇洵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2-04 09:00:01 全文阅读

小天师细细打量着台下坐着的十六人,风掌柜以此为噱头,前来围观的众人别说这所开设的赌局,即便是兜售的茶水,点心三百两怎么又能挡的住?自己不论胜负与否,其中最为盈利的莫不过还是风掌柜的翠亭楼而已。顿时,深感自己已经落入了早已算计好的圈套。看到每一位入楼之人,手中持着的令牌,小天师就已经猜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

赌局巳时开始,此时刚到辰时,观众席上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噪声杂乱。一声悠扬的古琴将所有人的目光所吸引,气氛变得渐渐宁静,从大厅天井的空中缓缓落下漫天的花瓣,一位妙龄女子相貌俊秀,身材火辣,抱着一把古琴从天而降,见着女子眉宇之间与风掌柜相貌颇有些相似,只是眼角之处多出了一颗美人痣,这颗美人痣却令此女子的面容变得更加妖艳。

人群之中不禁有人欢呼:“是雨尘,花魁雨尘。”

裁判席中的幽云十六州州主有人坐不住了。辰州主与伪州主眼神中充满了痴迷的神情,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将雨尘一把揽在怀中亲个够。

雨尘刚好落在琴台之处,将手中古琴平放于琴台之上,面对在场众人莞尔一笑,引得众人一片欢呼,一曲《渔舟唱晚》萦绕于指尖,听得众人身临其境,仿佛置身于那座静谧甜美的渔村,燃起一堆篝火,围坐于篝火两旁,倾听着归来的渔翁讲述着他出海打渔所经历的故事。

众人的沉醉被一声尖锐的唢呐声惊醒,又一名妖娆抚媚的女子从天井之中翩翩落下,人群之中欢呼起“雪尘...雪尘...”的名字,雪尘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唢呐之声附和着雨尘的那首《渔舟唱晚》音色之间交相呼应,竟然令这首本该静谧的曲子,瞬间变得富有活力,更具感染力。

辰州州主州王与伪州州主伪王低声耳语道:“雨尘与雪尘如今都已露面,不知这最为神秘的霜尘能否令我等大饱眼福?”

风掌柜与小天师黄小闹的赌局显然不是在场众人所关心的,或许这些人只是借着赌局的幌子,想要一睹这四大花魁的芳容才是本意。

雨尘、雪尘的合奏渐渐接近尾声,场下几名龟公和伙计双手托着托盘游走在人群之间收着赏钱。

天井上空一声琵琶,划破整座翠亭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用说这风尘、雨尘、雪尘进阶入场。这声破空的琵琶代表着究竟何人所有人尽皆知晓。

那辰王与伪王激动的立时站了起来,幽州州主幽王,横眉瞪了二人一眼,二人这才平复情绪,悻悻的再度坐下。

琴声、唢呐声也随着这琵琶声交相呼应,一曲《凤求凰》回荡在天井中,随着一名蒙面白衣女子飘然下落,仙气十足,众人才将目光锁定在这名女子的身上。

一旁的黄小闹用手肘直戳小天师的肋下,低声道:“快堵住耳朵,这是梵天魔音,可乱人心智。”

已经进入痴迷的小天师,哪里还听得见黄小闹的话语,整个人的思绪随着那首《凤求凰》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黄小闹见场中其他人面目表情都与小天师一般无二。

山精野怪修行为何较之人类修行缓慢,只因这山精野怪七窍神府通了六窍,灵智也不似人类那般足智多谋,阴险狡诈。但是凡事皆有利弊,正因着七窍神府之中少了这一窍,却可抵御世间诸多的幻像、诱惑。

眼前众人皆被“梵天魔音”所迷住,急的黄小闹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无奈之下只好运气自己三百年的修为,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那声音不似人嘴能够发出,尖厉且刺耳。仿若匕首划在琉璃上一样令人浑身难受。

这一声惊得霜尘手中的琵琶都断了弦。场中众人纷纷从刚才的陶醉中所惊醒。有的甚至立时在这两种声音的刺激之下晕厥了过去。

小天师回过神问道:“小闹,刚才我是怎么了?”

黄小闹见小天师清醒过来。激动的上前一把将其抱住,被魔音反噬冒出来里的鼻血蹭了小天师一身:“天呐,可算醒了!雨辰琴声响起之时,这场中之人便以中了梵天魔音。

小天师一脸不解:“何为梵天魔音?”

黄小闹俯身贴耳道:“这梵天魔音来自于西域佛教,一音乱神、二音乱心、三音乱智、四音可就伤及了性命啦!你看那风霜雨雪,四大花魁。哪个身形长相似那中土人士?”

经黄小闹提醒,小天师这才发现,虽说那霜尘遮住面容,但这四人之美的确不是中土人士所能拥有的韵味。“你是如何识得这梵天魔音的?”

“我们家二大爷参加过封神之战?什么没见过呀!哎呀…我说大哥现在这重点不在这儿,这场赌局定然是个阴谋,咱们还是跑吧!”黄小闹深知以二人的修为不足于与四大花魁抗衡。

小天师偷偷瞟了一眼场中的四大花魁,开口道:“虽说你我二人与李大娘不熟,但是基于她对我如此信任,这忠人之事,怎可言而无信。”

黄小闹也深感这小天师的话不无道理,若遇到了困难就将李大娘撇下,那实属也不是他黄门一族所为。

风掌柜阴狠的眼神,看了黄小闹一眼,开口对着场外众人喊道:“今日承蒙诸位大驾光临,我姐妹以乐助兴。还望诸位今日在这翠庭楼中玩的高兴,玩的尽兴!”

赌局开始,场外一声鸣锣响起,风掌柜与小天师共同坐在了第一桌赌台之上,风掌柜一脸妖媚的笑道:“好死不死,非要选推排九,天同子,你不知道李清照就是我用这排九赢回来的吗?”

小天师一脸尴尬:“大姐你让我怎么选?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些东西,那一日也就是见识了李大娘玩过色子和排九,斗鸡还是我这位兄弟选的,你让我怎么办?”

风掌柜一听笑的更甚:“哟……原来是这样啊!不妨现在你就可以认输投降,你,我就不要了,将你那兄弟卖身于我这翠庭楼如何?”

黄小闹在旁瞪大眼睛直视着小天师,小天师故作犹豫,吓的黄小闹紧张万分,小天师笑道:“逗你呢,怕啥?不是我说,你这老婊子为何对我这兄弟这般感兴趣?”

风掌柜一声冷嚎道:“天同子好大的酸劲儿啊!你也不好好的瞧瞧自己的德行,有那胡小吵长得令人疼爱吗?”说罢,还朝着黄小闹抛去一个媚眼,黄小闹下意识的朝着小天师的身后躲了躲,惹的风掌柜掩嘴直笑:“果然是个雏。”

小天师深知自己的长相的确不似黄小闹那般可爱,但自己属于阳光帅气路线,二者没有可比性,况且那风掌柜说的是天同子,又不是自己。

二人浅谈几句,洗牌的荷官亮出一副崭新的排九牌,用托盘托着展示给场内外的所有人,以示排九牌没有任何问题,以免作弊之嫌。

小天师立时发生问道:“这荷官看着眼熟,莫不是长乐赌坊的人吧?”

风掌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要换变换,反正你都输定了。”

小天师听罢面带笑意,正等风掌柜这句话:“那好!风掌柜快人快语,不如请李大娘李清照做这荷官如何?”

风掌柜摆摆手差人去请李清照,将目光投向场外的裁判席,幽州主幽王见状一脸威严:“场中无意见,便合规矩。”

不多时,李清照自那五楼款款而来,在风尘等人精心装扮过后,可以明显看出这李清照年轻之时也的确是个十足的大美人。

李清照见到小天师黄小闹二人深施一礼:“二位小兄弟有劳,没想二位是那重信之人,今日不论输赢与否,此等恩情,我李清照磨齿难忘。”

场外听得此人是宋国词宗大家李清照便纷纷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小天师起身拱手说道:“李大娘言重了,学生自幼便拜读您的词,仰慕已久,况且学生的法印又得您才将其寻回,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李清照会心一笑,轻轻抚摸了下小天师的脸颊,眼眶有些湿润,倘若香孩儿如今尚在人世,想必个头也该有这面前的小兄弟高了吧。收起惆怅的情绪,便开始洗牌切牌。

赌局双方,此局由小天师与风掌柜对赌,二人均以一千两白银作为赌资,拿到牌后,再行下注,谁先将赌资输光则对方获胜,赌资归胜方所有。李清照与风掌柜曾赌过牌九,深知风掌柜的手段,只要自己在洗牌的过程中将牌张打乱,切牌过程中令二人避开小天花与九五至尊相遇的机会,那小天师赢得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为二人发牌之后,风掌柜翻牌看了一眼,感觉牌面大小一般,直接朝着赌桌上扔了一锭百两的银子道:“一百两,今儿这手风不是很顺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