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四大花魁
作者:淇洵  |  字数:2602  |  更新时间:2020-01-31 09:37:01 全文阅读

摇色子的荷官,见到中年女子先是一愣,一脸痛苦的表情说道:“大姐,您不是去打骨牌了吗?怎么又来了?因为你,小的我这月工钱都被掌柜的扣光了!”

中年女子微微一笑,从布袋中摸出一锭十两重的白银,丢给荷官说道:“赏你的,叫声姑奶奶来听听!”

那名荷官接过银锭,笑得眉飞色舞:“姑奶奶……姑奶奶……我的姑奶奶哟!”这十两白银都抵得上他一年的工钱还要多。

中年女子喝的有些微醺道:“怎么样?开一局?”

荷官一脸殷勤:“好嘞!姑奶奶想开几局咱就开上几局!”几声姑奶奶叫的中年女子甚是舒坦,不仅口中吟唱道:“归鸿声断残云碧,背窗雪落炉烟直。烛底凤钗明,钗头人胜轻。角声催晓漏,曙色回牛斗。春意看花难,西风留旧寒。”而后,又从布袋之中摸出一锭十两左右的银子,丢给了那名荷官,荷官喜笑颜开,摇着色盅的手,格外的有力。

一边的黄小闹问着小天师说道:“叫姑奶奶就给银子,那咱也叫吧!”

中年女子听到眯缝着媚眼,微微醉意,转身在黄小闹精致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掏出一锭银子塞到黄小闹的手中道:“这小娃娃长得甚是标致,家中大人怎能允许你到这种地方来,速速回家去吧!”

黄小闹兴高采烈的接过银子,笑嘻嘻的:“谢谢姑奶奶!”

中年女子听罢哈哈大笑,一旁围观的众人见到此等情形,也纷纷朝着中年女子呼叫道:“姑奶奶,姑奶奶。”

中年女子显然酒劲儿已经上头,从布袋之中大把大把的将散碎银子抛洒向空中,引得在场众人纷纷上前争抢。从中年女子再次打开的布袋之中,小天师清清楚楚看到,正是自己那枚龙虎山正一派张继禹天师法印无疑,目光死死地锁定那只布袋,生怕那中年女子性起一并将自己的法印也扔了出去。

此时,荷官将手中的色盅重重拍在案桌之上,口中大呼:“天门开,地门开,天地齐开,开大开小,买定离手。”

争抢银钱的众人,手中握着银子,目光齐齐投向了中年女子,所有人都等待中年女子会如何下注,中年女子打了一个酒嗝,晃晃悠悠的将一锭百两的银子压在了大上,众人纷纷将银子也投注到了大。

黄小闹偷偷的说道:“里面是四、五、六点,算不算大啊?”

话音刚落,荷官掀开色盅,果然是四、五、六点开的大。众人所押的钱数,赌坊按照一比一的比例为各位赌徒清算赌资。一局色子开大小,就令这长乐赌坊损失了一千五百两白银,那摇色子的荷官都恨不得丢下色盅,与面前的众人一起下场下注。

不远处注视这一切的大掌柜,阴狠的脸上露出了阵阵杀机。

小天师却是一副不解的神情问道:“小闹,你怎么知道开的是四、五、六点?”

黄小闹一指自己的双眼道:“我们萨满教五大仙家狐、黄、白、柳、灰的嫡系子孙,在出生之时,族中长老都会给开天眼呀!只是我这修行不济,天眼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黄小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给着小天师惊喜,不禁令小天师对黄小闹一而再再而三的刮目相看。

中年女子捧着两锭百两的白银,装进布袋之中,嘴里还一边嘟囔着:“散碎的银子,拿着太过不便,还是换个整的好!”

小天师听罢不禁更加惊讶,刚才大把的撒银,赌了一把色子大小,竟然就是为了换零钱?她哪里来的自信,自己就一定会赢,难不成也如黄小闹一样,拥有天眼不成。中年女子晃晃悠悠的离开了色子的赌桌,坐到了牌九的桌子上,桌上已经围坐了五人,加上中年女子一共六人,六人之中有一人为赌场中人,由六人之中一人轮流坐庄,坐庄之人洗牌后,为在场众人切牌,每人四张牌,四张牌由持牌者任意顺序搭配,最后配出的牌花,对决出一名胜者,桌上的赌资均归赢家所有。牌花的大小也不尽然能够决定输赢,堪有老虎吃鸡、鸡食柱虫、虫蛀木棒、木棒打虎的意思。

中年女子坐定,这一局率先由赌坊之人坐庄。六人每人以三百两白银作为赌注,赌桌之上堆积的一千八百两白银晃得人眼睛都有些发花,将赌坊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正当那坐庄之人刚要洗牌之时,身后一名年轻俏丽的妇人在其身后轻轻一拍,坐庄之人回头见到这浓妆艳抹的年轻妇人,立时拱手施礼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风掌柜,有礼有礼!”

风掌柜身上胭脂水粉味道极其重,重的令小天师及黄小闹直打喷嚏,他二人却不知道为何旁人闻到却是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赌桌之上除中年女子之外,很显然其余四人对这风掌柜甚是熟络,纷纷起身见礼。这风掌柜一一还礼之后,对着坐庄之人说道:“姜四哥,今日小妹手痒,小妹也不知道合不合规矩,能否这局让给小妹,赢得尽数归你,输的都算小妹头上,如何?”

坐庄之人姜云海,看向不远处的大掌柜隐隐点头,便明白了其中含义:“风掌柜说的哪里话?难得风掌柜今日有如此雅兴,区区三百两银子我姜老四还不放在眼里,玩得尽兴就好,若是不够,我这还有。”

风掌柜听罢喜上眉梢,真可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迷的赌坊中所有男性神魂颠倒:“姜四哥果然爽快,改日到小妹的翠亭楼,小妹让雨尘和雪尘妹子好生伺候伺候姜四哥。”

其他四人听到,这雨尘、雪尘的名字之时,眼中顿时一亮,纷纷出言要为风掌柜出具赌资。惹得风掌柜笑得娇躯直颤,这翠亭楼是多少志同道合之人慕名而来,翠亭楼四大花魁,风尘、霜尘、雨尘、雪尘,国色天香的绝代佳人接人待物,全凭自己心情喜好,不仅不卖艺而且也不卖身,纵使你达官显贵,家财万贯,也难得与其共赴春宵。风掌柜笑道:“多谢几位哥哥抬爱,今日小妹不合这赌桌上的规矩,几位哥哥若是去翠亭楼,小妹定安排雨尘和雪尘妹子作陪。”这四人听到后齐齐欢呼叫好。

中年女子接过小天师递来的一杯清茶,酒劲儿已经醒了大半,轻抿两口后道:“老娘还没同意呢?”

风掌柜急忙起身上前,翩翩施礼:“小妹风尘,翠亭楼掌柜。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中年女子看似十分厌恶,一脸嫌弃这风掌柜身上胭脂水粉的味道,捂着鼻子示意她离自己远些:“起开起开,臭死了,谁是你姐姐?跟谁小妹小妹的套近乎,一脸卖笑的贱样。”

风掌柜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继续笑脸相迎道:“姐姐真会说笑!看姐姐这皮肤如此细腻光滑,哪像小妹去擦那些庸脂俗粉。但姐姐有所不知,小妹用的也绝非凡物,都是自那北海龙宫得来的珍珠粉、玉胭脂,人世间可是重金难寻,若姐姐何时有空赏光,到小妹小店中坐一坐,小妹愿赠予姐姐一些!”

“你那青楼老娘去作甚?难不成当婊子去吗?”中年女子说罢哈哈大笑,惹的身边众人也一起哄笑。

风掌柜真可谓城府极深,被中年女子如此当众羞辱也不生气,依旧笑脸相迎:“姐姐真会说笑,似姐姐这般年岁,小妹的风月场所,自然是不能收的,那龟公、老鸨,想必也较之姐姐小上几岁。”

中年女子却没有风掌柜那般好的脾气,听罢立时火冒三丈,左手一掌击在牌桌之上指着风掌柜气得有些语塞:“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