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镇中羊汤馆
作者:淇洵  |  字数:2327  |  更新时间:2020-01-28 09:23:01 全文阅读

“多谢善人。”决明子从怀中掏出二两银子塞到了小天师的手中。

小天师只是听闻这决明子在上清宗骄横跋扈,有心捉弄一番,但见到这二两银子,便出言追问道:“这是何意?”

决明子已经跃身上了巨狐,顺着小天师手指的方向奔去,丢下一句话说到:“留予善人与那小兄弟买些衣物。”

小天师握着这二两银子,心中生出了些许愧疚,这决明子也不似那道门中人传言,自己这一通瞎指,这得让人多跑多少冤枉路,有些于心不忍,想出言解释一番,那一人一狐已经跃出四五里之遥,喊也喊不到了。

小天师招呼一声:“小闹,走。”

“干啥?”黄小闹还准备回到原来的地方睡上一觉。

“有钱了,咱也换换衣裳,吃顿好的。”小天师也不管那决明子,既然错了,那便错了,天大地大,也不定会再遇到。

黄小闹听到吃,立马来了精神,全然无了睡意,拉着小天师走的比他还快。

二人顺着气味一路继续北上,时至破晓,来到一处小镇,此处已属于辽国境内,房屋建筑与风土人情,皆是契丹人的风格。

小天师只听闻这契丹人是马背上的游牧民族,为人豪爽,其他一概不知。辽国与宋、金两国来往甚少,游牧民族终日与羊群、马匹为伴,哪里的草木茂盛,哪里便拥有他们的身影,像这种已经成规模的小镇,在辽国境内也不是很多的。

进镇之后,便被一股浓烈的羊肉香味所吸引,二人肚子咕咕直叫,不禁加快脚步,半柱香的时间,便来到了镇子中心。

镇子中心一名老汉与一名老妇人正在围着两口大锅忙活,闻着味道,锅中炖的是羊肉无疑,老妇人在一旁揉着面团,另一口锅中蒸着杂粮干粮。

小天师上前问道:“店家,这都怎么卖的?”

那老汉与老妇人见二人一个破衣褴褛,一个身穿麻袋,冻得嘴唇发紫,老汉“呜哩哇啦”的说了一通,小天师压根听不懂。黄小闹见状,闪身上前,用契丹语与老汉对话到:“店家,这都是怎么卖的?”

老汉用手比划着说道:“羊肉五文钱一斤,羊汤不要钱,杂粮饼一文钱两个。”

黄小闹给身边的小天师翻译着,小天师深感着辽国的东西还当真便宜。二人要了三斤羊肉,两碗羊汤,十个杂粮饼。将热乎乎的羊汤送入口中,小天师顿感此乃人间美味,整个人从头到脚都缓和了起来,这杂粮饼虽与之前上河村夫妇二人家中的糙米面饼相差无异,但口感与味道,不可混为一谈,羊肉也是十分醇香,沾着蒜泥,入口即化,丝毫不感觉油腻。

老妇人见到两个孩子吃的狼吞虎咽,面露笑意,为二人又赠送了一盘羊肉。小天师与黄小闹吃得是汗流浃背,热气腾腾。这家店铺随着天色渐渐放亮,陆续间来了不少客人,与二人桌上不同的是,其他桌上除羊肉羊汤之外,都会要上一壶烈酒。小天师不禁感叹,这契丹人果然豪爽,一大清早的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黄小闹见到其他客人碗中的烈酒,口水禁不住直流。小天师见状,出言问道:“小闹,小闹,别看了,一会给你买上一壶。”黄小闹听罢,立时喜笑颜开。“那玩意儿有那么好喝吗?”小天师生平第一次饮酒,是与宋国孝宗皇帝赵昚,一杯酒便进了皇宫大内,生平第二次饮酒便是上河村夫妇家中,令他看透了人心的可怖。

“好喝,当然好喝,在我们黄家,只有家中长辈才有资格喝酒,像我们这些小的,也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品上一杯而已。”黄小闹的口水又淌了出来。

小天师“哦,哦”的这才明白酒水对于黄仙来说拥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小闹,你怎么还会这契丹语?”

“我不仅会契丹语,女真语我也会,这辽国之中亦有黄家长辈,这仙家一门,修行之中,通晓各国语言也都是修行中的一项。修行有成,只有讨封方可化身人形,若是讨封之时语言不通,岂不是会遗恨终生。得到人言封人之后,才有资格与那有缘人结缘,成为保家仙或者马仙,积德行善,济世救人,日后方可证位飞升。”黄小闹的眼睛始终未离开邻桌那人的酒碗,用/力嗅着散发过来的酒香。

小天师这才知道山精野怪的修炼法门,继续问道:“那你如今算是讨封化身人形喽?”

“讨封?我还早着呢!没个五六百年,哪有那功力,除非有及其特别的境遇!”黄小闹的眼神依旧没有离开邻桌的酒碗。

小天师听罢,不禁有些纳闷:“那你这不也是成人形了吗?”

黄小闹立时侧过身,一脸严肃的说道:“大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伤天害理,也未曾做过那些有损他人之事,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我夺体得来,是谁却不能告诉你,现如今与我共用同一神识。”

小天师没想到黄小闹竟然如此大的反应,心念道不说就不说吧,自己不也没将自己的全部都告知于他吗!小天师一撇嘴,岔开话题道:“你问问这镇上哪有卖衣服的,咱俩也不能总穿着这身呀!”小天师起身准备去结账,并为黄小闹要上了一壶烈酒。

黄小闹刚准备与邻桌的大汉询问附近哪里有卖衣服的,那邻桌的大汉见黄小闹一直盯着自己的酒碗观看,便倒上了满满的一碗,递给了黄小闹。

黄小闹接过酒碗,一脸无奈:“这位大哥,我只是想问问附近哪里有卖衣服的。”其他几桌契丹人与这大汉街坊邻里甚是熟络,听到大汉挑/逗黄小闹说道:“你要是能把这碗酒干了,我不仅告诉你在哪,我还带你去。”便纷纷聚到近前凑热闹。黄小闹回身见小天师已经过去结账,心中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口中说道:“喝酒喝,谁怕谁。”仰脖便将碗中烈酒一饮而尽。

围在身边的契丹人见状,纷纷拍手起哄叫好。“这汉人孩子海量啊!”

“好酒量”

“我看不像汉人孩子,倒像金人的.”

“这小叫花子,挺能喝。”

黄小闹听着面前的契丹人议论纷纷,打了一个酒嗝,一脸轻蔑的笑道:“这算啥,小意思。”

大汉听到,甚感有趣:“我就是那衣服铺子的掌柜,你要是能把这一壶酒喝了,衣服我就白送你二人,如何?”

黄小闹听到,立时来了精神,指着身旁他人的契丹人说道:“你们可都听到了啊,都给我作证,别到后来,我喝了,他再不认账。”

“放心吧,他这人最守信用。”

“喝吧!小叫花子,我看好你。”

“这孩子如此瘦小,他能行吗?”

黄小闹不再理会众人的议论,双手操起那壶酒,当有两斤左右,便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