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都是美丽的扯
作者:淇洵  |  字数:2571  |  更新时间:2020-01-24 09:00:01 全文阅读

破衣僧人口中骂完,瞬时整个身体犹如射出去的弓箭一般,飞速而去,极速到达佛陀金身面前,一把薅住佛陀金身的衣领一招“过肩摔”施展出来,全身憋足了力气,口中闷哼一声:“我/操!”将整个几丈高矮的佛陀金身从长眉老僧体内扯出,那佛陀金身也不再是那副不悲不喜的表情,垂眉闭目,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一时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被破衣僧人摔在了地上,正正好好砸在了陷落在地坑之中的象雄寺上,将陷落地中的象雄寺又深深向地中砸进了几分。

虎衣明王被摔得七荤八素,一脸怒容准备起身,可那破衣僧人拽着衣领的手却并未松开,怎能一摔了事,相继来回上下,又重重将虎衣明王当成锤子一样,砸在那象雄寺,直至象雄寺渐渐没入深坑,不见了踪影,地上留下了一个乌黑深深的大坑。那虎衣明王也被摔得虚影消散。

从始至终,那虎衣明王未发一言,未出一招,破衣僧人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机会。破衣僧人看着虎衣明王消失在坑中,一口吐沫吐在坑里,口中骂道:“操,真当老子大雷音没人了吗?跑到中土来撒野,你奶奶的!”边骂边拍打着手中沾染的尘土,缓缓从空中落下,接过法哀手中的僧帽,整理了一下他那身破烂的衣衫,取出别在肩间的蒲扇问道:“刚才帅不帅?”

法哀见到破衣僧人吊打虎衣明王佛的样子,虽然内心十分激动,但言语之中,却也充满了些许唯唯诺诺语气:“帅,非常帅,师兄最帅。”竖起手中的大拇指夸赞,身后的法喜与法怒也是一脸的恭敬道:“对,对,对,师兄喝点水,师弟们不知那火是师兄放的,师兄莫怪,师兄莫怪。”

那破衣僧人显然对三人的恭维很是受用,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呲起一嘴的大黄牙,笑道:“这种事儿,你们出来竟然不告诉我,你们什么意思啊?难不成师兄的手段让你们瞧不起?”

“佛门三杰”齐齐摆手说道:“不敢,不敢,不敢,哪里敢有瞧不起师兄的意思,师兄的神通师弟们是有目共睹的,只不过几个番邦的小僧,杀鸡焉用牛刀!”

“哼,杀鸡焉用牛刀?说的好听,那刚才是谁被那蕃僧围殴了?法怒,你修习的地藏菩萨神通,就是这么修习的吗?日后老子若是见到了那个金乔觉,还不得埋怨老子。”破衣僧人一脸的不悦。

法怒脸上的汗都淌了下来,一边搽拭一边说道:“师兄教训的是,师兄教训的是,师弟日后定当勤加修炼,不给师兄丢脸。”

破衣僧人见到法怒那副模样,不禁笑道:“哈哈哈,说你两句还走心了,修行都是为你们自己,又不是给老子修的,什么丢脸不丢脸的,不妨事!”心情瞬间变得大好起来。

趴在青石上观看这一切的张承先三人,感叹道:“此等修为,非凡人所为,真乃神迹。此人就是是何人?为何曾经在灵隐寺却没有见过?”

俏阎罗却出言说了一句:“你俩别闹啊,再摸我屁股,小心我把你俩爪子剁下来。”

张承先、孟昶二人相视一眼,一脸疑惑,二人纷纷举起双手展示在俏阎罗的面前,表示此事与自己无关。同样趴在青石上,匍匐姿势的俏阎罗回头看去,一张满面污垢的脸上,龇着一口大黄牙的破衣僧人,正对着俏阎罗笑道:“美人儿,爷爷我厉害不?”

瞬间吓得俏阎罗魂不附体,惊声尖叫:“妈呀!”下意识的一脚踹在了破衣僧人的脸上,将那名破衣僧人踹出了一丈多远。

不远处,见状抓紧跑来的“佛门三杰”口中心疼的直喊道:“哎呀呀!这可如何使得,师兄,没事儿吧,师兄,道济师兄,圆没圆寂啊你?”

张承先、孟昶、俏阎罗听到“佛门三杰”称呼那破衣僧人为“道济”,三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这“疯僧道济”的威名,想必这普天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据坊间传言,这疯僧道济乃是降龙尊者转世,行走于天地之间,虽然为人疯疯癫癫,但济世度人,为天下百姓做了诸多善事,在各族平民之中的威望极高。

三人急忙从青石之上跃下,前去查看道济的伤势。能将虎衣明王佛都吊打的人,又怎会因为一脚的飞踹而受伤。俏阎罗一脸歉意道:“大师...噢不,法师...噢不...活佛,活佛,对,活佛,刚才我也是受惊才踹出一脚,您没事儿吧?”

躺在地上的道济“哼哼唧唧”的也不起来,口中嘟囔着:“你这脚跟他么马蹄子似的,踹你一脚你试试?”

俏阎罗此时脑海里想到的全是关于“疯僧道济”助人为乐、积德行善的传闻,心念这重伤得道高僧,可是莫大的罪过。也不顾其身上腥酸恶臭的味道,蹲下/身为道济查看,道:“对不起,踹到你哪了?我看看?”

道济见状,一脸坏笑,指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就这儿,还有胸口这儿。”看着一点点靠近,查看自己的俏阎罗,体香扑鼻,沁人心脾,道济一口亲在了俏阎罗的脸上,“嘿嘿”笑道:“美人儿,心疼爷爷啦?”

俏阎罗皱着眉头,左手捂着被道济亲过的脸,右手一巴掌扇在道济的脸上,也不再管那三七二十一,抽出腰间的地藏降魔杵便朝着道济的头上招呼上去,打的道济不住的哀嚎,其场景惨不忍睹。

“佛门三杰”将脸别过一边,双手合十,口中不断念诵着佛号:“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张承先与孟昶二人相视,心中感叹道:“这世间之人,纵有那些三人成虎,以讹传讹的人,什么善意的化身,什么佛祖的使者,全都是美丽的扯,哪里有个高僧德道的样子,说是个老流/氓还差不多,真可谓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长眉老僧看到时方才还虎虎生风的破衣僧人,如今却一副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心中大是不解的出言问道:“这是为何?”

“佛门三杰”听到长眉老僧英戈布扎的问话,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作答。但见到那长眉老僧英戈布扎那副天真的眼神里充满的期待,法怒与法哀将目光齐齐看向法喜,法喜左顾右盼,意在推脱,但见到身边再无他人,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答道:“那个……那个啥……道济师兄这人吧,比较诙谐,你习惯习惯就好了!”

长眉老僧英戈布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在绝对强者面前,不论你说什么,似乎都是空谈、扯淡。

俏阎罗打的浑身都没有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地藏降魔杵丢在一边,眼神中却还充满了恨意。见到道济那一脸的无赖模样,自己连骂他一句的心思都没有了。

疯僧道济鼻青脸肿的也在看着俏阎罗,言语委屈道:“开个玩笑,至于么你,这么大火气,下手这么重,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狗改不了吃屎?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听到道济的话,俏阎罗便又来了力气,强撑着捡起地上的地藏降魔杵,指着道济质问道!

“怎么啦?说你你还委屈吗?当年你就是这个脾气,你也不知道改改,真不知道那奎木狼瞎了狼眼,看上你这么个狠心泼辣的婆娘。”道济一撇嘴,将腰间葫芦解下,用葫芦中的酒水漱口,将口中的鲜血和着酒水一口吐在了地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