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定力大比拼
作者:淇洵  |  字数:2482  |  更新时间:2020-01-23 09:00:01 全文阅读

三十六僧人中的长眉老僧英格扎布,口中吟诵一句佛号:“阿弥陀佛,虎衣明王佛。”话音刚落,便重重的一脚跺在了地上,霎时间地动山摇,震得那座象雄寺“轰隆”一声巨响,深陷在了被五公范地龙六公范地虎挖出的巨坑之中。一时间尘土飞扬,烟雾弥漫。惹得附近居民纷纷前来围观。

法怒见到众人辛辛苦苦救下的象雄寺竟然一脚便被那长眉老僧给毁了,心中怒意立时升起,手持戒棍,扬棍便朝那长眉老僧面门打去,口中怒骂:“妖僧,哇呀呀,气煞我也,看招。”那根戒棍随着法怒凌空而起之势,便朝着长眉老僧头部打去。那长眉老僧也不避闪,只是站在原地,双手合十,继续诵经。那戒棍击打至长眉老僧距离一尺左右的距离,仿佛敲到了一座洪钟上,一声“Duang”的巨响彻夜空。附近围观的居民竟然还有三两人在一旁拍手叫好。法怒被这反震之功立时间给弹了回来,六名长眉老僧身边的僧人,一跃而起,将法怒围在其中,六人一通乱棍敲打在刚刚落地,身躯还未站稳的法怒身上。

法怒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在六人一通棍棒的猛烈攻势之下再难起身。此时一旁起哄的居民已经被中土武僧连恐吓加威胁的给轰走了。

法喜间师弟双拳难敌四手,便运起体内真气,深吸一口气,口中一字佛门六字真言中的“喃”字脱口而出,声浪夹带着体内的真气,直逼正在围殴法怒的六名僧人。那六名僧人感知声浪逐渐临近,众人六棍合一,一击便将那“喃”字的声浪音波打的粉碎。

此时躺倒在地的法怒终于得以喘/息,一招鲤鱼打挺径直蹦了起来,口中迅速念诵着《地藏伏降经》,随着诵经的声音不断加速,法怒全身泛起了层层金光,不多时,一具金刚不坏之身便以成就。手中戒棍捥着棍花,游走在前身、后背,令人看的眼花缭乱。一套《地藏伏魔棍法》耍的是有声有色。刚才被打的也十分吃痛,气的法怒双眼充血通红,脑门上青筋暴起,冲入六名僧人之中,挥棍开打。

那六名僧人见法怒已经红了眼,周身上下萦绕着浓烈的杀气,也不恋战。六人齐齐变换身形,不给法怒交手的机会,便再度返回到长眉老僧的身边,双手合十,低头不语,与其余僧人一同诵经。

法怒见三十六人又凝聚成为一体,先前冒失轻敌,吃过一亏,哪里还敢造次,手持戒棍一脸警惕的注视着面前的三十六人。已经埋伏在远处的千骑将军,见到僧众的打斗场面,心里有些犯嘀咕,如此的身手,恐怕这手下的五百翼虎军与其交战,不出十个回合,定然讨不到半点儿便宜。

千骑将军与副将二人对视一眼,多年的行军出征,早已令二人拥有默契,二人均心照不宣,按兵不动,才为上上之策,吩咐下去,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将随身携带的护甲穿好,以备不时之需。那行地七公虽说出发前叮嘱过,待两方僧众打的是两败俱伤之际,方才出手,但如今这种形势一看,即便是打的两败俱伤还不够,最起码打到双方都垂死挣扎的时候,翼虎军出手才比较稳妥,倒不是翼虎军技不如人,只是这习武之人与修行中人,各自的手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习武之人可凭借身体的强悍与法术神通来周旋,但毕竟不是长久之际,如若打成一场持久战,那此战必输无疑。

法喜左手一挥,手下百名多的武僧将这三十六名僧人围在其中,那三十六名僧人依旧视而不见,自顾自的念诵着自己的经文,那百名武僧也不进行主动攻击,众人就这样如此对峙了良久。

一旁的七公孟昶困得直打哈欠,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还打不打了,寅时都快过了,再等会儿天都亮了,要再不打,老子回去睡觉了,可困死老子了。”

二公俏阎罗与四公张承先也是困得不行了,从僧人开始救火之时,三人也cha不上手,便一旁一方青石之上坐下,观看众人忙碌,所有人都在忙着扑救火势,哪里还有人管得了他们三人在干着什么。三人努力的打起精神,不让自己哈欠连天,毕竟大战将即,一切的计划才刚刚开始。

二公俏阎罗出言低声问道:“老四,你们既然都是师兄弟,此番行径,如同送死,那你还把他们招来,这是何意?”

“当年因为佛骨舍利一事,其中拥有很多缘由,唉,等日后再与二姐详说,权当四弟我假公济私一回罢。”四公张承先轻声叹道。三人目光便齐齐看向那群和尚。

虽说眼前的众僧虽未出手,他三人却不知,但两伙和尚暗地里却在较劲,僧众此时此刻比拼的那是一份定力,这已经涉及到外来佛教与本土佛教,两大教派之间的抗争。谁先出手,那便是定力不足,谁就先输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二公俏阎罗终于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抻了一个懒腰,感觉趴在这青石之上真不如客栈里松软的床铺,浑身上下,哪哪都疼,道:“你们先在这儿歇着,我去会会他们,一群秃驴,干瞪眼,也不出手,看着有个什么劲啊这是?”身形一跃,便从青石之上跳下,手中持着那地藏降魔杵朝着僧众的方向走去。二公俏阎罗扭动着自己妩媚的身段,但见僧众纷纷闭眼诵经,无人注视着她,一时间也感觉无趣,即便再风情万种,也得有人欣赏。一时间便也加快了脚步,百名僧人将那长眉老僧三十六人围的水泄不通,二公俏阎罗围绕百名武僧转了一圈,也未发现有任何空隙能够跻身进入。心念一动,举起地藏降魔杵,纵身起跳,口中大喝道:“番邦妖僧,看我地藏降魔杵。”丢出地藏降魔杵的同时,偷偷在地藏降魔杵之上施以灵气,加重了其飞射的速度和力道,朝着人群中央狠狠的抛掷过去。

只见那只降魔杵却并没有被长眉老僧身外一尺的无形屏障所阻挡,不偏不倚“哐当”一声,正中那长眉老僧的天灵盖,立时间,鲜血四溅,崩得身边其他僧人满脸都是。

俏阎罗也未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自己并没有瞄准哪个目标抛掷,心中所想,反正打的都是番邦妖僧,打到谁都一样,只要打到就行。也未曾想到,那长眉老僧竟然血如泉涌,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一时间惊得自己撒腿扭头便跑。一边朝着张承先孟昶二人的方向跑去,一边口中惊呼道:“不好啦!脑浆子都蹦出来啦!”一路狂奔的同时,感觉手中多出一物,低头一看,那只地藏降魔杵不知何时又回到手里。

俏阎罗口喘着粗气,扶着孟昶的肩膀,孟昶低声说道:“二姐,你这出手也太狠了罢。”一句话令俏阎罗又想起刚才那一幕,不住的作呕。俏阎罗一边呕吐一边说道:“令人恶心的是脑浆,一杵下去,蹦出来白花花一片。”

孟昶听罢用/力抻头翘首以望,一脸疑惑道:“没有啊!二姐,不过是那领头的老和尚,头上被砸出血而已,是不是一堆光头反光,你看走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