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东来驿馆
作者:淇洵  |  字数:2515  |  更新时间:2020-01-22 09:42:01 全文阅读

法喜、法怒、法哀一干人等一路上早已经饥寒交迫,口渴难耐,人困马乏,见到桌上几十种叫不出来名字的上等斋菜,纷纷食指大动,尝罢后食欲大增。僧众诵经过后,有这“佛门三杰”坐阵,众人的吃相也不敢太过放肆。

老年掌柜为法喜、法怒、法哀一桌亲自端上两盘斋菜“水煮白菜”、“苦苣丁香兰”!迎笑说道:“此为小店赠送,本店特色,高僧请慢用,早些时日间便听闻这中土僧人要来讨伐那象雄寺的妖僧,没想到还能入住小店,此等殊荣真是令本店蓬荜生辉啊!”

法喜放下手中的筷子,用手帕擦嘴后,道:“南无阿弥陀佛,敢问这位店家,何故称那象雄寺的僧人为妖僧啊!”

老年掌柜道:“不瞒高僧,那象雄寺建寺之时,本店还捐了不少香火钱,也的确,自那以后,小店的生意甚是红火,也不知从何时,那群僧人传的雍仲本教,谁信谁死,一时间令这东郡的人,人心惶惶。”

法怒听罢,一双筷子重重的拍在桌上,言语忿恨道:“哼,乱我佛门清净,那雍仲本教,佛经记载,万年前便以泯灭,如今死灰复燃,这事出反常,必有妖。”

法喜出言解释道:“哎,师弟,切不可断然下论,此番前来,我佛门一干人等,也并非讨伐,只为切磋佛法。如若这雍仲本教佛法的确高我中土大乘佛法一筹,那便任由其发展,倘若真是那邪魔外道,那这中土佛门断不能留他。”

法哀将碗中的“阴阳豆腐汤”一饮而尽,表情却依旧哀伤:“可惜这么好喝的汤了,年掌柜再给贫僧盛一碗,可好?回寺里可就再也喝不到了,那寺里斋菜要能赶上这里一半好吃,二师兄也不至于瘦成那样。”

法怒又是一脸气愤:“三师弟,贫僧比大师兄吃的多,大师兄怎么如此体硕?”

法哀继续说道:“对啊!你比大师兄吃的多,你却没有大师兄那么胖,这其实就是你们二人个人体质的问题,所以说么,这凡事决不能只看表面。”

一句话,二公俏阎罗、四公张承先、七公孟昶围坐在一旁相互对视一眼后,纷纷对着这一脸哭丧面相的法哀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来来来,高僧喝汤。”年掌柜从后厨将“阴阳豆腐汤”端了上来,打断了众人的对话。法喜见师弟法乐一家三口,都不动筷子,便出言问道:“法乐师弟,你们怎么不吃?”

“噢,师兄,我们多喜荤食,师兄慢用,不必管我们。”四公张承先出言说道。

三人用罢斋饭之后,法哀一边擦嘴一边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罪过,罪过,食不言,寝不语,方才犯戒了。”

法怒撇了法哀一眼后,看着四师弟法乐身边的二公俏阎罗道:“师弟家中内子,身上怎会有如此重的戾气?阴气也很重!”

二公俏阎罗出言解释道:“安儿父家是行那屠宰牲畜的营生,耳濡目染的,安儿为谋家中生计,也学着做了几年。”

法怒听罢,也不甚怀疑,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支降魔杵道:“此杵为地藏降魔杵,今日便赠与弟妹,终日放在身边,如若有心也可持杵诵读《地藏菩萨本愿经》,可超度亡魂,消除业障,望早日化去你身上的戾气与阴气。”

二公俏阎罗谢过法怒,双手接过地藏降魔杵,只见那只降魔杵一尺有余,杵头之上是一青面獠牙的鬼头,甚是恐怖。杵身之上雕刻的梵文真经,应是那《地藏菩萨本愿经》,整个降魔杵,均由黄铜打造,分量十足,像极了一柄锥形的匕首。

法哀掏出一本经书,对着七公孟昶,说道:“侄儿,这本是佛门的《大力金刚经》,修炼到登峰造极之时,其力道可搬山填海,日后,当多加练习,可助你多些阳刚之气!”一句话说的一旁二公俏阎罗“扑哧”一笑,七公孟昶一脸尴尬的,谢过法哀,双手将经书接过纳入怀中,一眼都不想多看。

法喜解下后背的黄布包袱,将其交到四公张承先的手中:“法乐师弟,这是师傅圆寂前,命我师兄弟三人好生保管的东西,日后见到你,再将其交给你,究竟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师傅再三叮嘱,何时血月枝头,你何时才能打开?”

四公张承先摸着那黄布包袱甚是松软,心中猜测有可能是一些衣物或者是一些其他什么别的,既然师父有言,那便到时再说好了,只是这血月枝头,究竟是何意?甚是不解。

其余僧众用过斋饭之后纷纷到二楼下榻休息。法哀见厅内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眼前几人之时,开口问道:“师弟,可否还对那年之事怀恨在心。”

四公张承先说道:“如若心中有恨,那我也不能将这海陵古象雄僧人之事告诉诸位师兄了,师兄不要多想,还请诸位师兄早些休息,明日尚有要事在身。”言罢便领着二公俏阎罗与七公孟昶朝着三楼的方向走去。

看着三人渐渐在走廊尽头隐去的身影,法怒出言问道:“大师兄,三师弟,那当年之事,真的就如四师弟那样会轻易释怀吗?”

法喜轻叹一声道:“你不是他,你又怎会知晓他心中想着什么?不过,我们始终是有愧于他。希望此行可以冰释前嫌吧!”

尾随在四公张承先身后的二公俏阎罗欲言又止,想追问几句,见四公张承先情绪低落,便也不再言语。众人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子时三刻,一名起夜如厕的僧人,口中正打着哈欠,迷迷糊糊之间见到西南方向,火光冲天,一时间精神了起来,提起裤子,便开始大喊道:“不好啦!着火啦!不好啦!着火啦!快来人呐!”

东来驿馆中熟睡的人们,纷纷被这一声尖叫所惊醒,顺着火光望去,只见那西南方向的火势甚是凶猛,映照着半个夜空都变得有些通红。

二公俏阎罗惊呼道:“不好,那里便是象雄寺之所在。”

法喜闻听此言,立时号令着所有僧人即刻赶赴象雄寺的火灾现场。

不多时,众人纷纷抵达像雄寺,象雄寺门前三十六名僧人齐齐双手合十,低头诵经。

法怒见状,立时见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你等真乃妖僧,如此滔天火势,恐有波及附近村庄之势,不先抢着救火,还在这里念哪门子的经?”

法喜带领着百名僧众对那三十六名僧人视而不见,众人各个施展出“神足通”,只见这百人武僧在五里之外的溪流处,来来回回,往返取水进行扑救。

法哀口中念诵真言,施展其大力金刚经的法决,将那溪流中的水调动到象雄寺的方向,速度虽没有那些施用“神足通”往返打水的和尚快,但他一次调动的水量却十分庞大。溪水越积越多,最终在象雄寺的上空,如洪水决堤一般飞泄而下。

众人折腾近两个时辰,才最终将火势扑灭。只见此时的象雄寺哪里还拥有往日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一片断壁残峘,好生破败,整座象雄寺仿佛悬空一般,在那里摇摇欲坠。二公俏阎罗等人心中清楚,那是五公范地龙与六公范地虎解救出来之后,二人一个月辛苦的杰作,硬生生地将整座象雄寺的底部给挖了个空。看来这最后一把火,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