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佛门三杰
作者:淇洵  |  字数:2493  |  更新时间:2020-01-22 09:00:01 全文阅读

身后那名身形消瘦面色青黑,一脸怒容的僧人接言道:“要问师父老秃驴。”迎上来那名中等身形,不胖不瘦,但面色蜡黄,一脸悲伤神情的僧人继续接言道:“喜怒哀乐在其中。”四人见面相视,围作一团哈哈大笑起来。这是儿时,师兄弟四人一起编得打油诗,那时四人淘气,并不能遵守灵隐寺中门规,时常被师父用戒尺打手板。未曾想,便成了多年之后重逢之时的暗语。

四公张承先率先开口说道:“法喜师兄现在这么胖了,法怒师兄还是那副像别人欠了你钱不还的样子,一脸怒容。法哀师兄,师父都圆寂了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一副哭爹死娘的表情?怎么现在偷吃佛前供果,还能有谁人敢来罚你不成?”

听到四公张承先的数落,三人也不生气,只是哈哈大笑,仿佛又回到了四人儿时候的模样,法喜说道:“法乐师弟,这么多年没见,样子都认不出来了,但还是会拿师兄们找乐子开玩笑,哈哈哈,洒家甚是开心。”

借过四公张承先的身影,将目光看到身后的二公俏阎罗,七公孟昶,法喜又开口笑道:“哎呦,这媳妇儿都有了,好生俊俏,哎呦,这儿子都这么大了,长得随他娘,俊,真俊。”

法怒与法哀顺着法喜的目光,也将目光投向二公俏阎罗,七公孟昶的方向,法怒说道:“哼,俊俏又当如何,不过是一具白骨骷髅罢了。”

法哀一脸唉声叹气的说道:“唉,小师弟,这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不像咱们三人,何日证那尊者佛陀的果位都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要是能看到今天,得多高兴。”说完之后,那眼神还不住的朝着二公俏阎罗,七公孟昶的方向张望。

不远处的二公俏阎罗将四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十分气愤,正想上前出言解释,七公孟昶一把将二公俏阎罗拉住,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二姐,还是不要了,四哥既然带咱俩来,想必便是这个原因,你不是男人,你不懂男人的心,但我是男人,我懂。”

“就你?顶多算半个,除了会站着撒尿,没看出来你哪点儿像个男人,但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二公俏阎罗出言问道。

七公孟昶白了二公俏阎罗一眼,继续道:“倘若换作是你,见到自己儿时的姐妹,她们那时都是达官显贵,或者宗门大能,你心里怎么想?又会是各种滋味?”

二公俏阎罗不加思索的回答道:“能怎么想?杀了呗!”

七公孟昶听罢,一脸的无奈道:“你怎么天天就知道杀、杀、杀……”未等七公孟昶说完,二公俏阎罗怒视一眼,七公孟昶将本来要说的话给硬生咽了回来,语气和缓,神色献媚,道:“二姐,你这么想,四哥以前是和尚,咱们也是今天才知道,以前为什么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不想说,为什么不想说,可能觉得丢人呗。今日见得三位,还都是佛门泰斗,这中土佛教信徒均将这三人奉为魁首,你想想,咱们行地一门,虽如今卖命金国皇室,但在那些正统宗门的眼中,还不过是旁门左道。纵有三哥身后的萨满教撑着,那不也毕竟不是四哥的建树,所以,他跟那帮臭和尚能比什么?你说说,能比什么?”

二公俏阎罗仿佛听明白了七公孟昶话里的意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口中反问道:“老四不是你说的那么虚荣罢?”

七公孟昶不再答话,一副“你觉得呢?”的表情看着二公俏阎罗。

二公俏阎罗听罢稍加思索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番衣着后,便扭着自己的水蛇腰,甩动着自己的翘/臀,来到了四人面前,翩翩下拜:“安儿,见过三位师兄,三位师兄有礼了。”刻意将自己的身形压的极低,将身上的一片大好春/光让众人一览无遗,二公俏阎罗虽然年到中旬,但身材依旧火辣,惹得四人身后马背上的一众武僧定力不足之人,立时喷了鼻血,定力足之人,口中连连唱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四公张承先朝着二公俏阎罗投去了一脸感激的目光。七公孟昶见状,自然不能输在二公俏阎罗的下风,立时快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忙磕头拜会道:“侄儿张孟昶,拜见三位师伯,三位师伯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祝三位师伯早日成佛。”

七公孟昶一句话,说得三人纷纷面露喜色。笑得最开心的便是四公张承先,直笑得都合不拢嘴,这二人今日给了自己十足的面子,二公俏阎罗出言说道:“诸位师兄前来讨伐那异族番僧,实属功德一件,连日来长途奔波赶路,定是劳累,夫君已经将这东郡最大的客栈,东来驿馆包下,想必安顿众人亦不在话下,已经准备好上等斋饭,为诸位接风洗尘,诸位当稍息一日,略作调息,再行那讨伐之事。”

四公张承先原计划接到“佛门三杰”便为众人引路至象雄寺,何时还包下客栈了?七公孟昶听到二公俏阎罗说的煞有其事,也是一脸惊讶。二人纷纷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看着二公俏阎罗。二公俏阎罗眯起那双丹凤眼,朝着二人抛去一个媚眼,若不是二人与她甚是熟络,知道她杀人的手段那般狠辣,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倘若换作旁人当真被其妩媚所迷住。

二公俏阎罗一把拉住七公孟昶入怀,与其耳语道:“做戏做全套嘛!那东来驿馆掌柜老年,二姐与你五哥曾在那里打探过消息,此处西行一里,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再行一里,便是,你前去安排,有何阻挠,便提这海陵司的名号。”

七公孟昶回头看看这上百号人,上百张嘴,不禁问道:“这得花费多少银子啊?”

二公俏阎罗从怀中掏出两锭黄金,当有百两之多,说道:“平日里,你们大手大脚的花钱,说你们,你们也不听,你四哥手头也没什么银子,这钱,二姐出。”

一句话说得七公孟昶眼眶有些湿润,仿佛找到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好像搂自己在怀中的不是同门师姐,真的是自己的娘亲。七公孟昶重重点头说道:“知道了,娘。”

一句“娘”叫得二公俏阎罗神情一滞,心头也有些泛酸,轻轻拍了拍七公孟昶的后背,口中自然的说道:“去罢,儿子,路上小心。”心中想起了自己那两个女儿,看着七公孟昶驱马狂奔的身影,心中念道:“洁儿,净儿,如今身在何处,想必此时也像老七这般大了吧!”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相谈甚欢,二里有余的路程,边走边聊,竟然走了将近两个时辰,四公张承先自然心中清楚,七公孟昶跑走是为何意,为其多争取些准备的时间,四公张承先也有意将速度放慢。

东来驿馆虽名为驿馆,但以客栈的形式为经营,海陵境内远近闻名,不仅提供住宿,还接纳各方食客,坊间有传言,是为东郡太守暗地里扶持,所以生意才如此红火。七公孟昶亮明海陵司的身份,老年掌柜立时将其奉为上宾,对其吩咐无敢不遵从,一刻钟的时间,整座三层楼的客栈,被全部清场,只为给即将到来的僧人准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